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   天使论的异论

 

    天使论的异论可分两方面来说,一为一般的反对论;二为对恶天使的反对论:

 

一、一般的反对论

    1.他们以为天使论乃违反近代科学的世界观──我们的答辩——却认为任何真理,无论新旧,都不能排除上帝或人类的自由作为;因此就不能否认天使作为的可能性。赖德氏(Ladd)在其《知识论》一书中说:「从知识论的观点来说,相信天使乃比相信『以太』(Ether)更为容易;相信上帝乃比相信『原子』更为容易;相信天国的历史乃是上帝自我的启示,乃比相信物理学家或生物学家的完全机械的进化程序,更为容易。」

    2.他们以为天使论乃是违反近代空间无限论——他们以为旧时的苍天观念,应加抛弃,因此也应放弃一切有关天上使者的信仰。

    我们的答辩——他们无限的宇宙观,却把天限在一定的地方,心灵也限于一个固定不变的区域,无论在理性上,在圣经上,乃都难成立。

    宇宙不是无限的,乃是有限的,只有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才是无限的。天使乃是没有躯体的,所以乃不受物质与空间的限制,并非限在一定的地方。天堂和地狱,本质上乃是情况的不同,乃和各种品格相应,乃是心灵的表达,乃为其内在境界的反映。主耶稣说:「上帝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一七20一21)所以我们所应重视的要点,乃是境界,不是地方;地方乃是偶发的,不是主要的。但是这又并非否认天堂地狱的真实性。主耶稣被接升天的时候,乃是有形有体的;而且还要有形有体的再来;「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参徒一9-11;帖后一7一8)。这又指示我们,天国乃是一个实在的地方。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十章二十八节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这又指示我们应信地狱也是一个实在的地方。

    我们虽不确知天堂和地狱究在何处,但我们不必以为乃在辽远之区,而却应知可能就在我们附近;所以倘使我们像先知那样,打开我们心眼,我们便可看到。例如列王纪下六章十七节:「以利沙祷告说:『耶和华阿,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耶和华开他的眼目,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根据以弗所书二章二节以及三章十节:「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上帝百般的智慧。」有些人就指地上的「大气」(atmosphere)就是灵界使者——无论是善天使或恶天使所住的地方。但是这里「空中」与「天上」二者或乃仅是一种隐喻的名称(metaphorical designation),藉以说明灵界使者存在的方式。

    唯心哲学认为时间空间乃仅为世人主观思想的方式,而非限定上帝的思想,这种说法或可有助于解答这个问题。倘使物质仅为上帝的心意,离开他的智慧与意志,便没有物质的存在;准斯而言,则地方并无重要的意义,诚如上文引证主的话:「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所以应当重视的,乃尤为境界。因此,天堂乃仅为上帝恩典彰显的一种境界;而地狱乃是世人和上帝彼此敌对的一种境界(但这并非否认天堂与地狱的存在,诚如上文所言,二者乃都是实在的地方)。主耶稣可以对他信徒在世界各处同时一次显现;也可以对住在天上的同时一次显现,在他是没有时间空间限制的。马太福音二十八章二十节:「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至二十一节:「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三十至三十一节:「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启示录一章五至七节:「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剌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这话是真实的。阿们。」天使也是一样,乃是完全灵体,乃不受空间法则的限制,所以不是限定在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无论善天使或恶天使,他们存在与工作,都是不受时空限制的。

 

二、对恶天使的反对论

    关于天使的异论,可分两方面说,以上乃为一般的反对论,兹再进而讲对恶天使的反对论。

    1.他们以为「天使堕落,乃是一个自相矛盾之词,因为堕落乃由于骄傲,而骄傲必须先有骄傲——质言之,堕落之前,必先有堕落。」

    我们的答辩——这种反对论,简直不知所云。他们把犯罪的机会0与犯罪的本身混为一谈。悖逆外表的动机,并非悖逆。当外表的动机被自由意志抉择发动之时,始真犯罪堕落。当离上帝独立的动机,因自私而采取动作的时候,其原有企求知能的欲望,始变成骄傲与罪恶。为什么当初被造时纯洁无瑕的心灵,会变成邪恶的动机,乃是一个无法解答的难题;惟我们对于上帝圣善的信心,使我们不能不认为这乃被造物之过,并非造物主使然。

    他们以为,假如不先有罪,不会有犯罪的倾向,罪恶不能作为第一次的原因;这样乃把罪恶成为世人必然发展的结果,此乃违反圣经(创一31),否认上帝造物主的圣洁,无啻将他作为罪魁;且势将令有神论(Theism)成为泛神论。(关于泛神论之妄,另详本书第五章,兹不费论。)

    2.他们以为撒但仅以一念之差,一举之误,乃就改变他整个的本性,乃是不合理的。

    我们的答辩──所谓一个举动便改变了人的性格,乃仅是照人的看法。照圣经所说,例如加拉太书六章七至八节:「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雅各书一章十四、十五节:「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语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又云:「一失足成千古恨」!西谚亦云:「种一个行为,便收一个习惯;种一个习惯,便收一个性格;种一个性格,便决定一生的命运。」对人如此,对天使亦然。

    3.他们以为天使乃是很有智慧的,断不会做绝无希望的叛逆之事。

    我们的答辩——无论有多少学识,都不能保证道德的善行。倘使一人只想满足他当前的情欲,则罪恶必生现在的痛苦,永远的灭亡,他的聪明是无能为力,不能挽回的;天使亦必如此,不能例外。

    有些迷信知识的人,以为撒但既认识上帝,断不致自相矛盾,又敌对上帝。殊不知知识固可作意志的仆役,也可因其意志而使其混淆不清,是非莫辨。倘使心意不正,知识适济其恶,世上著名的祸国殃民之人,都是绝顶聪明。很多聪明人,不能看到属于他的平安,常常庸人自扰,自寻烦恼。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说:「魔鬼虽绝顶狡猾诡诈;但乃是世上最愚味的痴汉,正如世上最诡诈的恶人一样。罪恶对于人心也有不可思议的影响,能令人模糊不清,精神错乱。」

    施莱玛赫(Sch1eiermacher)说:「撒但继续为非作恶,必削弱它的智力,所以我们不必怕它;和情感冲动的恶者抗争,乃是最容易的事。」语云:「利令智昏」,撒但一味作恶,不知它乃在自趋灭亡。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使我们可以看到撒但作为的变本加厉,造成它悲惨的结局:1.从上帝对人——创世记三章一节:「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2.从他对人——创世记三章四节:「蛇……说:『你们不一定死,』」3. 从人对上帝——约伯记一章九节:「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上帝,岂是无故呢?』」4.从他对上帝——马太福音四章三节:「(魔鬼)对他说:『你若是上帝的儿子』」。5.从他对人——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十四节:「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6.他对他自己──启示录十二章十二节:「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二十章三节:「扔在无底坑里」。

    4.他们以为上帝既是仁慈的,他既创造并维护万灵,何至会令他作恶。

    我们的答辩──这正如上帝对人一样,他创造人类并维护他们;上帝对人类是仁慈的,但又是公义的,他统治万事,要使人的作为,达成他的目的;人类作恶最后必受惩罚。所谓「天网恢恢,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上帝虽予世人意志自由,容忍私欲的引诱,使人间发生淫猥,劫掠,奴役,战争,致失去了原有的圣洁,但仍非违反上帝仁慈的本性,不能脱离上帝护理大能的控制。他容忍恶天使的作为,亦复如此。照福克斯(Caroline Fox)所述,某日爱默生(Emerson)和卡莱耳(Carlyle)在伦敦,卡氏带他的朋友爱默生于更深夜静时在街中步行,看到许多可憎恶的事,他就狞笑问他的朋友,说:「你现在相信不相信魔鬼?」爱默生却回答他说,我愈看英人,我愈觉英人之伟大。在这些邪恶的深处,却有他们最高度的文明,因为由于善的控制,可以使恶成善;恶天使的命运,反可藉以儆醒世人。

5.他们以为恶天使中间有组织,乃是自相矛盾的观念,因为邪恶的本质是分裂的。

    我们的答辩——恶天使有组织,正如恶人「结党营私」,为着要达成他们损人利己的欲望,必有他们的组织。无论恶天使或恶人,他们都憎恨上帝,这便构成他们团结的原则。

    恶人所以会资现他们的计划,必须遵行某种善的道理;甚至在盗匪中间,也有他们的律法,信守勿渝;否则这个世界将成为一个「群魔殿」(Pandemomium)。

    但是撒但的组织力乃是有限度的。(着魔)一书的著者芮维思(Nevius)说:「撒但并非无所不知的,所以未必所有的鬼魔都完全受它的管制。一方面它缺乏警戒,而群魔又各有野心,所以它许多计谋受到挫折,或是不能依时完成。」柏拉图说:「善人彼此相爱,朋友也互相合作;恶人则从来不能团结,不能彼此协力;因为他们乃是容易激怒,不能安定的;任何彼此不和,互相为敌的,总不能团结,也难和任何事物协调。」但是他却不知撒但为着要敌挡上帝,为非作恶,必有他们的群众,所以他对主耶稣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但是却都成群的「投在海里,俺死了。」(可五9-13  ,路八30一33  )

    6.他们又以为若以人的罪恶,推给恶天使,说是因为受了撒但的试探,此种学说,实属有害德性。

    我们的答辩——无论从圣经或从良知来说,「试探」绝非犯罪的藉口,撒但的权能也不能强迫人的意志。而且唯有认识了撒但位格的存在,始能真正认识罪恶的本质。明白了罪恶凶恶的本质,始真能觉罪恶之格外可憎;所以这个学说,绝不足伤害德性,唯有否认这种学说,才会丧性败德。如果丢弃了关于撒但的学说,势将漠视对于罪恶的审判,从而使纲纪废弛,是非混淆。

    7.他们又以为这种学说,乃是贬低人的地位,使人成为撒但的工具与奴仆。

    我们的答辩——但这所谓降低结果反要升高,恢复人类原有尊荣之境,将来还要和主耶稣基督一同显现在荣耀里(参腓三21  ;西三4;约壹三2)。事实上一个重生的基督圣徒,乃已「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他已恢复在堕落以前原有正常的境界。正如约翰本仁《天路历程》里面的基督徒,当他知道在黑暗幽谷里听到对他侮慢的讽示,乃是出于恶魔的缠扰,于是就得到安慰。如果一切试探都是从里面来的,那就没有希望;但是倘使「是仇敌作的」(太一三28),则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