贰  后千禧年说

    后千禧年说,可分初期的与后期的两方面说,但是他们对于主耶稣基督的再临,乃都和前千禧年派有针锋相对不同的见解。他们认为主耶稣基督要等千禧年后,在福音时代结束之时或以后降临。千禧年后,基督要立刻降临,引进万事永久的境界。后千禧年说,可分两派,一派认为千禧年的实现,乃须靠圣灵超凡的影响;另一派则认为乃由自然演进的方式而实现。

 

一、后千禧年派的方式

    1.初期的方式——在十六与十七世纪,荷兰若干改正宗的神学家传讲「千年至福说」(Chiliasm),现在改称后千禧年说。其著名的学者乃为Cocceius,Alting,the  two  Vitringas,d’Outrein,  Witsius,  Hoornbeek,Koelman以及Brakel诸氏。他们的见解,可分三种:一派认为千禧年已属过去,有些则认为乃在现在,还有些人则认为乃在将来。但大多数则认为乃在世界的末了,就在救主再临之前。这些学者反对前千禧年两种主要思想,其一乃为,主耶稣要有形有体的再临,在地上统治一千年;其二乃为圣徒要在主再临时候复活,就要与主一同统治千禧年国度。他们的说法虽于细节上有所不同,但是他们流行的思想则认为福音要渐渐的传遍天下,最后则要比现在更为有效地广大无边的广泛传扬,引进一个基督教会大为蒙福的时期,一个黄金时代,犹太人也要分享福音空前丰盛的福乐。随后继起鼓吹后千禧年说的学者则有D.Brown,G. Berg.,J.H. Snowden,T. P. Siafford以及A. H.Strong. 其中Strong氏说千禧年乃为一个教会斗争抗进的时期,在圣灵特别感召之下,殉道精神又要重振起来,真道要大大复兴,圣徒要深感在基督里面有一种空前的大能得以战胜一切在内在外邪恶的势力

    他们又认为在教会黄金时代以后,接着有一个简短的叛道时期,善恶两大势力要有剧烈的斗争,就在这个时候主耶稣基督要再临,死人要复活,以及最后审判。

    2.后期的方式——现代的后千禧年说乃和初期的完全不同,他们漠视圣经的教训,仅仅知道一些前人对于其所信的表示。现代人没有完全依靠上帝的信心,也不耐等候千禧年的来临。他们也不信藉着福音的传扬,圣灵的奇工,以及大而可畏的惊天动地的奇变以后,会引进一个新的时代。他们一方面相信藉着进化就能渐渐进到千禧年;另一方面又相信人藉着他们积极改善世界的政策,就能引进一个新的时代。社会福音派的罗兴百虚(Walter  Rauschenbusch)氏说:「我们对于千禧年所关心的,乃唯在社会的问题,我们理想的社会乃为每一位微不足道的人之价值与自由要加尊重与保护,藉着社会经济资源的公有共享,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兄弟之爱,把人类精神的美善高过私人物质的利益,发扬基督教社会崇高的理想,就能把灾祸转变为进步发展。」另一位社会福音派基斯氏(Shirley  Jackson  Case)发问说:「我们还要仰望上帝大而可畏惊天动地的奇变来引进千禧年,还是我们人类相信上帝为着他美善的恩惠运行在我们和世界里面,更藉着我们负起责任,进入我们的千禧年?」他自己答覆说:「人类历史行程,乃表示一种努力推进久长的历程,藉着人类技巧与劝勉,历久不衰的苦斗,提高文明的水准,使人类的情况日趋改善,从历世历代的过程来看,人类的情况,乃日臻改善,向上提升;不是江河日下,乃为与日俱进,一切的邪恶,终必因人类坚苦卓绝的成就,完全消除,不容上帝用大灾难来干与。此乃历史与科学,可加证实,不容否认。由于医学的进步,疾病得以预防与医治,由于教育与法制,社会的病态也可加以救冶,藉着建立新的标准,运用新的方法,来应付世界问题,则世界的灾祸,也可避免。总之,人类生活的病态与邪恶,灾难与痛苦,都可因逐渐改善而消除,非由上帝忽然加以消灭」。这两者的谬论,实乃目中无神,亵渎上帝,连他们的前千禧年派也加以反对。此乃新神学和人文主义的遗毒,著者已另著书论之。

 

二、后千禧年说的缺陷

    基上所述,可见此派实有严重的缺陷,兹分三点,加以批判:

    1.此派基本的道理认为整个世界终要皈向基督,万民的生活,由于时间的推移,终要被福音所改变,公义与平安终必伸张,圣灵的福泽要比从前更丰满的灌浇下来,教会要在主耶稣基督再临之前经历到一种空前无比兴旺的时期。这些意见,实乃似是而非,不符合圣经的教训。圣经虽然讲「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四14)但是这并非指称全世界的人,都要悔改皈主。却正相反,直接在主再临之前,乃有一个大叛道时期,还有大灾难,大逼害,许多人的爱心信心也要渐渐冷淡,而那些忠于基督的,还要大受苦难,甚至要为他们的信仰而流血!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六至十四节,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必减少了。」(并参路一八8,二一25一28)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三至十二节说:「……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提摩太后书三章一至五节说:「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渎、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并参启一三章)后千禧年派虽不能完全漠视大叛道和大灾难,作为末世的标征,但是他们却把它尽量减到最少的微不足道的程度,不致发生实际的影响。

    2.他们认为这个时代的结束,并不是一个惊天动地,大而可畏的变动,而乃为不知不觉的转到一个新的时代,这也是一种不合圣经的想法。圣经明明白白晓谕我们,这乃是上帝大而可畏的作为,要结束撒但在地上的统治,引入一个不能震动的国。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三十五至四十四节说:「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部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所以,你们要警醒……,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说:「当时他的声音震动了地;但如今他应许说:『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这再一次的话,是指明被震动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上帝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彼得后书三章十至十四节说:「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亲爱的弟兄阿,你们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世界将要有一个空前重大转变的时期,这一个重大的转变,乃被称为「复兴」。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十九章二十八节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圣徒并非渐渐成圣,世人非慢慢洁净进入新的时代;而乃要在世界的末期,经过一个空前非常的剧变。进入新天新地。这不是人的努力,乃为上帝的作为。启示录二十一章一至五节说:「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

    3.后千禧年派以为藉着自然的演进,以及人类在教育,社会改造与立法方面的努力,就可完全发扬基督教的精神,这不但完全抵触上帝的教训,抑且等于痴人说梦。上文已经提及要引进上帝荣耀的国度,这绝非靠人的努力,而乃为上帝的作为。要建立上帝的国度,绝对不能用平凡的方法,而乃须靠上帝超凡的奇工。这乃是上帝的统治,被人接纳在心里,绝非用人为的办法:这乃为「他的国降临,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参太六10)人类的文明,如无人的重生,如无人心超凡的转变,绝对不能引进上帝的国度,实现主耶稣基督有效的与荣耀的统治。近代社会文化的病态,即可证人本文化的失败,以及后千禧年派空想之谬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