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近代的中间境界说

一、此说之概念

    近代神学里面,关于「阴间——地狱」的概念,乃有几种的说法,甚难把每一种分开来讲。他们认为旧约里面「阴间」(Sheol)的概念,乃须和新约里地狱(Hades)的概念相符,他们以为都是借用外邦的「阴间——地狱」说(the  Underworld)。此说妄称,照新旧约圣经,无论义人恶人,死后都要到这种凄惨黑暗的住所去,在那里一切忘怀,对于在世上的生活仅有约略的梦景。这种境地,既非得赏,也非受罚的地方。在那里没有善恶划分的区域,也无是非善恶道德的观念。在那里意识衰弱,死气沉沉,毫无喜乐,只有愁苦。提倡此说的人,他们之间,意见分歧,有些人说:「阴间」乃为万人归宿的地方,另有些人则说:义人乃有脱离的希望。但是还有些人复有不同的见解,认为「阴间」乃分两大区域,一为乐园,一为地狱(gehenna),前者乃为犹太人或是遵守律法的人所在之地;后者乃是外邦人的地方。犹太人在弥赛亚来临的时候,就要被救出来;外邦人就要永远在黑暗里面。在新约里面,则把「阴间」称为「地狱」(Hades),他们误以为此乃圣经关于中间境界的见解。

 

二、此说之批判

    此派所讲的中间境界既非天堂,亦非地狱,乃为另外分开的死者所在的地方,有些是永远在那里,有些则要在复活时离开,此乃在希伯来人中间流行的意见。但是这种见解,凡是相信圣经是上帝全部默示的人,鲜能接纳,因为此乃显然抵触圣经。圣经明明教训我们,义人死后乃立刻进到荣耀里去;恶人乃要降到永刑里去,兹再分四点,加以申论:

    1.此说以为无论义人恶人死后都要到「阴间——地狱」去,在那里没有善恶划分的区域,也无是非善恶道德的观念,乃显然抵触圣经的教训。民数记第十六章讲到那些藐视耶和华上帝的可拉党人的遭遇说:「倘若耶和华创作一件新事,使地开口,把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吞下去,叫他们活活的坠落阴间,你们就明白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摩西刚说完了这一切话,他们脚下的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都吞下去。这样,他们……都活活的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民一六30一33)诗篇四十九篇十四至十五节说:「他们如同羊群派定下阴间,死亡必作他们的牧者。到了早晨,正直人必管辖他们;他们的美容,必被阴间所灭,以致无处可存。只是上帝必救赎我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因他必收纳我。」何西阿书十三章十四节说:「我必救赎他们脱离阴间,救赎他们脱离死亡,死亡阿!你的灾害在那里呢?阴间哪!你的毁灭在那里呢?」这乃显然晓论我们,义人与恶人并非都要降到阴间去。

    2.倘使「阴间——地狱」是一个中立的地方,没有道德的分际,没有蒙福的,也无受苦的,不论善恶,乃都要降到阴间,则旧约为什么再三再四以降到阴间来警告那些藐视上帝的恶人呢?例如约伯记二十一章十三节说:「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诗篇九篇十六至十七节说:「耶和华已将自己显明了,他已施行审判。恶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缠住了。恶人,就是忘记上帝的外邦人,都必归到阴间。」箴言对此尤作多次的警告,例如五章五节说:「他的脚下入死地,他脚步踏住阴间。」七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说:「因为被他伤害仆倒的不少,被他杀戮的而且甚多。他的家是在阴间之路,下列死亡之宫。」九章十八节说:「人却不知有阴魂在他那里,他的客在阴间的深处。」十五章二十四节说:「智慧人从生命的道上升,使他远离在下的阴间。」二十三章十四节说:「你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灵魂免下阴间。」申命记三十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他们以那不算为神的,触动我的愤恨;以虚无的神;惹了我的怒气……。因为在我怒中有火烧起,直烧到极深的阴间,把地和地的出产尽都焚烧,山的根基也烧着了。」复次,倘使没有道德的分际,不论善恶,都要降到阴间,则上帝何以要以阴间与灭亡(abaddon,destruction)视为同义,且复并称?例如约伯记二十六章六节说:「在上帝面前阴间显露,灭亡也不得遮掩。」箴言十五章十一节说:「阴间和灭亡,尚在耶和华眼前,何况世人的心呢?」二十七章二十节说:「阴间和灭亡,永不满足;人的眼目,也是如此。」启示录二十章十二至十五节说:「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有些人狡辩说:「阴间」所以称为中立的地方,乃是因为里面乃分两个部分,此在新约乃称为乐园与地狱(gehenna),前者乃为义人的住所,后者乃为恶人所在之地。但是这种狡辩,不能自圆其说,一则旧约里面,并无分作两部分的形迹,只说阴间是惩罚恶人的地方。复次,在新约里面,并未把乐园与阴间视为一个地方之两个部分,而乃清清楚楚的指乐园就是天堂。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二、四节说:「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最后,若说新约里面的地狱(Hades),就是「阴间」(Sheol),不论善恶,乃都要到那里去,则主耶稣基督为什么在马太福音十一章手指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有祸呢?说「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阿,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迦百农阿,你已经升到天上(或作『你将要升到天上吗?』),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他还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复次,为什么主耶稣基督又在路加福音第十六章称阴间为受苦之地呢?那「奢华宴乐」的财主死了以后:「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路一六23一24)

    3.此派又说,降入阴间乃为指恶人义人将来苦难的前途而言,但为什么义人面临死亡,非但毫无忧惧,反而欢喜快乐呢?例如民数记二十三章十节说:「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诗篇十六篇九至十一节说:「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十七篇十五节说:「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四十九篇十五节说:「只是上帝必救赎我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因他必收纳我。」七十三篇二十四、二十六节说:「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上帝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以赛亚书二十五章八节说:「他已经吞灭死亡直到永远。主耶和华必擦去各人脸上的眼泪,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为这是耶和华说的。」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四节说:「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圣经一再晓谕我们,真有信心的人,都深知灵魂脱离身体以后,乃要享受更大的欢乐,所以都存着欣喜的心,盼望那种境界。希伯来书著者说:「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一一13一16)路加福音十六章所讲的讨饭的拉撒路死后却在亚伯拉罕的怀里大得安慰(参路一六20一25),路加福音二十三章四十三节,主耶稣对那位信他的同钉十架的犯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司提反为道殉难,被众人用石头打死的时候,视死如归,「呼吁主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徒七59)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五章一至二节、六、八节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在。」他又在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一、二十三节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他在以弗所书三章十三至十五节说:「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因我为你们所受的患难丧胆;这原是你们的荣耀。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他得名)。」他又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九至十一节说:「因为上帝不是预定我们受刑,乃是预定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救。他替我们死,叫我们无论醒着、睡着,都与他同活。所以,你们该彼此劝慰,互相建立,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启示录六章九至十一节,十四章十三节说:「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上帝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照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二、四节来看,「乐园」和「三层天」乃为同义。

    4.关于降入「阴间」  (Sheol)的主体,到底是那些人,学者间乃有不同的意见。流行的意见,乃以所有的人作主体,人降入阴间以后,乃是到了一种阴暗的世界,虽继续存在,还能回想在世上与人的关系,但乃是在一种模模糊糊的境界。这种说法,似乎符合有些经文,例如创世记三十七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说:「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他的儿女都起来安慰他,他却不肯受安慰,说:『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约瑟的父亲就为他哀哭。」约伯记七章九节说:「云彩消散而过;照样,人下阴间也不再上来。」十四章十三节说:「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在隐密处……。」二十一章十三节说:「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诗篇一三九篇七至八节说:「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传道书九章十节说:「凡你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还有些经文,似乎指身体也一同下到阴间。例如创世记四十二章三十八节说:「雅各说:『……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并参创四四29、31)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十三至十四节妇人对扫罗说:「『有一个老人上来,身穿长衣。』扫罗知道是撒母耳,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列王纪上二章六、九节说:「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现在你不要以他为无罪,你是聪明人,必知道怎样待他,使他白头见杀,流血下到阴间。」但是倘使死人的身体灵魂都要下到阴间,则坟墓里岂非一无所有?照有些学者的解答,认为只有灵魂降入阴间,此固有若干经文的根据,例如诗篇十六篇十节说:「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三十篇三节说:「耶和华阿,你曾把我的灵魂从阴间救上来,使我存活,不至于下坑。」八十六篇十三节说:「因为你向我发的慈爱是大的;你救了我的灵魂,免入极深的阴间。」八十九篇四十八节说:「谁能常活免死,救他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呢?」箴言二十三章十四节说:「你要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灵魂免下阴间。」但是照希伯来文,灵魂(nephesh,soul)一词,乃为一个代名的词尾,尤其在诗体的文字,乃为一种象征的人称代名词。有些保守的神学家乃采取这种旧约的说法,认为此乃人类死后灵魂的中间境界,直等到复活的日子。

 

三、此说之正解

    此说的正确解释,并非易事,即我们试作的,也没有绝对正确的保证。「阴间」(Sheol)与「地狱」(Hades)乃时常用来指同一个意义,乃为一种「地下境界」(underworld),无论是死亡、坟墓或地狱;从各国圣经的译文来看,也可以反映出来。例如荷兰文圣经则以阴间(Sheol)译为「坟墓」,但在有些经文里面,则又译为「地狱」。在钦定本圣经里面,则用三个名词——「坟墓」、「地狱」与「深坑」(无底坑)。修订本在历史书里,则无一致的名称,或为坟墓,或为深坑,再加注解,称为「阴间」。他们仅在以赛亚书第十四章保留「地狱」一词(Hell,但中文圣经则译作「阴间」,可见此词乃可混用)。美国修正圣经的,为求避免困难,所以保留原有的「阴间」  (Sheol)与「地狱」(Hades)二词。虽然「阴间」一词较为通用,乃指世人都要去的「地下境界」,但并非一致采用的名词。有些早年的学者,简直就把「阴间」与「坟墓」视为同义;另有些学者则视为死者居留之所;还有些学者如谢特(Shedd)、伏斯(Vos)、爱珥特(Aalders)与特朋德(DeBondt)诸氏又谓「阴间」  (Sheol)并非一直有同一个意义。这些学者所作不同意义的解释,须知分别检讨:

    1.在圣经里面,「阴间」与「地狱」二词,并非一直指是一个「地区」(Locality),而乃常为一种抽象的说法,用来指死亡,以及身体灵魂分离的境界。此乃属于死亡的领域,有时乃称一个有门的坚固的营垒,唯独那有钥匙的能够开关。如马太福音十六章十九节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启示录一章十八节说:「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这种地区性的说法,乃是根据坟墓的概念,当人临到死亡的境界,就要降到那里去。既然无论信徒与非信徒,在他生命临终之时,都要进到死亡的境界,则事实上人人必有一死(参来九27)。撒母耳记上二章六节说:「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阴间,也使人上升。」约伯记十四章十三至十四节说:「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愿你为我定了日期,记念我。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争战的日子,等我被释放的时候来到。」十七章十三至十六节说:「我若盼望阴间为我的房屋,若下榻在黑暗中;若对朽坏说,你是我的父,对虫说,你是我的母亲姊妹;这样,我的指望在那里呢?我所指望的,谁能看见呢?等到安息在尘土中,这指望必下列阴间的门闩那里了。」诗篇八十九章四十八节说:「谁能常活免死,救他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呢?」何西阿书十三章十四节说:「我必救赎他们脱离阴间,救赎他们脱离死亡。死亡阿!你的灾害在那里呢?阴间哪!你的毁灭在那里呢?在我眼前决无后悔之事。」但是从另一面说,阴间死亡,还有一种非地区性的说法,例如启示录六章八节说:「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它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照上文所举的特朋德氏(De  Bondt)的意见「阴间」并非常指一个地区,乃有一种抽象的意义,乃是用以指死亡,死亡的权势以及死亡的危险而言。

    2. 当「阴间」(Sheol)与「地狱」(Hades)是指一个地区而言,照字面的意义来说,乃就是我们寻常所说的「地狱」或「黄泉」(Hell)或坟墓。下到阴间,乃是对恶人一种危险与惩罚的警告,例如诗篇九篇十七节说:「恶人,就是忘记上帝的外邦人,都必归到阴间。」四十九篇十四节说:「他们如同羊群派定下阴间,死亡必作他们的牧者。到了早晨,正直人必管辖他们;他们的美容,必被阴间所灭,以致无处可存。」五十五篇十五节说:「愿死亡忽然临到他们,愿他们活活的下入阴间;因为他们的住处,他们的心中,都是邪恶。」箴言十五章十至十一节说:「舍弃正路的,必受严刑;恨恶责备的,必致死亡。阴间和灭亡,尚在耶和华眼前,何况世人的心呢?」路加福音十六章十九、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有一个财主,天天奢华宴乐。……他在阴间受痛苦……在火焰里极其痛苦」。倘使阴间是一种中立地带,则上述那些告诫与警告,岂非完全落空,毫无意义,无的放矢。复次,从这些经文来看,阴间也不是分为两部分的地方。这种阴间分界的说法,乃是从外邦的「地下境界」(underworld)而来,乃毫无圣经的根据。照旧约经文所示,那些在主里面死的人,乃要完全享受他们得救的福乐,绝不下到「地下境界」去。诗篇十六篇十至十一节说:「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十七篇十五节说:「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七十三篇二十四至二十六节说:「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上帝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箴言十四章三十二节说:「恶人在所行的恶上,必被推倒;义人临死,有所投靠。」创世记五章二十四节说:「以诺与上帝同行,上帝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他并没有下列「地下境界」。列王纪下二章十一节说:「他们正走着说话,忽有火车火马,将二人隔开,以利亚就乘旋风升天去了」,他也未下列「地下境界」。希伯来书十一章五至十六节说:「以诺因着信,被接去,不至于见死,人也找不着他,因为上帝已经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经得了上帝喜悦他的明证。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挪亚因着信,既蒙上帝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那里去。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因着信,连撒拉自己,虽然过了生育的岁数,还能怀孕,因她以为那应许她的是可信的;所以从一个仿佛己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基此而观,诚有信心的人在主里面的人,他们的居所,绝不会是「阴间」,而乃要到一个更美家乡,就是在天上的,上帝为他们所预备了的城——新耶路撒冷(参启二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