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从预言应验证实启示

    本节所称的预言,乃从狭义方面讲,以后还要从广义方面,从阐释上帝的旨意而论。

 

一、预言的意义

    预言乃是因和上帝直接的交契,预示将要发生的事。那些预示的法则,虽不违反一般人的心意,但苟非上帝藉此方式,不能加以充分阐释。

    因此有些学者如龚能(Kuenen),对此问题,发生争论,他认为没有预言,而且从未有过;在人能预知先见的事以外,没有真正预示将要发生之事。佛莱特雷(Pfleiderer)否认任何直接的预告。他以为以色列的预言,无非是上帝的公义感对于将来理想的宣示,因此昭告天下,上帝的旨意乃是良善的道德理想,以及世界历史的法则。所以民族国家的命运,须视其是否遵守上帝的旨意而定。圣经里面,详细记载,历代君王行耶和华认为恶的事,则国运颠沛,卒至沦亡;行耶和华认为善的事,则国运昌隆,民富国强。庸俗的辩道学家根本的错误乃在把先知预言和异教不讲公义道德的「未卜先知」,混为一谈,相提并论。

    关于自然主义者与起自然主义者对于神迹问题的争论,可从我们对「内在上帝」道成肉身的信仰,来加以协调。预言因为上帝直接的作为,但是一切自然的秉赋,既是由于上帝的力量,因此在预言方面,上帝也使用我们自然的才能。照「心灵研究会」(Soceity of Psychical Research)所表现,例如精神感应术(telepathy)、预感(presentiment)以及千里眼(second sight)种种事实,可使我们推想而知。所谓预言,乃是潜存在人里面的力量,受了上帝的灵之特殊刺激,强化的结果。凡是富有创造力的巨著的作者,都知道他所以会有此成就,乃是因为有一种高于他自己的力量附在他身上。上帝的灵在创世之时,「运行在水面上」(创一2),也运行在人类中间。照主耶稣基督的应许,圣灵「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一六13)。预言的恩赐,也像神迹一样,有其自然的一面,唯最后的解答,乃是基督的灵超凡工作的结果。经云:「众先知早已详细的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彼前一10一11  )

    达维逊氏(A.B.Davidson)认为预感说(见上文)实在不足令人取信,这种预感特别在人临终之时表现出来。(例如创世记第四十九章雅各在临终的时候,召集他的儿子把他们日后必遇见的事告诉他们。)近代著名宗教人物,世人认为他们有预言的恩赐。诺克斯(John Knox)虽被认为有此种恩赐,但他答复世人说:「我确信的基础无非乃为:(1)上帝话语明确的真理;(2)永恒上帝不可抗的公义;(3)他惩罚降灾的天理。」达维逊说,这种预感乃出自人的良知和德性。真正预言的基础,乃是道德的。以往的邪恶必有危险的将来,「多行不义必自毙。」经云:「所以我的百姓,因无知就被掳去」(赛五13);「耶和华必从锡安吼叫,从耶路撒冷发声;牧人的草场要悲哀,迦密的山顶要枯干(摩一2)「所以因你们的缘故……耶路撒冷必变为乱堆,这殿的山必像丛林的高处。」达维逊的预言说,乃重道德的因素;但他却忽视或否认常人作为的感力。我们既信天理对人心的影响;则上帝超凡的远见,自能形成非常的时代。

 

二、预言与神迹

    神迹乃证实是从上帝大能而来的启示;预言乃证实是从上帝知识而来的启示。只有上帝能够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事。预言的可能性与可靠性,以及神迹的可能性与可靠性,可从同一个基础上加以论证。但从上帝启示的证据而言,则预言乃有两点优于神迹:其一,从预言来说,其证据并非从以往的历史而来,乃可凭我们的目见。其二,预言可因其新的应验加强其论证,而神迹则不能。

 

三、预言的要件

    概有五点:其一必须说在事情发生之前;其二,必无可资推测的迹象;其三,必用明确的言词,不可含糊;其四,不可因事设法使其言能够应验;其五,必使其预言的事,在所指的时候随着发生。

 

四、预言的特质

    计分四点:其一,次数甚为众多——在圣经里面,占很多篇幅;先知辈出,历数百年。其二,寓有管教作用——以后发生的事,乃为当时的人对上帝态度的结果或报应。其三,万殊中的统一——很多预言,乃以人类救主,主耶稣为中心。其四,须照所言应验——其中似有未应验之事,须从其附带条件以及象征意义,加以解释。

 

五、弥赛亚的预言

    就一般而论,这项预言,可分四端:其一,为旧约中关于主耶稣的降生、受苦,与升天得荣的预言;其二,为旧约中关于主耶稣的国度及其逐渐得胜一般的预言;其三,藉着约拿与大卫等预表历史上国度的类型;其四,藉着献祭、割礼、逾越节等的礼仪律令,作为将来的预表。

 

六、主耶稣的预言

    特别关于主耶稣的预言,也有四种:其一,是关于他的受死与复活。其二,从主耶稣受死到耶路撒冷的被毁,其间所发生的事(例如冒他名来的假先知,打仗和打仗的风声,饥荒和灾难)。其三,耶路撒冷被围和被毁,可憎的毁灭者盘据圣所,圣徒逃亡、受难、被屠杀,分散各邦。其四,福音传遍天下(圣经已为世界上流传最广的书)。

    预言中最重要的特征乃是其弥赛亚的要素。主耶稣复活以后,在以马忤斯途中对两位惶惑的门徒谈话,乃「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路二四27)。「众先知也为他作见证」(徒一○43)。「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主耶稣作见证。」(启一九10)圣经中所用的各种预表(types)乃是用来预示将来的事;例如以色列乃预表基督教会;外邦国家乃预表叛道的世界;约拿与大卫,乃预表主耶稣。关于「耶和华仆人」和「弥赛亚」的预言(赛四二至六一1;约一41),在以色列有一部分应验,但须藉着主耶稣,才完全应验。

    在旧约里面,耶和华是他子民的救主。他藉站士师、先知、列王,施展他的事工,但他自己才是救主。因为「救恩出于耶和华」(拿二9)。耶和华乃藉着大卫王朝,藉着流亡时期主的仆人以色列,以及流亡以后藉着弥赛亚救主耶稣基督彰显出来。以色列人因为有与耶和华合一的意识,乃为一个有指望的民族。所以每一位新的士师、新的君王、新的先知,都被尊为导向公义和平朝代的先驱。这些属世的拯救者,都被尊敬,对他们存着有福的盼望;先知们也每用超胜现状的话来表达这种盼望;倘使不能完全应验,则把弥赛亚的盼望,移转到一个更辽远的将来。由于时代的推移,渐渐显明,仅有一位完全的理想的君王和救主能够合格,实现预言所需的条件。质言之,只有主耶稣基督显现,始能将旧约里面各种预言的真义,完全表明出来。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世人方能把关乎他似乎矛盾的各种预言,调和起来,他既为祭司,又是君王,普天下当向他欢呼(参诗一○○);他是高贵的却又是受苦的弥赛亚(参赛五三)。「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一20一21)一切预言的作者,乃有双重性,一方面是人,一方面是上帝;先知所说的基督,就是应验先知预言的基督。

    申命记十八章十二节说:「耶和华你的上帝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并参徒三22)无怪众先知所说的那位,道成肉身以后,便是至高的先知。在关于主耶稣的各种预言之中,我们找到解释一般预言的秘钥。关于解释预言三派学说──(1)预言已经应验派(preterist),(2)正在应验派(continuist),(3)未来派(futurist),各派见仁见智,但都未窥其全。主耶稣以他的复活,应验先知的预言,证明他神圣的使命。(参太一二39)他又应许他的门徒要有先知的恩赐。「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因仆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称你们为朋友,因我从我父所听见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约一五15)「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 (约一六13)。「亚迦布,……藉着圣灵指明天下将有大饥荒;这事到革老丢年间果然有了。」他又「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圣灵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保罗),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徒一一28,二一10一11)保罗也预言「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二○29一30)又预言「货物和船要受伤损,大遭破坏,……」(徒二七10、21一26  )  ;预言「大罪人,……显露出来」(帖后二3);复预言主耶稣再来与圣徒复活(参帖前四15一17)。

 

七、预言的双重性

      1.有些预言乃有丰富的意义,在预言发出不久就即应验以后,还要在较远的将来完全应验,乃有现在将来两重意义。先知乃不受空间时间的限制,他乃全神贯注在上帝的无限性里面。预言乃是一幅将来的草图。如果不明预言的远景,就要发生错觉,被人诱惑。所以保罗对帖撒罗尼迦人说:「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帖后二1一3)。在以赛亚书第十章和第十一章,利巴嫩的树木(亚述)被大能者伐倒以后,立刻就说:「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基督)必结果实。」耶利米书五十一章四十一节说:「示沙克(巴比伦)何竟被攻取?……何竟被占据?」接着就说:「巴比伦在列国中,何竟变为荒场?」二者虽似相连,殊不知两者之间,乃相隔千年之久。

    关于预言的双重性,可在以赛亚书七章十四至十六节,九章六至七节看到:「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到他晓得弃恶择善的时候,他必吃奶油与蜂蜜。因为在这孩子还不晓得弃恶择善之先,你所憎恶的那二王之地,必致见弃。」「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的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街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这两节经文,与马太福音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二节,互相参比,可知这预言乃又指基督而言。又如何西阿书十一章一节说:「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这乃原指以色列全国人民出埃及而言;但马太福音二章十五节则又指基督而言,乃有双重的意义。他与以色列乃是一体的,藉着他完成以色列人的使命。诗篇一一八篇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耶和华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原指犹大国而言,他被征服,被掳至外邦,如同被丢弃的废物;但上帝命定他,乃有辉煌伟大的前途。主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四十二节引诗篇的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乃他自比是以色列的化身。但以理书十一章三十六节说:「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这乃是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三节所指的败坏邪恶的犹太教而言。他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但到了救主再临之时,「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帖后二8)

    预言的双重性在马太福音第二十四和二十五两章里面,有显著的例证,主耶稣关于耶路撒冷被毁的预言,也含有世界末日的意义。「在主耶稣的眼中,历史乃似上帝的外袍。世事虽千变万化,但始终乃在重演,不能改变其处境。」高敦氏(A.J.Gordon)说:「预言转瞬成为历史;历史又变成预言。」神学家史屈朗(A.H.strong)说:「诗人但丁说,他的诗乃有四种不同的意义:一为真实的,二为比喻的,三为道德的,四为神秘的。例如诗篇一一四篇第一节说:『以色列出了埃及』。从字面上说,这乃是说上帝真实的拯救先民;从比喻来讲,这乃指世人藉着主耶稣基督得蒙拯救;从道德而论,这乃是讲罪人脱离罪的捆绑;从神秘的意义来说,这乃指世人的身体灵魂要从地上卑下的生活,升为天上崇高的生活。」

    2.先知对他自己的预言未必常常深知其意义;但倘使他的预言和以后发生的事,确能相应,则乃足够证明他的预言,乃是出自上帝的启示,乃有上帝的智慧以及他所以要命先知作预言的目的。易言之,受感的先知虽未必深明其预言的意义,但感动先知的圣灵却明其意义。

    圣经也宣示我们,先知未必知道他们所要作的预言。例如彼得前书一章十至十一节说:「论到这救恩,那预先说你们要得恩典的众先知早已详细的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卫司各(Westcott)说:「诗人蕴蓄在心里的话,尚且无人可以限制他;则对于那被圣灵感动,要把上帝信息传至万世,而且见到全备真理的人,自更不能对他妄参未议。」麦克拉伦(Mac1aren)说:「彼得说犹太先知预先讲主耶稣一生的事,特别关于他的受苦,他们所以能够预言,乃是因为他们乃是上帝的灵器;因为他们乃是做了一种高于他们的呼声的器官,所以不能知道他们所讲的有何意义,因此对他们所预言的事,要详细寻求考察其发生的日期及其重要的特征,俾能得到更清楚的启示,『明白……日后必遭遇的事』(但一○14)。倘使彼得所讲是对的,则今日许多学人的见解必定谬误。」例如阿诺德(Matthew Arnold)以为「所谓先知预言的理想,乃是虚空的幻梦,其应验在耶稣身上的事,仅为一种历史上偶然的趣闻。」勃罗士(Bruce)在他的《辩道学》中答辩说:「这种怀疑论只有出诸不信永生上帝之徒」,乃自证其无知。

 

八、预言的目的

    (a)并非对将来作具体的计划。(b)乃表明上帝大能远见之可靠及其必胜的确证。(c)证明上帝乃是首先的,是末后的。

    但以理先知说:「我听见这话,却不明白,就说:『我主阿,这些事的结局是怎样呢?』他说:『但以理阿,你只管去,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直到末时。』」(但一二8一9)使徒彼得说:「预言,如同灯照在暗处;你们在这预言上留意,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一19一21)牛顿(Sir Isaac Newton)说:「上帝使人能预言,并非为满足人类的好奇心,使他们能预知将来的事,到了事实应验以后,他的先见之明,便在世界彰显出来,并非出于人的私意解释。」麦克拉伦(A1exander Mac1aren)说:「圣经里很多地方,我们都蒙昧难解,要等到事实证明,才使我们得到新的启示……」

    预言乃像德文的句法,全句意义,要到读了最后一字始能明白。高教氏(A.J.Gordon)说:「上帝的深意,好似希伯来圣经,要从后面读起,始易明白。」「基督降世,在其卑微之境,他没有知道末后的事」「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二四36)但在启示录说,「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上帝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启一1)只有被杀的羔羊,始能把时间的哑谜,为我们解答,把预言的表征,为我们阐释。

    预言的目的,乃在使我们对于将来要发生的事,能早为之计,作切实的计划;研究预言,可以帮助患空想病的人,不至怠忽其切实事奉的工作。使徒保罗有鉴及此,他训诫那些患这种病的人说:「我们听说,在你们中间有人不按规矩而行,什么工都不作,……」(帖后三11),「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帖后二1一3)。

 

九、预言的实效

    预言乃如神迹一样,都是圣经作者和教师所负神圣使命的见证。预言和神迹联合起来,同作见证,相得益彰,确证宗教导师,乃是由上帝差遣,他所讲的,乃带着上帝的权威。我们不可废弃这部分的见证,否则,苟非主耶稣亲自见证他的受死和复活,他预先知道并且亲口预先昭告门徒和世人,则我们将失去一个重大的见证。

   「基督徒自己的生命就是预言在他身上逐步应验的见证,无论何人接受基督的救恩,就必重生、成圣;所以基督徒便能相信上帝预言的权能。」「除非我们进到超自然的境界,我们不能接近上帝。」当我们讨论预言的时候,我们对于圣经里有关预言的经文,不可轻描淡写,把它作为象征的来讲,此与基督真理的存亡,乃有重大的关系。「但以理书,不是预言,乃是启示。」无论我们对但以理书作者的结论如何,都应承认,此书预言的成分已经确切应验。对但以理书最激烈的解经者,都不会将该书放在主前一六三年以后。主耶稣亲自指着他自己说:「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二六64)此乃应验但以理书七章十三节的话:「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骂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主又讲到但以理书中即将应验的话:「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但九27,一一31,一二11  ;太二四15)所以但以理书,不但在德行上和灵性上可使人得益,并且令我们知道主耶稣的预言和他国度的胜利——「看见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从山而出,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上帝把后来必有的事……指明。」(但二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