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圣善之灵:我们的成圣

    罗马书开宗明义的首章说:「论到他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上帝的儿子」(罗一3、4)。这两节经文使我们看到主耶稣基督乃有两种显著不同的属性:从他的人性或肉体说,他乃是大卫的后裔;从他的神性,或圣善之灵说,他乃是上帝的儿子。我们重生以后,也和基督一样,乃有两种本性,一从亚当而来,一从基督而来。而我们成圣,乃有两种过程:一为痛悔,一为苏醒;一为治死和降服老我,一为苏醒和发展新人。换句话说,主耶稣基督,一方面他的肉体为世人赎罪而死,一方面他的灵,却使他从死里复活。照样,我们藉着圣灵不断的运行,十架和复活的大能,也一直发挥其威力,影响基督圣徒整个的人生。兹申论之。

    痛悔并非苦行禁欲(Asceticism),亦非苦害已身,而乃如基督受难,被钉十架那种心态。当主耶稣在各各他在十字架上被钉以后,就说,「成了!」(约一九30)但是当主耶稣完成了这救赎恩功以后,就是每一个门徒,要继往开来,开始起而背负十架的时候。主「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一六24、25)。主耶稣这些话,他时常用不同的方式,反覆的训勉,俾门徒能效法基督,舍己救世,从里面治死老我,活出主的荣形来。罗马书第六章第三至五节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他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浸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浸礼乃好比一个印记,一个花押(monogram)。每一个信徒都盖上印记,证明他和主耶稣基督的死亡与生命有分;而圣灵乃是在主耶稣基督象征的墓地所签订的契约的执行者。

    当我们检讨信徒在基督里向罪死这一个重大事实,我们对于圣经所详加分辨的,不可混淆。从圣经的启示,死乃分三种,我们乃都有分:

          一为在罪恶里死——我们本性的情况。

          二为因罪恶而死——我们司法的情况。

          三为向罪恶而死——我们成圣的情况。兹分论之:

 

一、为在罪恶里死

公义圣洁的上帝宣告:「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放纵肉体的情欲,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弗二1~3)。又说:「你们在过犯……中死了」(西二13)。这是我们由本性而来的情况,始祖犯罪以后,一失足成千古恨,祸延子孙,贻害万世,使全人类和他一同犯罪堕落,深陷罪恶之中,无由自拔。这是我们本性上的情况,以致对道德上的事,麻木不仁;灵眼失明,根本无视上帝的圣洁慈爱。因是自负自义,误以为「人性本善」,不肯悔改,拒绝救恩。「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后四4),悖逆上帝,叛离真道,因此,「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三36),要受公义上帝永远的刑罚。但是上帝又是慈爱的,他「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弗二4一7)。

 

二、为因罪恶而死

罗马书第七章第一至六节说:「弟兄们,我现在对明白律法的人说,你们岂不晓得律法管人是在活着的时候么?……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上帝。……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或作圣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这乃是因为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代死十字架,救赎的恩功使我们得着的情况。因为救主替我们忍受我们应受的刑罚;所以他为我们所作的,就算为我们所作的。「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林后五14);我们因着信,就算与主同钉十架。加拉太书第二章第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们虽违犯了上帝的律法,犯了滔天大罪,罪无可追,却因我们的信,又因恩主为我们付了无比的重价(参林前六20),用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赎了我们的罪,遂得于律法上、司法上免受因罪恶而死的刑罚。

 

三、为向罪恶而死

    罗马书第六章第十一节说:「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我们不但在司法上因着主耶稣基督而脱离了罪恶的刑罚,而且还要在事实上脱离罪恶的权势。歌罗西书第三章第三、五节说:「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罗马书第八章第十三节说:「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修正本圣经(Revised version)擅将大写的“Spirit”(圣灵),改为小写的“spirit”(人的灵),实属大谬,因为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克服自己,治死地上的肢体的。诚如中国成语说:「壮士不能自举其身」,罪人自亦不能得胜罪恶的权势,治死他们在地上犯罪作恶的肢体。此乃自明之理。甚至我国的孔子,虽被尊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也不能得胜罪恶,凭己力行善,因此叹曰:「闻义不能屐,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数千年来,我国儒家以及所有想洁身自好之士,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即为「知行不能合一」。甚至一位敌挡基督圣道,妄以为一个真正中国人便不应接受基督,信奉圣道的懦家学者,也不能不承认,知行不能合一,乃为「圣人的悲剧!」改教运动的首领讽示当时一位富有人文主义色彩的墨兰敦(Melanchthon)说:「老亚当太强大了,少年墨兰敦乃太相形见绌了。」只有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的大能才能克服我们血肉的本性;圣善之灵乃是我们唯一依靠。所以我们最应重视的事,乃要行在圣灵里面,要被圣灵充满;此乃「务本之要道」,则万事「水到渠成」,「迎刃而解」,「无往不利」,「百战百胜」。正如树里面汁液的升腾向上,那些被严冬霜雪打击枯黄的树叶,自然会脱落,重新长出富有生气的新枝绿叶来;圣灵在我们里面,也是这样,如由他完全管制,运行他的大能,使能把我们里面一切淫乱、污秽、邪情、恶欲、贪婪种种罪恶的本性完全制服与清除。且使我们「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照着上帝的形像」,「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3、24  )。

    但是这与苦修行完全不同,苦修行乃绝对反乎上帝之道。苦修禁欲,无论其功夫深到如何,绝不会使人成圣。照圣经的道理,我们「要脱去……从前行为上的旧人」,其法乃是「穿上」「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新人」(弗四23、24)。「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罗八2)。这乃是使徒保罗从他切身经验所写的话,他藉着基督,从旧人穿上新人;出死人生,转败为胜。因此他说:「感谢上帝,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林后二14)。从前自私自利,自高自大,放纵情欲,渴慕虚荣,……种种罪恶过犯,根深蒂固,积重难返,现在靠着住在里面圣善之灵的大能,就完全扫去,这乃是由于一种新的爱,所以会发生这种奇妙的除罪的力量。约翰壹书第二章第十五、十六节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但是经验告诉我们,唯有藉着圣灵大能的属天的爱心,才能克服贪爱世界的心。

    这种属天的爱心,乃是「圣灵的爱」(罗一五30),我们靠着这种爱,才能得胜世界。但是这种属天的神圣的爱心,其根源唯在神圣的生命。藉着赐给我们圣善的灵,所以爱上帝的心,就从我们心里涌流出来。因为我们的本性,没有属天的爱心,所以上帝藉着住在我们心里的圣灵,把他自己的爱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爱神和爱人。此乃门徒最高的凭证。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一三34、35)正如主耶稣基督向世界表明天父的爱,我们也要藉着圣灵表明基督的爱。但是倘使那位以永远的爱爱我们的主,不把他的爱放在我们里面,则我们的爱将完全归于空谈,毫无作用。这条新命令,无非乃等于真葡萄树的枝子。如果枝子常在葡萄树上,我们就应舍己,不再为自己而活,不要自私自利,而要放弃自己,把基督的爱彰显出来。

    唯有真正爱基督的,才能真正像基督。我们怎样能够真正像基督,则端赖住在里面的圣灵完全有效的运行。诚如哥林多后书第三章第十六至十八节说:「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所以唯有主的灵住在我们里面,才能使我们成为他的形像。这乃是一个奥秘,主耶稣基督乃「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他在我们面前,作我们的圣范,他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神圣的生命;他能够把基督塑造在我们的生命里面,使我们活出他的荣形来,「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4、15)。

    像基督,乃为圣洁(或成圣)的别名。诗篇第十七篇第十五节,大卫的祈祷说:「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歌罗西书第三章第一至四节说:「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上帝的右边。……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约翰壹书第三章第二节说:「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成圣乃与称义不同,称义乃是即刻的,乃为地位的改变;成圣乃是渐进的,乃为灵程的长进。但是如果以为成圣是渐进的,却仍应努力。我们固可以说:「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诗一3)。但人非像树,倘使以为人乃和树一样,重生以后,我们栽在基督里面,便会毫无阻碍的自然而然的长进起来,那就大谬不然。圣经一再教训我们:「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六10~18)。又说:「我儿啊,你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召他当兵的人喜悦。……你当竭力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参提后二章)使徒保罗剀切的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所以得着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竽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12~21)。主耶稣训勉我们:「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参太五13~48)一个真正成圣的信徒,实应谨遵主训,为光为盐。充分发挥盐防腐的作用,在这弯曲的世代,救偏补弊,移风易俗;又复要积极发扬光的功能,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荣耀主的圣名。「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二15~17)当救主再临的时候,「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来到。……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三10~13)但这又绝对不是凭自己的努力所能达成的境界。因为「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参罗七15~25)观此可知成圣虽是渐进的,但却绝非完全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就会「按时候结果子」,会自然而然的长进起来。我们首当降服己身,「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完全活在圣灵里面,在圣灵里祈祷,使圣灵在我们里面,动其善工,施展其作为,使我们随从圣灵与他同行。凡此乃都是灵性长进和成圣的必具条件。所以一个灵性幼稚的圣徒,可能由于懈怠疏忽,不加省察,会令圣灵担忧,以致他的灵性不能长进,反而退落,因此我们不可以为成圣不似称义,不是即刻的,乃是渐进的,便误以为是自然而然,必定会有的境界。

    尤有进者,有一些很虔诚的人,倡一种所谓「顿时成圣」(Instantaneous sanctification)的学说,而且以为已经证实。但如果以为此乃信徒一种顿时完善的境界,乃为一种谬误危险的学说。此乃犯了佛教禅宗「顿悟」,以及近代「实存主义」(Existentialism)类似的毛病。但就一人灵命特殊的经历而言,乃可能在他灵性发生危机的时候,完全降服上帝,得到圣灵的充满,使他脱离犯罪意向与习惯的捆绑;并且仰赖上帝的带领,常在基督里夸胜(参林后二14)。惟遵照圣经的教训,我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始能结出圣灵的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参加五16、24)

    圣经里面所启示的上帝的真理,似乎都在两个极端之间,尤其关于这个问题。例如在约翰壹书里面,我们就看到一种似乎自相矛盾的反论。他一方面强调基督徒的罪性,一方面又强调基督徒的无罪性。他在第一章第八、十节说:「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上帝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但在第三章第九节却又说:「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几乎所有的异端邪说,都是把圣经断章取义,他们并非完全没有真理,只是他们执持己见,利用一部分的经文,加以曲解,支持他们的偏见,并且否认另一方的真理,用来诱世惑人,混淆真道;而从本题而论,又要降低圣徒称义和成圣的标准。更危险的,复因他们利用一部分的、片面的所谓真理,加以强调,令世人以为他们乃「引经据典」,遂致引诱世人,中其恶计,入其壳中,随其沉沦!

    上面所提的约翰壹书第一章第八节和第三章第九节所讲的有罪和无罪问题,乃要从两方面看。质言之,从世人来说,乃是有罪的;但从上帝来说,乃是无罪的。因为「在他并没有罪,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约壹三5、6)。所以藉着圣灵的交契,使主耶稣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完全占优势。这种生命乃是绝对无罪的,不能被玷污的。我们脱离罪恶的程度,乃与我们依从主的深度成正比例。如果圣徒绝对降服上帝,又藉着圣灵的大能托住他们,罪便不能支配他们,而上帝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里,保守他们的心怀意念。(参腓四7)

    但是犯罪为一事,罪性乃又为一事,二者不可混为一谈;圣经里面没有经文讲到,我们还在肉身之内,罪性会完完全全根除净尽。倘使我们用上帝的眼来察看我们自己,即在我们因着所谓无罪的善言善行,沾沾自喜之时,无疑的仍能发现我们老亚当堕落的本性,赤露敞开在圣善的上帝之前;我们本性的深处,不免仍有「白壁之玷」。只有我们心悦诚服的承认我们老亚当的本性不能完全没有罪性,从而从主耶稣基督承受那不能再犯罪的本性,因为经上写着说:「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约壹三9)总而言之,在我们没有重生之前,我们仍生在罪里,并且喜爱犯罪;但在我们重生之后,纵使我们偶或犯罪,但却憎恶犯罪,对罪避之若蝎,此乃圣善之灵在我们里面施展的奇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