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   协力说

 

一、协力说的意义

    协力说(concurrence),简言之,可说是上帝的权能,照着已成的法则和一切属于他的权能互相合作,并照着已成运行的法则,切实的遵行。有些人认为这种合作,从人的方面看,乃仅限于道德上良善的作为;但有些人则认为乃广及各种的作为。在讨论此说之时,首先须住意两件事:其一,自然界的力量自己并不工作,而乃为上帝直接在受造之物每一件作为上,施展他的工作。这才可避免超神论的谬见。其二,必须认次因(second cause)乃是真实的,此乃初因(first cause上帝)与次因协力合作的唯一条件。这点也很重要,藉以避免泛神论的谬见,以为上帝乃是宇宙间唯一的「能因」(agent)。析言之:

    1.上帝的能力渗透在人的能力里面,但并不拼吞它。上帝汇萃注入他支持的力量,却仍维持世人原有的机能和力量。上帝虽是一切的一切,「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一一36),但并非作一切。

    上帝维护说(Preservation)可以避免两个错误:既不如超神论或无神论之否认初因,也非如继续创造说或泛神论之否认次因。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六节说:「功用也有分别,上帝却是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上帝的作为,从世人而言,乃是透过他们并行在他们里面;从自然界而言,乃继续的自动的。世人乃为次因,惟自然则否。上帝透过世人次因工作;但并不代替他们。初因的作为和次因的作为,其间的分界线,我们不能看出来;但是两者都是真切实在的,而彼此不同的。惟是上帝协力的方法,乃是不可思议的。犹如笔和手合作,便产生写作;上帝的作为也能叫各种自然力和他合作。创世记一章十一节:「上帝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此乃指示自然的生长;约翰壹书三章九节:「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上帝生的」,此乃形容灵命的长进。使徒保罗也认为他乃是上帝生殖的代办,放在上帝的手中,就生产福音的儿女,在哥林多前书四章十四至十五节,保罗写信称那些信徒「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新约则说这生产,乃是上帝的工作,彼得前书一章三节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所以腓立比书二章十二至十三节勉励我们「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

    2.虽然上帝在世人工作的时候,保守他们的身心,但我们务须加以明辨,上帝在世人恶行上,他的协力,乃仅对其自然的本性的作为,并非为他的恶。

    在圣善的事工上,上帝赋予世人自然的力量,藉着他的话语和圣灵影响他们的心灵,正当运用这天赋的力量。但是在世人的恶行上,上帝仅赋予自然的力量,这乃全因世人不知善为运用,却把它妄用,为非作恶的结果。耶利米书四十四章四至五节说:「我从早起来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去说,你们切不要行我所厌恶这可憎之事。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不转离恶事」。哈巴谷先知为着世人的邪恶,呼吁耶和华说:「耶和华我的上帝,我的圣者阿,你不是从亘古而有么?……你派定他为要刑罚人;……你设立他,为要惩治人。你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行诡诈的,你为何看着不理呢?恶人吞灭比自己公义的,你为何静默不语呢?」(哈一12一13)雅各书一章十三至十四节说:「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出埃及记三十二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亚伦作了金牛犊,为自己辩护说:「求我主不要发烈怒,这百姓专于作恶,是你知道的。他们对我说:『你为我们作神像,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我对他们说:『凡有金环的,可以摘下来。』他们就给了我;我把金环扔在火中,这牛犊便出来了。」亚伦把责任推给百姓,说他们专于作恶。我们也是这样,把我们的罪归咎于自然和上帝。我国成语说:「怨天尤人」。好比一辆电车,上帝供应发动的力量,但是驾驶人员,则须负责骂驶的方向。又如一架风琴,上帝供应「风」,我们好比弹琴的手指,倘使不善运用,弹出悦人的歌曲,而发出讨厌的音调,不能埋怨风琴。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三23),上帝「维护」的工作,势必令主耶稣为世人的罪受苦,这就是他的赎罪工作,其终极的表现,则为在十字架舍身流血,「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一3)

 

二、协力说的根据

    圣经很清楚的指示我们,上帝的护理工作,不但关于万物之存留,又复关于生灵的作为与运行。从一般的道理而言,世人的工作并非完全独立的,而须受上帝旨意的管制。此于圣经有很多例证,例如:约瑟被他弟兄出卖到埃及,却反而做了埃及的宰相,对他的弟兄说:「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上帝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创四五4-5)又如「摩西对耶和华说:『主阿!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我本为拙口笨舌的。』耶和华对他说:『谁造人的口呢?谁使人口哑、耳聋、目明、眼瞎呢?岂不是我耶和华么?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出四10一12)又如约书亚因「诸王会合」,「人数多如海边的沙……」。「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你不要因他们惧怕。明日这时,我必将他们交付以色列人全然杀了。……』」(书一一1-6)箴言二十一章一节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以斯拉记一章一至三节说:「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耶和华天上的上帝,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六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说:「耶和华使他们欢喜,又使亚述王的心转向他们,坚固他们的手,作以色列上帝殿的工程。」在申命记八章十一至十八节这段经文里面,我们可以知道,在艰难困苦,忧患凶恶,不幸的遭遇之中,上帝也和我们协力,乃是为着要苦炼我们,使我们得福,「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不守他的诫命、典章、律例,……恐怕……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就是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引你经过那大而可怕的旷野,那里有火蛇、蝎子,干旱无水之地。他曾为你使水从坚硬的磐石中流出来。又在旷野,将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是要苦炼你,试验你,叫你终久享福。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上帝,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他给你的,为要坚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我们尤须特别注意,即在患难之中,上帝也和我们协力。撒母耳记下十六章十至十一节大卫王遭示每的咒骂,他的臣仆要去击杀他;但大卫却说:「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以赛亚书十章五至六节:「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此乃上帝对以民爱心的管教,乃为促其悔悟。所以他说:「日子将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犹大被掳的人归回;我也要使他们回到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耶三○3)。所以我们「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来一一5-6)。

 

三、协力说的误解

    但协力说有各种的误解,我们须加注意:

    1.误以为仅一般的泛泛的联络,而无特殊的确定的作为。例如耶稣会、苏西尼派、阿敏念派,他们就说,上帝的协力,乃仅为一般的平淡的合作,所以乃由次因在指导其作为,以达成其特殊的目的。上帝仅仅刺激次因,但是工作特殊的种类与方式,乃由其决定。上帝的协力,其初因的作用,乃和一般原因一样,是没有决定性的。照这种见解,则乃是以人的权能作主,来阻挠败坏上帝的计划,而初因反而要奉承次因;凡事乃由人统制,便没有上帝的护理与维护。

    2.误以为神人各做部分——协力说的本质,乃是世人做一部分的工作,上帝也做一部分。神人协力好像几匹马拖东西,乃是各做一部分。这种见解乃是谬误的,仅为工作的分配。其实每一件事,在其整体上,乃同是上帝的作为和世人的作为。一则,既然没有一件事可离开上帝而独立,所以凡事乃都是上帝的作为,时时刻刻都由上帝的旨意在决定。二则,这又是世人的作为,因上帝认为此乃是透过世人自己的作为。这乃是互相的渗透,相得益彰,并无彼此的限制。

    3.误以为神人乃是同尊的——上帝的工作和世人的工作在协力的时候,神人乃是同等的(co-ordinate)。照上面的道理来说,此说责不能成立。上帝「在凡事上层首位」(西一18),凡是人所做的事,都是要依靠上帝,「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罗一一36)。主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一五5),这句话可以适用在每一种事工上面。要明白神人真切的关系,避免这些协力说的误解,便须了悟神人协力的特质,请进论之。

 

四、协力说的特质

    可分三点来说:(1)是先定的,(2)是同时的,(3)是直接的。兹分论之:

    1.是先定的——协力说并非上帝参加世人的作为。世人每做一件事,他作为与进退的动力,乃都由上帝发出。在世人工作之先,必有一种上帝潜能的感力。我们须特加注意,这个感力并不在世人的作为上停止。上帝使世上万事都要照它预定的目标而运行与动作。所以上帝对世人成为次因,并且激发他们使能运行其潜力,能够做某种特殊的工作,并非仅仅赋予普通的潜能,。他乃「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林前一二6);并且乃是「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弗一11)。他又给以色列人「得货财的力量,……为要坚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申八18);「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二13)甚至伯拉纠派与半伯拉纠派也承认世人不能离开上帝所注入的权能,否则便不能有所作为,可惜他们所知不够深切著明而已。

    2.是同时的——世人的作为一开始,上帝有效的旨意便一刻不停的陪伴着。世人的工作,没有一分一秒,可以离开上帝的旨意与权能。诚如使徒行传十七章二十八节说:「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但是上帝的作为虽和世人的作为息息相关,须臾不离,却是绝不丝毫剥夺世人的自由。世人保持他们作为的自由,但是须对其所作的负责。这种神人同时的协力,却并不会使初因(causa prima)和次因(causa secunda)成为一体。协力运行的真谛,乃为初因次因两者同时合作的成果。神学家巴文克(Bavinck)对协力说乃用日常的小事,来加以阐明,例如木头燃烧,上帝乃仅使其燃烧;但是燃烧不能归诸上帝,而应归于木头本身。这个同时的作为,和以前的先定的协力,乃是不能分开的,但却又是不同的,须加分辨。

    3.是直接的——在上帝统治世界的时候,他乃运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以达成他的目标。当他用火毁灭所多玛与蛾摩拉的时候,这是一种施行统治的作为,他所用的方法乃是火。但同时这又是他的直接协力,他就使火降下,使火燃烧,使城毁灭。上帝也直接在世人中间工作,赋予世人权力,决定他的作为并一直支持他的作为,以达成他统治世界的目标。

 

五、协力说与罪恶

    伯拉纠派、半伯拉纠派、阿敏念派极力反对护理论。他们认为如果协力并非泛泛的联络,而乃为预定的特定的作为,乃就要使上帝对世人的犯罪作恶负责。改正宗神学家深知这个难题,但并不因此便否认上帝对世人的自由作为,而认为他仍加绝对的控制。例如约瑟的兄弟为非作恶,陷害约瑟,甚至想把「他杀了」,但上帝感动流便,救他免死,「把他丢在坑里」;又复感动犹大,「把约瑟从坑里拉上来」,将他「卖给以实玛利人」,「把约瑟带到埃及去」(创三七20一28)。后又由上帝施展他护理的奇工,使约瑟做了埃及的宰相。上帝的协力虽容许约瑟的弟兄为非作恶,但却又使「万事都互相效力」(罗八28),使恶成善。所以约瑟作了宰相以后,却并不记念旧恶,对「在他面前惊徨」的弟兄说:「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上帝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创四五5)又流泪痛哭对俯伏在他面前的哥哥们说:「不要害怕,……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五○19一20)出埃及记十章一、二十节:「耶和华对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我使他和他臣仆的心刚硬,为要在他们中间显我这些神迹。』等到各样灾难过了以后,「但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撒母耳记下十六章十至十二节:「(大卫)王说:『……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或者耶和华见我遭难,为我今日被这人咒骂,就施恩与我。』」以赛亚书十章五至七节:「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将他们践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样。然而他不是这样的意思,他必也不这样打算。他心里倒想毁灭,剪除不少的国。」使徒行传二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上帝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他既接着上帝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上帝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四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或作「圣子」)耶稣,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但上帝却「特要藉着(他的)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由是「把死废去,藉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提后一10)「应验」「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林前一五53一54)。

    所以改正宗神学家对于协力说和罪恶问题,提出如下三大要则,兹分论之:

   

1.上帝并不使人犯罪一一世人的罪行,乃是常在上帝的控制之中,这乃是照上帝的预定和旨意;但乃是仅仅容许他们,所以上帝并不使人犯罪。例如创世记四十五章五节,五十章二十节(已见上文);出埃及记十四章十七节:「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得荣耀。」以赛亚书六十六章四节:「我也必拣选迷惑他们的事,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因为我呼唤,无人答应;我说话,他们不听从;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拣选我所不喜悦的。」罗马书九章二十二节:「倘若上帝要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十一至十二节:「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

 

    2.上帝时常限制作恶──上帝时常防止并限制罪人作恶的工作。例如:约伯记一章十二节:「耶和华对撒但说:『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二章六节:「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诗篇七十六篇十节:「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荣美;人的余怒,你要禁止。」以赛亚书十章十五至十七节:「斧、岂可向用斧砍木的自夸呢?锯、岂可向用锯的自大呢?……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必使亚述王的肥壮人变为瘦弱,在他的荣华之下,必有火着起,如同焚烧一样。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圣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间,将亚述王的荆棘和蒺黎,焚烧净尽。」使徒行传七章五十一节:「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世人作恶,不但要受上帝的限制,其结果且反要成全上帝的荣美。

 

    3. 上帝且要使恶成善——上帝运行他的旨意,反而要使邪恶成为美善。例如:前所引过的创世记五十章二十节:「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诗篇七十六篇十节:「人的忿怒,要成全神的荣美;……」。使徒行传三章十四至十五节:「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上帝却叫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

    但是这并非可以一概而论。上帝的协力,对于世人活动的力量所发生的影响,到底是不是直接的,即刻的,和有形的;是不是上帝预定的,要叫世人作某种特定的事,并且使其力能成就,则并没有一致的说法。例如达勃耐(Dabney)便认为这乃仅限于下等的动物,对人类则未必如此。可是大多数的学者,则认为非限于下等动物,贵乃广及普世人类。甚至达勃耐自己也同意一切受造之物乃都服在上帝主权有效的统治之下。所以他对世人犯罪,应当对上帝负责的问题,下结论说:「上帝在他护理的运行上,用他百般的智慧和权能,安排每一个人和每一步骤的环境,照着上帝的计划,叫世人采取动作。但这乃仅是世人的工作,所以因此发生的罪行,也仅是世人的。上帝在他的本性上,他所关心而干与的,第一乃是圣洁;他的定意和目的,也是圣洁。上帝绝对不愿有罪恶的作为;世人的作为乃仅为达成他愿望的方法。他所期望的目的,乃是他的圣洁。」

    所以极大多数的改正宗神学家,为求解决罪恶问题,妥以世人的罪行,分作实体的(the materia)和形式的(the  forma)两种;而以后者完全归属于世人。上帝的冲击,使人有力并且决定作特定的工作;然而要使那所作的品质如何,这不是在上帝,而乃是在人。所以世人对上帝应自负其犯罪的责任,不能诿过于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