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他在五旬节降临

 

    为什么在五旬节以前,圣灵还没有降临,这乃是因为主耶稣尚未升天得荣耀。主耶稣在升天以前对门徒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约一六7)我们看以往过去的时代,三一真神之每一位,都在轮流施展其救世的大计:天父上帝,计划救恩;圣子上帝,作成救恩;圣灵上帝,贯彻救恩。在律法时代,天父上帝从天上下来,从赐恩宝座的荣耀里,以及西乃山的云彩里,对世人说话;圣子上帝则为着作成救恩,降世为人、教导、受苦、代死十架、复活升天;圣灵上帝则聚集被选的人,作更新之工,使教会(主的身体)成圣。在摩西时代,因为耶和华上帝的大计尚未完成,可说「基督还没有来」。先要立法定制,还有各种的典章、律例和预表;世人必须先在律法底下受试炼,直到命定的训蒙时期结束的时候,然后主耶稣基督降世,应验旧约一切所有的预表,献上他的身体,就是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因为旧约时代按着律法献的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上帝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那时我说:『上帝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上帝,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了,……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参来一○5~14)凡是律法因为人的软弱所不能行的,藉着基督代死十架,出了无比的重价,所完成救赎的恩功,我们只要因着信,就可以白白的称义。

    等到主耶稣基督为着我们的罪死在十架上,完成了他救赎的工作,为我们称义从死里复活,坐在上帝的右边,长远活着,替我们祈求;于是他就差遣圣灵上帝降世,把基督所完成的恩功,在教会施展。简言之,圣子上帝乃作成圣父上帝的事工;圣灵上帝乃是要把圣父圣子的工作,施展在人心里面。

    在三一真神之间,他们每一位各自的事工,彼此之间,乃互相尊重,可说是有一种「神圣的顺从」(holy deference)。当主耶稣基督在世上施行他职务之时,例如在他登山变形之时,天父上帝忽然「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一七5)当圣灵上帝在世上施展他事工的时候,主耶稣基督七次从天上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三位一体的真神的每一位,不但叫我们要听每一位的教训,而且他们每一位也要作另一位的事工。例如主耶稣基督所讲所作的,不是他自己的,乃是天父上帝的,他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么?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约一四10)同例,圣灵上帝,他所讲所传的,也不是他自己的,乃是圣子基督的。「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一六13~14)

    三一真神每一位事工的次序,乃是预先规定的,而且乃是永远的;在旧约里面,都有清楚确切的预表。有些学者,对于这些预表,不加深究,视为无足轻重;殊不知这些预表,乃如数学一样的确切;其关于救赎的事工所定次序的先后,乃与日出与日落同样的正确,都在天上严格规定,丝毫不爽。在会幕或圣殿里,从没有把洗濯盆放在祭坛前面。祭坛乃预表各各他;而洗濯盆乃是预表五旬节;前者乃是代表救赎的宝血,后者乃是代表成圣的圣灵。如果任何大祭司,颠倒先后,未经祭坛,先到洗濯盆,则我们可以听到天上责备的声音,说,「还未可用水洗濯。」这就等于表示「还没有圣灵」。

    复次,再从长大麻疯得洁净来说:『祭司要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乃在天上圣父面前。因此使徒彼得和众使徒,不像从前那样灰心丧志,胆怯顾忌,他们被圣灵充满,就判若两人,刚强壮胆,站在公会大祭司面前,大声疾呼,「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上帝已经叫他复活。上帝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我们为这事作见证。上帝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五29~32)好比在至圣所的大祭司、他外袍铃铛的声音乃证明他是活着;在使徒们楼房里听到的从天上发出的好像一阵大风的那样的圣灵的响声,则更为无可争辩的见证,我们高天的大祭司,他已经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大拇指上。」……然后「将……油,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就是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利一四14~20)在这些一再重复的神圣的礼仪上,决不可颠倒其次序,先抹油,然后抹血,这乃是指五旬节绝对不能在各各他之前。易言之,充满圣灵绝不应当在流出宝血之前。本末先后,须加明辨。

    我们再进而推究,不仅这两大救赎的事,已在起初规定其先后的次序;而且日子的先后,也有规定。例如利未记第二十三章第十一至第十六节说:「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摇这捆的日子,你们要把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羔,献给耶和华为燔祭。同献的素祭,……作为馨香的火祭,献给耶和华。同献的奠祭,……这在你们一切的住处,作为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你们要从安息日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要满了七个安息日。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这里一再讲安息日的次日,乃为七日的第一日,可证在旧约时代,在几千年以前,早已定了主耶稣基督复活的日子。

    「你们要从安息日的次日算起……,要满了七个安息日。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这道命令乃是决定五旬节乃为圣灵降临的日子。我们有时或者会想,当门徒们上了所住的楼房聚集祷告的时候,等待天父的应许,不知究于何时应验,殊不知这个日期不仅上帝在天上在永世里早已决定,并且犹太人在地上,在他们的历法的礼仪里也早已列入。

    总而言之,圣灵上帝,乃是要继承圣子上帝在他地上的事工,所以他的事工,要等基督为他的教会在地上事工完毕之后,方正式开始。圣灵的任务乃是要把基督完完全全传授给我们。主耶稣基督救赎工作的完全成就,要等到他升天以后,坐在天父的宝座之上,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7、18)因为第一亚当犯了罪,上帝藉着圣灵与世人的交契就中断了;但是当第二亚当代死十架,死里复活以后,神人中断的关系,就恢复起来。主耶稣复活以后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圣子在天父心里面的地位,我们靠着他的救恩,也可享有。藉着救赎的权利,主耶稣基督在父神面前的地位、悦纳与特权,也可变成我们的;圣灵降临乃是要为我们证实并确认他为我们成就的福分与权利。可是倘使没有基督为我们救赎的恩功,则圣灵不能为我们做成圣的工作;但从另一方面说,如果没有圣灵在我们里面,动其善工,则主耶稣基督为我们所作的工作,也不能生效。

    圣灵降临,这在历史上,预表上,以及教义上的意义如何,我们当可有清楚的认识。真正的禾捆已经献在天上的殿里。主耶稣基督在安息日的次日复活,成为初熟的果子,现在替我们站在上帝面前,已蒙悦纳;主耶稣基督已经复活,圣灵已经降临。「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徒二1~4)。正如伯利恒的马槽,成为圣子上帝的摇篮;门徒的楼房也成为圣灵上帝的摇篮。正如圣子降生成为上帝眷顾世人、拯救世人的明证;圣灵的降临也有同样的意义。保惠师(圣灵)在地上,乃证明神人的中保(圣子)乃在天上圣父面前。因此使徒彼得和众使徒,不像从前那样灰心丧志,胆怯顾忌,他们被圣灵充满,就判若两人,刚强壮胆,站在公会大祭司面前,大声疾呼,「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上帝已经叫他复活。上帝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我们为这事作见证。上帝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五29~32)好比在至圣所的大祭司,他外袍铃铛的声音乃证明他是活着;在使徒们楼房里听到的从天上发出的好像一阵在风的那样的圣灵的响声,则更为无可争辩的见证,我们高天的大祭司,他已经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他是长远活着,在天父面前替我们祈求(参来七25,一○20),又可证他已差遣圣灵降临。诚如奥古斯丁说,五旬节乃为圣灵的诞辰(dies  natalis)。关于圣灵在地上的使命与所作的事工,当于以下各章,详加论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