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灵魂不朽的普通启示

    约伯发出一个意义深长、人所关切,且常追讨的问题:「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伯一四14)与此相关,时时提出的问题,就是人死了以后,是否仍是活着?其答案乃总是正面的。进化论者虽不信不朽之说,但却不能否认;可见乃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世人之共信,甚至最低级的宗教也有这种信仰。可是由于唯物主义的影响,有些人就怀疑,从而否认世人的来生。但是这种反对态度,只是唯物论者的一孔之见。在一本不朽论的论文集里,其中乃包括各派代表的意见,他们事实上乃全体一致的赞同来生说,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见证,人死以后仍有存在的意识,兹分历史的论证、哲学的论证、目的论的论证、道德论的论证,分述如后:

 

一、历史的论证

    在历史上虽有些学者不信人死后继续的存在,但是一般而论,万国万族无论文明的程度如何,都相信灵魂不朽。这种信仰,既如此普遍,可说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因此可以认为此乃一种自然的本性,或称为人类的天性。

二、哲学的论证

    此论乃基于人类灵魂的质朴(Simplicity),因此推论,灵魂乃是永恒的,不会消逝的。在死亡的时候,物质就分化解体;但是灵魂乃是一个属灵的实体,非由不同的成分所构成,乃是整个的,是不能分裂的,不能消逝的;因此身体的解体,灵魂并不随之毁灭。甚至身体完全灭亡,仍是无伤灵魂的毫末。此种论证,渊源甚古。例如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Socrates,  470?一399 B. C. ),他深信灵魂不灭,「坚决主张,人类灵魂,乃是一种永远不灭神圣的本质;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乃是转到灵界的道路,但只有义人可获进入天堂之捷径。」又如柏拉图(Plato,  427一347B. C.),他相信人类的灵魂,乃是从上帝而来,故灵魂是不灭的,本来是良善的;只是心为形役,以致堕落犯罪。还有西塞禄(Marcus Tullius  Cicero,  106一43B. C. ),他说:「人类的灵魂,虽是不能目见,但藉灵魂的作为,能回忆往事、能创造发明,有神妙灵感……终令我们无法否认灵魂的存在;正如上帝一样,虽目不能见,但藉上帝大能的作为,使你我无法推诿。且在人类心灵中,都有一种来生的预感。此中奥秘,虽非人智所能了悟;但是许许多多最伟大的天才和杰出的人物,都对来生的道理,有极深切的了悟。」

 

三、目的论的论证(The  Teleological  Argument

    此派认为人类似赋有无限的才能,但在此生却从来未曾充分发挥出来。大多数的人,一生所立志切望成就的事,乃都似仅开其端,即行去世,有「壮志未成身先亡」之叹。许多崇高的理想,其一生尽心竭力所能达成的,乃都远离所求的目标;其所渴求渴想的,既多不能满足,结果只有大失所望。此派有鉴及此,所以起而论辩,说上帝没有赋与世人在今世完成他们事工的才能,徒令他们失望;因此上帝另赐一个来生,俾能实现人生的目的。

 

四、道德论的论证

    此派认为人类的良知证实在宇宙间必有一位道德的主宰,施行公义。但是世人在今生都不能满足公义的要求。不但此也,在这个世界,公义不彰,是非泯灭,善恶不分。作恶的人,凡事顺遂、一帆风顺、升官发财、享尽福乐;而敬虔的人,反而两袖清风、家徒四壁、衣食堪虞、遭人奚落、受尽磨折,饱经忧患。因此他们推论,必有一个不同境况的来世,那时是非曲直,必加调整,公义必定伸张,必定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