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被神所知的人

一、认识上帝的真义

人类为什么被造?乃为认识上帝。人生的宗旨是什么?乃要认识上帝。主耶稣所给的永生是什么?乃为认识上帝。主耶稣祷告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一七3)人生最好的事是什么,是得更多的喜乐、愉快、和满足吗?不是,乃为认识上帝。「耶和华如此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耶九23一24)什么是最令上帝喜悦的事?乃为认识上帝。「我喜爱良善,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上帝,胜于燔祭。」(何六6)

以上所说的一切,其要点乃在给人生一个基础,模型与目标,以及评定价值的秤。一旦知道了人生在世最主要的大事,乃为认识上帝,则其人生一切问题,便都迎刃而解。现代人因为不认识上帝,都感苦闷。照卡缪氏(Albert Camus)的「荒谬主义」(Absurdism),人生乃是一场「恶作剧」(Bad joke),毫无意义,所以整个人生,没有规律,失调混乱,困难问题,层出不穷。蚩蚩者氓,滔滔世人,都受了这种「荒谬主义的绦虫」(Absurdist Tapeworms)和「安束尼热病」(Antoinette Fever)的困扰;只有基督徒,靠着上帝的恩典能够免疫,因为他们以认识上帝悬为他们人生最崇高伟大的目标。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认识上帝」,仅为一种字句的公式,好比一张支票,倘不兑现,是毫无价值的。当我们讲「认识上帝」,我们有什么感应呢?是一种特别的情感吗?使我们背部打颤,汗流浃背吗?是一种梦境吗?飘飘欲仙,展翅上腾吗?抑或是一种理智上特殊领悟的经验?有无听到声音,看到异象?或有一乘的思想涌溢于心?这些问题,都须加以检讨,因为这个问题,人每易自我陶醉,以为已经认识上帝,其实并未认识上帝。易言之,「认识上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否能够确切的详加具体的讲解呢?请进论之。

二、必系上帝的启示

「认识上帝」实较认识人更为复杂。正如认识你的邻舍,比认识一所房屋更为复杂。对象愈复杂,认识愈困难。认识无生命的物,比认识有生命的物,较为容易;而认识一般动物,如牛马,则又比认识人较为容易。「我受造奇妙可畏」(诗一三九14);况且「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谁能识透呢?」(耶一七9)我们研究一匹马,几天即可了事;而对于人,虽认识多年,未必真能识透。尤其有些人乃表里不一,不显露真情;或则徒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三5)。我们以为深知其人,实乃隔靴搔痒,仅为「皮相之见」。苟非对方推心置腹,纵或我百般示好,彼此终是「貌合神离」。甚至可以这样说,我们要想认识人,须靠对方的「启示」,宣称他的姓名,非靠我们的研究。同理,我们要「认识上帝」,必须相信他的启示,非靠我们的研究。新神学家,迷信理智,不信上帝的启示,自以为「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一21-22);因之异端百出,迷惑世人。

举例言之,倘使我们和一位道德学问,资历地位比我们高的人往来,我们必对他谦抑有加,执礼甚恭,在谈话之时,必让他发表意见。倘使和君王总统相见,对方如果仅仅讲些礼貌上的话,我们不能对他们发怨,更无权要求他们与我们作朋友。何况全能的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的主,万军之耶和华,在他面前「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赛四O15);而他竟不以我们为卑微,先来和我们谈话,且把他的恩言写在圣经里面,供我们阅读。这是何等的福分!很多人,读经多年,木然无义,完全茫然;忽然有一天恍然大悟,开了心窍,在上帝面前谦卑下来,听到上帝向他说话,深知他的罪恶、软弱、愚昧、无知。谬妄、无望,便在上帝面前哀呼,请求赦免他的罪。孰失口上帝不但赦免他,并且「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一O三10一12);并且重用我们,作「上帝的同工」(林前三9);更荣幸的,复「赐(我)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约一12 ;罗八14);「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是上帝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罗八15一17),作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儿女,这种福分,诚为令人惊奇,不敢相信;的事,但都是千真万确,乃是上帝的应许,记在圣经。约瑟「丢在坑里」,被卖作奴,「下在监里」;但由于上帝奇妙的安排,所施的奇功,竟使他贵为埃及的首相(创三七24一28,三九7一33,四O6一45)。这也是令人不敢置信,却是千真万确的事,而且正为基督信徒地位转变的写照。我们本来「都卧在那恶者(魔鬼)手下」(约壹五19);被掳「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服在虚空之下」,受「败坏的辖制」,「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罗七23,八20一21,六16)。「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本为可怒之子」,「然而上帝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4-6)。世人以高官厚禄为荣,本人往年也任中枢首长;但得救以后,粪土万事,以「认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三8),以事奉创造天地万物之主,万王之王为尊荣。

基上所述,「认识上帝」首当听上帝的话,照圣灵的解释与感动,完全信受,身体力行;其次,要照着上帝话语和作为的启示,藉知他的特性;三则,接受他的呼召,遵照他的命令,忠心事奉他;四则,体会上帝的爱心,他竟来亲近我们,吸引我们,使我们和他有美好的团契,应当满心喜乐。

三、须赖救主的恩功
圣经深入浅出,常用类比的笔法,来描写「认识上帝」,神人关系的意义,好像儿子认识父亲,妻子认识丈夫,臣民认识君王,绵羊认识牧人。这四种类比,乃表明认识者和被识者之间的关系;前者对后者,乃存着仰望之心;后者对前者,乃有眷顾之责。一个真正「认识上帝」的人,上帝必对他们爱护关怀,正如父亲对儿子,丈夫对妻子,君王对臣民,牧人对羊重一样,请进论之。

圣经指示我们,我们认识上帝,乃透过我们认识主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乃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来一3)。主耶稣说:「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一四9、6)所以「认识耶稣」意义非常重大,我们须加注意,不可漠视。

上文论及,倘与德望卓著,权位崇高的人往来,必须态度谦恭。主耶稣「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任何德高望重的世人,都不能和他比拟;「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新译本);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二6.7)。他的门徒,乃是「无知小民」,主耶稣竟对他拣选的十二位门徒,信任他们,「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也要差他们去传道,并给他们权柄赶鬼。」(可三14一15)他的门徒也知道他是君王,「有永生之道」(约六68);他们知道他们尊贵的特权与对主应有的忠贞,从而完全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主耶稣复活以后,这又「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徒一七31);复因他在十字架上完成的救赎的恩功,凡一切信而得救的人,则「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就……必与他同活」(罗六6-8);「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并可如当时门徒当他在世之时,和他一样的关系。所不同的,一则,现在信徒和他的关系乃是属灵的,不是肉体的;二则,现在信徒在初信之时即知他的神性以及救赎的恩功,而门徒则经过了几年,始渐渐知道;三则,主耶稣现在对我们说话,不是亲口讲,乃是藉着四福音的记载以及圣经对他的见证。但是我们认识耶稣基督,则和当时十二门徒和他有切身关系一样;我们仍如当时的门徒一样,现在仍可和他相亲,和他同行。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一O27)他的声音,就是他的要求,他的应许,他的呼召。主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我就是羊的门;……我是好牧人;……复活在我」(约六35,一O7、14,一一25)。他又说:「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约五23一24)。「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一一28一29)听了主耶稣的声音;接受了他的要求,相信了他的应许,应了他的呼召,他便成为我们的牧者;凡是信靠他的,就成为他的羊。他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一O27-28)


四、认识上帝的特征
主耶稣举目望天祷告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一七3)这便是我们所讲的「认识上帝」的意义,举要言之,可分三点:

1.「认识上帝」必和上帝切身相关——认识上帝,比结识朋友意义更深。认识上帝,并非仅仅知道他,乃要和他有往来,他也知道你,使你能够亲近他。知道上帝乃是信靠上帝的先决条件。罗马书第十章十四节说:「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但是我们知道上帝的宽度,不能作为衡量知道上帝深度的标准。加尔文(John Ca1vin)和欧文(John Owen)二人在神学上的造诣乃较约翰本仁(John Bunyan)、葛培理(Bil1y Graham)为深;然无人否认后二人知道上帝的程度正和前二人相等,并无轩轾。这四人都对圣经有精深的研究,这乃比神学院的正规训练,更为重要。倘使以纯理论的头脑里的正确了解作为决定性的因素,则最有学识的经学家便是最知道上帝的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有很多人,头脑里装满了许多正确的理论,但在内心里面却毫无其所知所信的实底;反之一个熟读圣经,圣灵充满,常常听道的平信徒,乃比一个有丰富神学知识的学者对上帝有更深切的认识。其根本原因,乃为后者能把他的知识实际应用,充实他的灵命,和上帝有切身的关系;但前者则仅有头脑的知识。

2.认识上帝必对上帝深切关爱——真正认识上帝的人,并非仅在头脑里知道他,必以他整个的人,在志、情、意各方面关爱他,尽心、尽性、尽意爱他(太二二37),事奉他。即就人和人的关系而论,我们必须对人设身处地,关怀对方的利害,方能成为「知己」,否则泛泛之交,没有情味。大卫的诗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诗三四8)。譬如吃菜,厨师介绍一样好菜,看起来也很好;但必人口亲尝,始能知其真味。同理,我们交友,也必亲自尝到对方的情味,始能真知其为人如何。我们与朋友来往的时候,对于日常所见的所遭遇的,反应如何,苦乐如何,是否都有同感;彼此是否有推己及人的心,常常为对方设想。此乃为认识朋友,成为「知己」的主要条件。我们要真正认识上帝,也当如此,要深切关怀神的意念,要以神的意念为意念。我们当对他存这种态度;「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六39)
但一般信徒对上帝的态度乃正相反。他们乃以自我为中心,不以上帝为中心,时时处处为自己着想。殊不知上帝的存在并非为我们的安乐与满足。经云:「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人若说:『我爱上帝,』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约壹二4,三6,四20)。认识上帝,乃是和上帝在情感上,理智上,意志上全面的关系;否则其关系便不深切。一个名副其实,真正认识上帝的信徒,对于上帝在世界伟大事功的兴衰成败必深切关怀;如果上帝的旨意成就,必大感喜乐;倘使上帝的圣名受损,必深为悲愤。当巴拿巴到了安提阿,「看见上帝所赐的恩就欢喜,劝勉众人,立定心志,恒久靠主」(徒一一23),反之「我的眼泪下流成河,因为他们不守你的律法」(诗一一九136)。一个真正认识上帝的人,必有此种对他深切关爱的心。

3.认识上帝必知上帝奇妙救恩——上帝乃高高在世人之上,世人因为犯罪堕落,失丧了一切所享的神恩。世人所以会与上帝发生关系,乃完全由他主动。我们没有资格与上帝为友,乃因上帝爱世人,他来亲近我们,引领我们认识上帝,知道上帝的大恩大爱。使徒保罗说:「从前你们不认识上帝的时候,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现在你们既然认识上帝,更可说是被上帝所认识的」(加四8-9)。世人所以能够认识上帝,能够得救,乃先由上帝爱世人,完全由于上帝的恩典。因为上帝拣选了我们,靠他的恩典,把我们拣选出来,正像「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摩四11;亚三2),使我们能够认识上帝。这一种「认识」,乃由上帝的主权和恩典,他先主动,爱我们,拣选我们,救赎我们,呼召我们,保守我们。我们对于上帝「知道的有限」(林前一三12),上帝也深知我们不能完全知道他,所以他先来爱我们,使我们能够认识上帝。
但上帝自始至终却认识我们。「耶和华对摩西说:「……因为你在我眼前蒙了恩,并且我按你的名认识你。』」(出三三17)对耶利米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一5)主耶稣说:「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且我为羊舍命。……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一O14、27一28 )。上帝认识他所拣选的,以及要得救恩的,所以我们认识上帝,并非靠我们的智慧,乃因上帝在创世以前,已预定救我们,完全是他奇妙的救恩。
基上所论,最关重要的,非在我们知道上帝,而乃我们被上帝所知。我的名乃刻在他的手掌之上,我乃永远在他掌握之中,谁也不能把我从他手中夺去(参约一O28)。我所以会认识他,乃是靠他首先知道我;并且他要「以永远的爱爱(我)」(参耶三一3);他的眼目没有一刻不关注我,会松懈他对我的眷爱。
这是最关重大的道理,也是我们说不尽的安慰——是充满活力的安慰,不会衰竭的安慰,因为上帝经常的为我们的幸福关爱我们。他的爱是绝对切实可靠的,足以解除我们一切忧虑烦恼。世人每易灰心丧志,甚至以为神不眷顾祝福我们;明乎此理,便可释然无虑。而在积极方面,这又激励我们应当格外的爱他,敬拜他,因为由于测不透的理由,上帝竟与我们为友,「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约三16),「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以达成他救我们出死入生的目的。这里面奥秘的道理,我们实在无法想像,无法深知;但我却相信我们的上帝,不但使我们知道他,他乃知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