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道成肉身

一、超过人智的奥秘

关于基督福音里面许多事实的记载,很多有思想的人觉得难于置信,因为其中的奥秘乃超过人的智慧和悟性,实在百思不得其解。所可惜的,他们的所谓难处,乃是在不应有的地方,以致他们便庸人自扰,愈想念不能信。例如主耶稣救赎的恩功,他们以为拿撒勒人耶稣,他不过是一个人,他死在罗马的刑具(十字架)之上,为什么能够除去世人的罪呢?为什么,他在几乎两千年前的死,至今尚能有效,能令上帝赦免我们的罪呢?又如复活,许多人便以之为绊脚石。他们始终怀疑,不能相信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即或他的坟墓是空的,但是他从坟墓里出来,有形有体的复活,而有永远不朽坏的生命,这就令他们难于置信。又如童贞女怀孕生子,这连教会里面很多「新神学家」都不相信,他们以为这乃违反生物学的道理,不能置信。还有对福音书里面所记的各种神迹,他们又都不信,他们不信主耶稣在水上行走;五饼二鱼喂饱五千馀人,还剩下十二个篮子;按手在身,叫死人复活;吩咐死了四天已经腐烂发臭的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凡此种种,他们认为都无法可信;甚至所谓「基督徒」,乃至「新神学家」,也对此深感困惑。

但是真正的难处尚不在此,由于基督福音无上的奥秘,真正的难处,尚非在受难节十架赎罪的信息,亦非在复活节死里复活的信息,而尤在圣诞节「道成肉身」的信息。真正令人困惑的,乃在说拿撒勒人耶稣乃是上帝成为人(参腓二6-7),是「出于天」的「第二个人」(林前一五47),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是第二个人类的代表和首脑,要决定人类的命运;拿撒勒人耶稣虽是一个人,他到世上来,「成为人的样式」,(腓二7)但却并未失去他的神性;他虽是真人,却又是真神。神人二性,合于一个位格里面,这乃是主耶稣位格的两大奥秘。而圣父、圣子、圣灵三个位格,却又合为一体,成为「三位一体」。主耶稣基督降生,第一个圣诞节,乃开了人类历史的空前绝后的新纪元,这乃是最深奥的最难侧的基督圣道属天的启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上帝成了人,圣子成了一个犹太人;一个创造万物全能的上帝,生在马槽里面,在世上成了一个好像毫无办法的人——「客店里没有地方」给他住(路二7),被放在马槽里面,躺着呆看,需人喂他,需像其他孩子一样,需人教他讲话。且这些记载,都是事实,并非神话寓言;凡此种种,都是超乎人的智慧,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所以「道成肉身」,实为一个奇妙的奥秘。

因此,基督圣道,「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林前一23)。关于上述的童女怀孕,十架赎罪,死里复活,以及各种神迹奇事,乃是世人、犹太人、回教徒,神体一位论者(Unitarians)、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es)最感困惑的难题。这乃是由于他们的不信,或是因为对于「道成肉身」的道理,不能相信;但是倘使他们对于「道成肉身」的实意能够把握,则对其他各项难题,也必能恍然大悟,迎刃而解,疑云全消。

倘若以为主耶稣仅仅是一个非常敬虔的好人,则新约里面一切关于他的一生以及奇妙的作为,都要成为重重如山无法破解,莫由了悟的难题。但倘使知道他乃是活泼长存的道,是和天父同工的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来一2),那便不感惊奇,他成了肉身降世为人,在世上完成了他救赎的恩功,「洗净了人的罪」,又复活升天(参徒一9),「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一3)。倘使知其为生命之主,也不会骇异,他死在十字架上,埋葬以后第三天又复活。倘知他「真是上帝的儿子」(太二七54),必能相信他死了以后,还要复活,「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卫斯理(John Wes1ey)因此照着说:「那不死的会死,这实在完全是奥秘!」主耶稣的复活乃更是无比的奥秘。假使永生的神子会「存心顺服,以至于死」(腓二8),则无怪他这种死,乃有拯救失丧世人的重大意义与果效。一旦世人承认主耶稣的神性,如再不信这些道理,则乃自证其自相矛盾,不明事理。所以「道成肉身」,责骂无可测度的奥秘,而使整部新约圣经所记的一切,发生意义。

二、他是真神亦真人

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对于上帝的儿子主耶稣降世的情形,乃有详细的报导。他乃是当罗马帝国极盛时代,生在一个不著名的犹太村庄一间小旅馆的外面。关于圣诞故事,世人往往仅知其为大喜的信息,而不注意世人对他的冷淡无情。「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一10一11)主耶稣为什么生在旅馆外面,乃是因为旅馆客满,「客店里没有地方」,其实乃是没有人愿意给一个出身寒微的贫苦妇人一个床位,所以她只好把她的孩子「放在马槽里」(路二7),就用马槽作他的摇篮。圣经里面对他降生的故事,仅加简单的叙述,关于世人对他如此残酷不仁,也未加评语;但稍有思想的人,不能不为之震惊。圣经里面对于他降生故事的叙述,其重点非在其降生时候的环境(除了马太福音第二章第一至六节,为应验弥迦先知的预言说:「犹大地的伯利恒阿,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而乃在注重这婴孩的身分。关于这点,新约里面,乃有两大要义:其一,他是上帝;其二,他不但是上帝,又是上帝成为人,请分论之:

1.他是真神上帝——生在伯利恒的婴孩,乃是上帝——圣经里面称他是上帝「父怀里的独生子」(约一18)。当他受侵,「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上帝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6一17)当他和门徒「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一七1-5)。他乃是上帝的儿子,在神学上,主耶稣乃有神人二性,但非有两个位格。神人二性,乃在一个位格里,在神学上谓为「二性一位」。主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在英文里面,「儿子」一词之前乃专用「特定冠词」(The Son),而不用「不定冠词」,称为「一个儿子」(a son),乃有「独特的」、「独一无二」的意义。在约翰福音前三章里,提了四次,称他为上帝的「独生子」(约一14、18,三16、18),乃所以重视他的「独特性」和「无比性」。约翰称主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所以基督教会的信条里说:「我信天父上帝,……我信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

初期教父俄利根(Origen C.’185一254)以及古教会的亚流派(Arians)异端,否认主耶稣的神性,以为基督的地位,乃是介乎神人之间的半神(Demigod)。他们自相矛盾:一方面说他乃是上帝的被造物,同时又说他是万物的造物主。因此说他并无绝对的神性,而仅为一个最高级的受造物。于是他们把若干有关基督卑微之境的经文,牵强附会,加以曲解;以他暂时的虚己自卑,居于次位,便误以为他和上帝原非同体,而且永远不是同等。从而否认圣父圣子乃是同体,同尊。殊不知他为拯救失丧的世人,虽降世为人,但并未放弃他的神性;所以他虽被钉十架,受死埋葬,仍能照他所说在第三天复活,「他从死里复活」,乃是「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徒一七31),他乃是上帝,是独一的救主。「他本来有上帝的形像,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新译本),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以完成其救世的恩功,否则世界人类将永遭沉沦,没有得救的希望。

惜亚流派异端的余毒至今犹存。「神体一位论派」(Unitarians)、「耶和华见证人」派(Jehovah’s Witnesses),便是其恶果。但他们只要虚心查考圣经,便不难恍然大悟。约翰福音第二十章三十一节说:「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全部约翰福音的主旨,乃在陈明主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但约翰也深知「上帝的儿子」一词,已被许多不纯正的观念所混淆:例如犹太神学的「弥赛亚」,希腊神话里的许多「外邦邪神的众子」,「邪神和人结婚所生的超人」。约翰不愿世人对他所称的「上帝的儿子」一词发生误解,所以他在他所写的福音书中,开宗明义在首章即确切表明主耶稣的神性,乃是专属于他的。因此英国教会在每年圣诞节必宣读这一段圣经。在整部新约里面,最能精确表明主耶稣神子身分的性质与意义的也在此段。

约翰阐明主耶稣是神子,非常审慎,所以他在提笔写福音书的时候,不先讲「子」,而乃讲「太初」之「道」。这乃在避免发生误解。读者因此便会查考旧约。创世记开宗明义,乃讲「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在中文圣经里的「太初」与「起初」,在英文圣经,都是“Beginning”。在创世记第一章第三节:「上帝说:『要有……就有』」;诗篇三十三篇六节及九节说:「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因为他说有,就有」。这里的「说」字和「命」字,在英文乃为“Word”与“Spoke”;而太初有「道」的「道」字,在英文也是“Word”。所以,上帝的「道」(话),乃有上帝的工作和创造的意思。约翰根据此义,便进而阐释七事:

(a)「太初有道」(约一1)——这乃指道的「永世性」(eternity)。中文「太初」一词,较英文beginning涵义更为深远,万物有始,他乃是无始的。

(b)「道与上帝同在」(约一1)——这乃指「道」的位格,道与上帝虽位格不同,却和上帝有永远的关系,乃在一体里面,永不分离。

(c)「道就是上帝」(约一1)——这乃指「道」的神性,他不是被造物(Creature),它虽和天父位格不同;但圣父圣子,乃为一体,「道」乃有神性,乃是三一真神里的一位,乃是上帝,和圣父没有分别。其奥秘乃在三位一体的真神,虽位格各有分别,不相混淆;但体乃仍是合一,永不分离。

(d)「万物是藉着它造的」(约一3)——这乃指「道」创世的奇功。上文说,「道」不是被造物,他乃与天父同工,为他所用,完成天父一切创世的工作;「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这又证明「道」乃是造物主,他不属任何一类的被造物。这便可驳斥许多异端邪说。

(e)「生命在他里头」(约一4)——这乃指「道」乃是有生命的,若不藉着他,则天下万物,一切被造物,将没有生命气息。世人不知生命的来顺,不知生命为何会持续绵延,于此而得解答,万物乃从[道」而来,而藉着他,才得存留维系。「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把他的「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一七24一28)一切被造之物,其本身并没有生命,生命乃是从「道」而来——三一真神的第二位。

(f)「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4)——这乃指「道能令人开悟」“「道」不仅赐我们生命,并且赐我们光,光照我们。蚩蚩者氓,浑浑噩噩,不知生从何来,不知人生意义。「道」乃令我们开悟,我们得生,乃因「道」的奇功,我们乃活在上帝的世界,为神而后。

(g)道成了肉身(约一14)——这乃指「道]成了人的样式;降世为人,「住在我们中间」;那生在伯利恒马槽里的婴孩,乃是永生之「道],就是至圣至善,全知全能的真神上帝!这乃是上帝对世人的大恩大爱!
于此,我们当可认识「道」的意义,道乃是真神上帝,乃是创造万物之主,是上帝「父独生子的荣光」(约一14);「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一18)。当圣经宣称主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这便清楚断言他的神性;圣诞节的信息,就是昭告天下,那个马槽里的婴孩,乃是上帝。

2.道亦是真神成人——那生在伯利恒的婴孩,不但是上帝,又是上帝成为人,上帝在肉身显现——「道」成了肉身,成为一个婴孩。但他仍是上帝,并未丝毫减少了的神性。他成了人以后,并未因此减少他的神性,仅是加上了人性。他「为人人尝了死味」,称我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他「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参来二9一18,四15一16)
道成肉身的奥秘,是人智不能测度的。但我们虽不能解释,却能陈述。例如正统派信条,其中如西敏斯特信条(Westminster Confession)说:「上帝的儿子,三一真神的第二位,乃是真实和永恒的上帝,与父同质而同等。当日期满足的时候,就取了人性,(约一1、14 ;腓二6;加四4;约壹五20)及其诸般基本禀赋,和一般软弱,只是没有罪(来二14、16一17,四15)。他因圣灵的权能,由童贞女怀孕,取了他的实质(路一27、31、35 ;加四4),因此他有两个完整而不同的特性——神性和人性,联在一个位格里面,不分离,不转换,不混合,不紊淆(路二35 ;罗九5;西二9;提前16 ;彼前三18)。他是真神,也是真人,却只是一位基督,神人中间唯一中保(罗一3-4;提前二5)。

三、道不能凭外貌认他

所以我们要明白「道成肉身」的意义,不能「凭着外貌认」「基督」(林后五16),而应仰体上帝的大恩大爱而敬拜他。「道成肉身」,乃是上帝谦卑他自己,降世为人。诚如使徒保罗说:「他本来有上帝的形像,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新译本);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此乃上帝屈尊降卑,拯救世人,伟大的救恩。
若干新神学家,玩忽「道成肉身」重大的意义,以为仅是为了改善被造物的情况,乃是无关救恩。但是神学家丹纳氏(James Denney),他坚决强调:「新约圣经的道理,绝没有使『道成肉身』脱离与救赎的关系。新约启示的焦点,非在伯利恒,乃在各各他,髑髅地。倘使忽视或曲解这个要点,便是摧毁基督圣道。」伯利恒那个婴孩的摇篮之伟大意义,及其所发生的后果,乃在一步一步带领上帝的儿子到各各他的十字架上去。所以解释[道成肉身」新约圣经的金句,非仅在约一14,而尤在林后八9:「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我们应当重视的特点,非仅在他降生的奇特;而尤在他救恩的奇妙。

四、乃是他自愿限制

腓立比书第二章七节,英文圣经有几种译法:Phi-lips译本,译为「剥夺他一切权利」;Authorised Version译本,译为「反倒虚己」,「不图己名」;R. V. 译本,译为「倒空自己」;N.I.V. 新译本,译为「自视无物」。中文钦定本译为:「反倒虚己」;新译本译为「反而倒空自己」。腓立比书第二章七节和哥林多后书第八章九节两节经文,对于主耶稣的神性有无减少呢?在神学上乃有两种学说:一为「克奴细说」(Kenosis),意指「虚己」,「倒空自己」。就是把他掌管天地万物主宰的权威,自愿舍去,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二为「大专奴细说」(Tabeinosis),意指自卑。就是甘愿受律法的咒诅,存心顺服,甚至舍弃生命,死在十字架上,受一种最羞辱的死刑。从这两节经文来分析,我们可知基督卑微地位的主要意义,乃在他以天地之主,最高立法者的地位,甘愿处在律法之下,代替他的百姓,履行律法上的责任;那便是为我们的罪,受了律法的咒诅。加拉太书第四章四至五节说:「生在律法之下,要把津法之下的人救赎出来」(新译本),便是最扼要的启示。

从一方面看,基督降世,乃是三一真神的第二位承受人性,从某种意义说「道成肉身」,并不是「上帝成人」;但这乃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应从另一方面看,在「道成肉身」之时,圣父、圣子、圣灵三位,却都参加(参太一20 ;路一35 ;约一14 ;徒30 ;罗八3;加四4;腓二7)。易言之,「道成肉身」,并非仅为关于「道」的事,「道」乃是集体参与此事者其中之一位。从这点而言,又可证他在降世之前,实早已存在(参约一1,六38,八58 ;加四4;西一17)。这一位在太初即已存在的「神子」,承受「人性」,成了「血肉之体](来二14),这实在乃是一件超过人类智慧所能领悟之事。然这却又是一件无可否认的神迹,便是那「无限的],可以而且确是和那「有限的」发生关系;那「超凡的」,可以而且确是临到这世界,「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度我们人类的生活,「体恤我们的软弱」(来四15),「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前二24);「乃是要叫世人口他得救」(约三17)

从某些事例来说,主耶稣降世为人以后,他的权能,似受限制。例如:他「在众人中间转遇来,说:『谁摸我的衣裳?』」(可五30)又说:「你们有多少饼?」(可六38)又说「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可一三32)但是从其他事例来说,他又表现其超凡的知识。例如他「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的平静了。」(太八26)他对撒玛利亚的妇人说:「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约四17一18)他又知道彼得「先钓上来的鱼……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作税银(太一七27)。他不必等人报告,已经知道「拉撒路死了」(约一一11一14)。他又时常表现他超凡的能力,能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太一一5)。从四福音的记载来看,他降世以后,虽似剥夺了他的权能,其实不然;他仅仅自己限制他的神性,却绝未减少他的神性。

主耶稣在世所言所行,都要顺从天父的指导;圣父、圣子、圣灵乃永远是一体的,彼此相联的,不是特立独行的。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于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约五19)「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30)「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又说:「我没有一件事是凭着自己作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约八28一29 )此乃三一真神第二位的本质,所以他宣称第一位是他的父,他自己是子。他们在永世里虽是平等的,乃是同质同等的;但既称为于,自必乐意「作(父)所喜悦的事」。此非因他降世为人,才是如此,而乃为父子在永世里的关系;所以,无论在天在地,子乃始终顺从父的旨意;一切所思所行,莫不以父的旨意为依归。因此关于世界末了和他再临的日子,他说「不知道」,此非由于他道成肉身才如此,而乃因天父原来的旨意。加尔文诠释马可福音第十三章三十二节说:「关于世界末了的日子,在主耶稣尚未完成中保职务以前,天父没有告诉他;到了他复活以后,他才知道。」所以主耶稣在世之时,限制他所知,不能根据「道成肉身」加以说明,而须凭天父的旨意,来加解释。

于此可见神子「倒空自己」,「成为贫穷」,乃是他自愿限制他的权威,放弃他的荣耀,忍受苦难、虐侍、辱骂、误会,最后受死,且在十字架上受最惨酷的苦刑,不但肉体的痛苦,尤其是心灵上的伤痛,使他心痛欲裂。此乃是他对悖逆的人类极度的恩爱。圣经的真谛乃是失丧灭亡的人类,有罪蒙赦免的盼望;与神和好的盼望;以及最后荣耀的盼望。而由于天父的旨意,主耶稣本来富足,成为贫穷,生在马槽,最后死在十架。此乃是人间最奇特的信息,大喜的福晋。

世人会滔滔不绝,高谈圣诞,但却类多感情作用,出于一时的狂欢,甚且乘机,沉于宴乐,鲜能阐发其极重无比的意义。基督圣徒应把圣诞的精神——主耶稣基督,本来富足,却为世人成了贫穷(参林后八9)的恩典,在我们日常行事为人上,具体彰显出来。可惜一般圣徒,甚至信仰最纯正的正统派,都像主耶稣关于爱邻舍的比喻中的祭司和利未人,没有同情的爱心,都「从(路的)那边过去了」(参路一O30一37),不能真切把圣诞精神彰显出来。真正圣诞的精神,乃是基督「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八9);要对我们的邻舍多行善事。「耶和华阿,求你不要叫我羞愧。你开广我心的时候,我就往你命令的道上直奔。」(诗一一九31一32)我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来有上帝的形像,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新译本);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5-8),拯救失丧的世人。这是「道成肉身」的本旨,真正圣诞的精神,凡我圣徒,应当仰体他的旨意,发扬这种精神,教会才能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