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荣耀之灵:我们的变形

    彼得前书第四章第十二至十四节说:「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上帝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使徒彼得惯常把救赎分作两个阶段:一为基督的受苦,一为随之而来的荣耀。他认为奥秘身体(教会)乃和她的首(主耶稣)一样,也要经历「卑微」与「尊荣」两重境界,甚至在她卑微之境,荣耀之灵就已和她同住。当以色列人在旷野之时,耶和华就在荣耀的云柱火柱中领他们的路,「日间耶和华在云柱中领他们的路,夜间在火柱中光照他们,使他们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间云柱,夜间火柱,总不离开百姓的面前。」(出一三20~22)「摩西进会幕的时候,云柱降下来,立在会幕的门前,耶和华便与摩西说话。众百姓看见云柱立在会幕门前,就都起来,各人在自己帐棚的门口下拜。耶和华与摩西面对面说话,好像人与朋友说话一般」(出三三9~11)。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第十八至二十三节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的众子显出来。……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我们现在的盼望,还没有到达顶点,但是「上帝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多二11~13)。并且荣耀之灵的大能,已在里面施展他奇妙的作为,要造成这空前的末世的钜变;他现已住在我们里面,给我们这最后荣耀盼望的保证和印记。罗马书第八章第十一节说:「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活过来。」这里所讲的不是叫已死的身体活过来,而乃指必死的身体,和那尚未经历死亡的身体。易言之,这不是叫已死的圣徒复活,而乃为使活着的圣徒振奋复兴起来。

    当然振奋圣徒的奇功,尚未到达顶点,这要等到救主荣耀再临的时候。但是因为荣耀之灵已经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乃与世人不同,乃「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0、21)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第三十一至五十三节说:「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死亡),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吹)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他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第十三至十七节又说:「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上帝也必将他与耶稣一同带来。……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基此而观,凡活着的圣徒,可以不必见死,到救主荣耀再临的时候,他们乃要像他们的救主一样——在他复活的时候,他就变成荣耀的身体,一切属于他本性的,那些必死的,属地的形质都要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完全消除,复由荣耀之灵施展的奇功,把他完全改变,使他永不朽坏,而且变成救主耶稣基督同样荣耀的身体。但即在现在,圣徒既有荣耀之灵住在里面,成为这种奇变的初熟的果子,我们里面的人(inward  man)藉着圣灵的善功,在里面运行,恩助,医治与加强;使我们也要「日新又新」。成圣乃是渐进的,乃是日进无疆的,一直要等到登峰超极的时候,我们因有荣耀之灵住在里面,已经得到这个荣耀的印记和保证,欧文氏(Edward Irving)说:「正如疾病是死亡的预感,朽坏的前兆;则藉着住在里面的圣灵的感动激励,使我们必死的身体活过来,这乃预先显明荣耀之境已经在卑微之境里面开始。」使徒保罗说:「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八12);「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1)

    什么时候能完全成圣?有些信条以及神学课本,以为乃在死的时候,此乃不合圣经的教训。从圣经来推论,我们成圣与完全圣洁,乃要在救主再临之时。我们现在继续成圣,最后要进入荣耀之境。荣耀之灵现已在我们里面动其善工,带领我们前进,这已经是完全成圣的开始。因为我们「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的)权能」(来六4、5)。这乃是完全脱离罪恶,疾病和死亡的时候。然而这乃是仅仅「尝过」而已,还没有完全饮于永生的泉源。这乃要到主耶稣基督荣耀再临之时,才能达到这有福的完全成圣的登峰超极的境界。帖撒罗尼迦前书第三章第十三节说:「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这不是仅仅无可责备,而乃毫无瑕疵,完美无缺,而乃为一种预示的完全成圣的境界。

    还有一节与此相应的经文,乃为帖撒罗尼迦前书第五章第二十三节:「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此乃指示我们完全成圣登峰超极的境界,乃是要在救主荣耀再临的时候,才会达成。这节经文又指示我们成圣乃分三个先后的层次:一为灵,二为魂,三为体。我们成圣乃是由内而外的。这乃先由上帝的灵动工,先藉着他更新之灵,在人的灵里面,动其善工,经过了魂,最后延及外面的身体;就令我们复活起来,并使「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参腓三21)当身体变成了他荣耀的身体,然后成圣才到达极峰的境界,因此我们的全人——灵、魂、体,就完全在荣耀之灵成全的大能之下。

    我们从许多熟悉的经文,可以看到渐进的成圣(Progressive  sanctification)和完全的成圣(Perfected sanctification)两者之不同。例如哥林多后书第三章第十六至十八节说:「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以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这「荣上加荣」一义,乃指示我们其进展的程度,这乃为尊荣生命的进展。由于荣耀之灵的感动,历经各种尊荣的阶段,使我们潜移默化,渐渐和荣耀之主一样。这一节生动的经文,使我们不禁联想到主耶稣基督登山变形时的情景。当他「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弟兄约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太一七1、2)这乃仅是一种倾刻的被提升天,「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一4)。使他们得以「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的权能」(参来六4~5)。所以使徒保罗激劝圣徒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一二2)。质言之,藉着荣耀的圣灵在我们里面更新的奇工,使我们每天一直的在主的荣耀里,使我们脱离这罪恶和死亡的世代,而得以同化于来世的复活与得胜,在上帝里面完全昭苏,并且得以「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犹24)。这乃是上帝赐给我们的预定的天惠,但须逐步上进,才能完全领受。约翰福音第一章第十六节说:「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但却不可浅尝即止,还要「恩上加恩」,始能真正完全领受。关于上帝的义固然已经「在福音上显明出来」,我们且都有分;但是还要向上追求,「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罗一17),才能得着。诗篇第八十四篇第五至七节说:「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但要「经过流泪谷」,上帝「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才能「到锡安朝见上帝。」我们在恩典里长进,仅为尊荣之境的开始,但是还要恒久忍耐,始能完善。约翰壹书第三章第二、三节说:「我们现在是上帝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但如何能够像他,不是即刻的,乃是渐进的,乃为恒忍的,须赖圣灵的奇功。世人因为犯了罪,失去了上帝荣耀的形像与样式。始祖堕落以后,世人就敌挡上帝,蛇(撒但)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主耶稣),彼此为仇(参创三15)。在两者分离,互相斗争之时,完全成圣乃为不可能之事。「血肉之体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但「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林前一五51、52),这是一件奥秘的事。

    我们在上文论及,成圣本是渐进的,但在救主荣耀再临之时,已死的圣徒复活,与改变,乃是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所以乃为即刻的。这乃指灵体而言,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第四十四至四十六节说:「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现在世人的情况,有的时候,乃是体支配灵,但是「肉体之中,没有良善,……故此,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参罗七18、19)。但是有的时候,乃是灵支配体。一个家里如果分裂,自相纷争,乃就既不能完善,也没有平安,这乃是现在尚在卑微之境的人的境况;不仅是我们的体,而尤其是无形的灵,在里面与上帝为仇,这乃是犹大书所说(末世必有……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而行,这就是那些……属乎血气,没有圣灵的人,」(犹18、19)在我们灵体二者中间的魂,不和较高的本性灵联合,却甘于就下,与体为伍,以致成为「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雅三15)。但在救主荣耀再临之时,我们必定要「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犹24)。所以我们的灵不但要管制我们的灵,且更要使我们顺服上帝的圣灵。荣耀之灵,藉着他在我们里面施展的奇功,使我们的体顺从灵,又使我们的灵降服上帝的灵,且要改变我们,使我们能够像他。歌罗西书第三章第四节说:「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约翰壹书第三章第二节说:「我们现在是上帝的儿女,……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腓立比书第三章第二十、二十一节说:「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这是荣耀之灵施展的奇功,使我们都要如此「改变」乃是「一件奥秘的大事」(林前一五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