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圣灵与教会的敬拜和事奉

信徒的作为,倘使没有圣灵的感应与指导,则其所作所为,乃毫无作用,乃犹如风琴管没有风一样,就不会有声音出来。兹分:(一)讲道,(二)祈祷和(三)歌颂三者,加以分论。

 

一、先从讲道而言

    大家公认,此乃牧师与布道家事奉主的重要工作。彼得前书第一章第十二节说:「他们得了启示,知道他们所传讲的一切事,不是为自己,乃是为你们,那靠着从天上差来的圣灵,传福音给你们的人,现在将这些事报给你们,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这些事。」彼得这句话,乃是把他传福音的方法指示我们。圣灵不是来帮助我们,而乃为感召我们。一个真正传福音的人,不是使用圣灵,而乃为圣灵所用。他乃是在圣灵里面,乃受圣灵的大能所控制。

    所以布道家与演说家乃大不相同,不可相提并论,一篇讲章和一篇演说,两者性质,完全不同,未可同日而语;互相比拟,使徒保罗把二者之不同,在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第一至五节加以强调,他说:「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上帝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哲学、韵文、艺术、文学、社会学、伦理学,以及历史,乃都是吸引许多人的心意的科目;那些饱有才学的人,巧言善辩之士,可在讲坛上,鼓其如簧之舌,用其高言大智,大声疾呼;但却是未必有圣灵和大能的明证。若以精链的字句,传讲十字架的奥秘,就能彰显圣灵的大能;而一切世俗的、道德的,甚至宗教的讲演,就没有这种伟大的威力。所以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教会说:「……我知道你们是蒙拣选的,因为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圣灵,并充足的信心……」(帖前一4、5)。福音的精义,唯在基督,并他被钉十架;明乎此义,我们就得到了福音大能的秘钥。传道人可以分两种:一种是通俗的,一种是使徒的,前者得到一般人的敬慕;后者则「上帝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来二4);前者得听众的喝采鼓掌、称颂赞赏,后者则「蒙了圣灵所赐的喜乐,领受真道」(帖前一6);前者得到人的钦佩,后者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一○44)。关于这个重大问题,不能完全用文字来表达。我们这个时代,一般人受了世俗的学说之影响,不能了悟超自然之道理。由于十八世纪启蒙运动以后所谓经验主义的科学的人生观和宇宙观之勃兴,这种思想,经过了休谟、康德、达尔文等学说的影响,便日形加强而发展。在这个时期以前,各种流行的人生观和宇宙观,就其共同的特质而言,大都还是超自然的;然而经验主义的所谓科学的人生观和宇宙观,便根本异趣,乃是彻头彻尾的自然主义的,他们丢弃了任何超自然主义的因素,一味遵照那呆板不变的自然力和自然法,来机械地解释整个宇宙现象以及人类的宗教和道德问题,从而采取一种敌挡基督圣道的立场。因为超自然论,乃是基督圣道命脉之所依,撇弃了「超自然」的道理,基督圣道便名存实亡!现在的新神学,就是中了这种自然主义之毒,他们在讲坛上所传讲的信息,乃叛离圣道,且有江河日下之势,从而形成西方心灵没落的现象。谁为为之,孰令致之,其基本的原因,乃为漠视圣灵,因为圣灵乃为讲道最高的感召者。一个口若悬河的大演说家,实仅虚张声势,殊不知一个传道人,虽无习习之名,若被圣灵充满,「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实比他更为伟大。

    我们虽是这样说,但并非漠视讲道时候人的要素,我们也不轻视研究深造,且还重视这方面的训练,俾能负起大责重任。唯有一点须加注意的,不要「过犹不及」,过重人的看法,不要以上帝为次要的(subordinate),而仍应把他作为首要的(supreme)。正如天才的画家和诗人乃远在常人之上;圣灵高举的传道人,也远在天才之上。正如天才艺术家,运用他的头脑就可把一些颜料,画成一幅名画;一个传道人仗着圣灵的大能,仅用一篇讲章,便能使三千人皈依基督(参徒二41);还有一次,「男丁数目,约到五千」(徒四4);且能行神迹奇事,他们虽被视为「没有学问的小民」(徒四13),却能震动天下(参徒一七6,中文圣经译作「搅乱天下的」),令大祭司和当时权贵,都束手无策。此乃「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参林前二4)。

 

二、次就祈祷而言

    祈祷乃为上帝教会敬拜事奉最重要的事。约翰曾经求主教他怎样祷告,主耶稣在世的时候,仅给他们一个祈祷的模式(见太六9~13);到了他受难的前夕,他才宣告他要差遣保惠师到世上来,要领他的门徒进入这个重大课题的奥秘里面。主耶稣在快要离世升天以前,对他的门徒说:「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一六24)。因为此时主快要升到天上,在天父的宝座右边,开始他中保的职务,且要差遣保惠师到我们中间来,所以我们的祈祷,他就要为我们成全。我们奉他的名求,……这句话,并非似一句口令,亦非似异教的符咒或咒语。而乃是进到他里面,他的旨意成为我们的旨意,当我们祷告的时候,那就好像主耶稣自己亲自站在上帝面前,在那里为我们代求。「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5)。我们在祈祷的时候,乃是藉着圣灵与主耶稣基督成为一体,因为主耶稣基督已经差遣圣灵降世,所以主的旨意是藉着圣灵运行在我们里面,我们有求于主的,就成为主对我们所愿望的。因为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息息相通,感召我们,所以他的旨意,就成为我们的旨意,我们既然在他里面,所以我们可以知道,我们的祈祷乃时时蒙主垂听,可以坦然无惧的对天父说,我们知道你常常垂听我们的祈祷。我们有主耶稣基督作上帝和人中间唯一的中保(参提前二5),又有「圣灵帮助我们……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八26),所以我们可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向天父上帝祈求。

    以弗所书第六章第十八节说:「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犹大书第二十节说:「要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祷告。」这乃是训勉我们,务必将这特惠拿来应用,奉主耶稣的圣名,向天父上帝祈求。「在圣灵里」就是「在基督里」,与主的位格联在一起,和他的旨意合而为一,他又把他的义赐给我们,好使我们穿上他的义袍,和他一样站在天父面前。

    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把圣灵的教义充分发挥起来。一则曰:「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1、2)。又说:「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如果上帝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6~11)又说:「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14~17)。于此我们清楚看到,保惠师的任务,乃要把主耶稣基督在宝座上为我们所成就的,实现在我们身上,尤其在祷告一事上面,更为真切。希伯来书第七章第二十五节说:「凡靠着他进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罗马书第八章第二十六、二十七节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这些经文乃明示我们,圣灵在我们里面(in us)所作的乃正和主耶稣基督在天上为我们(for us)所作的是一样的。

    尤有进者,这些经文乃又向我们启示,荣耀的基督怎样帮助那些应当祈祷,却又不知道如何祈祷的人;这不是用外表的模式,而乃是在里面引导他们如何祈祷。并实上,由圣灵感动的祈祷,乃是非常深切,不能用字句加以表达,而乃为一种无可言表的「说不出来的叹息」(参罗八26)。祈祷的要旨,乃为上帝的旨意。主耶稣基督教门徒祈祷时候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在主耶稣要上十字架的时候,他「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就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俯伏在地,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六36~39)。一般人的祷告,却适得其反,乃是要照他自己的旨意,事实上不是祈祷,乃是命令上帝,要成就他的旨意。殊不知上帝的旨意,乃是最好的,上帝是慈爱的,决不留一样好处,不给他的儿女。「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罗八32)有些人因为祈祷不蒙应允,便灰心丧志,甚且怒天尤人,殊不知不蒙应允,乃反有益。正如父母对儿女不可一味溺爱,有些对儿女无益有害的事,真正爱儿女的父母,便不应允,事后儿女也会了悟父母的美意。所以我们必照天父的旨意祈求,他始垂听我们。「圣灵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八27)。主耶稣说:「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太一八19)。这乃是门徒都爱引用的应许。这里同心合意(agree)一词,在原文乃为「和谐」(symphony)一词,便从此词而来,倘使有两三个人同心合意的,或彼此协和,则他们所求的,他们已经得到垂听的应许。但是仅仅两个门徒彼此同心合意,乃是不够的,他们还要和一个第三位(a Third)——就是公义而圣善的主,彼此协和,他们始能照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彼得说:「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徒五9)这种同心,乃是最违犯上帝神圣的旨意,罪大恶极的作为。他们虽彼此同心,但和圣灵却完全冲突!圣灵的任务,乃要使我们的旨意和上帝的旨意互相协和。

    所以我们对于圣灵处理教会和指导敬拜各样事工,也不可忽视。各种礼拜的仪式,会流于律法主义,有些祈祷是预先写好的,有的乃是脱口而出的,但是主耶稣说:「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四23)。正确的祈祷乃为一种最高的成就,不可等闲视之,信口开河。其所以如此重要,其奥秘乃在两种相反的境界之间:一为最主动的情欲,一为最被动的情欲;一为被神所胜因此与神一同得胜。我们最高的父神乃是要一种真正敬拜父神的人,一方面「就当舍己」,他的心灵要在神前引退;一方面他的心灵对圣灵内在的感动最富敏感,则他的祈祷所发生的力量,就大有功效(参雅五16)。圣经明白晓谕我们,所有信徒,乃都是祭司,所以都应「替圣徒祈祷」(罗八27),也要彼此祷告。

 

三、再从歌颂而言

    歌颂也是教会(主的家)崇拜聚会一件重要的事,此乃和圣灵有重要的关系。以弗所书第五章第十八、十九节说:「要被圣灵充满,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以弗所书第二章第二十二节说:「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上帝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以弗所书第三章第十六节说:「藉着他的灵,叫你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以弗所书第二章第十八节:「我们两下藉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于此可见,敬拜颂赞乃都和圣灵有关,要靠他的大能。一个尚未得救的人,在教会(上帝之家)崇拜聚会主领歌颂乃是不合格的,而那些尚未皈依救主,甚至声名狠藉的人参加诗班,亦不相宜。

    有些教会,甚至雇用若干人管理教会圣乐的事,徒为求会众的欢乐,尤失歌颂赞美恩主的原意。上文已加提及,圣经晓谕我们:「要被圣灵充满,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弗五18、19)现在教会的崇拜聚会乃和律法时代不同,那时殿里的祭司和利未人事奉会众,会众乃被事奉;现在信徒都有属灵的祭司职分,乃被此事奉与被事奉。他们事奉的作为,圣经都有明白的规定。其一是祈祷,「你们要互相代求」(雅五16)。其次是认罪,「你们要彼此认罪」(雅五16)。其三是劝勉,「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来三13)。其四是相爱,「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心,以致爱弟兄没有虚假,就当从心里彼此切实相爱」(彼前一22)。其五是互相担当,「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加六2)。其六是劝慰,「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前四18)。其七是教导劝戒,「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上帝」(西三16)。这乃是圣灵在这个时代里,照他清楚规定的方法,他建立我们与教会之首的团契,经过他又建立我们彼此的团契。一切在肢体里的祝福乃是共同的。

    圣灵乃是上帝教会崇拜聚会的感召者与指导者,他透过那些重生的、有他住在他们里面的、被他所用的人,来施展他的工作。在旧约时代,亚伦和他儿子被膏,便为被圣灵恩膏的象征和预表。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至三十三节说:「要膏亚伦和他的儿子,使他们成为圣,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你要对以色列人说:『这油我要世世代代以为圣膏油;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作与此相似的。这膏油是圣的,你们也要以为圣。凡调和与此相似的,或将这膏膏在别人身上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

    这些详细的指示,乃是要作为我们的鉴戒。哥林多前书十章十一节说:「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在教会历史上,有一种常常发生的罪,就是误以为圣职可以用钱买卖,在使徒行传里乃有一令人警惕的例子——「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上帝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因为在上帝面前,你的心不正。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徒八18~22)这一个例子,乃表示上帝对于那想用钱买圣灵大能的严肃的圣怒。有许多人不重视圣灵,而却渴想得圣灵的恩赐;对圣乐也大为醉心,而对于圣经的激励,却茫然无知。希伯来书第十三章第十五节说:「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上帝,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这种颂赞之祭,乃需付代价——就是恳切的祈祷,深切的交契和圣灵的充满;但无论用多少金子都不能购买,也非音乐家的天才所能仿效。圣乐乃是由圣灵的引导,唯独交付教会的神圣的职务,所以倘使雇用非成圣的音乐家担任这种圣职,那就难免渎冒上帝的灵,且有不能与上帝交契的严重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