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前千禧年说

一、以往的前千禧年说

    爱任纽氏(Irenaeus)的见解,可以反映最初几个世纪这派的思想。他们说这个世界将存留六百年,此乃等于上帝在六日之内造齐了天地万物(参创二1)。等到这个时期的末了,虔诚的信徒,遭遇苦难与逼害的,就要大大增加,直到最后,邪恶就成为肉身藉着敌基督出现。等敌基督做完它一切毁坏的工作,大胆放肆的坐在上帝的殿里,主耶稣基督就要在荣耀里从天上显现,战胜一切的仇敌(帖后二3-8)。接着圣徒就要复活,上帝的国度就要在地上建立起来。千年福乐的时期,乃为一千年,这乃表示上帝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参创二2、3)。耶路撒冷要重新建造,地要丰丰富富生出大量的产品,平安与公义就要得胜。到一千年结束之时,就要举行最后审判,新天新地就要出现,一切得救的人,就要在上帝面前活到永永远远。就一般而论,此乃代表最初几个世纪末世的观念,但在细节方面,还有若干不同的意见。从此以后,直到十九世纪,千禧年的思想在本质上,乃大致相同,但是若干教派,则有偏差奇离的意见。

    他们主要的思想大致可以这样说:主耶稣基督不久就要再临,乃是亲身的,可以目见的、荣耀的。在他再临以前,乃要发生若干大事:一为道化万邦,二为以民皈主,三为大叛道、大灾难,四为大罪人显露。教会既要经过大灾难,则势必有一个大试炼的时期。主耶稣基督再临,乃是一件重大的、显著的、荣耀的独一无比的大事,但教会、以民和世界仍有若干须加忍受之事。已死的圣徒要复活,活着的圣徒要改变形像,一同被提,与再临的主相遇(参帖前四13一17)。敌基督和它邪恶的同党,都要被杀,以色列人,就是上帝的子民,要悔改得救。还要光复圣地。然后上帝的国度要照众先知预言的,在改造的世界建立起来。外邦人要大批皈向上帝,加入他的国度里面,全地都要平安,且要伸张公义。等主耶稣基督在地上的统治期满以后,其馀的死人也要复活,接着就要施行最后审判,创造新天新地。这乃是以往前千禧年派大概的思想。

 

二、现在的前千禧年说

    在十九世纪中叶,由于英国美国的Darby,Kelly,Trotter诸氏及其信徒的影响,前千禧年说乃和时代主义(Dispensationalism)合流,变成一种新的方式。尤其在美国方面,由于司可斐圣经(Scofield  Bible)的影响,这种新思想格外普遍。又复因为Bullinger,F. W. Grant,Blackstone,Gray,Silver,Haldeman,两位Gaebeleins氐,Brookes,Riley,Roger以及其他学者的著作,此种新思想乃更为风行。他们提倡一种新的救赎史哲学,其主角乃为以色列人,教会仅为插曲。根据他们的中心思想,他们竟潜妄的把圣经分作两部,一部是论国度,一部是讲教会。照他们的讲法,有一种世人,因为没有「亚理亚滕线」(Ariadne  Thread)的引导,以致迷失在圣约和时代的迷津里面,以致失丧。照上帝对于末世的计划,救主再临乃有两次,复活乃有两次或三次(甚至四次),审判要有三次。此外,他们又把上帝的子民,分为两种,有些人且说,这两种子民乃是永远分开的,以色列人要住在地上,教会则在天上。

    此乃前千禧年说的一般的概念,兹再将此说分别检讨,请分三点来说:

    1.他们的历史观——在历史的行程里,上帝乃是根据诸种圣约,又复照着七个不同的时代,处理世人之事。每一个时代乃是不同的,每一个时代乃代表对世人的考验,因为世人在每次的考验都失败,所以每一时代都在审判中结束。在上帝的计划中,以色列人在西乃山所建立的神权政体乃占特殊的地位。这乃是上帝国度或弥赛亚国度之最初的方式,而以大卫与所罗门的时候,为其黄金时代。倘使那时的人能够顺服,他们的国度可以日增强大与荣耀,惜因他们的不忠心,结果人民被掳,流亡外邦。先知们早已预言与警告,倘使顽梗不悟,必遭覆亡之惨祸,但也给他们希望的信息,到了弥赛亚的日子,以民乃要真切悔改,皈向救主,大卫的国位要重新建立,且有空前的荣耀,甚至外邦人也要共享将来国度的福泽。但是当弥赛亚来临,要建立他的国度,犹太人却不表示悔改;结果他就不建立他的国度,就离开以色列,到远方去,延展到他再临的时候再建立他的国度。可是,在他离开世界以前,他建立了教会,这乃与国度完全不同,先知们也从未讲过。律法时代为上帝恩典时代开路。在教会时代,他招聚犹太人与外邦人,建立基督的身体,现在和他同受苦难;将来要作羔羊的新妇,同享他的荣耀。教会是他的身体,他要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神圣的使命,不是传扬天国的福音,乃是要传所谓「神恩的福音」,乃要传从上帝白得恩典,再从万民中招聚被拣选的。但是这种传扬的方法,结果乃归失败,不能使多人皈主。到了时代的末了,主耶稣要忽然降临,使皈主的人,更为普遍。

    2.他们的末世观——他们以为基督再临,乃即在目前,他可随时来临,无需再等再临前必先发生的大事。可是他们却把他的再临,分成两种不同的事,且两者相距七年之久。第一件事乃为主的显现(Parousia),主要在空中显现,与他的圣徒相见。所有已死的圣徒要复活,活着的圣徒则要改变形像。他们都要一同被提到云里,庆祝羔羊的婚筵,就要与主永远同在。圣徒被提升天(the  rapture),他们又称之为秘密被提(the  secret  rapture)。当主耶稣基督和他的教会离开了地上,甚至住在教会之内的圣灵也和教会一同离地升天,则在七年,或七年多之内(这又要分成两部)就要发生若干大事。其一,天国的福音又要传扬,主要的乃由犹太人馀数中的信徒传扬,虽仍有人亵渎上帝,但是大多数要悔改皈主。主在这个时候,又要在以民中间施展他的作为,使以民皈主。在七年的下半期,世上有空前的大灾难;敌基督要显露出来,并有盛着上帝大怒的七碗要倾倒在地上。在七年最后数年之时,主耶稣基督又要来到地上,这次不是为圣徒而来,乃是与圣徒一同降临。此时万民要被审判。他们所引的经文乃是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三十一至四十六节说:「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预备的国。……』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它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那些在大灾难时死去的圣徒要复活,那敌基督要被毁灭;撒但要被捆绑一千年。千禧年国度就要在此时建立,这乃是真实的,可见的,地上的,现世的,有形的。犹太人的国度,乃是光复神权政体的国度,包括大卫的王位。这乃由圣徒与基督一同统治,犹太人要作当然的公民,许多外邦人要作归化的公民。主耶稣基督的宝座要设在耶路撒冷,他要成为万民敬拜的中心。圣殿要在锡安山重新建造起来,祭坛上又要冒血祭,赎罪祭,赎愆祭的香气。那时虽仍有人要犯罪与死亡,但却是一个极大的丰饶兴旺时期,人类的寿命要延长,不毛的旷野要开花繁茂。在这个时候,福音要很快的传扬,世人或因听了福音,大多数人则因看到救主亲自显现,有些人则因羡慕圣徒之蒙福,尤其是因为看到大而可畏的审判,都要悔改皈主。千禧年以后,撒但要从监牢里暂时释放。一大群的歌革和玛各人,他们联合起来,人数多如海沙,攻击圣城。可是有火从天上下来烧灭他的仇敌。(参启二○8、9)撒但要被扔在无底坑,这乃是兽与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不久以后,那些已死的恶者要复活定罪,在白色宝座之前受审判。启示录二十章十一至十五节说:「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然后,就要有新天新地。这乃是前千禧年派,对于末世论一般的见解。

    3.他们思想纷歧——可是前千禧派的末世观,却并无一致的见解,言人人殊,莫衷一是。并且在许多的论点上,他们乃模糊不清,没有确切的定见。这可证他们思想的虚浮,其学说的偏差,不能不令人置疑。他们虽有许多人相信主耶稣基督要有形有体来统治世界,但有些人却不信基督形体的再临,乃仅施行一种属灵的统治,虽然一般人都照字面来诠释启示录第二十章中所说的一千年,但也有一种趋势不照字面讲一千年乃为一个可长可短的时期。有些人以为犹太人要悔改皈主,然后重新回到巴勒斯坦;但有些人则有相反的意见,认为犹太人要先回巴勒斯坦,然后悔改。有些人认为引人皈主的方法乃和现在所用的相同;但是现在流行的思想则主张要用其他不同的方法。关于复活的圣徒和主耶稣基督施行千年统治的地方,是在天上抑在地上,抑或在天地两个地方,他们也各有不同的意见。除此以外,还有关于千禧年时,人类是否继续生养,是否仍受死亡的威胁与挟制,犯罪作恶的程度如何,种种问题,他们尤其意见纷歧,各执一是,没有定见与共信。

 

三、前千禧年说的缺陷

    前千禧年说对于救主再临的见解,已经受到各方的批评,关于死人复活以及最后审判,本书以下诸章,还要加以严格的检讨。现在先就其缺陷,择其要点,加以论衡批判。

    1.前千禧年说,乃是根据先知对于以色列与上帝的国度,所作的轮廓的叙述,照字句诠释,其说乃不能成立。关于这点很多著名的学者,有专著再三论及,都认为不能照字句强解。况且旧约先知本身,在他们书里所讲的,也是指属灵的应验(spiritual  fulfillment)而言(参赛五四13;六一6;耶三16,三一31一34;何一四9;弥六6-8)。他们又争辩,先知们所用的「锡安」与「耶路撒冷」二名,乃须照字面而言,前者乃是指山,后者乃是指城。实乃与事实相反。根据旧约里面很多经文,此二名乃是指以色列,旧约的教会而言,不能照字面解释。以赛亚书四十九章十四至十五节,五十一章三节,五十二章一至二节说:「锡安说:『耶和华离弃了我,主忘记了我。』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耶和华已经安慰锡安和锡安一切的荒场,使旷野像伊甸,使沙漠像耶和华的园囿。在其中必有欢喜、快乐、感谢,和歌唱的声音。」「锡安哪,兴起!兴起!披上你的能力;圣城耶路撒冷阿,穿上你华美的衣服,因为从今以后,未受割礼不洁净的,必不再进入你中间。」在新约里面,加拉大书四章二十六节说:「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二节说:「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启示录三章十二节,二十一章九至十七节说:「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上帝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就带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新约是旧约的应验,却丝毫没有主耶稣要重建旧约神权政体的指示,或要光复的预示。但乃含许多关于以色列属灵应验(spiritual  fufillment)的应许。例如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四十三节,主耶稣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结果子的百姓。」使徒行传二章二十九至三十六节说:「弟兄们!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的对你们说;他死了,也葬埋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大卫既是先知,又晓得上帝曾向他起誓,要从他的后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灵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这耶稣,上帝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他既被上帝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上帝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十五章十三至十八节说:「他们住了声,雅各就说:『诸位弟兄,请听我的话。方才西门述说,上帝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下;众先知的话也与这意思相合。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叫馀剩的人,就是凡称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寻求主,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罗马书九章二十三至二十六节说:「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预备得荣耀的器皿上。这器皿就是我们被上帝所召的,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是从外邦人中。还有什么不可呢?就像上帝在何西阿书上说:『那本来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称为我的子民;本来不是蒙爱的,我要称为蒙爱的。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将来就在那里称他们为永生上帝的儿子。』」希伯来书八章八至十三节说:「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彼得前书二章九节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启示录一章五至六节说:「……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五章九至十节说:「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上帝,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上帝,在地上执掌王权。」从新约的经文来看,可见前千禧年派拘泥字义之不当;况且拘泥字义,又要陷入各种荒谬背理之事,如果照他们的讲法,则以色列人以往的事都要重演,当时的强国如埃及、亚述、巴比伦、以及她邻邦的人,如摩押人、非利士人、以东人、亚扪人都要重新登场,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之上。(参赛一一14;珥三19;摩九12;弥五5、6;启一8)圣殿要重新建造(参赛二2、3;弥四1、2;亚一四16一21  ;并结四○、四八章);撒督的子孙还要起来做祭司,看守圣殿,事奉耶和华上帝(参结四四15一31,四八11一14);并且甚至赎罪祭与赎愆祭也要重新献在祭坛上。关于这个问题,前千禧年派乃有两种意见,有些说是为赎罪,有些说为记念,但圣经说:「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一○12一14)不但此也,「列国中剩下的人,必年年上来敬拜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并守住棚节」(亚一四16);甚且「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赛六六23)关于这个问题,恽迦滕氏(Dr. Wijngaarden)所著《国度的将来》一书,可供参研。

    2. 前千禧年派所谓延期说(Postponement  theory)实在没有圣经的根据。他们说主耶稣和施浸约翰虽高呼「天国近了」(就是犹太的神权政体),但是因为犹太人没有悔改,所以主耶稣就延期,要等他再临的时候,始行建立。他们延期说所根据的枢要经文,照司可斐(Scofield)的意见,乃为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节;其他学者则为马太福音第十二章。在这个转变以前,主耶稣并没有关心外邦人,仅将天国福音向犹太人传讲。但是他们这种说法,乃显与事实不符。试观马太福音八章五至十三节;约翰福音四章一至四十二节,就可证主耶稣并未不顾外邦人,也没有从那时以后,就不传天国的福音(参太一三;路一八1一11)。他们把福音分作两种,起先是传天国的福音,以后就传所谓神恩的福音(the  Gospel  of  the  grace  of  God),照圣经的亮光来说,这种分法,实属无当。主耶稣传讲两种福音之说,乃是绝对没有可靠的根据。主耶稣基督乃绝无心意要重建旧约的神权政体,这乃仅为一种预表,主耶稣乃要使其成为真实的属灵国度。马大福音八章十一至十二节,主耶稣说:「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二节:「他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种在田里。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它的枝上。』他又对他们讲个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国都发起来。』」路加福音十七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法利赛人问:『上帝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上帝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约翰福音十八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彼拉多就对他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歌罗西书一章十三至十四节说:「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延期说乃是前千禧年派比较新近的虚构的构想。这种虚构把圣经和上帝的子民分裂为二,实属谬妄。整个圣经乃是不容分割的,乃是一体的,前后一贯的。旧约乃为预表,新约乃为预表的实体,前者是预言,后者是预言的应验,此派虽亦说新约是旧约的应验,但又谓所应验的,却是走了样。上帝的国乃为旧约的神权政体,但所预言的,却没有光复。教会不是预言的,乃是建立的。结果乃把整部圣经分裂为二,旧约乃为讲国度的书;新约除了四福音外,乃为讲教会的书。除此以外,他们又把上帝的子民分为两种,一种是血气的,另一种乃为属灵的,一种是属地的,另一种是属天的。但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十章十六节说:「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重,归一个牧人了。」使徒保罗在罗马书十一章十六至十七节说:「……树根若是圣洁,树枝也就圣洁了。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接在其中,一同得着橄榄根的肥汁。」保罗又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约翰福音一章十二节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三章六节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凡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都是从灵生的,属灵的,都是上帝的儿女,前千禧年派把他们分作两类,自违圣经的真理。

    3.延期说乃大大违反圣经里面关于死人复活,最后审判以及世界结局所作的叙述。我们在上文已经讲过,这些重大事件乃是同时发生的。圣经绝对未讲这些事要相隔一千年,质言之,这都要在主的日子发生,无须经过一千年。他们对于这个问题,提出答辩说,主的日子乃要长及千年,圣徒复活,与审判万民,乃在早晨,而恶人复活与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则在当天的晚上。他们的论据,乃为彼得后书三章八节说:「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但是他们的强辩,非但不能解决问题,且反自投罗网,自取「灭亡」,因为如果反过来说:「千年如一日。」则岂非宣告千禧年说之死亡。启示录第二十章里所说的一千年,亦可作如是观。

    4.千禧年说以为复活有二重性,甚至有三重或四重性,以及最后审判要长到千年,因此又分为三个审判,这亦毫无圣经的根据。圣经里面是明白的讲到义人的复活与恶人的复活,例如但以理书十二章二节说:「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约翰福音五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说:「……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使从行传二十四章十五节说:「……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但是凡此都非前千禧派所说,复活有二重性,甚至三重性或四重性的复活。关于这个问题,容于次章,再加详论。

    5.前千禧年派的学说,实乃陷于种种的困难,而无以自拔。哥林多后书六章十四至十七节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基此而言,则荣耀的主,荣耀的基督,如何可以在没有更新的地上建立他的国度,设立他的王位宝座。启示录二十章指示我们,上帝和他荣耀的教会,乃要住在天地已经更新的地上,则主耶稣基督和他的圣徒如何能够在没有更新的地上住一千年之久呢?则罪人如何能在主耶稣基督荣耀之前站立得住呢?使徒行传二十六章十二至十九节,使徒保罗说:「那时,我领了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往大马色去。……我在路上,晌午的时候,看见从天发光,比日头还亮,四面照着我并与我同行的人。我们都仆倒在地,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向我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我说:『主阿,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上帝;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启示录一章九至十八节说:「我约翰……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七个教会。』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链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我一看见,就仆到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观此可知,使徒保罗和他同行的人,因为见到从天发光,听见主的声音,就都仆倒在地;约翰因为听见他的大声音,看见主的荣形,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则可推想而知,罪人和肉身的圣徒如何能在主耶稣基督的荣光之前站立得住。且同住千年之久,于此,皮得氏(Beet)在他所著的《末世论》一书中说:「我们不能想像,那些活着还要死的人和那些已经死而复活不会再死的人,如何能够住在同一个行星之上。把现世与来世混淆在一起乃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白朗氏(Brown)在他所著的《基督再临》一书里说:「把两样绝对不一致的事混襟在一起,乃是大为可憎之事,将造成一种不伦不类的畸形状态」。

    6.此说的经据乃为启示录二十章一至六节。但是这种根据,乃是非常危险的,其故有五:(1)这段经文乃是在一部高度象征性的书里,大家公认,许多经句乃晦涩难解,可以作各种不同的诠释。(2)前千禧年派对这段经文,乃是照字义注释,他们所得的见解,不但没有经文可以支持他们,且与新约抵触。这乃为此派致命的缺陷。正确解经法,应当用明显经文的光来解释晦涩的经文,而不可用晦涩的经文来曲解明显的经文。(3)前千禧年派虽照字义解经,但是他们却不特守一贯的原则。照这段经文来讲,第一句的链子,和第二句的捆绑,他们乃不照字义,而作象征性的解释,以二千年作为一个不确定的长久的时期,复把第四节的灵魂变为复活的圣徒。(4)这些经文绝对没有指称主耶稣基督要和他圣徒在地上统治,从本书四章二至四节那段经文的亮光来看,这乃是在天上。(5)这段经文并未讲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和圣殿,亦未讲犹太人要作千禧年国当然的公民,也丝毫没有讲千年的统治。

    关于这段经文,神学家Kuyper,Bavinck,Vos,De Moore,Dijk,  Greydanus以及Hendriksen诸氏,从无千禧年的观点乃有更详尽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