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他以教会作身体

 

    从五旬节那日起,圣灵便以教会作他的身体,这虽是奥秘,却乃是真实的。此虽然与三位一体的第二位,主耶稣基督,「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不能等量齐观。圣灵和教会的联合,其情况乃不是完善的;可是照圣经所说,圣灵乃住在忠实的信徒里面,「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如果上帝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罗八5~9)当初门徒对主耶稣基督敬服顺从,我们现在对圣灵也当如此。因为圣灵乃是主真正的代表(Vicar),他乃是无形的主耶稣基督,乃与信徒们同在。当第一次耶路撒冷会议之时,在记录中说,圣灵和我们同在乃几如彼得,雅各,巴拿巴,扫罗和我们同在一样。

    当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把银价私自留下几分,……其余的几分拿来放在使徒脚前,「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分呢?……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上帝了。』亚拿尼亚听见这话,就仆倒,断了气;听见的人都甚惧怕。」(徒五1~5)这使我们看到,圣灵不但亲自和聚会的信徒们同在,而且还是他们的权威和主宰,是会议的中心。「教会乃是主耶稣的化身。」我们这个概念,乃是我们参比基督与教会各种特质而得来的。主耶稣基督指称他的身体为殿,曾激起了犹太人的辱骂愤怒。但是他所说的,不是象征的,乃是真实的。约翰福音第一章第十四节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住在中间一词,原文乃为(Tabernacle),乃为神与人住的地方,而殿乃是上帝居住的所在,正如上帝赐恩宝座上面的荣光(the Shechinah),此乃为上帝临在显现的异象。所以我们的恩主从至圣所发出上帝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约一14)。证明他乃是那至高者真实的宝殿。

    在主耶稣升天,差遣圣灵降世以后,教会就成为上帝的殿。哥林多前书第六章第十九节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以弗所书第二章第二十至二十二说:「你们……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上帝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奥秘的身体乃和教会之首一样,均各被圣灵居住;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上帝乃成为两者的化身。基督乃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乃「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上帝本体的真像」(参来一3;提前六16)。所以他「成了肉身」以后,可以对人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一四9)除了主耶稣成了肉身以外,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使人不知道的上帝成为可知的;使人所不能看见的上帝成为可见的。所以当主耶稣基督升天,回到他父那里去的时候,世人不能再看到他,他就差遣保惠师,使他化身为奥秘的身体,就是教会。正如天父藉着圣子显现他自己;所以圣子也由圣灵藉着教会显现他自己;正如基督是不能看见的上帝之真像,所以教会就被命定成为不能看见的基督的形像;而他的肢体,和他同得荣耀以后,就要作他本体的形像。

    这乃是一个时代的奥秘和荣耀;但虽属奥秘,却是完全真实的;虽是荣耀,却又完全实际的。圣灵的工作,在旧约时代乃和新约不同。在旧约时代,圣灵虽在信徒身上施展他的作为,但其本身,并未住在信徒里面;他仅向人显现,并不永远常在他们里面。他的作为乃是间断的,他来来去去,正如挪亚从方舟里放出去的鸽子一样,乃是飞来飞去,没有找到安息的地方。但在新约时代,他就住定下来,常在人的心里面;他成了鸽子那样的标记,当主「耶稣受了浸,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上帝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太三15、16)好似订婚的人,圣灵仿佛去探访他许配的人,但并未和她同在。要主耶稣基督进了荣耀之境,到了五旬节,最后始举行结婚典礼,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