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圣灵化身的使命 —— 化身双重的使命

 

    我们藉着圣灵,与基督的身体结合起来,也藉圣灵和身体之首(基督)化为一体。一个不圣洁的教会,乃羞辱主名。哈纳克教授(Prof. Harnack)说:「教会原来乃是基督属天的新妇,以及圣灵的居所。」从这个定义,我们当深思其所含的意义。第一当知身体与首,乃有最神圣的关系。新妇守望新郎再临,她的生活与行为应当圣洁;而圣灵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要指导引领教会达成这个目标,「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三13)在达成这个目标的时候,他又成就其他随附的目的。荣耀的基督要藉着他的身体(教会)彰显他自己。倘使他的肢体和他自己彼此完全相符,则他方能对世界真正彰显出来。卫白主教(Bishop Webb)说:「圣灵不但住在教会里面,作他的居所,并且以教会作他活的机体,藉此他可在世上行动。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而圣灵乃是教会的灵魂。」教会是基督的居所,圣灵又常在教会里面,这样就变成基督的样式,我们就「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那要彰显出来的基督,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后到永永远远。」(启一17、18)在荣耀里的基督,不但是今在的,并且是昔在的,今后永在的。主耶稣基督在他宝座之上,乃包含他昔在,今在与永在的全部。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是那独一不死的,永远长存的;他是那可称颂的独有权能的,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参提前六15、16)。

    从这方面说,教会乃命定和他一样,不但「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弗四15、16)倘使教会要真正彰显基督,那就要和基督同死同生。所以教会乃受命施行神圣的浸礼。罗马书第六章第三至五节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他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浸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我们用水受浸乃是象征的,在外形上预示我们在内心上、灵性上用灵受浸。质言之,乃是和主一同死,和主一同生。于此我们看到圣灵化身双重的使命。

 

一、从与主同生而言

      「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八2)我们一向受了罪和死的性能所驱使与支配,现在已被生命的律所控制与征服,此乃由圣灵上帝所发动与维护。由于我们的本性,我们乃和第一亚当结合,乃和其堕落的本性有分;现在藉着圣灵就和第二亚当联合,就「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圣灵永不止息的工作,乃是要振兴教会(基督的身体),使她有活泼的生气,这就要使她和复活的主成为一体。

 

二、从与主同死而言

    住在教会里面的圣灵,要常常使基督的肢体感受到主的死,教会乃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乃要完成主在世界的受死与复活。诚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易言之,教会,好比是她主的补充,应当有她主生的经验与死的经验并行在她的里面。

    把身体用来象征教会,乃是一个非常确当的表征。在人体里面,生与死也常共同施展其工作。每天必有某种数量的成分死去而被丢弃;但也有某种数量的成分每天产生出来,助长身体的发育;或则阻止死的作用,使身心健康;或则制止生的作用,使身心失调。同理,教会亦必每天死,藉以成就她主的被钉受死,同时又要每天彰显他荣耀的生命。教会乃无啻基督受难的机体。为我们自己的罪以及失丧世人的罪而同病相怜,这不但是教会的责任,且又为真正彰显主耶稣基督绝对必要的条件。一个放纵任性的教会,实足羞辱主的圣名,毁伤主的圣容;一个贪婪的教会,成为敌对主的假见证,一个世俗化的教会,乃出卖教会,使主耶稣基督遭他仇敌的冷嘲热骂。

    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主耶稣基督的复活乃在教会(他的身体)里延长。每一个重生,乃为主在宝座上的生命之脉搏。但是很少人承认他被钉十架乃和他的复活一同延长,乃为无可否认的事实。主「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一六24)教会被主呼召,和他的主交契,活出荣耀的生命来;一方面要活出十架受苦,舍己为人的生活,与世人相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圣灵化身住在教会里面,施展他的奇工,乃要使教会活出这两重的生命来。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六章第十七节写着说:「感谢上帝!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这「模范」就是这章上文所指的基督之受死与复活。倘若教会真正活在圣灵里面,就要被他保守,形成这神圣的「模范」,活出主的荣形来。但是倘使他偏离正道,「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二2),那就要随从世俗,世人不能从她身上看到主耶稣基督的荣形,那就要使「圣灵担忧」(弗四30)。因为教会是圣灵的化身;教会的荣辱,乃和他有切身痛痒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