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圣灵的充满

    主耶稣基督受浸以后,就立刻「被圣灵充满,从约但河回来,圣灵将他引到旷野。」(路四1)在耶路撒冷一间楼房里的门徒,也有同样奇妙的经历,「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二1一4)这种领受圣灵的经历,在圣经里面,乃有一再重复记载。凡是活在圣灵里的,悔改的信徒,这种经历都屡见不鲜的记在圣经里面。使徒保罗便是一个显明的例子。领受圣灵乃与悔改皈主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使徒保罗在外邦人中所发生的情形,乃更为剧烈。使徒行传第九章关于保罗(原名扫罗)悔改得救的记载尤其令人感到圣灵施展奇妙的作为。扫罗逼迫教会,当他「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扫罗行路,将到大马色,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当下,在大马色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亚拿尼亚回答说:『主啊,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圣徒,』……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主,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浸……。」(徒九1~22)著者在外邦黑暗里凡五十年之久,沉迷三教,且受邪灵迷惑,谓为宋儒欧阳修转世,后又谓罗汉转世,以是受士大夫推重,创办江南大学作为复兴东方文化宗教的中心,旨在消灭基督圣道(我当时荒谬绝伦,误以为是西方洋教)。一九五○年应聘前往印度讲学,企图联络彼邦首领,开展此项复兴运动,以为救世之道,舍此莫由。何图上帝因其无比的慈悲怜悯,「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一○三10~12)。当我行抵中途,「他从高天伸手抓住我,」(诗一八16)阻余前往印度,这正如上文所述的使徒保罗在大马色途中一样。我又蒙他引领,到了印尼三宝陇;又复蒙神奇妙安排,住在教会之旁,就在那里奇妙得救(此中经过,于此不能详叙)。这个消息传出以后,大家不敢相信,以为我乃沉迷三教,顽强敌挡圣道,此必为另一位同名同姓的人,我乃绝无归依基督,信服圣道之可能。但事实胜于雄辩,后果证实。于是我国教会首领,纷纷来访,纵谈以后,惊而问曰:「你何来这些高深神学思想?」余答曰:「皈主未久,仅从读经时得着些亮光。」于是蒙各方教会邀请证道,常在东、西爪哇火车中默祷,见有十架向我显现。于是我「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心中火热,如水沸腾,登台证道,滔滔不绝,往往长达二小时,欲罢不能,要「宣传上帝的奥秘」。这不是用我的「高言大智」,「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二1~5)。因为我往年时于报章,撰写时评,发表政论,所以他们容许我发表论道的专著,唤醒我国同胞。复因彼得前书第三章第十五节「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和犹大书第三节「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这两节圣经,藉圣灵大能在我里面运行,几如原子能在我里面爆炸,使我废寝忘食,夜以继日,著言弘道,要把我「心中盼望的缘由,回答各人」,并为「真道,竭力的争辩。」正如使徒行传第九章保罗(扫罗)蒙恩得救以后「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色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我也得到中外迷信异教,敌挡圣道,顽强反教的知识分子,读了我的书,写给我的信,或则从书中发出奇妙白光,救他因为着魔而陷在深海黑浪之中,出黑暗而入奇妙的光明,从此悔改,研究神学;或则从书中发出奇妙的大力,把他击倒在地,痛哭流涕,认罪悔改,献身传道。甚至一位牧会二十余年的读者,他读后始真重生得救,重生之乐,使他彻夜跪祷神前,赞美感恩。凡此绝非我的「高言大智」,实为「圣灵和大能的明证」,乃是「上帝的奥秘」,圣灵奇妙的作为,非人智所得窥测。

    这完全是圣灵的恩赐,他所彰显的超凡的大能。圣经的记载,例证很多,不一而足,即就使徒行传而言,尤不乏其例。第四章第八节说:「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这乃是彼得最著名的讲章之一的序言,他接着说:「治民的官府和长老啊,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样得了痊愈,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上帝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9~12)同章另一个记载也讲被圣灵充满,「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上帝的道。」殉道者司提反乃是一个「有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因「被圣灵充满」,他「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众人敌挡不住。」(徒六3、10)于此可见圣灵充满,乃是基督圣徒一生成败决定性的最重要的关键,从上述的事例,就可确知,而深信不疑。

    但是,我们以上所提示的事例,绝对不是说,圣灵充满的经验,乃如圣灵的印记那样,一生中只有一次。在圣经里面有「重生」(Regeneration)与「更新」(Renewal)二词,前者乃为上帝生命的赋予,一生只有一次;后者乃为圣灵的充满,乃须一再重复的。我们的性能,乃是时时增长的,我们的需要,乃是一再发生的。照戈特氏(Godet)说:「人乃是预定要接受上帝的器皿,器皿愈是充满,就愈是比例的扩大;愈是扩大,就愈是比例的充满。」

    龚明氏(James  Elder  Cumming)说:「从初期教会和现在基督圣徒的经验来说,除了在悔改皈主的时候所领受的圣灵恩赐以外,还有一种祝福,乃和五旬节时使徒们所得的祝福是相符的。这乃和圣灵直接有关。现在圣徒乃和从前的圣徒一样,在有特殊需要的时候,就得到圣灵的充满。一个人惟有清楚知道,他乃已被圣灵的大能所完全接纳,他才可认为已被圣灵施浸或充满。在每一人悔改皈主的时候,就能得到圣灵的充满;但以后因着他信心的需要,可再得到圣灵的浇灌。」

    圣灵的充满,乃为属于圣徒的一种恩约的特权。所以圣经激励我们,「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上帝。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五16~21)那些「糊涂」、「醉酒」的人,固属可悯,但是还有一种所谓「稳健」主义(Moderatism)者,乃更为可怕,他们迷信人的理性,只要照人看来,言之成理,便可漠视圣灵最高的权威,和他的感动,以及对于圣工的策动和引导。这种思想可使至尊的基督圣道名存实亡,流为一种变相的人文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