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  人死以后灵魂的境界

一、圣经的教训

    关于人死以后灵魂的境界如何,是否仍有清醒生动的意识,是否仍能有理性的与宗教的作为?关于这个问题,照一般人的见解,他们的答案乃是否定的,质言之,他们以为灵魂继续的活动,乃是要依靠脑髓;因此他们就妄断脑髓毁坏以后,灵魂就不能继续发生功能。但是这种见解,乃是一种浮浅的臆断,我们在上章(第二章)已经论及,照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詹姆斯氏(Wm. James)说,传统的公式,以为思想乃是脑髓的功能,这种所谓科学家的结论,乃是根据一种错觉而来。他们仅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们仅知脑髓的功能,是产生的(Productive),却不知也是传达的(Transmissive)。脑髓可能仅是传达的,正如颜色眼镜、分光镜、折射镜能够传达光,也能决定颜色与方向那样。又如光可离眼镜和透视镜等而独立,思想也可离脑髓而独立。因此詹氏说:「如果误以思想为脑髓的功能,从而不信灵魂不朽;但是倘使能够知道思想乃离脑髓而独立,便能相信灵魂不朽之说」。复照台珥氏(Dahle)说,这种错误乃「正如以工人与机器混为一物」。此乃妇孺皆知浅显的道理,无待深论,倘使指称工人就是机器,宁不惹其大生反感。从世人今生的意识能够经过脑髓传达它的功能来说,则可见它未始不能发挥其他的功能。我们要辩证灵魂在人死后仍有其有意识的存在,乃绝非依靠现代通灵教(spiritualism)的说法,也不依靠哲学家的见解,此于上章已加论及。我们乃须根据圣经的真理,特别是在新约。例如路加福音十六章十九至三十一节说:「有一个财主……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阿!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人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观此可知人死以后,他仍神智清明,他的灵魂有清醒生动的意识。使徒保罗讲灵魂脱离肉体以后的境界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彼生命吞灭了。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上帝,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据凭。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所以,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林后五1-9)他又说:「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按即保罗自己)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我认得这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林后一二24)保罗又在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从使徒保罗的见证来看,灵魂脱离身体以后的境界,乃是有清楚的意识的。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这乃指示我们,义人死后的灵魂,不但有清醒的意识,而且乃是「成全」的,十全十美的(原文为Perfect)。启示录六章九至十一节说:「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上帝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著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启示录二十章四节说:「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上帝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它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这又可见义人死后的灵魂不但有清醒的意识,并能大声呼叫,而殉道者且要与基督一同作王。

    可是这一个圣经里有显著确据的真理,却被各种谬见邪说所否认,例如灵魂睡眠说,以及灵魂消灭说与有条件的不朽说,兹分论之:

 

二、灵魂睡眠说(Psychopannychy,  The  Sleep  of soul)

    1. 此说之概念——他们不信人死了以后灵魂仍有清醒意识的存在。他们认为人死以后,灵魂虽仍然存在,但乃在一种毫无意识的安睡状态。游西比斯(Eusebius)说,在阿拉伯有一个小教派便倡导这种说法。在中古时期,有少数的灵魂睡眠派的人,在改教运动时期,有重浸派的人(Anabaptists)也倡此谬论。因此加尔文特别撰一专书反对这种邪说。在十九世纪,在英国则有欧文派(Irvingites);现在则有罗素派(Russellites),或是千年曙光说(Millennial  Dawnists)也倡此说。照后者的说法,身体与灵魂降到坟墓以后,灵魂就在睡眠状态,实际上乃等于不再存在。所谓复活,并非原有身体的复活,事实上乃为一种「新造」(New  creation)。在千禧年的时候,恶人乃有一个第二机会,但是倘使他们在第一个百年之间,没有显著的改进,他们就要被消灭。倘使在这期间,他们有若干进步的确据,则就继续考验;但倘使他们始终不肯悔悟,结局就是完全消灭。那些对于灵魂脱离身体仍有清楚意识,深感难于置信的人,对于灵魂睡眠说就深感兴趣。

    2.此说之谬妄——有些人断章取义,想假借圣经,支持他们的灵魂睡眠说,其说之妄,我们可用以下的经文,加以答辩:圣经从未讲灵魂睡眠说,而乃仅讲一个死的身体乃像睡的身体一样。这乃为一种象征的委婉的说法,藉以安慰死者,把他比作睡眠的人,乃有苏醒与复活的希望。圣经乃一再讲信徒死了以后乃有清醒的意识,且要立刻享受与上帝及基督有美好的交契,例如路加福音十六章十九至三十一节,二十三章四十三节;使徒行传七章五十九节;哥林多后书五章八节;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三节;启示录六章九节,二十章四节(俱见上引);启示录七章九至十节说:「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

 

三、灵魂消灭说与有条件的灵魂不朽说

    1.此说之概念——此说认为恶人死后,并无清醒意识与存在。这两派关于此点虽有相同的见解,但却有若干不同的要点。他们倡言,人类被造的时候,原是不朽的;但是因为灵魂一直犯罪,所以上帝就断然剥夺其所赋的不朽;最后就完全毁灭;还有些人说,且要永远失丧他的意识,这就等于完全绝迹(Non-existence)。照有条件的不朽说的讲法,则认为不朽并非自然的天赋,而乃为上帝在基督里对于那些信徒的恩赐。质言之,不朽是要以信为条件。不信基督的人之灵魂,最后就停止存在,失去一切的意识。还有些倡导这种道理的人,又讲恶人的来生要经历一个受苦的时期,要得切实的惩罚。

    2.此说之历史——灵魂消灭说,初由亚诺比斯(Arnobius)和早期的苏西尼派(Socinians)以及哲学家洛克(JohnLocke,或作陆克),与霍布斯(Thomas  Hobbes)等倡导,但不甚流行。但到近代,此说又复兴起来,惟加以修改,称为有条件的不朽说,得到很多人赞同。在英国则有华德氏(E. White)、罕德氏(J. B.   Heard)、康斯泰白耳牧师们(The  Prebendaries  Constable)以及罗氏(Row);在德国有罗德(Richard  Rothe);在法国有撒巴帖(A.Sabatier);在瑞士有贝塔费(E. Petave)和赛格雷旦(Ch.Secratan);在美国则有赫德生(C. F. Hudson)、亨丁顿(W. R. Huntington)、培葛(L.C.Baker)和培根(L.W. Bacon,非英国的Francis  Bacon)。他们的学说并没有一致的方式,但有一个共同的论旨,他们都认为人类在其原有的素质上,并非不朽的,但是由于上帝特殊的作为和恩赐,就成为不朽。关于恶人,有些人说,他们死后虽仍然存在,却乃完全没有意识;另有些人则认为人死以后,经过了或长或短受苦的时期,就像兽类那样完全灭亡。

    3.此说之论据——此说的论据,最初乃为初期教父的说法,他们似乎说只有信徒得到灵魂不朽的恩赐。还有一部分的论据则为近代科学家的见解,他们认为灵魂不朽乃是毫无科学的证据。但是此乃显为浮浅的谬论。著者已另著书论之。此说又假借圣经作论据:其一,乃为提摩太前书六章十五至十六节,唯有上帝才是独一不朽的,「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他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阿们。」其二,灵魂不朽从来非指一般人说,而乃专指那些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人所得到的上帝的恩赐。例如约翰福音十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十七章一至三节主耶稣举目望天向天父祈祷说:「父阿,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祚;正如你曾赐给他权柄,管理凡有血气的,叫他将永生赐给你所赐给他的人。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罗马书二章七节说:「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罗马书六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上帝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唯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加拉太书六章七至八节说:「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其三,对于罪和不信的人则以死亡、毁灭和灭亡警告他们,例如马太福音七章十三节主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十章二十八节,主耶稣又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约翰福音三章十六、十八至十九、三十六节说:「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上帝独生子的名。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罗马书八章六至七、十三节说:「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六至十节说:「上帝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给你们的人……。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上帝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的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凡此仅为断章取义,假借圣经,其说之妄,请阅下文。

    4.此说之谬妄——灵魂消灭说与有条件的灵魂不朽说,乃是显然不合圣经的教训。(1)无论是罪人和义人,他们都要继续永远存在。传道书十二章七节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上帝。」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三十一至四十六节说:「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它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罗马书二章五至十节说:当「上帝震怒,显他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惟有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们。将患难、困苦加给一切作恶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却将荣耀、尊贵、平安加给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启示录十四章十一节说:「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它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二十章十节说:「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2)恶人必受永远的刑罚,这可见他们必永远感觉到他们作恶应受的处分的痛苦,亦足证他们并非永远消灭(参阅上列各节的经文)。(3)上帝对罪人的刑罚,乃是有不同程度的,主耶稣在路加福音十二章四十七至四十九节用比喻说:「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罗马书二章十一至十五节说:「因为上帝不偏待人。凡没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灭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审判。(原来在上帝面前,不是听律法的为义,乃是行律法的称义。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但若照此派的说法,灵魂既已消灭,则无从分刑罚轻重高低的程度,此又可见此说不合圣经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