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三种位格的永恒性

 

一、经文证明三种位格之永恒性

     1.道在太初与天父同在的经文——约翰福音一1-2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创世记一1-2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腓二6说:「他本来有上帝的形像,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新译本)。

    2.关于主耶稣的先存性的经文——约翰福音八58说:「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一18说:「在父怀里的独生子」;西一15、17说:「爱子……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他在万有之先」。在这些经文里的动词,英文都是现在式,这乃是表明永恒的意义。启示录二二13一14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

    3.在创世以前圣父圣子已有交契的经文——约翰福音一七5、24说:「父阿,……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在「创立世界以前,你已经爱我了。」

    4.关于主耶稣基督创世的经文——约翰福音一3说:「万物是藉着他造的」;林前八6说:「万物都是藉着他(耶稣基督)有的。」西一16说:「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来一2、10说:「藉着他创造诸世界。……『主阿,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5. 关于圣灵永恒的经文——创世记一2说:「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诗三三6说:「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圣灵)而成。」来九14说:「藉着永远的灵,……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

    基上而观,可知圣父、圣子、圣灵乃是太初就有,在没有世界以先,早已存在永恒里;而那漠视三位一体的谬论,乃是违反圣经的异端,请分论之:

 

二、撒伯流派与亚流派两大异端

      1.撒伯流派(The  Sabellian)——撒伯流(Sabellius)以为圣父、圣子、圣灵仅为隐藏的神性向世人显现的各种方式,并非永恒的。从他与创世的关系来说,上帝便是圣父;从他与主耶稣基督的关系来说,上帝便是圣子;从他与教会的关系来说,上帝便是圣灵。所以撒伯流的三位一体论乃是应用的(economiC),并非内在的(immanent)、永恒的。所谓三位一体仅为一种名称,乃为上帝的作为变动不居的情态。照施莱马赫(Schleiermacher)的看法,撒伯流主义乃是上帝因为世人感受的不同在世界各种的反应。撒伯流和施莱马赫以为三位一体乃仅为上帝在启示过程中的三种方式,父、子、圣灵乃因时而异其显现之形态,此乃「变形说」(Modalism)的异端。事实上他们乃否认三位一体论,例如一位总统,在平时是总统,在战时是海陆空军总司令,在家是父亲。此乃「一位三职论」,并非「三位一体论」。

      此种学说,无论从何点而观,乃是没有圣经根据的。从事实而论,圣经晓谕我们,三位一体的第二位,乃在主耶稣基督降生之先,早已存在。主耶稣亲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约八58)而在教会没有存立以先,圣灵也早已存在。经云:「太初有道,(主耶稣)道与上帝同在」(约一1);又云:「起初上帝创造天地。……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一1-2)撒伯流主义乃显然不合圣经。

      2.亚流派(The  Arian)──亚流(Arius  of Alexandria)认为只有圣父乃是在无始之初即已存在,圣子圣灵乃为上帝在创立世界以前所造的;主耶稣基督仅次于上帝,故赋有创世的权能而被称为上帝。

     可是以后依附亚流派的人,对于主耶稣基督却有不同的见解。因为亚流之说,对于基督的地位没有明确的认识,他一方面说基督是上帝首先的被造物,一方面却又是万物的造物主,所以他的信徒,乃见仁见智,各有不同的学说。例如苏西尼(Laelius  Socinus),他虽承认圣经的权威,反对自然宗教,认为基督教乃为独一的宗教;可是他的错误,乃在以理性为衡量圣经的尺度,以致对于正统的信仰,尤其是「三位一体论」,以及基督赎罪论,均持反对的意见。他认为神体只有一位,主耶稣乃是人,不是神,仅与世人有不同的特点:(1)他不可思议的怀孕;(2)他完全无罪;(3)他领受特殊的圣灵之浸;(4)他曾被提升天;(5)他复活升天以后,得到天上地下的权柄,成为上帝统治的代表;(6)他升入尊荣之境,被称为上帝,受人敬拜;(7)他是人类救主。但他的信徒,却变本加厉,仅以主耶稣为一个凡人,否认一切超凡的特性。其中如现代的「神体一位论派」(Unitarians),不但反对「三位一体论」,且尤否认主耶稣基督的神性,实在集亚流派、半亚流派、苏亚尼派以及人道主义者(Humanitarians)一切异端邪说之大成!

     照圣经的教训,亚流派乃是最危险最应被诅咒的异端。林前一六22说:「如果有人不爱主,他就该受诅咒。」(新译本)约翰壹书二23说:「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四3更说:「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桂德金氏(Gwatkin)说,亚流派的基督乃仅系一位异教的偶像。卡莱耳(Car1y1e)初以为关于亚流派教义的争辩,乃无足轻重;以后恍然憬悟,假如亚流派得胜,则圣道将名存实亡!

    亚流之误,乃在不重圣经,而徒凭人智揣摩,以为子必较幼于父;从而把主降为一个被造物,乃为有限的;而不知圣经明明说,主耶稣基督乃是太初便与上帝同在,与上帝平等,他就是上帝。路德引约一1说:「道就是上帝」,这可驳倒亚流派;「道与上帝同在」,这便驳倒撒伯流派。相传英皇雅各一世(King  James I)审问亚流派李该得(Bartho1omew  Legate),有没有向主耶稣祈祷。李氏答称:「在无知的时候,确曾向主耶稣基督祈祷;但近七年来,就不向他祈祷了。」英皇闻之大为震惊,「就用他的脚踢开他」!但卒因他不肯悔改,取消他的邪说,便把他当众焚烧!

    亚流主义,乃是古教会关于基督论很严重的异端。他否认基督有真正的神性,以为基督的地位,乃是介乎神人之间的半神(Demigod);因此,他并没有绝对的神性,而仅为一个最高级的受造物。他们把若干有关基督卑微之境的经文,牵强比附,加以曲解,以他暂时的甘愿虚己自卑,居于次位(参腓二6-11),便以为他和上帝原非同体,而且永远不是同等。此说最初倡自俄利根(Origen  C.,185-254),亚流承其馀绪,加以渲染,遂至变本加厉成为严重异端。大多数的亚流派,并且认为圣灵便是藉着他的能力所造的首先的、最大的受造物,这又成为「圣灵受造说」的异端(Pneumatomachi)。

    亚流派在神学上的中心思想,乃在其不信基督和天父有「同一的性体」(homo-ousios),而只有「相似的性体」(homo-iousos)。这两个字,只差一个小小的字母,但是「失诸毫厘,谬以千里」;这毫厘之差,乃竟发生了「生」「死」的出入!因为由前之说,基督便是真神,是救主,可以拯救世人的灵魂;由后之说,他只是一个受造物,不是自有永有的真神,不能作人类的救主。而且这教义上的争端,祸延千古,至今还是存在——前者是正统派的信仰,他们信而得救;后者则为现代派(Modernism)或称新派(自由派Liberalism)的异端,乃虽生犹死!

    当时的亚流派,正如现在的新派,甚为活跃,鼓其如簧之舌,运用各种手段,诱世惑众,并使东方教会陷入剧烈的纷争。君士但丁——罗马帝国最先的基督教君王(274一337),诚恐发生分裂,为求奠定罗马帝国之教会基础,特于三二五年,在小亚西亚召开一个会议,解决争端,并制定一个统一的公认的教义,以资教会的信守。此即尼西亚第一次大公会议(Counci1 of Nice),全国各地的主教和长老,几乎全部出席,计共一三八位,由皇帝亲自主持。议题中心,乃为「基督究竟是真神,抑仅为一个首先的最大的受造物」。感谢上帝,他兴起了一位亚力山大主教阿他那修(Athanasius,298一375,被称为正统派的鼻祖),为反亚流异端的斗士。他曾因此失欢东朝廷,由是颠沛流离,凡二十余年,忍辱负重,坚贞不屈,孤军奋斗,大义凛然,彪炳千秋。这次大公会议,判定亚流主义为异端,并通过下文,为教会信经——称为「阿他那修信经」,文曰:

    耶稣基督,在万世以前,出于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同一性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