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章  绪  论

 

壹  必须审慎研讨

   「那赐圣灵给你们的上帝」(帖前四8)。

 

    我们研讨圣灵首须知道,这是一个难于言宣的,不易处理的课题,这乃论及上帝和世人心灵深处最大的奥秘。关于寻常社会生活的事,我们可用文字和各种习用的成语加以表达。但我们的心灵与永生的上帝有密切的交契,实为一种非常微妙神圣的奥秘,我们实在不能用语言文字把它完全阐明。俗云「以词害义」;又云「真情尽在不言中」。

    我们对于人生,只是看到一些启示的闪光,但是更大部分,我们尚一无所知。这正如以赛亚先知说:「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赛四二1~3;太一二17~21)我们所听到的,仅好像一种悄悄的微声,不是明讲的话语;而是一种心灵里的微声与感应。但是那柔和的、无声的,实乃为心灵里的热情。有时这一种宁静的心态会发出一种呼喊,或是欢天喜地的喝叫。但是大多时候,都是一种无声无影的运行作用,乃是三位一体里面奇妙的灵,或则加以严肃的斥责,或则予以温柔甜蜜亲切的安慰,这就是那位我们愚拙的口所要歌颂赞美的圣灵。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徒凭我们自己心灵里属灵的经验,乃是不够的,尤不足用来教导他人。这虽并非全无价值,毫无影响;但是我们尚须进而深究如何能解释这种经验,使臻完全正确真实。复次,如何能分辨其各种的来源——是从我们自己,或从外面,抑或是从圣灵?问题乃总是双重的,我们的责任,是否有人分任,抑或被自己内在的邪恶和悖谬的灵性所败坏,我们须如保罗那样「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二3),务须慎思明辨。

    基督教会藉着圣诗灵歌,劝勉和安慰的讲章,真切的忏悔,以及那种几乎像因逼迫和殉道的怒潮所激动的心灵的震荡,表现了许多属灵的心声;但是甚至这些仍不能作为关于圣灵知识的根据,不足表彰圣灵大能的奇工。其理所在,可分四点来说:

    其一,关于世人的经验,其是否圣洁健全,抑或他们的见证是偏激乖张,我们乃很难分辨。路德时常讲到他自己的经验,而狂热的盲信者史横克弗氏(Caspar Schwenkfeld)也时常讲他的见证。这位大改教者对那位欧洲中部西利西亚(Silesia)贵族的训诫,并且斥责他大言欺世;而史氏却自夸他自己灵程的高超,我们有何正当理由,可对二者,加以衡断?

    其二,信徒所作的见证,乃仅为对圣灵奇工一些模糊的梗概,诚如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第九至十二节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信徒的声音乃是轻微的,仅为一些支离的言语,我们只有受到圣灵的启发,才能了解,才能照我们的经验加以解释。否则,我们虽然听到,却不明白;虽然倾听,却得不到指示。而圣灵向上帝儿女在隐秘中所说的话,只有那些「有耳的」(参启二、三章)才能听见。

    其三,许多基督徒的见证,有些是清澈的,真实的,以及有力的;另有一些乃是混淆不清的,他们乃似在暗中摸索。为什么有此不同呢?我们如加深究,就可知道,前者乃是根据上帝的话;而后者则妄想加深他们自己以为新奇的谬见,虽自命不凡,但事实证明,乃都如泡沫,顷刻消逝,成为乌有!

    其四,但从另一方面看,在许多基督徒见证的宝库之内,我们发现真理已有充分的阐发,有更彻底的表达。圣经里面的金矿已经因为上帝教会受了严格的试验,经历极大的艰难困苦而被溶化,从而铸成更为永久的真理的体系。

    教会史上伟大的圣徒,如奥古斯丁、多马、路德、加尔文等,发表惊人的、独特的创见。他们乃是上帝特别拣选的器皿,所作强有力的见证,除非我们经过精察试炼,乃是不能完全了解的。

    凡此乃指示我们,关于圣灵事工的知识,如果仅作浮表肤浅的研究,一知半解,不作深究,则其所得,乃仅为基督教经验深奥莫测的泉源中涌出来几滴水而已。正如我国成语说,仅为沧海之一栗。

    因此,欲求关于本题的真知灼见,我们必须回到上帝奇妙的话语,此乃奥秘的奥秘;惜在教会里面,仍是没有完全了悟,好像一块无生气的石头;殊不知这一块石头会发出火来。事实上谁不看见他发出来的闪烁的火星呢?那有上帝真正的儿女,他们的心会不被上帝话语里的圣火所燃烧而被激动呢?

    可是圣灵乃和主耶稣基督不同。主耶稣基督,「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一14)乃「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壹一1)因为他乃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但是圣灵却是完全不同,他从未用可见的灵体显现他自己;他从来未从没有形体的声音中走出来。他似翱翔高空,是无限的,是不可思议的,他仍是一个奥秘。他乃如风,「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约三8)我们的眼不能看见他,我们的耳不能听到他,我们的手更不能摸到他。可是,有几种象征性的表征:例如鸽子、舌头的火焰、天上的响声、一阵大风、主耶稣口中的灵气、主耶稣按手的神迹、门徒讲别国的方言。这些象征性的表征与异象,现已不复存在。但是我们虽不复能用肉眼或耳朵看见和听见他,圣灵却仍是照样的令人不可思议,神秘莫测,施展他的奇工,并且感动我们。一切关于圣灵的神圣的教训,仍是「模糊不清」,令人难解,莫测高深。只有那些特别蒙神恩宠的圣徒,才能打开他们的灵眼,能够清楚看见,而且深切领悟。

    此乃正如主耶稣基督,他虽降世为人,可以看到他,摸到他,但他的事工,其真正的要义,乃是仅有心灵被光照启发的圣徒,始能了悟,才能看到十架永远的奇妙与奥秘。一个生在伯利恒马槽里的婴孩,乃是世界人类的救主;当他降生之时,「忽然有一大队的天兵,同那天使赞美上帝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上帝,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二13)他「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一七1~5)后来他又在各各他被钉十架。「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耶稣又大声喊叫,气就断了。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已睡(死)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到耶稣复活以后,他们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百夫长和一同看守耶稣的人看见地震并所经历的事,就极其害怕,说:『这真是上帝的儿子了。』」(太二七45~54)「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忽然,地大震动;因为有主的使者从天上下来,把石头滚开,坐在上面。他的像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看守的人就因他吓得浑身乱战,甚至和死人一样。天使对妇女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快去告诉他的门徒,说他从死里复活了,并且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妇女们……跑去报给他的门徒。忽然,耶稣遇见他们,说:『愿你们平安。』他们就上前抱住他的脚拜他……。」(太二八1~10)当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在他离世升天之前,告诉他的门徒说,「现今我往差我来的父那里去;你们中间并没有人问我:『你往哪里去?』只因我将这事告诉你们,你们就满心忧愁。然而,我将真情告诉你们;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为义,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就不再见我;为审判,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一六5~15)主耶稣「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的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上帝国的事。耶稣和他们聚集的时候,嘱咐他们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见我说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浸,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浸。……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当他往上去,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衣,站在旁边,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徒一3~11)主耶稣升天之后,就照他所应许的,差遣保惠师——圣灵——降临。「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二1~4)「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三16)

    但是一般世人,对于圣灵未必易于相信。对他们讲,上帝养活天上的飞鸟;使野地的百合花,不劳苦,不纺织,却使它们长起来,使所罗门王极荣华的时候所穿戴的还不如它。保护麻雀,不能掉在地上;甚至我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等等,他们会深感兴趣;但如和他们讲圣灵的位格,他们便觉得木然无义,格格不入。那些不信的人未必不愿意讲天父上帝;很多人且津津乐道马槽和十架。然而如讲圣灵就有问题,这种题目便不能吸引他们的兴趣。

    主耶稣基督已完全把他自己显现出来,这乃是圣子的爱和他神圣的慈悲怜悯。但是圣灵虽没有这样启示他自己,他仅是在隐秘处和我们相会相交,这也是他救赎的信实与慈爱,

    因为圣灵不如圣子那样完全把他自己显现,所以在神学上就发生一个难题。教会对于圣灵的教导与研究,就远比基督为少;而其教导与研究的成就,也远不如前者的清澈。职是之故,所以很少关于本题的宣讲,而系统神学的教课书里,也很少对圣灵特设专篇专章分别论列。在教会各种庆典,五旬节就不能如圣诞节或复活节那样能激励会众。许多牧师在别的事上都很忠心,但是如果讲圣灵这个题目,他们便会有谬误的见解,而他们却每不能觉察。

    所以我们研讨这个题目必须特别审慎。

    因此我们首需特别慎重细心,还要尽心竭力,不可苟且从事。复需有使徒保罗那种心态,非用「高言大智」,「宣传上帝的奥秘」;「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