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天主教的中间境界说

    天主教的中间境界说,概可分为三大部分:一为炼狱说;二为义人地狱边缘说(天国与地狱之间的地方);三为婴孩地狱边缘说。兹分论之。

 

一、炼狱说

    照罗马天主教的说法,那些完全圣洁的义人,死后就立刻进到天上,或直接领受上帝「属天的福乐」(Beatific  Vision)。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六节,主耶稣说:「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使徒保罗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但是那些尚非完全圣洁,仍旧担负「小罪」(Venial  sins此乃天主教的名称)的人,必须经历一种炼净的过程,他们以为此乃大都信徒临死时候的境况,然后始能进入天堂,享受至大的属天的福乐。职是之故,这些人不能立刻到天堂,而必须要到炼狱里去。炼狱并非一个试验的地方,而乃为一个洁净的处所,藉以整备尚未合格之信徒的灵魂,能够进到天上享受「属天的福乐」。这些在炼狱里的灵魂,尚未受到他们的罪应受的惩罚,没有付清他们的罪债,尤其因为不能见到可称颂的上帝的荣形,且复为罪自责,所以深感痛苦。他们在炼狱里面的久暂,不能在事先决定。他们所处的时期,以及所受痛苦的程度,乃须视炼净所需的程度而定。照他们的说法,藉着在世上的信徒之祈祷与善工,尤其藉着弥撒的祭品乃可缩短所需的时间以及痛苦的程度。但是可能一直要拘留在炼狱里面,直等到最后大审判的时候。他们又以为「教皇」对于炼狱乃有管辖权与审判权;「教皇」还有特权可以特许赦免,减轻痛苦,甚至还可宣告结束,脱离炼狱。他们这种说法,乃是根据他们的马卡比伪经(II  Maccabees)后书十二章四十二至四十五节,乃全无圣经的根据,甚至他们天主教自己的人,也不能承认。他们的道理,乃是根据四种谬见:(1)除了救主基督耶稣所完成的恩工以外,还要加上我们的工作;(2)我们的善工乃是有功德的;(3)我们在应尽职务以外的工作,也是有功德的(Super-erogation);(4)教会的权能,在司法意义上,乃是关键性的,乃是绝对的,因此可以缩短时期,减轻痛苦,甚至结束在炼狱受苦,可以脱离炼狱。天主教的谬见,乃根本违反基督圣道「因信称义」基本的真理。以弗所书二章八至九节晓谕我们:「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使徒保罗在加拉太书二章十六、二十至二十一节剀切地说:「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不废掉上帝的恩;义若是藉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

 

二、义人地狱边缘说(The  Limbus  Patrum

    拉丁文Limbus一字,在中古时期乃是用来指两个地方,此乃在地狱的边缘(fringe):一为Limbus  Patrum,此乃指在主耶稣基督诞生之前,义人所去的地方。其二乃为Limbus  lnfantum,此乃为未受浸礼的孩子灵魂所在之地。前者照罗马天主教的说法,乃是旧约时代的圣徒拘留之地,在那里等候主耶稣基督死里复活。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被钉受死以后,他就降到那在地狱边缘的旧约时代的义人那里去,救他们脱离那拘留的地方,带领他们得胜,一同升到天上。这乃是罗马天主教对主耶稣降到地狱(Hades)的解释。地狱乃为离开世界的人灵魂所在之地,乃分两个部分,一乃为义人,一乃为恶人。义人灵魂所在之处,乃就是Limbus Patrum,也就是犹太人所知道的「在亚伯拉罕的怀里」(参路一六23),也称为乐园(路二三43)。他们又以为天门还未为任何人打开,要等到主耶稣基督为世人的罪,确确实实完成了他救赎工作以后,方始敞开。主耶稣在十字架明明说「成了」,而天主教却说还要等完成,岂非谬妄,亵渎救主!

 

三、婴孩地狱边缘说(The  Limbus  lnfantum

    此乃一切未受浸礼的孩子们的灵魂所在之处,这乃包括异教徒与基督徒父母的儿女。照罗马天主教的意见,凡是没有受浸的孩子们都不能到天上,不能进上帝的国。可是他们又自相矛盾的要为这些孩子谋解脱之道,以免在地狱的痛苦,因此他们的神学家说,这些孩子可能因他们父母的信仰而得救;另有一些神学家则说,上帝会差遣天使为这些孩子施浸。但是流行的意见乃是说,这些孩子虽抛弃在天国外面,但却乃被安置在一个地狱边缘的地方,地狱可怕的火焰不能烧到他们。只是他们乃永远留在那里,没有得救的希望。天主教会对于他们所倡的婴孩边缘说,从未加以定义,因此他们的神学家意见分歧,那些在地狱边缘的孩子们确实的情况如何,乃言人人殊,莫衷一是。现在最流行的说法乃是认为,那些孩子在那里不会遭受惩罚之苦,也没有痛苦的感觉,乃是仅仅不能得到「属天的福乐」(Beatific  Vision)而已。他们在本性上乃知道上帝,也爱上帝,满有天真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