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上帝内外之工

    「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诗三三6)

 

    在教会历史上若干兴旺的时期,头脑彻底清楚的神学家,往往把上帝「内在」「外在」的工作,加以分辨。

    即在自然界,在某种程度上,也有此种差别。例如捕食动物的狮子,乃与看顾小狮的狮子大不相同。一则双目炯炯,狰狞可怕,昂首延颈,肌肉紧张,气急哮喘。一则低头蜷缩,热心劳作。它们的作为乃都在沉思默想之中,乃都蕴蓄在心内,还未在外面表现出来,直到发出如雷暴哮的怒吼,直扑在被捕的动物身上,把它们吞食,始行表现出来。

    再从寻常的工作而说,把学生读书,学者研究,发明家正在想他新的发明,建筑师正在拟定他的计划,军官正在运筹帷幄,研究他的战略,刚毅的水兵正在机敏地爬上他军舰的桅杆,一个铁匠正在举起铁槌,集中他肌肉的力量对着铁钻击打烧红灼热的铁,拿来彼此比较。从外表来衡断,或以为铁匠与水兵都在工作,那些正在研究的人似乎都闲散无事。但是从内部去察看,就有不同之见。那些不用外表体力,而乃在内部运用他们的头脑与心血,他们这些器官,乃比外表的手足更为精巧,他们那种内在的不能目见的工作,乃更为艰苦,乃要消耗更多的精力与心血。从外表上看,铁匠与水兵,因为他们的劳力,所以他们的外形,乃显得很是健康;而那些劳心的人,因为他们极度的劳神苦思,几乎消耗了他们的生气活力,外形显得精疲力竭,枯干憔悴。但是诚如使徒保罗的经验之谈,「外体虽然毁坏,内心(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他(主)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四16,一二9、10)

    从这些内外的不同来看,主的工作乃是不受人的软弱所限制的。上帝外在的工作乃始自创造天地万物,这乃是「时间」开始的标记,在这个「时间」以前,乃一无所有,上帝乃在做「内在的工作」。所以上帝的工作,乃是双重的。第一,显现在外面的,我们可知的,乃为他创造诸世界,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掌管万事——这些作为,如与那在永世里的相比,在他看来,乃恍然如昨,仅为一瞬。因为「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一三8)第二,还有不显现在前面的——乃是一种无始无终的作为,而乃是和他自己一样,是永恒的,乃为更深奥,更丰富,更完善,但却不是显现的,乃隐藏在他自己里面。这就是我们所指的「内在的工作」(Indwelling Works)。

    虽然两种工作不容易把他们完全分开——因为彰明在外面的工作,未有不先在里面完成。但虽然如此,两者的分别,乃有很强的标记,我们乃易于认辨。上帝内在的工作乃是从「永世」(Eternity);外在的工作,乃属于「时间」(Time)。前者乃是领先的,后者乃是随从的。那「可见的」,其根基乃是在那「不可见的」上面。光是隐蔽的,须待「辐射」(Radiation)始能显现。

    关于上帝「内在的工作」,圣经说:「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诗三三11)因为上帝的心与思念,并非分别存在的,但是他不可分的本体,乃是能思想,能感觉,有意志;我们从这节经文,可知上帝的工作,乃从「永世」就已开始。世人常问,上帝在创造天地万物以前,他在做什么工作,这乃是一种愚味无知的疑问。因为上帝「内在的工作」,乃是从永远到永远的,乃是远超过他「外在的工作」,乃是更深奥,更有效,更强大。譬诸一个忧伤痛苦的人,他痛哭流涕,仅是表现他内心的痛苦,乃是他内在痛苦的发泄。他未哭以前内在的痛苦,乃更为严重。又如慈母怀胎之苦,实在远超过她分娩时的痛苦。西番雅书二章一至三节说:「不知羞耻的国民哪,你们应当聚集。趁命令没有发出,……耶和华的烈怒未临到你们,他发怒的日子未到以先,你们应当聚集前来。世上遵守耶和华典章的谦卑人哪,你们都当寻求耶和华;当寻求公义谦卑,或者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可以隐藏起来。」于此可见,耶和华「命令没有发出,……烈怒未临到」以先,先知早已知道耶和华已准备发怒,其蕴蓄在内的尚未目见的震怒,乃是更加大而可畏。他所发出来的「外在的」作为,乃仅为他「内在的」结果,倘使他没有「内在的」怒气,就根本不会发出烈怒来。

    于此可见早岁的神学家把上帝的工作分为「内在的」和「外在的」,乃是有理的,而且是别出心裁之卓见。

    上帝「内在的」工作,乃是三位一体上帝的作为,是不分位格的;但是「外在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乃可说乃是分工的,那就是:圣父上帝的工作,主要的乃是创造;圣子上帝的工作,主要的乃是救赎;圣灵上帝的工作,主要的乃是成圣。这乃是就其「外在的」而言。但是创造、救赎和成圣,这些作为,乃是隐藏在他内心的旨意和思想里面,乃是不分位格的。易言之,此乃父、子、圣灵创造;是父、子、圣灵救赎;是父、子、圣灵成圣,不是分工的,是不分位格的。犹如隐藏在太阳里的幅射线,在未放射以先,乃是不分开的,不能分辨的;此乃正如三位一体的上帝「内在的工作」,乃是整个的,不分的;他自己的荣耀也是不能目见的,要等到他「外在的工作」,始行显明出来。一流的水也是合一的,等到它从悬崖倾泻下来,始分成许许多多的水点。所以当上帝隐藏在他里面的时候,乃是一体的,不分的;然而当他创造万物以后,始把他显明出来。「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一九1)所以圣灵「内在的工作」,乃是三位共同的,一体的,不分的;但是圣灵「外在的工作」,乃有专属于他之特征的,我们须进而加以检讨。

    这又不是说,在整个的上帝本性(the Divine Being)里,并没有圣父,圣子,圣灵个别之特质与属性,但是这些属性与特质,要到外在工作才开始显明出来。

    圣父,圣子,圣灵的分别,乃是永有的上帝(the Eternal Being)的特性,乃是他存在的形式,也是他最深奥的基础」如果我们不加这种分辨来想像他,乃是不合理的。实在的讲,在圣父,圣子,圣灵的天则与大计中,每一位都照他们各自的特性而存在,而相爱,而赞美,所以圣父对圣子仍是圣父;圣子对圣父仍是圣子;而圣灵乃是从圣父圣子而出。

    上文已讲,上帝「内在的工作」乃属于圣父,圣子和圣灵,是没有位格之分的。但是上帝的工作乃是双重的,有些是在「时间」(Time)显明出来;但有些却是永远不显现的。前者乃是关于他创世的工作;后者则为圣父,圣子和圣灵之间的关系。例如拣选与永远生殖,两者都是内在的作为,但并非没有显著的分别。圣父对圣子的永远生殖乃是永远不会显明的;乃是上帝本性的一个奥秘;但是拣选乃是上帝内在工作的天命,却是到了日期满足的时候,就要在他呼召选民的时候显明出来(参加四4)。

    关于上帝永远内在的工作,此乃出自圣父,圣子和圣灵,而非关于受造之物,所以我们必从父,子,圣灵三个位格不同的特质来看。但那些关于受造之物的,就显明出来,则就并无位格的区别。譬如在家庭里面,乃有两种作为,一则出自父母和儿女,他们乃彼此有关;另一种乃为关于社会生活。关于前者,则我们不可漠视父母和儿女彼此的分别;关于后者,如果父母和儿女的关系是正常的,则无论是父母或儿女,都不是单独的,而乃为整个的家庭。甚至神圣奥秘特性的天则,也是如此。圣父对圣子,以及圣父圣子对圣灵每一个作为,乃是彼此不同的;但是外在的工作,则乃是对一切被造之物,总是神性(Godhead)里整个的思念。

    神体一位论者,否认圣灵,他们对于人类悟性模糊的微光所不能见到的以上的事,就莫名其妙,茫然无知。我们时常发现很多仅受水浸而未受圣灵之浸的人,他们只是人云亦云,跟着别人讲三位一体的上帝;他们仅仅晓得他是上帝。这是所以那些未蒙救赎之光照明他们的内心,和那启蒙的晨星未从其内心发光的人,就不能使分辨三一真神的知识,照明他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