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灵魂不朽的异论与曲解

一、灵魂不朽说之异论

    由于唯物哲学以及自然主义的猖獗,灵魂不朽说,乃受到打击。他们以为心灵没有独立的,实质的,真正的存在。自启蒙运动以后,由于所谓经验主义的科学的人生观之勃兴;这种思想,先后经过了休谟、康德、达尔文等学说的影响,便加强发展,一味遵照呆板的自然法,来机械地解释整个宇宙现象,以及人类的宗教、道德、心灵问题。我国首领,中了这种思想之毒,从而不信灵魂不朽之说。例如党国元老吴稚晖先生,当时新文化运动的首领胡适之尊他为人生观大论战战线上的「押阵大将」,和领导「科学的人生观」的先锋。吴氏说:「人便是外面只剩两只脚,却得到了两只手,内面有三斤二两脑髓,五千零四十八根脑筋,比较只有多额神经系质的动物……。人只有质力,一切情感、思想、意志,都不过是质力的反应;仅勉强美其名曰心理,神其事曰灵魂。」所以他主张,「那种骇得煞人的显赫的名词,上帝阿!神阿!还是取消了好……开除了上帝的名额!放逐了精神元素的灵魂!」其次乃为新文化运动首领,中央研究院院长胡适之先生,在他所著的《胡适文选自序——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中说:「我不信灵魂不朽之说,也不信天堂地狱之说。」「故我说,我这个小我,会死灭的。死灭是一切生物的普遍现象,不足怕,也不足惜。」「生命本身,不过是一件生物学的事实,有什么意义可说,生一个人,与生一只狗、一只猫,有什么分别?」吴、胡二氏,都是望重一时,他们都否认灵魂与灵魂不朽说,乃是因为中了近代唯物哲学之毒,而他们的言论乃大大影响了国人的思想,为唯物共党铺路。

 

二、灵魂不朽说之曲解

    许多学者,不信灵魂不朽,异想天开,张冠李戴,加以曲解。国人常以「立德」、「立言」、「立功」,视为「三不朽」,藉以自慰自豪。近人也倡所谓「种族不朽说」、「声望不朽说」以及「感力不朽说」,拿来取代灵魂不朽说。经云:「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一四12,一六25)他们这样的自高自大,自负自义,自我陶醉,乃等于画饼充饥,不能取代「永生之道」,不信之人的结局,照主耶稣所说,乃与信徒不同,乃是「复活定罪」(约五24)。「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就被扔在火湖里」,「就是第二次的死」,乃是永死,不是永生(参启二○11一15,二一8)。

    兹将上述三种曲解灵魂不朽说的谬见分论如次。

    1.种族不朽说——这一派的人自我陶醉,以为他虽要离开世界,但是他的后裔,子子孙孙要继续传种接代;他既生了他们,便是他的贡献,有分于他后代的生命,那就要藉着他们,永永远远一同活下去。但是这种要藉着他子孙一同活下去的痴心妄想,丝毫不能取代个人灵魂不朽说;且复完全违反圣经的教训,而事实上他的子孙也要死亡,不能救他脱离灭亡的命运,得到不朽的灵魂、永远的生命,而乃要同归于尽!

    2.声望不朽说——照实证主义(Positivism)的说法,此乃唯一人当渴望追求的不朽之道。但是这种主观的想望,不但完全不合圣经的道理,而且在事实上纵使能自勉自励,博得一时的声望,甚至建立丰功伟业,可是古人咏叹说:「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虽或他们的名字,记在历史里面,即或诚如其言,能够「留芳百世」,但仍不免被人遗忘。所罗门王很感慨的说:「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我传道者虽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上帝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一11一14)尤有进者,世人更应惊觉,照圣经所说:「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的,就被扔在火湖里。」(启二○11一15)则他的声望名誉,实无补于他的永远沉沦,岂不哀哉!

    3.感力不朽说——此与上述的「声望不朽说」乃有很密切的关系。但是所谓感力,不能一概而论,胥视其所作所为的动机是否为主而作。使徒保罗、奥古斯丁、路德、加尔文,以及许许多多忠心的主仆,不但冒险犯难,坚苦卓绝,甚至为道殉难,视死如归,自足彪炳千秋。但是历史上有许多所谓伟大的人物,轰轰烈烈、威震八方、气盖万世;其所作为,却乃祸国殃民,误尽苍生,民怨沸腾,恨不得寝其皮而食其肉,成为千古的罪人。所以「感力不朽说」和「灵魂不朽」绝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取代「灵魂不朽说」。此说既与上述的「声望不朽说」有密切的关系,则上文批判此说的理由,乃都可援引,故不复赘。

三、灵魂不朽说之重振

    现在唯物论的宇宙观,已被学者所驳斥,而代以属灵的宇宙观。美国心理学家詹姆士(William  James)说,传统的公式,以为思想乃是脑髓的功能,这种科学家的结论,乃是根据一种错觉而来,照这种公式,就以为脑的功能乃是产生的(Productive),而不知也是传达的(Transmissive)。脑髓可能仅仅传达的,正如颜色眼镜、分光镜、折射镜能够传达光,也能决定颜色与方向那样。又如光可离眼镜和透视镜等而独立,思想也可离脑髓而独立。因此詹氏说,如果误以思想为脑髓的功能,不信不朽之说;但倘能知思想乃可离脑髓而独立,便能相信灵魂之不朽。现在有些进化论者,根据他们适者生存的道理,也相信不朽说。还有些著名的科学家如上述之詹姆士,还有洛奇爵士(Sir  Oliver Lodge)、希斯洛(James  H.  Hyslop)都很重视人死后的问题,且都信灵魂不朽;尤以洛奇爵士,乃为虔诚信徒,尝于一九一○年著《理性与信仰》(Reason  &  Belief)一书。在其去世前十年,本其多年对于心灵的研究,力倡死后灵魂不朽之说,发表三部著作:一为《生与死》(Life  &  Death);二为《科学与永生》,(Science  &  Immortality);三为《我为什么相信永生》(Why  I  Believe  in  Personal  Immortality),引起了学术界极大的注意。洛氏深信灵魂不朽乃为千真万确的事实,曾撰「灵魂不朽之科学论证」一文。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在莱应博士(Dr. J. B.  Rhine)领导之下,经过三百多万次测验,具体证明,人类灵命,超越时空,乃是不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