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三位一体的奥秘性

 

一、三位一体的超凡性

    上帝三位一体的奥秘,非凡人的智慧能测;在人的有限经验上,没有类似的事,可作比拟;因此一切比拟的想法,都不能达成愿望。

    1.从无生物来比拟——例如:阿他那修(Athansius)用泉源、河流、小溪三者来比拟。鲍德曼(Boardman  )用云、雨、雾来比拟。洛柏春(Robertson)用颜色、形态与尺寸来比拟。乃都不恰当。路德说,三位一体乃似花之形态、香味与功用。柯克(Joseph Cook)说,上帝有圣父、圣子、圣灵,乃正如太阳的光辉有阳光、有云霞、与热度。奥古斯丁说,三位一体乃似一棵树有根、有干、有枝。

    2.从人的心意来比拟──例如奥古斯丁以智、情、意来比拟。黑格儿以正、反、合来比拟。墨兰敦(Melanchthon、谢特(Wm.Shedd)等,则以主体、客体、主客二体来比拟。奥古斯丁说,智、情、意三种官能,虽各不同,却难分开,乃构成一个心意、一个本体。一个生命。黑格儿说,光是正,暗是反,影是合;信是正,不信是反,疑是合。阿伦(A11en)说,三位一体论,在初期教会乃视为一种理性的教义;在中古时代,乃视为一个奥秘;在十八世纪,乃视为一种无意义和不合理的教义;在十九世纪又被视为一种理性的教义,乃是关于上帝本性主要的真理。即到现在,三位一体论仍不能有一个圆满的解释。在人的经验和理解上,不能有一个完全恰当的比拟,更不能积极阐发其奥秘。

 

二、三位一体论的合理性

    1.非三位上帝乃三种特质——我们说三位一体,并非说有三位上帝联在一体。我们乃说一位上帝,在他的本体里面乃有内在的不同的特性。在我们人里面,乃有许多不同的机能,联在一个人里面;人愈是聪明,其才能的差别也愈大。我们也并非说一个上帝乃是三个上帝;也非说三个上帝是一个上帝;而仅说一个上帝在他本质里面乃有三种不同的特质。犹如在人里面有智、情、意三种机能,并非说有三个不同的人。

    诗篇八六11一12说:「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我要一心称赞你」。这令我们反想到(我们所以没有专一的心,乃是因为罪恶的结果,所以心绪错乱。只有敬爱上帝才能使我们宁静,善用我们的机能,能够有平安,能圣洁,有能力,故曰:「宁静致远。」主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路一27)。

    2.人类的性格也有三一性——一个人的性格,须于三位一体时,始能臻于极点;人类的性格,乃含有「主体」、「客体」和「二体的关系」的三一性。人不能体会其潜存的三一性,只有在神里面始能完全。人既不能了悟其潜存的三一性,所以必须超出其自我,在上帝里面,始能圆满。

    「一块石头,其各部分都是相同的;但一部精巧的机器的结构,乃是彼此不同的。前者乃是全部一样的,没有分别的;后者则其形式与机能都是不同的,两者到底何者更为统一和合?最高的统一和合,不是简单的,而是复杂的。」「万事乃为一个无限意识的各种形式;和各种各样有限的性格对照的,乃有三个无限的位格。可见上帝有三个意识,并非不可信的,乃是合理的,并无矛盾。

 

三、三位一体论的重要性

    三位一体论乃和其他教义有重大关系,请分论之:

    1.三一论与圣道的关系──一切反三一论(Anti-Trinitarianism)乃为犹太教、回教、唯一神教(神体一位论──Unitarianism)和泛神论的厉阶。离开了三位一体论,我们便不能维护神性的统一性(unity  of  Godhead)。「我们如果不讲三位一体论,便不能了悟上帝。上帝固然是永恒的、不变的,但并非不动的;他又是运行的进展的;结果成为三位一体,有圣父、圣子;从圣父圣子,又有圣灵。」

    2.三一论与启示的关系──倘使没有三位一体论,则基督便不是上帝,则他便不能完全知道上帝,启示上帝;基督教也不是全备的、最终极的启示;而成为残缺不全,和其他主义学说一样地有瑕疵与谬妄。圣灵也不复是上帝,则他的慈爱及其与人心灵的交契,也非真实。质言之,倘使没有三位一体论,则基督圣道,将变为一种自然宗教;而一位爱世人的道成肉身的上帝,便成为远离世界的理神论或超神论(Deism),以及名存实亡的泛神论,因为泛神论乃是「伪装的无神论」。

    倘使基督不是上帝,则他的见证便没有权威;而我们也不能证明圣子圣灵就是上帝。事实上在圣徒祷告的时候,便可切实证明三位一体论。因为我们向上帝祈祷的时候,必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上帝)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八26一27)约一18说:「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一六15说:「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他(圣灵)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于此,我们可知圣灵要启示圣子。

    甚至不可知论者(Agnostic或称「存疑论者」)也承认,倘使没有基督,便没有交契的媒介,没有启示的本源,只有圣子能够启示圣父。神体一位论者以为基督的宗教,仅是人类一种日常的工作,仅为人类在不息的进展中消逝的一瞬。而不知基督乃是上帝唯一的启示者,乃为我们应当事奉的独一的上帝,是宗教最终极的权威,是一切真理的源头;且为全人类最高的审判者。主耶稣亲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二四35)「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五28一29)最后的报应,乃是「羔羊的忿怒」(启示录六16)!上帝一切的作为唯独经过基督;而基督在人心里所有的作为,乃透过圣灵,因此我们可以推断,三位一体论乃与启示有重大的关系。

     3.三一论与救赎的关系──倘使上帝绝对只有一位,在神人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那便没有中保,没有救赎。既非三位一体,则主耶稣也不能带领我们靠近上帝;因为只有那位本来有上帝的形像,和上帝有同等地位的(参腓二6一7),方能使我们与上帝和好。也只有那位是上帝的,能够洁净我们的心灵。倘使上帝的位格是单一的,不是复数的,那便只是我们的审判者,不能作我们的救主,也不能使我们成为圣洁。

    在上帝面前,人类没有任何事能算是好的;只有神的义方能使他满意。我们若与神体一位论者论道,最好的方法,便是激起他们认识罪恶;如果一个人能承认他有罪,始能觉得只有一位救主能救他脱离罪。从另一方面来看,倘使一个人忽视他的罪,也必藐视救主。从教会史来看,因为伯拉纠自救论(Pe1agianism)的流毒,便产生苏西尼(Laelius Socinus)异端。苏氏虽承认圣经的权威,且反对自然宗教,和自然神学,并以基督教为独一的宗教。惜其以人类理性作衡量圣经真理的尺度,以是竟自相矛盾,反对三位一体论以及基督赎罪论,认为神体只有一位,主耶稣乃是人,不是神。其弊所及,遂有神体一位论。由于否认主耶稣的神性,致对罪恶仅有浮浅的认识,也不知上帝的审判,「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六23)因为唯有「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前二24)。上帝叫他从死里复活,他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参罗四24一25)「主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我到世上来,……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在末日要审判他。』」(约一二44一48)凡是否认基督的神性,及其赎罪恩功的,乃就要消灭爱主的热忱,摧毁宣道的事工。诗篇三六9说:「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所以我们必从基督里的上帝,始能得着永远的生命。接受基督,就是接受上帝;拒绝基督,就是背弃上帝。「主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约一二44)「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尚且不得怜恤而死;何况人践踏上帝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来一○26一29)

    相传有一个杀人犯下在监里,因他夫人的恳求,只要认罪悔改,接受基督,就可赦罪,奈他拒绝悔改;殊不知那位装成牧师去劝请他的,就是总督,手持赦罪状,只要那人悔改,就可释放。此人乃自取灭亡。不信救主的人,亦复如此。在美国南北战争之时,有一个大言不惭,亵渎长官的醉汉,侮辱一位便衣的和蔼可亲的人;不知他乃是格兰上将(General Grant,后为第十八届总统),那人立即脸色苍白,双膝跪下,请求赦罪;那位便衣军官便叫他缴械,把他下在监里。主耶稣本是上帝,降世为人,谦卑他自己,生存马槽,没有枕头的地方,为我们的罪,代死十架。他大声疾呼,信他的人,便不被定罪,就有永生。世人尽可心地刚硬,藐视救恩,但后果乃非常严重,因为他就是上帝。凡是不信的人,都要站在他白色的大宝座之前,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就要被扔在火湖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参太二五41一46;启二一11一15  )

    当圣灵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便要令人面对面看到上帝的圣洁与慈爱,便要情不自禁由衷高呼:「只有那位独一无二的救主能够救我。」只有那位神圣的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钉的基督,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基督,始能叫罪蒙赦免的人心里有平安。所以保罗说:「我……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二2)彼得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在每次教会复兴以后,三位一体论便得着新的冲力。史密斯氏(Henry B.Smiih)从神体一位论转变过来,相信三位一体论以后,写着说,如果丢弃了三位一体论,则其他基本信仰如救赎论、重生论,都必随之废除,好像一串珠宝,如果把其中的线抽去,便都完全散失!

    4.三一论与人生的关系——「三位一体论使我们知道上帝绝对的基本的本性,一方面是他本身是他本身的,一方面又是有关我们的。倘使主耶稣基督是永生的神子;上帝在他本质上乃圣父,则它永恒的本质乃为爱的泉源。生命的交流,爱心的往复,乃起自无始之初。」陶锐(D’Arcy)说:「倘使以上帝仅比为一个伟大的人物,则须等他创世大工完成以后,始能得到他所爱的对象;则约翰壹书四8:『上帝就是爱』,仅为一种夸张的词令,而非真实的本性。

    上帝的完善乃在其开创,圣子乃在领受。圣子的孝道,乃是我们孝道的根本。我们需要同情帮助,所以需要圣子的帮助。谦卑、顺服、与自我牺牲的本质,乃是属天的、神圣的,非仰赖圣子不可。离了他,我们就不能作什么(参约一五5)。「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二20)「我们这样依靠他,并非降低身分,而乃和永生神子分享其福。」而且「上帝还照着人类的景况,限制他自己;因为上帝就是爱;在神性(Godhead)里面,自始就含有人类自我牺牲自我限制的原型。」「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一8),为着要拯救世人!  在外邦异教,也有三一论。例如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四十二章)道家的宇宙观,认为天地之始,阴阳不分,故混而为一:二为天地,亦为阴阳;有天地而后生物,乃成为三;既生物,生生不已,乃有万物。埃及也有三一论(Triad  of  Abydos),其一是奥西理施(Osiris),其二是阿西施(Isis),乃为他的妻子;其三是豪罗施(Horus),乃为他的儿子。但是这三者,并非真有位格,更荒谬的,不但子由父生,而且父由子生。埃及的三一论,乃有泛神论的意义。

    印度婆罗门教的三一论(Trimurti),第一位,乃为大梵(Brahma),他是造物之主,宇宙人生之源;第二位是韦陀天(Vishnu),他乃护理万有,常常和第三位争战;第三位是西伐(Siva),乃为毁灭者,表现人生的黑暗和残酷。也有泛神论的意义;乃住在善恶里面以及神人之间。佛教以后亦有三一论,其一为佛(Buddha);其二为法(Dharma);其三为僧(sangha)。佛徒常常口诵默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希腊的三一论,其一为宇宙神(zeus),其二为雅典女神(Athena),其三为太阳神或称守护神。这三位神在德性上以及关爱宇宙万物上,乃超越其他一切的神。他们乃彼此支持,彼此钟爱,可说是合而为一的。

    外邦异教的三一论,「乃是他们失去了真神观念,所留下的残缺不全的思想,乃为人类道德与灵性堕落的病状。」一切外邦宗教哲学家,穷其心力,想以一家之言,参透三一真神的奥秘,终归心劳日拙,此乃证明人类心智的缺陷,本性的病态,唯有基督圣道始能加以救治。一切饥渴慕道的人,只有听到福音以后,始能满足其内心的要求;此乃著者以往在外邦异教黑暗里摸索了五十年,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切身经验。此亦可证唯有基督圣道乃为千古不磨的真理。所以「一个谈三位一体的奥秘的人,并非用人所虚构的字句或名词,亦非徒讲本质与实体;位格与性格;同等中的优先,复数中的单数,能使他心满意足,在头脑里建造一座空中楼阁,讲些他所莫名其妙的事;而乃是一个新造的人,乃深感天父的大能,又使圣子成为他的智慧、公义、圣洁、与救赎;在他心里复有圣灵的爱流泻出来;这种人虽在理知上,不知那些难于理解的事,但却在心灵上真正了悟三位一体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