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恶天使的作为

 

一、恶天使的来历

    善天使以外,还有恶天使,他就专爱敌对上帝,反对他的工作。他们虽也是被上帝所造,但是上帝造他们的时候,并非恶天使,因为圣经明明说:「上帝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圣经里面有两处清楚指示我们,天使没有持守他们原有的地位,而从他们被造地位堕落。彼得后书二章四节说:「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犹大书第六节说:「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天使犯了何种特殊的罪,圣经没有启示。但是大概而论,照以赛亚先知说:「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赛一四12一15)它要高台自己,敌对上帝,野心勃勃,妄想得最高权位。倘使魔鬼的野心,是它主要的目的,从而使它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便可知道魔鬼试探世人特别的重点,便是要世人也要有和魔鬼同样的野心,好令世人自趋沉沦。有些初期教父,从解释魔鬼堕落的原因,来分别魔鬼(Satan)及其附属的鬼魔(devi1s)的不同。他们认为魔鬼的堕落,乃是由于骄傲;而一般附属它的,他们的堕落乃是由贪爱女色,放纵情欲(参创六2)。但对于创世记六章二节这样的解释,到了中古时代,渐渐被人放弃。近代著名的圣经注释家,例如:Meyer,Alfor,Mayor,Woh1enberg,他们的解释几乎违反天使的本性,因为照马太福音二十三章三十节:「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天使决不会因「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且照有些解经家的意见,创世记六章二节所指的「上帝的儿子」,并非天使,乃是塞特的后裔。复次,如果照这种解释,天使界的堕落,乃有双重意义,当初乃是撒但堕落,隔了相当长的时间,然后从属撒但,现在侍奉撒但的鬼魔(非大写的Devi1,Satan;乃为小写的devi1s,前者仅有单数,后者则有多数devi1s)的堕落;因为撒但堕落之时,其余的鬼魔乃是被他拖着一同堕落的,并非分为两次。

 

二、恶天使的首领

      照圣经的启示,撒但乃被认为堕落鬼魔的首领。它本来乃是天使界最强大的群魔首领之一,变成背叛上帝,从上帝堕落的恶天使的首领,成为魔王。它首先攻击上帝极峰的创造——亚当,专做毁灭的工作,故称「毁灭者」或称「地狱中的魔王」(Apol1yon);且复攻击做复兴工作的主耶稣。自从罪恶进入世界,它又变成「控告者」(Diabo1os),昼夜控告上帝的子民。启示录十二章十节:「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它昼夜控告人,殊不知它自己乃是犯罪的祸首!创世记三章一、四节:「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约翰福音八章四十四节:「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哥林多后书十一章三节:「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约翰壹书三章八节:「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上帝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启示录十二章九节:「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怛,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下,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示录二十章二、三、十节:「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他又被视为那些沉沦者之首,以弗所书二章二节:「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一节:「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他仍领导那些和他一同沉伦的群魔,用他们拼命激烈的敌挡基督和他的度。他仍被称为「世界的王」,约翰福音十二章三十一节:「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十四章三十节:「这世界的王将到。他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十六章十一节:「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而且他还竟被称为「世界的神」,「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林后四4)但这并非说,他乃在掌管这世界;因为上帝始终在统治世界,他已把一切权柄给了主耶稣基督。撒但——「世界的王」所掌管的乃是邪恶的世界,因为悖逆的世人,离弃了上帝,遂成「弯曲悖谬的世代」(腓二15)。这于以弗所书二章二节,已经明白指示我们,它乃被称为「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它乃超乎世人,但并非圣善;它乃有大能,但并非全能;并非无所不能,但它能肆展诡计,迷惑人心,发生极大的影响,但仍是要受到限制。启示录二十章二节说「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二十章十节:「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

 

三、恶天使的计谋

    他们正和善天使一样,有超人的力量;然而所可悲的,他们乃用来抵挡善天使。善天使经常的昼夜赞美上帝,为上帝作战,忠心事奉上帝;恶天使,乃为黑暗的权势,却咒诅上帝,敌对上帝和他的受膏者,要千方百计破坏他的工作。他们乃继续不断的反抗上帝,甚至想弄瞎选民的心眼,蒙蔽他们,迷惑他们;又复鼓励恶人为非作恶,无所不用其极。但是他们乃是没有希望的灭亡之灵。即在此时,他们已被捆绑在黑暗里面,虽尚未限在一个地方,但照加尔文说,他们乃是带着锁链拖着走。彼得后书二章四节说:「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犹大书六节:「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

    恶天使的作为,析言之,复可分三点来说:1.敌对上帝,妄想摧毁上帝的计谋;2.要阻害世人今生与永世的福乐;3.虽则如此,却反要成就上帝的计划,处罚不敬畏上帝的人,管教磨练好的人,从而显明邪恶的本质及其因果。兹分论之:

     1.敌对上帝,妄想摧毁上帝的计谋——这在恶天使首领的名称上已经指明:其一,撒但(Satan)一名,乃为「叛逆」、「敌对」,原是对上帝,次是对世人。鬼魔(devil)一名,意指诋毁——从上帝到人,又从人到上帝。他又被形容为「大罪人」、「沉沦之子」,「抵挡主,高台自己,超过一切称为上帝的,和一切受人教拜的」(帖后二3-4)。

    约伯记一章六节,撒但会混在上帝的众子中间,「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迦利亚书三章一节:「大祭司约书亚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约书亚的右边,与他作对。」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九节:「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创世记三章一、四节:他从上帝到人诋毁:「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约伯记一章九至十一节,他又从人到上帝诋毁:「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上帝,岂是无故呢?……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二章四至五节:「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启示录十二章十节,撒但虽「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但却要在「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来到」的时候,「被摔下去」!

    撒但虽从上帝到人,和从人到上帝诋毁我们;但是「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约壹二1一2)并且主耶稣说:「我往差我来的父那里去;……我若去,就差他(保惠师)来。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一六5-8)。罗马书八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民数记二十三章二十至二十一节:「上帝也曾赐福,……他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免列中有好恶、耶和华他的上帝和他同在,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撒迦利亚书三章一至二节:「约书亚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约书亚的右边,与他作对。耶和华向撒但说:『撒但阿,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于此可见耶和华上帝乃是在他的子民和控告诋毁他们的撒但中间,保护他的子民,撒但乃无能为力。

    但以理书十一章三十六节:「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这和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二至四节,八至九节,所描写的相应,「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台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但「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

    于此我们看到圣灵和邪灵,乃有十大显著的异点,兹分述之:一为驯良的鸽子,一为狡猾的蛇;一为真理之灵,一为说谎之人的父;一能操各种的方言,一为哑鬼;一为赐生命的灵,且能叫死人复活,一则起初就是杀人的;一为随时的帮助,一则敌对阻挠;一为辩护的中保,一则诋毁控告;一则分辨真伪,一则挑剔中伤;一则结集一切心物的力量建立上帝的国,一则用尽心计,恶意破坏;一则克敌制胜,除暴安良,一则逞凶好斗,恃强凌人;一则改换心志,照上帝形像,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一则本为恶者,只会败坏人心。

    2.想阻害世人今生与永生的福乐——经常设法令人落入试探,但有时且会改变自然界的现象。又复使人着魔,附在人身,控制他们的身心。

    关于改变自然界的现象,这在约伯记一章十三、十六、十七、十九节;二章七节,有详细的描写,「有一天,约伯的儿女正在他们长兄的家里吃饭喝酒,……『示巴人忽然闯来,把牲畜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又有人来说:『上帝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了;』又有人来说:『迦勒底人……忽然闯来,把骆驼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不料,有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们就都死了;』……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

    路加福音十三章十一、十六节:「一个女人被鬼附着,病了十八年,腰弯得一点直不起来。」但主耶稣「在安息日解开她的绑」。使徒行传十章三十八节:「(耶稣)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上帝同他同在。」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七节:「有一根刺加在我(保罗)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帖撒罗尼迦前书二章十八节:「我们有意到你们那里;我保罗有一两次要去,只是撒但阻挡了我们。」希伯来书二章十四节:「他(主耶稣)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撒但乃是试探人的,试探乃从它而来。创世记三章一至六节:「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于是「罪……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罗五12)。诚为「一失足成千古恨」;而其祸始乃为撒但的试探(参太四3;约一三27;徒五2;弗二2;帖前三5;彼前五8)。所以,上帝要「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启二O2-3)

    当主耶稣基督在世之时,那时一般人都是过于相信邪灵的权势。萨乏奇氏(Savage)在其所著《死后的生命》一书中说:「当上帝尚在远处的时候(殊不知上帝乃是无处不在的),大家便以为鬼已非常靠近;在弥漫的空气中,似乎充满了邪灵的试探,在海中他们使船失事沉没;在地上则有人忽然暴卒。他们摧残庄稼;他们以风暴施虐;他们收去人的身体灵魂。撒但虽千方百计,为非作恶,伤人害物;但是由于上帝护理的奇工,往往反能使作恶以成善。

    撒但的试探,一方面是消极的,一方面又是积极的。例如我们播的种子,它一方面取去撒的好种子,一方面又撒下稗子。撒但有许多附从它的邪灵,由它指挥。上文曾加论及,撒但仅有一位,却有许多鬼魔(devi1s);由于它们的作为,撒但可以达成它所要作的事。

    撒但在消极方面的作为,屡见圣经记载,例如:马可福音四章十五节说:「人听了道,撒但立刻来,把撒在他心里的道夺了去。」它积极方面的作为,则见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关于撒但只有一位,它的使者,乃有很多,则见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一节:「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英文为多数)所预备的永火里去!』」马可福音五章八至九节:「耶稣曾吩咐他说:『污鬼阿,从这人身上出来吧。』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回答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以弗所书六章十二节:「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均为多数),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多数)争战。」关于撒但进入心的方式,我们不知道,或许是先从我们的机体里发生激动,从而产生各种微妙的征状或思想,于是有一种领悟和各种欲望。他确有一种魔力,藉着各种事,引起人的贪欲,和自私的野心,使人离上帝而独立,例如它试探始祖,说:「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三5)甚至还在旷野妄想试探主耶稣(太四3、6、9)。

    爱佛德(C.C.Everett)在他《神学论文集》中说:「倘使超自然的力量,超然物外,不干与世界万物变迁的过程,则便没有疾病、死亡、忧伤、痛苦。……这乃表示对自然一种无意识中的真实信心,自然乃是良善的,可靠的。世界本身也仅是一种良善的源头。这种信心,可成为一种真实宗教的胚种。」他这种对于自然的崇拜,颇有老庄哲学「归真返朴」的意味。关于老庄哲学之妄,著者另有专书论之,兹不详论。惟果照此说,倘使一切尽都良善,又无撒但;则主耶稣受撒但试探,也绝无其事,乃是主耶稣自己在他心里面,早有一种作恶的倾向,实乃亵渎圣子,目无上帝,诫为大逆不道!于此亦可见新神学的危险!

    虽则疾病会因而着魔,或由于着魔,但着魔乃和身心的疾病不同。魔鬼乃有超自然的知识。主耶稣承认着魔乃是撒但的作为;他因赶出魔鬼而欢乐,认为此乃撒但失败灭亡的征兆。一般不信的人,把着魔视为仅是身体或心理反常的现象,乃为不符事实的违心之论。

    着魔的情况,有的是在身体上的,有的乃是在心灵上的。就身体上的情况说,例如,马可福音五章二至七节:「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鬼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他。那人常住在坟茔里,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因为人屡次用脚镣和铁链捆锁他,铁链竟被他挣断了,脚镣也被他弄碎了;总没有人能制伏他。他昼夜常在坟茔里和山中喊叫,又用石头砍自己。他远远的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他,大声呼叫说:『至高上帝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就心灵上的情况说,例如使徒行传十六章十六至十八节说:「有一个使女迎着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就心中厌烦,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那鬼当时就出来了。」她仅有心灵上的病态,并未伤害身体,又如:马太福音十七章十五至十八节:「主阿,怜悯我的儿子,他害癫痫的病很苦,屡次跌在火里,屡次跌在水里。……耶稣斥责那鬼,鬼就出来,从此孩子就痊愈了。」又如马可福音九章十七至二十六节:「『我的儿子……被哑吧鬼附着。无论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齿,身体枯干。』……『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耶稣……就斥责那污鬼,说:『你这聋哑的鬼,我吩咐你从他里头出来,再不要进去!』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的抽了一阵疯,就出来了」。又如路加福音八章二十七至三十三节:「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上帝的儿子耶稣,』……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群。』这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那里有一大群猪……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路加福音十章十七至二十节:「那七十个人欢欢喜喜的回来,说:『主阿!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以上所述有关主耶稣和鬼魔的事,并非隐喻。鬼进入猪群以及主耶稣在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太四1),都非虚空的幻想。但是主耶稣乃是高于他们,关于善天使的作为既是真实的,如果对圣经里面关于恶天使的记载,则当作隐喻来解释,乃是不合理的,自相矛盾的。这个圣经的道理,在人事上也可得到确实的明证。照现代若干精神病医生的意见,从他病人某种现象来说,他的意志实际上乃是完全受了另一种不可知的力量的支配,于此可知一个恶人也可对别人发生支配的力量。由是可以想见圣灵对于人心的影响。「一个人着魔以后,因此完全失去或一部分失去他思想或意志的力量,乃和仅仅受魔鬼试探不同的;他的行动举止,他的言语,甚至他的思想也几乎受到邪灵的控制,直到他整个性格完全摧残;或者至少受到压服,使他意识里面产生双重的意志,似在梦境一样。在普通的打击或魔鬼试探的时候,他的意志还能清楚觉得他在降服试探,他虽没有明显的失去行动的自由,却是渐渐降服到取得撒但本性的特质。」

    主耶稣在世的时候,照马太福音四章二十四节说:「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马可福音一章二十一至二十六节说:「到了迦百农,耶稣就在安息日进了会堂教训人。众人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在会堂里,有一个人被污鬼附着。……耶稣责备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污鬼……就出来了。」有些人牵强附会,加以曲解,妄称是「基督教科学派」(Christian Science);或则以为被鬼魅的人,乃是患癫痫病的人;还有人以为是一种高度的催眠术。实属荒谬。

    3.反要成就上帝赏善罚恶的计划——虽则如此(见上文)上帝却因此反可处罚不敬畏上帝的人,管教磨练好的人,从而显明邪恶的本质及其因果,从而成就他赏善罚恶的计划,兹分论之:

    a.关于处罚不敬畏上帝的人——诗篇七十八篇五十六至六十四节说:「他们仍旧试探悖逆至高的上帝,不守他的法度,反倒退后,行诡诈,……上帝听见就发怒,极其憎恶以色列人,……又将他的约柜交与敌人掳去,将他的荣耀交在敌人手中。」……列王纪上二十二章二十三至三十五节:「『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西底家)。』……王……受了重伤……到晚上,王就死了」。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三十一节:「主又说:『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

    b. 关于管教磨练好的人——约伯记第一、第二章约伯为人:「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他虽因撒但试探,遭遇灾祸痛苦,但他「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不以上帝为愚妄。」最后「约伯回答耶和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侮。』」「耶和华使约伯从苦境转回,并且耶和华赐给他的,比他从前所有的加倍。」(伯四二1-10)

    c. 关于显明邪恶的本质及其因果——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一节:「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八节:「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雅各书二章十九节:「……魔鬼也信,却是战惊。」启示录十二章九至十二节:「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二十章十节:「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

    关于困扰世人的偶像崇拜、妖术、和通灵教、关亡术、和招魂术,是否与邪灵有特殊的关系,圣经里面说,哥林多前书十章二十节:「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上帝;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九节:「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则似乎乃是和邪灵有关的。外邦的异教,乃是代表魔鬼的势力,外邦人向雷神(或古罗马主神)或爱和美的女神献祭,事实上乃是向魔鬼献祭,邪恶的灵便藉此施展它的恶计,利用这些假宗教奴役人类的心灵。神学家史屈朗说:「还有教皇制度、各种外邦异教、通灵教、招魂术、近代的不信派一股错综复杂的势力,如仅用自然主义的想法,则便无法说明;必有超凡的智慧,始能解答这些敌对上帝的有组织的力量。」

   「保罗所提及的那些神(gods小写)的名称,乃是想像的,虚幻的,不存在的;但是在这些神的后面,就联着各种鬼魔,他们利用偶像,引诱世人离开真神上帝,使外邦人顺从并且事奉偶像。那些被迷惑的人所受的痛苦,乃是魔鬼使然,并非由于巫婆;所以「巫术」(witchcraft)应称为「鬼术」(devi1craft)。

 

四、结论

    关于邪灵的作为,从圣经的启示,可作如下的结论:

    第一,邪灵的力量不能离人的意志而独立——邪灵对世人所发生的力量,其实不能离开人的意志而独立。易言之,邪灵的力量如果不获人的意志的许可,是不能施展的,而且可因祷告和对于上帝的信心而抵挡他,从而得到解脱。

     路加福音二十章三十一、四十节:「主又说:『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们要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以弗所书六章十一至十六节:「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雅各书四章七节:「你们要顺服上帝。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彼得前书五章八至九节:「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炭已经放在人的心里面,撒但只要一吹,就可使其燃烧起来。罪恶双重的渊源,在使徒行传五章三、四节已加表明:「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上帝了。』」惟撒但的冲击是可以抵制的,撒但虽试探亚拿尼亚,但是「田地还没有卖」,还是他「自己的」,权仍操在他的手中。人可因信心,抵挡撒但的试探。

    人的心灵乃是堡垒,邪灵之王,苟不得里面的许可,是不能进去的。吴德华慈主教(Bishop Wordsworth)说:「魔鬼能试探我们,想要我们跌倒,但却不能使我们跌倒;魔鬼想引诱我们意气沮丧,但不能使我们沮丧。」鲁秉生(E.G.Robinson)说:「魔鬼能否操纵我们,权乃操诸在我。我们讨好魔鬼,乃是咎由自取。」上帝和魔鬼一同站在门口叩门,但是无论是天堂或地狱,若非我们自决,却不能进来。「我们虽不能阻止鸟在我们头上飞,但却可拒绝鸟在我们头发里做窠。」马太福音十二章四十三至四十五节:「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这乃晓谕我们,倘使一人,解脱了一件恶事,但却不想改进,渴慕良善,则势必故态复萌,甚且变本加厉!

   「除非一个人甘心乐意立志行善,催眠术不能使人控制他的恶行。」「一个人愈是聪明,愈是敏感。除非一个人愿意受催眠,没有人可以使他受到催眠的影响。催眠师只能做到三分之一,使他作某事,三分之二,仍须待受催眠者去作。……一个受催眠影响的人,仍然保持他是非判别的意识,所以不能用催眠术使他作恶。」

    一个生人不能使犬从群犬中出来;但是牧养它的主人,则可呼之而出;所以主耶稣能斥责魔鬼。据使徒行传十九章十三至十六节所载:「有几个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向那被恶鬼附的人擅自称主耶稣的名,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着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司布真(spurgeon)祈祷说:主阿,我为我的大敌而挂虑,吩咐他离开我,我求告你。让我听到你的声音说:「耶和华向撒但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亚三2)因为我是你所拣选的,责备它,我求告你,「救我的生命脱离犬类」(诗二二20)。

    第二,邪灵的权能,乃须受时间空间的限制——邪灵的权能无论在时间上,空间上,都是有限的,乃是从上帝所许可的意志而来。他们既非无所不能的,也非无所不知,无处不在的。邪灵虽然敌对上帝,但是上帝却反要他们成就上帝的目的。他们为害的力量不能持久,上帝容许他们的权能,他们不知善用,却用来作恶,最后必受上帝的审判和处罚。

    哥林多前书十章十三节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犹大书第六节说:「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

    当主耶稣在世行道的时候,上帝特别容许撒但作恶,试探人,迷惑人;但却适足以彰显主耶稣的大能。甚至最后他虽被钉十架,却「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并且「把死废去,藉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提后一10)他「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西二15)约翰壹书三章八节说:「上帝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邪灵仅是因为上帝的容许,故现仍能存在而作为。总之,「撒但的权力是有限的,一则因他是被造物;二则由于上帝的护理;三则由于他本性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