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启示的特质

    以上各章,大都是讲保惠师各样的事工与职务,现在我们不但要讲他所「作」的,并且还要讲他所「说」的。尊荣之境的主,在启示录里,七次反覆的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二7)。在地上的保惠师回答在天上的保惠师,所以启示录第十四章第十三节说:「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此乃合乎圣经的要旨。关于旧约,使徒彼得说:「圣灵藉大卫的口,在圣经上预言领人捉拿耶稣的犹大,这话是必须应验的。」(徒一16)马可福音第十二章第三十六节说:「大卫被圣灵感动,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又在撒母耳记下二十三章一至五节说:「大卫末了的话:……耶和华的灵藉着我说,他的话在我口中。以色列的上帝,以色列的磐石,晓谕我说:那以公义治理人民的,敬畏上帝执掌权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无云的清晨,雨后的晴光,使地发生嫩草。我家在上帝面前并非如此;上帝却与我立永远的约。……」所以希伯来书第三章第七、八节说:「圣灵有话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像在旷野惹他发怒,试探他的时候一样。』」

    思想与说话的分别,无非乃在字句(words)。所以圣灵如果说话,他的话乃就在圣经里面;圣经的实质乃就是圣灵所说的话。因此,字句的启示(Verbal inspiration)乃为传递上帝思想绝对必须的。思想如何,乃全由字句决定;只须把字句作最细微的变更,便要更改原有的思想。「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后三5、6)。主耶稣说:「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马丁路德说:「主耶稣并未说他的灵,乃是说他的话,而他的话就是灵和生命。」我们要明白他的思想,只有听他所说的话。诚然,他的话可能会在我心里起一种无可明状的感动;「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八26);但是真正易于了解的意思,乃是用话语具体表出来。当主耶稣对门徒说:「我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这乃表明他的教训,不但是启示,而且为「字句的启示」。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第九至十四节所说的,乃与此相应,「『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禾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上帝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上帝的灵,也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上帝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上帝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这乃仿佛一个学生,把一位学问渊博的哲学家的演讲记录下来,他乃是一位勤苦好学的学生,他并把他所记录的讲稿加以研究,进求彻悟,他必认识他自己乃仅是一个门生,并非老师,他的本分仅仅是誊写他所记录的,俾可对人传讲,绝不可自作聪明,改动原稿的思想和字句。诚如使徒彼得所说:「论到这救恩,那预先说你们要得恩典的众先知早已详细的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他们得了启示,知道他们所传讲的一切事,不是为自己,乃是为你们。那靠着从天上差来的圣灵传福音给你们的人,现在将这些事报给你们;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这些事。」(彼前一10~12)这些得了启示的,亲自研讨他所写下来的,倘使他们在人的方面是先知,他们在神的方面乃显然是门生。他们仅是报告他们所听见的,乃是我国所谓「述而不作」。这亦近似主耶稣基督的态度。他乃是把他从天父所听到的来教导人。他说:「……我从我父所听见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约一五15)。他又说:「你所赐给我的道,我已经赐给他们,他们也领受了」(约一七8)。

    现代的学者「惧怕战兢」,深恐启示里面有人的成分;而精勤研求圣灵问题的人,神的元素乃使他们最受感动。「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这不是出于人意,乃是出于上帝。关于藉着圣灵的启示,圣经也有明确的教训,彼得后书第一章第二十、二十一节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

    圣经的文体,由于若干作者的个性和著作笔法的不同,当然并非呆板一律的,但是如果说圣经的思想是从圣灵来的,而文字则是从人来的,那就成为一种启示的二元论,则乃大谬不然。诚如李氏(Lee)在其所著的《圣灵的启示》一书中说:「有一种意见,认为仅有圣经的题材乃出自圣灵,而文字乃任由不同的作者随心所欲,自由选择,此乃莫大的错觉。这乃等于说圣经乃有两种作者,一种是产生一种文体,把意义表达出来;另一种乃是在心灵里面构成各种概念与思想,藉着文体表达出来。圣灵则不然,他乃是凡事受他启示的,一切作为的本原,使他们所讲所写的,成为上帝的话」。

    新约里面,引证旧约里面的话,有很多地方,文句已加大大改变,有些人便误以为圣经并非上帝「字句的启示」。但是倘使圣灵指导写新旧约全书,他当然有至高的全权,在必要的时候,改变文体。例如以赛亚书第五十九章第二十节「必有一位救赎主(the Redeemer),来到锡安雅各族中转离过犯的人那里。这是耶和华说的。」而在罗马书第十一章第二十六节却说:「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the Deliverer)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一则从「救赎主」改为「救主」;二则从「来到锡安」改为「从锡安出来」。但照经学家兰兀氏(Lange)之见,这一个改变,乃是上帝启示的和有意的改变。又如阿摩司书第九章第十一节说:「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在使徒行传第十五章第十六节说:「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文字的修正,乃是为更合于当时的情况。关于这种修改的例子,当不止此,还有很多,此乃都是圣经的作者——上帝改变他自己的字藻。从另一方面来看,当圣经写作之时,因年代相隔久远,环境又复相殊,但其所用的单字和词句,却是相同,这又具体证实圣经乃出自一位作者——上帝的手笔。可是每一作者的特性仍然保存,只是这种特性乃须从属圣灵最高的特性。这乃如人写的话(Written word)须从属于「化身的道」(Incarnate word),因为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约一14),他就是上帝。他的神性就绝对不同人的写作,没有因自我意识与野心而有的缺陷与瑕疵。奥丁格氏(Oetinger)说,我只要读了三、四节经文,因为他的无比性,我就深信他的神性。

    有一位德国神学家罗德氏(Rothe)说:「我们可以确信有一种圣灵的语文,因为这乃在圣经里面清清楚楚陈现在我们眼前。圣灵乃是上帝启示的动因(agent)」。许多希腊文新约的术语,似乎很难在古典希腊文字典里面找到确切的解释。虽然字句的形式,两者都是一样的,但是圣灵吹入以后,可能赐与旧字新的意义。如果用世俗的字典来翻译神圣的圣言,那就几乎像叫一位尚未重生的人解释重生的生命的奥秘。亦如我国成语所谓「问道于盲」。近代的进步与发现,许多英文字已增加新的意义,所以人必具有时代的精神,才能了解它们。则我们自必有基督的灵,方才能够解释基督的话语。

    关于「圣经无误论」(Inerrancy of Scripture)乃有许多论证,其中最重大的理由,乃是:倘使这是圣灵上帝在圣经里说话,则圣经就是上帝的话,上帝既是无误的,圣经自必无误。有一位著名作者向我们挑战,说,圣经究竟在那里说圣经「是上帝的话」。一个最起码的研究本题的学生,只要藉一本圣经字典就可应付这个挑战,答覆这个问题。圣经不但是「上帝的话」,而且还是「上帝的圣言」。这个圣经的「集合名词」(collective name),乃是最有意义的。罗马书第三章第一、二节说:「犹太人有什么长处,割礼有什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上帝的圣言交托他们。」这里使徒保罗称旧约乃是「上帝的圣言」,乃清楚承认它是上帝启示的书;犹太教会乃是这些圣言的监护人和保护人,直到主耶稣基督降世。现在旧约新约全部圣经乃由基督教会负责监护。

    这种总体性的说明对我们的信心,乃大有帮助。当批评的人攻击旧约之时,且在许多细节上吹毛求疵,圣灵就加以全部证实。司提反说:「那曾对以色列人说:『上帝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的,就是这位摩西。这人曾在旷野会中,和西乃山上,与那对他说话的天使同在,又与我们的祖宗同在,并且领受活泼的圣言(the lively oracle)传给我们。」(徒七37、38)使徒彼得也说:「若有讲道的,要接着上帝的圣言(the Oracle of God)讲」(彼前四11)。彼得不但以旧约为上帝的圣言,并且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一20、21)。使徒保罗说:「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林前一四37)。犹太人因为主耶稣说他自己就是上帝,就指责他是亵渎上帝。倘使主耶稣基督不是上帝,则他甚至不是一个好人。同理,倘使圣经不是无误的,则比有误的书乃更坏。

使徒保罗说:「……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上帝奥秘的智慧,就是上帝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如经上所记:『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上帝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二5~10)。奥古斯丁说:「相信上帝的话,你就会知道」,人当「以信求知,不是以知求信」。信心不但是一切信条的秘钥,且又为解决一切矛盾的秘钥。如果一个人坚信圣经乃是上帝无误的话,则就能使一切矛盾和合一致;一切难题,迎刃而解。大卫的诗说:「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诗一九7)。吹毛求疵的批评家攻击圣经里的错误,司提反说雅各乃「葬于亚伯拉罕在示剑用银子从哈抹子孙买来的坟墓里」(徒七15、16);而创世记第五十章第十二、十三节则说:「雅各的儿子们就遵着他父亲所吩咐的办了,把他……葬在幔利前、麦比拉田间的洞里,那洞和田是亚伯拉罕向赫人以弗仑买来为业作坟地的」。此外关于所罗门王的记载,有一处说他有马房四千,又有一处则谓有四万。还有关于约西亚开始作王,一说是八岁,另一说则谓十八岁。凡此种种已经解决的矛盾指示我们一个奥秘的真理,就是哥林多前书第一章第二十五节说,「因上帝的愚拙总比人智慧;上帝的软弱总比人强壮。」在全智全能的上帝之前,不可予智自雄,妄加论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