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圣灵与教会的事工和行政

    使徒保罗对以弗所全群的监督临别赠言,恳切地说:「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上帝恩惠的福音。……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警醒……」(徒二○22~31)。从上文「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来看,我们清楚知道,当初教会的监督或牧师,乃都由圣灵按立,并非由众人推选。以弗所书四章七至十三节,复给我们有更明确的指示:「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么?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主耶稣基督升到天上,圣灵降到地上,这乃表示他们彼此必要的关系。一方面,主耶稣坐在天上的宝座上面,「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一22);一方面,圣灵从天上降世,「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当然这乃仍是教会之首在那里指导建立教会的身体,使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发展起来成为主里面的圣殿;另一方面乃是圣灵在那里监督这建造的工作,因为我们乃是一同被建造起来,为要在圣灵里面作上帝的居所。所以,一切使事工推进的任务,都是由主耶稣基督所指定,而由他所差遣的圣灵使其发动。准斯以观,若有人不照圣灵的指示,凭其私意,巧立各种名目与职位。如教皇,红衣主教,大主教和副监督,岂非僭妄,则其严重的后果,不仅使教会(基督的身体)发生混乱;且尤为不顺从圣灵的统治。还有些人,对于那些神圣事工的职位,照其私意和心之所好而行,这也是渎冒圣灵。

    圣经里面一再记载上帝的仆人们所作的错误,乃是要作为我们的教训与训戒;而那些忠心的仆人,则可作为我们的榜样。以使徒行传为例,第一章所记的,乃是一个警告,但大家不以为非。「当下,门徒从那里回耶路撒冷去,进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间搂房。……那时,有许多人聚会,约有一百二十名,彼得就在弟兄中间站起来,说:『弟兄们,圣灵藉大卫的口,在圣经上预言领人捉拿耶稣的犹大;这话是必须应验的。他本来列在我们数中,并且在使徒的职任上得了一分。这人用他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以后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住在耶路撒冷的众人都知道这事,……因为诗篇上写着,说:「愿他的住处变为荒场,无人在内居住;」又说:「愿别人得他的职分。」所以主耶稣在我们中间始终出入的时候,就是从约翰施浸起,直到主离开我们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必须从那常与我们作伴的人中立一位与我们同作耶稣复活的见证。』于是选举两个人,就是那叫巴撒巴,又称呼犹士都的约瑟,和马提亚(Mathias)。众人就祷告说:『主啊,你知道万人的心,求你从这两个人中,指明你所拣选的是谁,叫他得这使徒的位分。这位分犹大已经丢弃,往自己的地方去了。』于是众人为他们摇签,摇出马提亚来;他就和十一个门徒同列」(徒一13~26)。但是这个所谓使徒的马提亚,圣经从未有再提及他的名。此时主已经复活,离世升天,而圣灵还没有降临,担任他的职务。十二个门徒既都由主耶稣基督所拣选,「他升上高天的时候,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他所赐的有使徒」(参弗四8、11)。则岂可用人的方法,用摇签来选使徒,当不待智者而自明。在这种情况之下,最好是等圣灵降临,不可越俎代庖,况且事实上,他们所选的人,根本无人承认,所以马提亚其人之名,乃如埋没无闻,没有人再把他提起,他乃徒负虚名,名存实亡!约在两年之后,上帝呼召大数人,扫罗,他乃有圣灵的印记,有显明的凭证,证明他乃是由上帝所拣选,当他气焰万丈,逼迫教会,在大马色途中,「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将到大马色,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当下,在大马色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浸;吃过饭就健壮了。扫罗……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他是上帝的儿子。……但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在大马色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参徒九1~22)。保罗清楚明白主对他的呼召,所以他坚信不疑的说:「作使徒的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与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父上帝)」(加一1)。

    使徒职位现在已不复有,他们乃与主同行,亲眼看见主从死里复活,这种目睹的经验现在已无可能。但是牧师、长老、主教、或教师的职分却仍是存在。而且照上帝的计划,这个职位,正如当初一样,要由圣灵拣选,派人接充。我们也深信藉着祷告的期待,顺从他的旨意,也如当初一样,他会拣选牧师,看顾他所指定的羊群。

    在启示录第二章说:「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启二1~4)这种爱,主乃要藉着圣灵有圣父圣子住在里面为条件。主耶稣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一四23)如果没有这种爱,则灯台就要「从原处挪去」,因此发出严重的警告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二5~7)。如果没有圣灵,则灯台就不能发光,教会就名存实亡,失去其见证的地位。

    那些死的教会,虽于形式上还是存在,而且庄严伟大,华丽堂皇,然而「那有上帝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参启三1)要使教会不发生这种虽生犹死的危险,唯有「随从圣灵……体贴圣灵」(参罗八5);「不要叫圣灵担忧」(弗四31)。在教会里,必须要听主的声音,而唯独圣灵有传扬这声音的特权。在国家教会的制度之下,唯有君主或国务总理有委派主教的特权,他们是否听圣灵的声音呢?一个大主教或主教由他们私意委派牧师,牧养羊群,是否确实受到圣灵的感动呢?我们虽不在这种国家教会制度之下,但是我们所用的方法,却往往漠视或抑制圣灵的声音,则也是犯了同病。

    倘使漠视或者没有耐心,不肯恒久等候,俾能明白主的旨意,则多数人的意见,也和少数一样,都不可靠。即使有千千万万的手举起来,假如「那右手拿着七星」的(启二1)不举起他的手来,那就毫无作用。如果没有圣灵发出基督的声音来,则纵使「大声疾呼」(viva  voce),也是无济于事。或者有人以为,此乃陈义过高,事实上乃难做到。我们也深知此乃一种崇高的境界,并非庸俗之见,确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但是上帝没有难成之事,这绝非不可能的空想。世上万事,断难幸成,任何伟大的成就,都为无数心血的结晶,但并无难成之事,况且愈是辛苦劳力,结果乃愈为有益。所以圣经激励我们「务要……常常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一五58)。

    然而这种劳苦不是藉血气,乃须仰赖圣灵。圣灵乃是上帝的生气,乃是在他的教会里面。许多教会把圣灵关在外面,不受他的统治,这种「教会」,则「那有上帝的七灵和七星的」,要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所以,圣灵的事工乃和教会的生死,有重大的关系;如果离开了他,则将一无所成,教会也名存实亡。有些人信赖信条;有些人注重仪式;有些人重视纯正的神学思想;还有些人则讲求教会的行政与崇拜聚会,但是凡此种种,都非教会的命脉,倘使圣灵离开了教会,则教会将成为没有生命的尸体。当圣灵离开了教会,教会在形式上虽还是存在,乃等于一盏没有油的灯。大家虽仍继续祈祷读经,照常在教会聚会,而且还相当兴奋,但仅「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参提后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