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   三种位格的平等性

 

一、三种尊称都是有位格的

    一为圣父,一为圣子,一为圣灵,兹分论之:

    1.圣父并非等于上帝,因为上帝非仅圣父,而亦为圣子和圣灵。圣父一词乃指他和其他两位「位格的不同」(hypostatical distinction)而言;上帝乃是藉着圣子,又经过圣子与圣灵,和教会与世界发生关系。他乃是信徒属灵的与血肉的生命之创造者。但是一般世人,不能称他为圣父;所以这个尊称本来乃是指他和永生圣子的关系而言,一般世人只有在皈依基督与基督联合以后,始能成为上帝的儿女。

    2.圣子并非等于上帝,因为上帝非仅圣子,而亦为圣父和圣灵。圣子一词,乃用以别于圣父圣灵。他乃是由圣父所差遣,来拯救世人;圣子又和圣父差遣圣灵降世。

    3.圣灵并非等于上帝,因为上帝非仅圣灵,而亦为圣父和圣子。圣灵一词,乃用以别于圣父和圣子。他乃由圣父圣子所差遣,藉着他来更新不信的人,来使教会成圣。

    就血肉的生命而言,上帝固可称为「万人之父」,因为,他是造物之主;但即就此而论,仍须透过主耶稣基督。诚如哥林多前书八6说:「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他有的,我们也是藉着他有的。」「我们在天上的父」一语,只有藉着圣灵的大能,重生得救与基督联合的人,始能如此称呼。加拉太书三26说:「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上帝的儿子。」四4一6说:「及至时候满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差他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弗一5说:「又因爱我们,就按看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上帝对主耶稣基督的爱,就是他对那属于基督的信徒之爱的标准。基督的人性提升起来,联于永恒的三位一体里面。我们也因信他的名,有「权柄,作上帝的儿女。」(约一12)

    世人作父亲的身分,乃是圣父的反映,「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他得名。)」「(弗三6、15)神体一位论者,以天父仅仅视为造物主的象征。殊不知离开了救赎,不能真正了悟天父的真义;我们只有藉着圣子,始能知道圣父。主耶稣说:「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太一一27  )

   「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一18)「他(圣子)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那位不能看见的(unseen),只有藉着从他所出的,可见的,始能知道。超越的上帝──圣父,乃是藉着内在的上帝──圣子,把他启示出来。」主耶稣基督乃是镜子,那隐藏的荣光(luminary)乃是藉着他反射到人间。

    上文所引保罗所说的儿子的名分,并非对那些属血气的世人而言,而乃指那些本来不是神家里的儿女,但是藉着圣灵的奇功,得救重生,不再作外人,而有权被称为神家里的人,与圣徒同国(参弗二19)。只有主耶稣本来是上帝的儿子;世人却「本为可怒之子」(弗二3),乃是靠看他的救恩,根据上帝恩约的关系以及主耶稣基督的恩功,始成为上帝儿女。

 

二、三种尊称都是适当的

    圣父、圣子、圣灵三种名称,上文曾加论及,并未能完全表达其真义,请进论之。

    1.主耶稣基督圣子名分的意义——圣经里面,乃有更广的意义,就他在创世以前的境界说,他乃是太初的道,是上帝的「形像」、上帝的「光辉」(effu1gence  of  God)。「道」(Logos)字乃有思想和道理(thought  and  reason)的意思,如果以「道」作为上帝的思想,则便是与上帝同在;如果以「道」作为上帝的话或表现(word  or  expression  ),则便可和上帝加以分辨,因为话语乃是表达思想所用的方法。主耶稣基督既为创世以前的「道」,则「道」乃为上帝自我的意识。上文「形像」一词,乃有副本(copy  or  counterpart)之意。人是照上帝的形像而造,这乃指相对和辅生衍生之意;但主耶稣「有上帝的形像」(腓二6),乃是指他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乃是绝对的、原型的。「光辉」一词,乃似太阳发光。太阳的光辉,乃为太阳的本质,乃是和太阳不可分开的,永远相联的;主耶稣启示上帝,也是和上帝永远同在的。

   「三位一体每一位本体的关系,并非出自人的空想。」「太初有道」(约一1),这太初并不是「乌有的未知物」(X or  the  zero),而乃有位格的存在,乃为上帝——本体自我的启示,乃是在万古之先蕴藏在上帝里面的,乃是上帝「永远的启示者」。

 歌罗西书一15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林后四4说:「基督本是上帝的像。」人虽是照上帝的形像而造,但却不是完全的;主耶稣基督乃是上帝完全的形像。因此他乃有上帝的意识与意志,并具备上帝一切的本性与权能。形像一词乃含有和上帝绝对平等的意志。这活泼的形像,乃和上帝自己平等的,乃是他无限之爱的对象。一个单身汉在房间里面,放了许多镜子,来反照他自己的形像,作为他的同伴,但却不能满足;所以上帝无限之爱的对象,也必定是有位格的,而主耶稣基督便是隐藏的神性(hidden  Godhead)唯一的启示。

 希伯来书一3说:「他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林后四6说:「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太阳所发的光,乃是自始就与太阳同在;如果没有光,则太阳便不成其为太阳。同理,圣子耶稣乃是和圣父同等的、同永的。诗篇八四11说:「耶和华上帝是日头」,但如果没有日光,我们不能看见日头,主耶稣基督便似那从太阳里出来的日光,使我们可以看见太阳。太阳是永远的,阳光也必是永远的;上帝是永远的,主耶稣基督亦必是永远的。「在基督里,才显明上帝的本质;在基督里,才看到上帝的特性。」

    2.三位一体中第二位的各种名称——这乃使我们对于「启示者」(Revea1er)有一般的概念,复指点三位一体的教义与上帝内在属性(真理、慈爱、与圣洁)的关系。三位一体,乃是上帝的有机体,有生命的动力,上帝乃永不止息地要把他具体化,藉着圣子完全彰显出来。主耶稣一方面代表神性的离心运动;一方面代表他的向心运动,到了圣灵降世,始竟其全功。真正的宗教,把我们和上帝重新联合起来,使我们在他里面,在某种程度上,重新产生这永恒的运动。信徒的经验,向世人见证,上帝本身虽不可知,但藉着圣子,作他外在的启示;又藉着圣灵作他内在的启示——只有他能教我们了悟真理。主耶稣「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来九14)。教会也只有藉着圣灵能够进到上帝面前;而失丧的世人也只有藉着他能够皈向上帝。

    于此可见上帝乃是生命,是自足的生命、永远的生命;和他相比,这宇宙的生命,仅为双目之一瞬,沧海之一栗。主耶稣乃是他唯一的启示者,神性唯一显明的本质;也是藉着他创造诸世界,并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参来一3)。他是天地万物的生命;一切自然界的庄严华美,一切分子和克分子的力量,一切万有引力和进化,乃都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基督事工的彰显。他又是「人类的生命」,世人一切向上的理智与道德的推进力,都是从基督而来;他又是人类历史发展指导的原则。他又是「教会的生命」、「独一的救主」、人类「属灵的导师」。

    上帝一切客观的启示是主耶稣基督的工作;一切主观的启示,则为圣灵的工作。主耶稣基督是外向的,而圣灵乃是回向上帝的性能。一辆电车,只要系住电线,便能乘驰上山;同理,我们的信心,也能系住上帝,使我们能够接住他的推动力。这个宇宙乃在归回天家,因为圣灵乃在不住的使客观的启示,成为主观的启示,乃在使人类有意或无意地领受上帝的思想、恩爱与心意,万物都要找到他的目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一一36)从此可见在上帝的作为上,圣父乃是万福之源,圣子乃是「媒介」(中保),圣灵乃是成全的总办。但所有这些外在的过程,乃仅是回到上帝本性之内在的生命过程的征兆,和有限的反映。

    照梅那(Meyer)和马杜慈(Marcus Dods)的圣经注释,约一1「道与上帝同在」,乃是说明道与上帝的交契,乃表示二者有不同的位格,而其道德的本质乃是爱,

    又照梅逊(Mason)的注释,「道与上帝同在」,乃是「道朝向上帝」。他的脸不是向外的,乃是向内的。他整个的位格乃是倾向上帝,「心心相印」,「亦步亦趋」。此乃和亚当适得其反,他背向上帝,听从魔鬼的试诱,「躲避耶和华上帝的面」,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取永远的沉沦!约翰福音一18说:「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我们要想表明上帝,必先知道上帝;要想知道上帝,必先住在他的怀里。所以「道与上帝同在」,非指个静态的位格,而乃含有动态的作为,他往往他怀里,乃为要表明天父。我们圣徒,也要住在他的怀里,常常顺服,恐惧战兢,作成得救的工夫;要无可指摘,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参腓二12-16)「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人的智慧是三重性的,这便可令我们想到上帝是三位一体的。在人的自我意识,乃有三种成分,例如:(1)我们认识我们自己;(2)我们为自己照一张相片;(3)我们承认那张相片是我们自己。但是一个神经失常的人,或一个罪人,便不认识自己。罪人要到悔改的时候,方能醒悟过来,认识他自己。例如路加福音第十五章的浪子,到了悔改的时候,始能醒悟过来,认识他自己。(路一五17英文圣经:“He came  to  himself”——「认识他自己」,中文圣经译作「醒悟过来」。)一个神经错乱失常的人,乃是一个疏离他自己的人(alienator),我们称神经病医生是「a1ienist」──意译乃是医治疏离自己,不认识自己的人。完善的自我意识,无论是人或是上帝,必有三种成分联在一起;仅仅二重性(duality)是不完善的,这乃有两者分离之急。在上帝「我」与「你」之间的和解(mediation),必定是有位格的人,而且必定在各方面与两方任何一位是相等的,始能胜任其中保之职。

    神学家谢特(Wm.G.T.Shedd)说:「圣灵令人感服之奇功,其中之一,乃为使人的意识变为自我意识──例如使浪子认识他自己(路一五17,见上文),承认有罪,乃为一种自我意识,会自觉有罪,承认是犯罪的人。自我意识,乃高于意识,乃是三重的(trinal),而意识乃为二重的(dual)。同一个人的灵乃有两种不同的形式——主体与客体。上帝三种本质的意识,结合起来,成为一体的时候,就形成一个上帝的意识,……三个位格,便成为一个本体」。

    杜诺(Dorner)认为二位一体内部的关系,乃有三方面的意义;(1)是形体的(physical)──上帝乃是因;倘果等于因,则果亦变成因。(2)是逻辑的(1ogica1)——自我意识,乃高于意识,故自我意识乃高于自我。(3)是伦理的(ethical)——上帝乃「自愿的权利」(se1f-wi11ing right ),但如果权利乃是任性专横的,则并非权利;权利如果出于被动的性质,也不复是权利。从圣父方面说,权利乃是本性的(being);从圣子方面说,权利乃是自愿的(willing)。如果没有自由,不是自愿,则成为一种死的理教,一个死的上帝,乃完全由于「必不得已」。如何使「不得已」和「自由」能够调和,只有基督信徒藉着圣灵,从上帝始能找到。圣父=是主体的我(1),圣子=是客体的我(me),圣灵=乃为两者的合一(unity)。除了太阳和阳光以外,还需要眼睛能够看到太阳之光。

    因此我们在主体(subject)与客体(object)以外,还要一种「主客二体」(subject一object)。因为如果没有一种联合的性能(unifying  princip1e),便不能完全分辨主体和客体。因此圣灵可以视为人里面以及上帝里面自我认识的性能。主耶稣基督在没有做他救赎工作之先,他和人类乃有一种自然的结合;同理,圣灵在没有施行其重生工作之先,他也和人类有一种自然的结合。例如伯三二8说:「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神学家凯伯尔(Abraham Kuyper)在其(圣灵的事工》一书中说,圣灵乃是万人生命的本原,也是圣徒重生成圣的生气。

    德国神学家艾勃拉氐(J.H.A.Ebrad)说,圣子在神性(Godhead)中的工作是一种「离心的」(Centrifuga1)运动;圣灵在神性中的工作,乃为一种「向心的」(Centripetal)运动。照约一18说:「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主耶稣基督是上帝向外启示的「器官」,所以说「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而圣灵乃为上帝内在的启示。林前二10说:「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希伯来书九14说:「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罗八26说:「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有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约四24说:「上帝是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拜他。」一六8一11说:「他(圣灵)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可见圣灵的工作,乃为一种向心的运动,藉着他的工作,使圣父和圣子的心,彼此相知,有完善的交契。

    3.圣子与圣灵工作不同的特性——基上所述,可知圣子的工作和圣灵的工作,乃有特性上的不同。简言之:(1)圣子的工作乃是外向的;圣灵的工作,乃是内向的。(2)圣子是向外启示的器官;圣灵乃为向内启示的器官。(3)圣子是我们天上的中保;圣灵是我们灵魂的中保。(4)在圣子的工作上,我们是被动的;在圣灵的工作上,我们是自动的。

    关于圣子的工作,以后各章论到他是先知、祭司与君王的时候,尚须详加论列。关于圣灵的工作,以后论到他施行救恩,重生与成圣的时候,也要加以详论。于此我们仅说,圣灵乃是生命的主(author  of  life)。他创造世界(创一2);他使童贞女马利亚怀孕生主耶稣(太一20);他使人重生,他使人复活,他是生命之光;他感动圣经作者;他使罪人认罪悔改;他启发圣徒,使信徒成圣。

      创世记一2说:「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路一35说:「圣灵要临到你(马利亚)身上」。约三8说:「从圣灵生的」。罗八11说:「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约翰壹书二1说:「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约一四16一17说:「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约一六13说:「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罗八14说:「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

    如果没有圣灵的工作,便不能施行救赎;正如燃料不点便不能生暖;又如钙包如果不吃,便不能养生。主耶稣乃是进入世界的上帝(「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但「如果没有圣灵,基督教便成为一台史剧;圣灵乃是上帝进入人心,圣灵乃使纸上的信条,成为生命之道。主耶稣基督好似医生,开了药方,便离病人;圣灵好比护士,看顾病人,直到病痊。马特逊(Matheson)在其《圣灵之声》一书中说:「一面镜子,如以镜面朝下,不把镜面朝上,便不能得阳光照射。……光来了是不够的,你自己必要起来发光,在你脸上,发出荣光,否则光就不能向外照耀。」以西结书二2说:「灵就进入我里面,使我站起来,我便听见那位对我说话的声音。」

    圣灵并非要显明他自己,而乃为显明基督,约一六14主耶稣说:「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翰逊(E. H. Johnson)在其《论圣灵》一书中说:「几年以前,有一部大的蒸汽机向大众表演。当它发动的时候,我们只见活塞与汽门转动,但不知其如何会转动。当蒸汽高热的时候,就成为有弹力的汽,非肉眼能见。圣灵亦然,他的作为,既不能见,又不能闻;但在我们里面,却发生强大的感力,使我们有新的见解,新的力量,新的爱心」。谭耐(Denney)在他《神学肄言》一书中说:「我们的见证在不知不觉之间藉圣灵发出其大能。」慕尔(Moule)引特土良(Tertullian)的话说:「圣灵乃是基督的代理,当主耶稣上十字架的前夕,圣灵在基督的心里像一个人」。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都是圣;但是第三位特别称为「圣灵」,这乃是因为藉着他默化的奇工,能使信徒成圣,圣灵的工作乃是在个人里面的。以弗所书四6说:「上帝,……超乎众人之上(圣父),贯乎众人之中(圣子),也住在众人之内(圣灵)。」历代以来,关于圣灵的教义,其阐发的著作,重点各有不同。阿他那修(Athanasius)乃讲三位一体;奥古斯丁则讲罪恶;安瑟伦(Anse1m)则讲赎罪;路得则讲称义;卫斯理则讲重生,而在每一种教义阐扬以后,随着有教会的复兴。

 

三、生出(generation)与发出(procession)乃是一致的与相等的

    诗篇二7说:「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这一个宣称,乃是证明圣子的永恒性与神性。主耶稣基督子的身分,并非从道成肉身,受浸,或登山变形之时而有,也非在复活之时而开始,使他成为神的儿子。这些乃仅承认或表明他的先存性,乃和神格(Godhead)是不可分的。他乃「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西一15)圣经指示我们,圣子的「生出」与圣灵的「发出」乃都是永恒的。

    诗篇二7:「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今日」一词,照亚力山大氏(Alexander)的圣经注释,乃指永恒的意思。斐鲁(Phi1o)也说「今日」乃有直到永远之意。严格言之,所谓「生出」「发出」二词,并不能完全正确表达圣子和圣灵的真义。这些名称的主旨,乃在免除对于三位一体中的任何一位有不平等的谬见。永生神子的「生出」  (  generation)乃有如下四点的意义:

    1.「生出」不是创造,乃是圣父自己与圣子的交契。圣父、圣子、圣灵三名,乃仅指他们位格的不同。圣父既未给与圣子任何本质;圣子也没有从圣父取得任何本质,此乃尼西尼(Necene)教父的偏差。

    2.「生出」并非圣子存在的开始,而乃为与圣父永远的关系。犹如太阳是永远的,阳光也必然是永远的。从前有人问安提阿学派的教父居利尔(Cyril)说,圣子是否在他「生出」以前即已存在;他答称,圣子的「生出」,并非先于他的存在,因为他乃是永远存在的——自有永有的。

    3.圣子的「生出」,并非出自圣父意志的作为,而乃为神性本质内在的必然性。正如有太阳必有阳光;有阳光必有太阳;如无阳光,则太阳不成其为太阳。同理,如无圣子,则圣父便非真正圣父。如果说神性仅属于圣父,此乃为亚流派(Arianism)的异端。还有从属说(Subordinationism),此说倡自特土良(Tertullian),他说:「圣父是潜在之上帝;而有形之神子,以及无形之圣灵,乃为上帝所造,此非与上帝同一者,而为其从属者。」此乃显然违反三个位格平等的真理,此于上文,已加论列。

    4,三位之间的关系,没有衍生从属关系——而乃为神的本性之生命的运行;圣父、圣子、圣灵,在同质和同荣的地位上,父透过子;父与子又透过圣灵,各按其位,推进他们的事工。在圣子里面,乃似有圣父神性与荣耀完全的副本。爱德华氐(Edwards)说:「圣父的一切都在圣子里面重复表现出来,完全相同,绝无次等的意义。」我们虽不否认,在次序上、职务上、工作上,圣子当然顺从圣父,但却不是在本质上有何不同。约翰福音一四8-10:「腓力对他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圣父是超越的生命,乃为神圣的源头,乃「超乎众人之上」;圣子是内在的生命,乃为神圣的河流,乃「贯乎众人之中」。圣灵是个别的生命,乃似神圣的血液,乃「住在众人之内」(参弗四6)。圣灵可说是神(Godhead)的执行者。

    基上所论,我们可以宣称,因为这些位格上的不同,上帝的存在,乃有三方面的关系:第一,从圣父说,乃为源头,根本与权威;第二,从圣子说,乃为表现媒介与启示;第三,从圣灵说,乃为了解、实践与完成。

    欧文(John Owen)说,圣灵的工作,乃为结束、完成、和圆满。一切上帝的启示乃透过圣子或圣灵。凯伯雨(Kuyper)把起因、建造、与完成三种职务分别归与三位:圣父先行发动;圣子安排经理;圣灵玉之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