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   维护说

 

一、维护说的定义

    维护(preservation)乃是上帝继续的作为,要维护他受造物之生命,以及所赋予他们的特性与能力。正如创造论乃为解释宇宙的存在;维护论乃为解释宇宙的持续。这是维护说的概念,若加以分析,乃有三义:

    1.维护并非创造,顾名思义,维护必先有被护之物,必先有上帝创造的,已经存在的万物。圣经晓谕我们,上帝不仅创造,他创造以后,并且还「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参来一2-3)。

    2.维护并非上帝仅仅消极的作为,只是为防止不被消灭;适得其反,这乃是上帝积极的护理的事工,他乃时时刻刻支持宇宙间的万人万有。他「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一七25一28),乃须臾不离。

    3.维护乃是在万物万人的作为之中,含有上帝自然而然协力的意思。虽然个人的生存并非以上帝的意志为唯一的因素;但仍不能不承认,倘使没有他的协力,万物万人便无法生存与作为。

    杜诺氏(Dorner)说:「创造和维护,不可能是一件事,所以人乃高于万物,不能用自然来说明;倘使创造护理为一事,则世人势将成为自然的产品,宁有是理。宇宙并非完全是自然;自然乃仅为其必备的基础而已。」创世记二章一至二节说:「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这所谓「安息」并非停止他的作为,而乃为重新振作他的权能。」

    我们肉体的生命继续持存,乃是一件奇妙的事。我们的血液,经过心脏,一刻不停的循环流转,无论在醒的时候,或睡的时候,昼夜如此,年年如此,这样疲劳的工作,其所需消耗的力量,远非我们寻常的计算所能测度。心脏的肌肉除了在跳动之间外,从不休息。所有的血,在半分钟之内,要经过心脏。心脏的握力乃比拳头更为强大;心脏的两个心室维持十丙或一磅八分之五的血,在每一跳动之时把它抽出,其量为一分钟四十五磅,一小时两千七百磅,每天六万四千八百磅,或三十二又十分之四吨!「心脏要做全身五分之一的机械的工作——等于一个小时要举重一万三千尺,仅在短短一瞬之间歇一下,但整个的工作一直照常持续。」

    法国在断头台苦刑之前,被判死刑的罪人,坐在椅子上,然后用剑把头斩下,旁观的人声称死者的血上喷,高达数尺。但是这种大的力量在身内由心脏运行,竟安静无声,我们也并不觉察。这种昼夜不停工作的力量,乃是上帝的大能,我们称这种大能的运行乃为上帝的维护(preservation),我们当饮水思源,我们日常吃的面包,乃有上帝亲身在麦子里面,使麦生长;又在面团里面,使它发酵成为面包。地心吸力和结合力,乃为上帝正在工作的情态。灵乃是他的本体、物质与法则,乃为本体表现的方式。上帝是超越的,也是内在的,他一切的恩惠,乃仅为他本身和感力所表现的影响。

 

二、维护说的根据

    维护说的根据,可从两方面说,一为圣经的或直接的;二为理性的或推论的,兹分论之。

    1.圣经的根据——从许多经文可证维护和创造乃有显著不同的分别。虽然上帝完成了他创造工作,把万物安排就绪而「歇息了」,又宣称他要继续他的工作,要托住宇宙万有(参来一3)。复次,这所称上帝的工作,乃是主耶稣基督的工作;在创造诸世界的时候,乃「曾藉着他」(来一2),接着又做维护的工作。申命记三十三章十二、二十六至二十九节说:「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他为帮助你,乘在天空,显其威荣,……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他是你的盾牌,帮助你,……」。尼希米记九章六节:「惟独你,是耶和华。你造了天和天上的天,并天上的万象,地和地上的万物,海和海中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所保存的(维护的);天军也都敬拜你。」诗篇三十六篇六节:「你的公义好像高山;你的判断如同深渊。耶和华阿,人民、牲畜,你都救护。」一百零四篇二十九至三十节:「你掩面,它们便惊徨;你收回它们的气,它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它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一百零七篇九节:「他使心里渴慕的人,得以知足;使心里饥饿的人,得饱美物。」一百二十七篇一节:「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一百四十五篇十四至十五节:「凡跌倒的,耶和华将他们扶持;凡被压下的,将他们扶起。万民都举目仰望祚,你随时给他们食物。」照贝罗安(Perowne)对诗篇研究的看法,诗篇乃是歌颂赞美上帝的诗,他乃在天地万物之间,又为造福万物,和他们同在。又照洪波德(Humboldt)所著《宇宙论》一书的意见,诗篇第一百零四篇乃是整个宇宙的写照。马太福音十章二十九至三十节说:「两个麻雀……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可见上帝维护的工作,乃是无微不至的。使徒行传十七章二十八节:「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歌罗西书一章十七节:「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希伯来书一章二至三节:「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着他创造诸世界。……他……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其他有关上帝维护奇工的经文,乃不一而足,例如:创世记二十八章十五节,四十九章二十四节;出埃及记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节;申命记一章三十至三十一节;历代志下二十章十五、十七节;约伯记一章十节,三十六章七节;诗篇三十一篇二十节,三十二篇六节,三十四篇十五、十七、十九节,三十七篇十七至二十节,九十一篇七、九节,一百二十一篇三、四、七至八节,一百二十五篇一至二节;以赛亚书四十章十一节,四十三章二节,六十三章九节;耶利米书三十章七、八、十一节;以西结书三十四章十一至十六节;但以理书十二章一节;撒迦利亚书二章五节;路加福音二十一章十八至十九节;哥林多前书十章十三节;彼得前书三章十二节;启示录三章十节。不加详引。

    约翰福音五章十七节:「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这大致乃是指维护的工作而言,因为创造工作早已完成。创世记二章一至二节说:「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所以必然乃是维护的工作。前文曾引希伯来书一章二至三节说:上帝「创造诸世界」以后,「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使徒行传十七章二十八节:「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诗篇六十六篇七至九节说:「他用权能治理万民,直到永远;他的眼睛鉴察列邦,……万民哪,你们当称颂我们的上帝」,上帝不但维护我们肉体的生命,且复关心我们属灵的生命。马太福音四章四节,主耶稣在受试探的时候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保罗在提摩太前书六章十一至十四节训勉提摩太说:「但你这属上帝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我在叫万物生活的上帝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要守这命令,毫不玷污,无可指责,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

    2.理性的根据——从理性方面来推论,维护说的根据,可分三点来说:

    (a)从万物的本质说——世界万物,并非自有的,其本质乃是依存的,他们的本源与继续存留,乃是由于一个更高而超越的权能,不能凭其自己的力量;而须依靠造物主的意志,由全能的上帝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他们(参来一3)。杜诺氏(Dorner)说,倘使世界是自有永有的,那便成为上帝,并无世界,而且不可能有宗教的存在。

    (b)从上帝的意志说──力量乃是意志,乃为意志直接间接的表示。我们的力量,乃是从我们运用意志而发生。近代学者,著书阐释,认为力量乃是上帝的意志。但是人的意志未必成为力量,因为人的意志乃是无数的。唯独上帝的意志,不会没有力量,所以上帝的意志和力量乃是一体的;一而二,二而一。

    维护乃是上帝继续行使他意志的力量,且为全盘行使他意志的力量。「人类的灵魂,并非自有的,亦是不能自存的;倘使没有实体,则就必消灭。这个实体,就是上帝。」「所谓物质乃是灵的最低表现的方式。绝对的本原或因素(abso1ute cause)必然是那更深的『自我』(self),这乃在我们自我意识中可以找到的。上帝自我的变易(self-differentiation),便创造物质与心灵」;又复运行他的意志维护万有。

    (c)从上帝的主权说——上帝的主权乃是绝对的。倘使世上万物的存在与持续乃是脱离上帝而独立的,则乃违反上帝主权的特性。所以整个宇宙和其中的万物,他们的存留与作为必须绝对依靠上帝。(参徒一七28)

    马丁纽氏(James Martineau)在其所著《权威的中心》一书中说:「一切宇宙的力量都是意志,……自然的力量乃是上帝的意志,但是上帝的意志并非就是自然。上帝不是等于万有(the All),而乃为其指导的意志(directingmind);所以野兽的狂暴,人类的罪恶,并非上帝。如以上帝就是宇宙,那就犯了泛神论的毛病。他仅照他预定的计划,把能力放在不同于他自己的万有里面,藉以达成他的目的。他乃为供应宇宙万物权能的永不止息的源头。」

    万物的力量乃是出于上帝创造的意志力。但是人类的意志及其选择的力量,则乃为上帝自我限制(self-limitation)的结果,因为人类的意志,并不时常顺服上帝的意志——甚且还会反抗上帝的意志。上帝继续不断的运行他的意志,正如我们在无意中运行意志一样。例如,当我们走路的时候,我们并非每一步都要运行意志,而是靠我们下部神经中心的自动的动作,便能使它行动,继续不停的工作。同理,上帝的意志也不需要无数次的运行他的意志。华勒斯(A.R.Wallace)说:「整个宇宙不但依靠上帝,而且就是上帝最高的智慧。人类的自由意志乃仅为上帝完全意志洪流中的一个大动脉。」华氏之言,若就圣徒而言,固无不可;但若就恶人的意志而言,则大谬不然。上帝的维护工作,固容许世人的自由,但世人须负其犯罪作恶的责任。

    于此可见天地万物和世界人类,都见证创造他们维护他们的上帝的意志。自然世界,并非可离上帝而独立的,因为都是上帝意志的运行,自然的法则,乃为上帝的习性。仅有人类的自由意志,上帝便离开他们,以致有些自由意志会抵触上帝的意志。但是虽然如此,上帝还是本其无限的慈悲怜悯扶助他们;仅仅藉着他的维护,仍可生存。因此维护说,可以纠正两种偏差:一派则误解并妄用自由意志,以为可以相当的独立,不依靠上帝;另一派则以为他们乃仅仅靠上帝的扶持始能生存而有其权能,却不知应善用他们的自由意志,藉上帝在「心里运行」,「立志行事」,「成就他的美意」。(弗二13)

    上帝是万物之「灵魂」(soul)而非万物之「总和」(sum)(此乃泛神论的谬见)。基督教的上帝观,认为上帝一方面是超越的,同时又为内在的。倘使上帝仅仅是内在的,则无啻把上帝监禁在宇宙之内;倘使上帝仅仅是超越的,则等于把上帝驱逐在宇宙之外。高尔氏(Gore)在其所著《道成肉身》一书之内说:「基督教神学,乃是把泛神论和超神论调和起来。这种神学的上帝观,一方面主张上帝的超越性,则可有泛神论之长处,而无其缺陷,不然把上帝监禁在宇宙之内。一方面主张上帝的内在性,则可有超神论之长处,而没有其缺陷,不致使上帝与宇宙脱节,而可成为祝福。邸孟氏(Diman)在其所著《神学辩》一书中倡「生动的自然论」,认为宇宙间乃充满力量,这些力量互相联结起来,最后与一个最高力量(上帝)联在一起。并谓这种学说,和福音的精神与教训,乃更为协和,更相符合。以往流行的「机械的自然论」,把自然视为一种错综复杂的机器,由一位远离自然的设计者在铸造,完全抹煞了圣经里上帝创世的真理,故倡「生动的自然论」,以纠其弊。

    观此,上帝维护说(Doctrine of preservation),一方面固有圣经的根据,一方面又有理性的根据。

 

三、维护说的真谛

    此说认为一切受造之物,无论是精神的或物质的,乃有异于上帝的真正存在的实质,他们乃都从上帝而来,都具有其积极的和消极的特性,能够产生相当的影响与果效。因是此说可以纠正泛神论以及继续创造说的谬见,不致令上帝和世界没有分际,以为世界就是上帝,而否认世界有显著不同的存在。但是受造之物虽有其异于上帝真实的存在,并非自有的,亦非离开上帝而独立的。万物乃本于上帝,依靠上帝(参罗一一36),这样才能继续生存。这并不是上帝仅仅消极的作为,而乃为他永不止息的积极运行他的大能。上帝用其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一3),乃正和他创造世界万物一样积极的运行其大能一样。上帝如何支持万有,他维护工作的确实性质,乃为一个奥秘;但我们所可得而言者,上帝本其无微不至的爱,他乃在按照他受造之物的本性,运行它护理的奇工(providentia1 operation)。谢特(Wm. G. F.Shedd)在他《教义神学》中说:「在物质世界,上帝直接在物质里面,并透过物质及其法则,施展他的工作。在精神世界,上帝直接在精神质素之内,并透过精神质素,施展他的作为。上帝维护的工作,从来不违反他受造物的特性;也不在他护理的计划中抵触他在万物中所定的法则。」上帝维护的工作,乃是上帝在创世以后继续的工作,要对他所创造的万物以及他所赋予万物的特性与权能加以支持。

    基于这个认识,我们须避免两种常犯的谬见,一为超神论,一为泛神论。

    1.超神论的谬见——超神论者以为上帝维护的工作,便是上帝在创造的时候,就赋予万物的某种特性并规定各种不变的法则,使像钟表一样,由其自己转动,这样便完全独立,完全不受外力的支持或管制。这种学说,不但不合圣经,不合宗教,且又不合事理。一则不合事理,照他们的说法,万物势必能自己生存,但这乃是上帝的属性,只有上帝是自有永有的。受造之物,绝对不能自己生存,必赖全能的上帝用他的大能时时刻刻支持他们。所以只要上帝一旦撒手不支持他们,不待消灭他们,他们便要立刻灭亡!其二,此说乃不合宗教,因为他们乃完全独立,完全不受外力的支持,这样便要把上帝逐出世界。但这样世人就和上帝不能再有交契的可能,那就等于自绝命根,集体自杀。因为上帝是我们的生命之主,「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一七28)果照此说,势将没有敬拜真神的宗教存在之可能。其三,此说乃不合圣经。因为此说认为世界完全不受外力的支持;但圣经里面,一再讲上帝不仅是超越的,而且又是内在的。「他……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一3);「众人的父」,不但「超乎众人之上」,且又「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弗四6)「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我们也是他所生的。』」(徒一七28)

    2.泛神论的谬见——泛神论者误以为上帝维护的工作,乃是他继续创世的工作,因此又以为万物(或称为次因second cause)并没真正的或继续的存在,而乃是在从一个神秘的绝对者(mysterious abso1ute)时时刻刻的流出来。这个神秘的绝对者,他们称他为万物「荫蔽的根源」(hidden ground)。还有些非泛神论者对于上帝维护的工作,也有这种错觉。例如笛卡尔乃首倡此说:马尔勃朗(Ma1ebranche)复强调其说,使之更趋极端。甚至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在他的《原罪论》中也偶尔讲这种道理,亦有趋于泛神论的危险。这种曲解上帝维护说的谬见,实在悖乎人性,人乃是真实的,行事为人,乃有自由意志,故人类乃为道德的动物(mora1 agents),对其作为须负道德的责任。他们此说势将令人不负责任,我行我素,放浪不羁。有些改正宗的神学家,虽也有用「继续创造」一词,但我们须加明辨,他们无非乃是指称上帝维护这个世界乃要运用他创造世界同样的权能。他们的论旨乃和一般继续创造说不同;但为避免误会起见,最好勿用这种名词。

 

四、维护说的反论

    如上所论,反对维护说的学说,可分两种:一为超神论,一为继续创造说(或作泛神论),兹再加申论:

    1.超神论

   (a)超神论的概念——此说认为宇宙乃是一种能够自由支持的机械的结构,上帝创造世界的工作完成以后,他便立刻离开世界,让这个机械结构自行发展。此说乃为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英国赫伯脱(Herbert)、柯霖(Co11ins)、丁达耳(Tindal)和浦林百乐(Boingbroke)所倡导。

    首倡此说者,当推赫伯脱(Lord Herbert of Cherbury),他乃最初把超神论阐发,成为一个系统。他于一六二四年发表他的名著《真理论》(De Varitate)。他自命得到上帝特别的启示。他祷告上帝给他一个异象,上帝用柔和而洪亮的声音回答他,鼓励他发表这本著作,藉以反对启示。因此他自负不凡,以为他的书乃非常重要,足以阐扬真理,硬以为他的书乃是上帝旨意的昭示。他乃「得天独厚」,凡是上帝不愿对半个天下的人做的,或是不愿对整个国家民族作的,他乃做在他一个人身上。超神论的偏差,乃在知其一,不知其二,过于强调上帝的超凡性。超神论者把一位全知全能的上帝,遗世独立,自从他在第一个安息日以后,歇了他的工(参创二1-3),他就在宇宙之外呆坐不动,静观宇宙,听其自然。

    超神论强调自然法乃是不可违犯的,把这个世界变成一部机器。他们的上帝乃似印度教的「梵天」(Brahma)。他们把全知全能的上帝,视为仅仅是一个存有(being,或作存在),而并无内容,也无行动作为。白罗斯(Bruce)在他的《辩道学》中说:「上帝当初创造的世界,乃是尽善尽美,他竭尽所能造好了以后,却弃之不顾,祈祷也不可能。超神论的人性论,乃似伯拉纠主义,以为肉体是恶的,所以死亡便救人脱离肉体。他们仅有一种长生不老的幻想,而无死里复活的盼望。赫伯德首倡此说,到了浦林百乐,此说便趋衰微;柯霖以为此说乃以先知预言为根基;吴尔斯敦(woolston)以为有神迹的明证;丁达耳则不信特殊启示,以为那是不需要的,不可能的,无可证实的,因此他以为自然宗教不仅足够,并且更为庆越。」

   (b)超神论的批判——此说乃有三点可议的缺点:

    其一,此说乃建在虚妄的类比论上面——此说把宇宙比诸机器,乃为比拟不伦。殊不知人所以能造机器,例如一只表,表所以能够自己转动,乃须运用已经先存的力量,例如万有引律、伸缩力、结合力。此说以宇宙比机器,便须先说明这些力量。

    超神论以为宇宙是能永远运行的。但这种观念,已经被近代能力消散说(the dissipation of energy)所推翻。如果要解释自然界的各种力量,唯一的条件乃为意志。但是照超神论的说法,好似上帝建造一座房屋,便把他自己关在外面,把门锁上,并且把他的手绑起来,保证永不会再用钥匙去开销。超神论者把上帝奚落成为一个有限的神人同形同性的「人物」。

    其二,此说乃为一种神人同形同性论——他们虽然声称排斥神人同形同性论,但却明知故犯。此乃剥夺上帝的尊严,等于否认上帝的无所不在性,无所不知性,以及无所不能性。他们以为托住万有,乃是一件千头万绪,而且又琐屑而非常繁杂的事;但是在人认为是烦恼,在上帝却认为是乐事。上帝是我们的天父,他对他所生的儿女,决不会一生出来就把他们遗弃。世人不但是他的子孙,「(他)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一七26一28)且复和「上帝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今日的基督》一书的著者高敦氏(Gordon)说:「甚至在历史上最坏的人,在世上视为毫无价值的人,上帝也不会视为无物。」所以上帝差遣他独生子降世,主耶稣大声疾呼,来「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一九10),且为世人的罪,代死十架,俾蒙救恩。

    其三,此说乃与上帝的护理不能相容——从创造的历史一直到世界的历史,上帝乃一直施展他护理的事工,加以关怀干与,从生命的开始,人类的创造,道成肉身,基督降世,重生得救,人类与上帝的交契,上帝进入世界历史,凡此种种,乃都是事实,甚为显著,无可否认。

    超神论的上帝,遗世独立,却一概否认这些事实,和上帝护理论不能相容。他们的上帝,事实上乃是与人分离,风马牛不相及,仅虚有其名,却并无其实,乃名存实亡,结果遂趋于无神论。我国士大夫的上帝观,即犯此弊,著者曾一再著书痛论,名之曰「伪装的无神主义」。关于此说,本书第五章另有详论,故不费陈。

    2.继续创造说(continuous creation)

   (a)继续创造说的概念——此说认为这个宇宙乃是时时刻刻继续创造的结果。此说大都为美国新英伦(New England)的神学家,爱德华兹(Edwards)、霍柏金斯(Hopkins)与伊孟斯(Emmons),以及后来德国的罗特(Rothe)等所倡。

    爱德华兹为戴乐氏(Tay1or)辩护,引证他的话说:「上帝乃是万物之原型,也为万事果效之唯一原因」,以往存在的东西不能成为现存之物的原因,易言之,上帝所产生的结果不能存留到超过他所直接运行的创造力一刻的时间。这似乎说,人所能作的,上帝反不能作。因此霍柏金斯说,上帝的维护,「事实上乃为继续创造」。伊孟斯说:「人类既为依存的,他们所有的行动、作为都须依靠上帝的能力;但于此就发生一个恒久困扰世人的问题,便是罪恶从何而来?」他认为「唯一正确的答案乃为,此乃从那个大的『初因』而来。」而且他还以为「这乃是一贯的道理。照上帝公正的属性,他既使人起圣善的心意,自亦必使人生邪恶的心意。上帝又发挥一种积极的感力,照他所愿的,指导世人行事为人。」所以上帝乃运行他的大能使世人立志行事,从而改变物质的世界。德国罗特的意见则认上帝必定要有外表的显现;他的格言乃是「倘无世界,便无上帝。」(Kein Gott Ohne Welt)

    此说之误乃在以为一切力量都是上帝的意志。人的意志,固为力量,也是上帝的旨意,以及上帝旨意直接的运行。此说大有须加检讨的必要,请申论之。

    (b)继续创造说的批判——此说之误,其一乃有违人类良知的见证;其二乃过于偏重上帝的权能;其三乃势必趋而成为泛神论,兹分论如次:

    其一,此说乃有违人类良知的见证——一切经常执行的工作,并非重复最初的决定,而乃为完全不同种类的意志的运行。

    《精神哲学》的著者赖特氏(Ladd)在其书中指摘继续创造说的谬误说:「世上万物乃时时刻刻新陈代谢,推陈出新。」但并非继续创造。所以《黑格儿主义与位格论》的著者塞特(Seih)说继续「创造」乃为一个滥用的名词。人的意志证明并非所有的力量都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经常作为乃是从属的事,天地万物或其中任何一部分都不是上帝本身;正如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思想与作为并非等于我自己。

    其二,此说乃过于偏重上帝的权能,而漠视他的真实、慈爱与圣洁。——倘使上帝没有客观的存在,则上帝的真实就大受打击;倘使人类没有真正的自由与生命,则上帝的爱便无由表达给他所造的人类;倘使宇宙间只有上帝的意志,则上帝的圣洁便不能维护,而且上帝还要被认为是罪恶的作者!

    其三,此说乃势所必趋而成为泛神论──正如超神论要趋为无神论,此说将成为泛神论。此乃理有必然,势所必至。此说认为一切力量必为意志,而且是上帝的意志,而他的意志又是无所不包的,则势将令人的意志被上帝的意志所拼吞,复次,一切精神和物质也都成为一个力量的事象,因此上帝便失去他分别的存在与位格,人类也就没有其自由与道德的责任。关于泛神论,本书第五章已加详论,故不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