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唯一的答案 —— 主耶稣基督

    所以,对于这些敌挡圣道,时代的逆流,只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不是制度,不是信条,甚至也非教会,而乃为又真又活的主耶稣基督。他本来就是上帝,三位一体的第二位,圣子上帝。他为了拯救世人,「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但却正如他所言,第三天复活,「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二6~11)他乃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上帝的奥秘,就是基督,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西二2、3)他乃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所以他乃是解答一切惶惑,解决一切问题,解救一切失败的秘钥。人的办法,总难周全,往往顾此失彼,捉襟见肘,扶得东来西又倒;他们虽能改造社会,供应分配物质上的需要;但是倘使人的心没有因着主的爱而得到满足,终久仍会失望。唯有在主里面的真理向世人心灵的启示,才能安慰世人饥渴追慕的心志,解答他们对人生、对命运、对上帝各种困惑的问题。世人还要学习,继续追求,要突破那「行而下」的境界,求「行而上」的「道」,须彻底感悟,那最高的权能,并非人的「高言大智,智慧委婉的言语」(林前二1、4);而乃为住在他里面,而用大能的作为彰显出来的「道」(the word),因为「道就是上帝」(约一1),和上帝的智慧与大能。

    主耶稣基督,上帝长远活着的圣子,乃是世界人类——今日困扰不安苦难的人类,最高的答案。但是他不能把他自己显现出来,三位一体的上帝,乃是彼此显现。圣子把圣父显现;但是圣子自己的显现,要等圣灵。圣灵的显现,虽然有时乃为直接的,但乃常常藉教会。所以,我们所需要的,以及世界所等候的,乃是圣子在他升天所应许差遣到世上来的圣灵(保惠师),就是「真理的圣灵……,他要引导(我)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我)们。」(参约一六7~15)并且藉圣灵奇妙的事工,由他的大能加强和透过圣徒组成神圣而奥秘的身体——教会,把他光辉的荣美彰显出来。「教会是他的身体」,上帝使基督「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参弗一22~23)

    但是我们对于圣灵和基督的事工必须加以分辨,不可混淆。我们在有些地方,似乎以为圣灵乃为对于我们这个时代各种困扰问题的答案,因为主耶稣基督差遣他来,乃是「要把将来的事告诉(我)们。」(约一六13)其实答案还是在基督。现在我们对于将来的事,虽不能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见证,上帝在主耶稣基督里,乃是唯一神圣的答案。「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他只有一是,上帝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着他也都是实在的,叫上帝因我们得荣耀。」(林后一19、20)「主上帝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一8)藉着他,瞎眼的能够看见,瘫痪的得到医冶,败坏堕落的成为圣洁,死人能够复活,贫穷的、忧伤痛苦、不得安慰的人,听到福音。我们现在渴望,赐下圣灵,把关于主耶稣基督的事,给我们更深的启示。但是当主耶稣的门徒求主将父显给他们看,主耶稣回答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一四8、9)这乃是主的荣耀光照在我们脸上,他的旨意陶冶塑造我们的人生,他的目的,在我们的事工上得以达成。所以那可称颂的保惠师(圣灵)要使我们的思念和注意,从圣灵转向主;他也和主一样,乃是三位一体中的一位,他来乃是要把主显现出来。

    在历世历代之中,圣灵的呼声,直接间接,为主作见证。从直接方面来说,乃就在每一次广泛的良知的苏醒,在每一次教会的复兴,在每一次圣道真理的推进,在每一个生灵之重生,得到安慰或造就。从间接方面来说,圣灵的事工乃是藉着教会而推进,教会名为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弗一23),也是信徒的团契。但是可惜,她却削弱了,阻碍了圣灵的见证。许多伟大的事工,因为她的不信,关闭了,或阻塞了福音的道路,致不能把世人所不能看见的荣耀的救主大喜的信息弘扬万邦。

    教会的分派倾轧,对无关宏旨的事,作意气之争,小题大做,固执私见,标新立异,锱铢为利,爱自我,爱地位,爱权势,自以为「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三17)——这些事不但使她丧失了她的见证,并且「叫上帝的圣灵担忧」(弗四30),消灭了圣灵的感动。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却要为新的征兆大大的欢呼!这个冷淡敌对的逆流的时期就要结束。教会之教会,要从尘土中兴起来,要披上荣美庄严的外袍。很多人公认,那些真正爱主信仰纯正的信徒,大家团结起来,和衷共济,协力同心,要继续发展他们共同的愿望,不再在小节上斤斤计较,作无谓争辩,而要积极发扬他们共同的主张。此于本世纪在世界各重大都会举行的盛大的宣道会议,已一再具体表现出来。例如一九六六年德国柏林的世界宣道会议;一九六八年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南太平洋宣道会议,一九七四年于瑞士洛桑(Lausanne)举行的世界宣道会议。一九八六年在台湾举行的第三届华人世界福音大会,以及在荷兰最大都市Amsterdam举行的世界宣教士代表大会(大会人数多至一万余人)。同年美国权威刊物《现代基督教》特发专号,检讨近三十年来的世界宣道问题,亦可看到这个新的征兆。

    倘使这种运动能够继续展开,必能收到更超越,更荣耀的果效;主耶稣基督亦必更成为人类盼望之所寄。而藉着圣灵施展的奇工,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将格外彰显为大,成为世界人类唯一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