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独一无比之事

    主耶稣基督再临乃是一件独一无比之事,但是时代派却把主耶稣再临视为一种两重性的事。虽然他们仍想维持其合一性,因此又想巧辩说:「此乃这一件大事的两个层面。」但是他们所谓两个层面,事实上乃为两件不同的事,而且二事乃分隔七年之久,复有其不同的目的,殊难视为一件独特的事。其第一层面乃为基督再临,其结果乃是把圣徒取去,或说秘密取去。这乃是突如其来的事,可随时发生,没有预告所要发生之事。现在流行的见解,乃是认为这次主来,并不降到地上,乃是停在空中。那些在主里面已死的圣徒在这个时候要从死里复活;活着的圣徒就要改变形状,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所以这一次主来,乃被称是「为着他的圣徒而来」(Coming  for  His  Saint),其经文的根据乃为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十五至十七节:「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与主永远同在。」此后就要隔开七年,在这七年之中,「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太二四14)「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正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罗一一26);「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太二四21-22)「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帖后二8-10)经过了这些事,就有另一次主的降临,这一次乃是同众圣徒一同降临,乃是一直降到地上,乃称为「主的日子」(The day of the Lord),他们经文的根据乃为帖撒罗尼迦前书三章十三节:「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这一次不是忽然降临,而在事先,乃有若干预告的事,主耶稣这一次降临乃要审判万民。他们的经据,乃为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三十一至四十六节:「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它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于是就引进千禧年国度。

    照时代派这种说法,主耶稣基督再临,乃分两次,其中相隔七年,一次乃是忽然的,另一次则否;一次乃是圣徒要承受荣耀的国度,另一次乃为审判万民,以及建立千禧年国庆。这样的引经据典,他们无非乃想利用圣经牵强附会,自圆其说,殊不知乃不合圣经的真谛,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一至二、八节经文里面,「降临」与「主的日子」二词,乃是可以混用的;而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七至十节中第七节的「显现」与第十节的「降临」乃为同时发生的事。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讲「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夹。」乃是立刻在大灾难之后,并非如他们所说的乃是在大灾难发生之前。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节明明说:「……灾难一过去……人子……显在天上……。」复次,照圣经所说,救主再临(theparousia)乃是一件空前绝后,独一无比的大事,并非可分两次的两重性的事。所幸前千禧年派里面有些神学家也并不赞同这种两重性的说法,而且认为此乃一种异想天开新奇的邪说。弗洛斯德(Frost)在他所著的《基督再来》一书中说:「灾前复活与被提,乃是一种新奇的捏造的虚构。」还有一位前千禧年派的学者吕斯氏(Alexander  Reese)也特著书,强烈反对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