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须采两种观点

   「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诗三三6)

   

    圣灵的工作与我们最切身有关者,乃是要照着上帝的形像,更新他所拣选的人。他要使我们「脱去……从前行为上的旧人,……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2~24)但这不是他全部的工作。倘使仅仅是为了这样,那就意味着一种专为自己的自私之心,而且迹近对他不敬不虔,误以为圣灵似乎仅仅作此一事。此乃藐视他的奇功。

    因此,圣灵的事工,乃是没有限量的,并非像工厂里机械工作那样可以随便劳息,忽作忽停,所以他的事工乃是不受时空的局限的,而乃广及他使教会圣洁一切的感化的大能。圣灵就是上帝,所以乃是有至高无上之权能;不受外界任何势力的影响,而乃要完全掌管它们。因为这个理由,他必能操纵运用它们,使万事互相效力。因此他的事工,无论在诸天万象,在人类,在历史,在准备圣经,在道成肉身,在拯救所拣选的人,都应得着荣耀。

    但是这还不是他全部的事工,拯救被拣选的人,并非他事工的最后一环。救赎工作完成之时,乃为审判天地万物之日。圣经启示的基督再临,并非仅为结束准备时代虚有其表壮丽的行列,而乃为以往万事登峰超极伟大显著的事件,也是一个空前的大灾难,万物最后的结局,以及万事都要受到其应得报应的时候。

    当救主再临的时候,「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上帝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三10~13)上帝奇妙的作为,在大灾难来临之时,一切有形质的都要被火熔化,却从其中变成了一个新天新地,显现出上帝创造时原有真正的荣美的心意。于是一切邪恶、苦难、灾害;一切敌挡上帝的不圣洁的事,魔鬼,邪灵,都要变成真正像地狱那样的凶恶可怕;一切不敬虔邪恶的事,都要得到其应有的报应。在这个罪恶横行,恶贯满盈的世界,上帝对那些凡是真诚说:「我信身体复活」,重生得救的圣徒,要赐给他们有福的盼望。主耶稣基督降世为人,「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二6~11)他已得胜撒怛、罪恶与死亡一切的权势。于是麦子和稗子要分开来,不再混杂在一起,稗子要薅出留着烧;麦子要收在仓里。上帝儿女的盼望就要实现;殉道者要被提上升,被接在荣耀里,而逼害他们的要扔在火湖里,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圣城新耶路撒冷要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一切遮盖世人不能看见上帝的云雾都要散开。上帝的审判都是公义的,他旨意的智慧和荣耀都要伸张。撒但与它的同党都要仍在火湖;基督和他被救赎的,都要在上帝的圣城;主一切的工作,都要得着荣耀。

    从蒙恩得救圣徒的圣洁所发之光辉,我们可以看到圣灵的工作,乃包括从以往世代中创造天地万物以及世界人类,道成肉身,准备圣经,一直延长到将来救主再临,最后审判以及最后天被火烧销化,有形质的都被烈火销化,地和地上的物,都要烧尽,天堂与地狱永永远远分开。

    从这个观点来说,则圣灵的工作不可单从一面来看,仅限于救赎。我们属灵的视界应加扩大,主要的事,并非限于被拣选的完全得救,而尤为上帝一切的作为和审判,都是公义的,且应得到荣耀,凡是承认「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的人,就必知道唯有这个观点乃是确当的。假如我们同意这句严肃的话,而不陷入那种所谓「有限制的不朽」(Conditionalimmortality)邪说的迷津里面,我们怎么能够在那些失丧的灵魂在烧着的硫磺的火湖里,而丝毫不存怜悯慈爱的心,而仍幻想自己享受在天上的福乐,仅求独善其身,而无人溺己溺的襟怀?

    当「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若不「用坚固的信心抵挡它」(参彼前五8、9),而以被拣选的人之福乐作为万事最后的福乐,则此种所谓福乐,实在并非福乐,乃为独善其身、自私自利。真正的爱,非但不忍人类受苦,甚且也不能坐视动物的困压,而丝毫无动于衷。反之,如果仅信撒但的存在,而不信它在极度惨苦的境地,则也有损我们的正义感。

    每一个上帝的儿女,莫不对撒但切齿痛恨。撒但乃是罪大恶极,乃是一切残暴恶毒之祸首,它伤了上帝儿子的脚跟(参创三15)。它乃是上帝的仇敌,是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死敌。我们岂能因为撒但扔在无底坑里昼夜受苦而为之伤心流泪?我们既对上帝忠贞,如果对撒但掉同情之泪,那就无啻叛逆我们的主、我们的王。

    我们衡校万事的目的,首须视其对上帝是否正当。基此而论,我们检察关于得救与失丧之人的事,首须以上帝至高的目的为基准——那就是求上帝的荣耀,方能得到正确的观点。我们从这个观点上,始能知道得救的人,乃是有一种蒙福的境界,乃「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而不致有高傲的危险,因为无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有主的厚恩覆庇我们。同时,再从这个观点上,我们又可以想见那些和撒但合一的人,则毫无喜乐,生活悲惨愁苦,在他们心里,丝毫不会因正义而惹起伤痛;而那对上帝有深切永恒之爱的人,绝不会同时又对撒但宽厚仁慈。

    从这个格外高超的观点,我们对圣灵的工作,就必然应当要从另外不同的观点加以研讨。他的工作,非仅为使古往今来被拣选的人成圣,而乃超迈古今,是从创世以来,历世历代,到救主再临,直至永世,无论在天上,在地狱,乃要贯彻伸张上帝的旨意。

    这两种观点,照前者的见解,以为圣灵的工作,仅限于使得救的人成圣,乃属次要的。人类因为不幸而犯罪堕落,以致沮丧颓废、猥亵邪恶、不敬虔、不圣洁,且遭死亡,所以圣灵必须洁净他们,使成圣洁。照这种说法,第一,假使人类没有犯罪,那圣灵就无事可作。第二,倘使他把成圣的工作做完了以后,他的工作就要停止。所以照正确的观点,圣灵的工作,早在人类没有犯罪以前,即已开始,乃是连续不停的,从创造天地万物,一直到永世,乃永无穷尽的。所以即使人类没有犯罪堕落,圣灵在世界,在人类之中,乃仍有他的工作。

    同理,即使罪并未进入世界,主耶稣基督也要到世界,因为他乃是三位一体之中的第二位,万有乃靠他而立(参西一15~17),反之,倘使圣灵的工作,仅限于使得救的人成圣,则倘使罪未进入世界,他势将绝对静止不动。此乃无啻否认他的神格。此种见解,我们绝对不能容忍。所以,我们对圣灵的工作,不可限于一个观点,以为圣灵仅作成圣的工作,而还要有一个更为高超伟大的观点,此乃改正宗教会所持守的基本原则:「万事应以上帝的荣耀为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