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普世的国度

    圣灵藉着教会正在建立属灵国度,乃是普世的。唯其是属灵的,所以乃是普世的;普世性只有属于属灵的国度。

    主耶稣基督所传讲的福音,乃是「天国的福音」,他大喜的信息,乃是要拯救这个失丧的世界,使其恢复到神圣的境界(Divine order)。他深知在他的国度降临以前,必定要先建立教会,始能复兴这个世界,除去一切触犯他国度的罪。所以教会对于国度,乃是必须的,她乃为圣灵的「代理」(agent),其使命乃在完成救世的使命;并藉此使那些重生的世人能够长进。教会并非仅限于少数被拣选的人,且还包含尚待得救的余种,俾能达成上帝拯救世人的目的。教会虽然是为他的国度,但也可说为普世人类。

    关于教会和国度的关系,乃有许多混淆不清的思想。虽然「教会」和「国度」两个名称,时常互用,而且在某些地方,还时常重复,但是两者之间都是确有其无可否认的异点。国度乃不同教会,没有外形的组织,既没有呆板的作为参加教会条件的信条;也没有各种作为治理教会准则的规章;而乃为一个无形的天国——属灵的国度,其构成分子,乃为那些全心顺从圣灵,而且在他们实际生活上随从他引导的人。所以如果认为只有在教会里才能得救,那是一种非常荒谬的教义,因为只有在国度里庶能得救。白罗斯氏(A. B. Bruce)说,如以国度与教会相比,「则国度的范畴,乃远比教会为广。」国度既比教会为广,所以乃包含不在教会之人。「与上帝(生命)性情有分」的人(参彼后一4),乃构成国度;接受基督为救主的信徒,乃构成教会,国度乃是上帝对人内心的统治;教会乃是公开接受基督之信徒的团契。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教会乃是基督里的一种弟兄关系;乃是以基督为首的属灵家庭;乃为主耶稣基督亲自招聚的门徒,而用信心和爱心把他们团结一起的集团;乃为主从世界里所呼召出来的信徒之总会,拣选他们作为他的代表。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上在异象中所看到的,那些被那为世上君王之首的耶稣基督用他自己的宝血拯救他们脱离罪恶的信徒,要成为国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教会要成为他的国度,上帝的主权终必表现,他的旨意要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因此教会不但是有圣灵常住在内的,于人类心灵以及人群社会之中,不变的见证;而且还是重生得救的人类之具体见证。她又是包含整个世界在内的小型世界。她乃是圆周中的圆周;要塞中的城堡。她乃是他国度首都之中心,从那里差遣攻势的使者,去战胜世界,使他们都顺服和平之君,听他支配;她乃成为整个人类新社会的核心。在教会现阶段的发展之中,教会乃是从世界中集合起来的团体(society);在她终极发展的阶段,乃是要把世界集合成一个团体。在她现在发展的阶段,教会乃是普世国度建造的中心;在她终极发展的阶段,则要把普世国度改变过来,最后要成为上帝和主耶稣基督的国度。教会发展的目的,乃一直要到充满世界;到那时,她就是消逝不见,溶化在她所建立的国度里面,好像花的种子,最后长大起来,怒放在鲜艳的花里面。诚如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所见的异象,说:「我未见城内有殿(教会),因为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二一22)。

    教会使命的完成,乃是要将众天使在他面前敬拜不能目见的君王之统治权,发展到普天下去。教会乃是被圣灵充满,她且赋有充分的权能,使她能够战胜一切敌对她的势力,形成各种人类的制度,建立新的社会秩序,并且要更新世界人类道德的生活。她还有无限的人力物力,都受她的掌管运用。她看到世界,恶贯满盈,但又看到丰富的恩典,从上帝的灵涌流到世界,支持并改进人类的生活,使人类社会充满新的希望,给他们新的权能,俾能克服一切艰难困苦,引导他们,实现他们崇高的理想。圣灵又给教会看到一个统治万有的国度的异象,一个激发她有最崇高盼望的异象;鼓励她要有最高的成就,使她心中火热,且有不能压制,百屈不挠的精神,要使全世界都顺服基督,受他的支配。我们固无可讳言,教会乃不免有许多错失,满有玷污皱纹,但是虽则如此,她心里面却有至高的目标,坚苦卓绝的心志,且又不畏艰困,要努力求其贯彻。我们虽是无论在何处不能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理想的教会;但是只要有圣灵住在里面的教会,必会有其崇高的理想。虽然教会在许多时候,不能达成这个理想,但她决不灰心,总是有火热之忱,乐观进取,直奔标竽。她有大无畏的精神,心志坚定;她沉着宁静,满有盼望。她盼望大事,深信她「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上帝会指示」她(参耶三三3);又深信圣灵的大能,必能作成。她满有盼望,深信「使人有盼望的上帝,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参罗一五13)。圣灵要充满她,使她有永不失败的希望,并赐她权柄,使她发展兴旺;使她明灭无定,暗淡的光,渐渐发扬开来,照耀天下,使那「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参赛九2)她从一个光辉的异象里,看到救主降临荣耀的光辉;她看到从那「无限无量的」(上帝)那里涌出来的属灵的宏涛覆盖各处的海岸;她看到古以色列的想望,竟完全实现;她看到五旬节降临的圣灵有形无体的住在普世人类的生命里面;她还要看到那位被钉十字架的救主,要成为普世公认的、公义统治的、属灵国度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