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  圣灵激发教会属灵的目标与作为

    圣灵充满教会,使他如主耶稣基督对失丧灵魂有怜悯之心,对天父家里的事有火热之情,并且热切期望天父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圣灵又藉着燃起圣徒最崇高的愿望赤忱,激发他们最圣善的赤诚,克服潜伏在圣徒肉体里面属灵的惰性。他鄙弃那种表面上浮嚣的动机,而进到本性的中心,达到一切作为最深的泉源,发动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积极运行在人的心灵里面,激励他爱主耶稣基督的热情。

    圣灵内心深处的目的,乃是要将基督的爱作为全部管制圣徒心意的力量,从而使教会一切的作为与目标和主耶稣基督完全合一。教会乃是为基督而存在。「教会是他的身体」(弗一23);又是他的居所,而且乃是他藉以施展工作的机构。藉着教会,他的事工与使命能够实施而完成。教会乃是属灵的家,藉以有属灵的团契;乃如医院,可医治心灵的疾病与创伤,使恢复健康;又如学校,可以使他们成为主耶稣基督的门徒,通达教义,在公义上得到薰陶;乃为敬拜的宝殿,在那里颂赞和祈祷的香一直升到天上;此外,教会尤其是神圣的感力发射的中心,又为仁慈的救赎大能永恒的泉源,是真正的属灵的尼罗河,灌溉两岸,培养世人的道德的生活。教会最富暗示意义的象征,乃可譬诸「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二二2)此处「万民」二字,乃可使我们知道教会使命之伟大。主耶稣升天以前,吩咐门徒,「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二八19),「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一六15)教会不可仅为圣徒谋福乐;他应关怀教会外面的人,帮助他们,救助那些有苦难的,处境不幸的,藉着那生命树医治万民的叶子,医治社会的病态与疾苦。

    但现在有些教会,为要释除被人认为工作不切实际之讥,就另行寻求一种新的工作重点,改变一种新的作风,发展成为一种所谓「兼重社会事业的教会」(Institutional Church);从而把福音变质,成为一种「社会福音」。这洵可说为使基督圣道名存实亡,危险的新异端!这乃过犹不及。教会固应关怀社会,但不可舍本逐末,趋于极端,以致流为一种功利主义,尤且成为毁灭人类的唯物主义!著者忧心及此,十年以前,曾于《现代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撰论斥之。复撰《纯正福音与社会活动——谨防古蛇的新战略》一书加以申论,大声疾呼,唤醒世人。他们标榜造福社会,忽视敬爱上帝,把教会属灵的使命,丢在脑后,尚功利,而薄公义;仅图目前的享乐,罔顾天上的永福;体贴肉体,不救灵魂;利令智昏,忘记圣经严重的警告,「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7)天下的事,乃是千头万绪;纵有三头六臂,穷毕生之力,不但难成其万一;而且「世人极重的劳苦,……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参传一11~18)此乃所罗门王饱经沧桑,历经世患的经验之谈。他乃是「蒙主喜悦的人」,「神赐他聪明智慧,甚至在(他)以前没有像(他)的,在(他)以后,也没有像(他)的,……列王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王上三10~14)。他享尽一切荣华富贵,建立丰功伟业,而且超过列王,尚作此言,且「愁苦」「忧伤」,则世人更当知所警悟。所以教会在这个世界,一方面应当发「光」「盐」的作用,唤醒世人;一方面对他本身的使命与事工,应当首务其本,择其大者远者,明辨轻重缓急,选择主要的重点,努力以赴;持定他崇高的目标,积极推进;藉着圣灵的大能,努力面前,向着标竽直跑(腓三13、14),完成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主耶稣基督所吩咐我们的神圣伟大的使命。

    教会站在世人面前,应当表达其属灵的心意,还要彰显其属灵的力量。他功能的程度,须凭其道化世界,灵化人类并提高其灵程的大能来加以衡量。「我们……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们都顺服基督」(林后一○3~5)。教会在其心灵上和目标上,愈不世俗化,他感化世界的大能也愈是强大。倘使教会为着投世人所好,迁就世界,自甘降格,随俗浮沉,以低级趣味,迎合大众;甚至用下流的「滚乐」(Rock music)和中国下流社会的「小调」,「靡靡之音」(被士大夫斥为「亡国之音」)取代圣乐,在教会歌唱;用糖衣毒药,代表真理,应加管制的时候,却一味诱哄;应给荆棘冠冕,艰苦奋斗的时候,却戴上花冠,寻欢作乐。这种作风,不但弄巧反拙,一无所成;又复不能「道化社会」(Spiritualize  the Social),抑且反被「化于社会」(Socialize the Spiritual),此乃社会福音派所导演的悲剧!

    所以教会首领应当痛定思痛,恍然大悟,「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可以不求自得,不必劳神苦思,勾心斗角,用尽心机,庸人自扰,终日「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慈悲的天父对他的儿女关怀备至,「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是比飞鸟贵重得多么?」(参太六25~34)所以我们不要顾念所见的,乃要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是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参林后四17、18)。教会藉着圣灵的感动,激励与引导,应当坚立他属灵的崇高的目标,负起主耶稣基督所吩咐他的伟大使命,勇往直前,得到最大的胜利,并「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参腓三14)。主耶稣基督为我们付了无比的重价,从天降世,成为人的样式,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到了那时,他也要喜乐,也要得到满足。但愿圣灵继续感动我们,激励教会属灵的作为,灵化教会,道化世界,造成理想的属灵的社会,使神国降临,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