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护理论的根据

    护理论的根据,可由两方面说:一为圣经的根据,一为理性的根据。

 

甲  圣经的根据

    关于这个问题,须从两方面看:其一,关于一般者;其二,关于自由作为者,兹分论之:

 

A.  关于一般世事者

一、关于宇宙万事者

    诗篇一百零三篇十九节说:「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统管万有。」但以理书四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说:「活到永远的上帝。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旨意行事。」以弗所书一章十一节说:「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

 

二、关于物质世界者

    约伯记三十七章五、十二节:「上帝发出奇妙的雷声;他行大事,我们不能测透。……这云,是藉他的指引,游行旋转,得以在全地面上行他一切所吩咐的。」诗篇一百零四篇十四节说:「他使草生长,给六畜吃;使菜蔬发长,供给人用,使人从地里能得食物。」一百三十五篇六节说:「耶和华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在一切的深处,都随自己的意旨而行。」马太福音五章四十五节、六章三十节说:「天父……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野地里的草,……上帝还给他这样的妆饰」。

 

三、关于飞禽走兽者

    诗篇一百零四篇二十一至二十八节:「少壮狮子吼叫,要抓食,向上帝寻求食物。……无数的动物,大小活物都有。……都仰望你按时给它食物。你给它们,它们便拾起来;你张手,它们饱得美食。」马太福音六章二十六节,十章二十九节主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两个麻雀……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

 

四、关于国家兴亡者

    约伯记十二章二十三节:「他使邦国兴旺而又毁灭;他使邦国开广而又掳去。」但以理书二章二十一、四十四节:「他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当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诗篇二十二篇二十七至二十八节,三十三篇八至十二节,六十六篇七节:「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并且归顺他;列国的万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他是管理万国的。」「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愿世上的居民,都惧怕他。因为……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以耶和华为上帝的,那国是有福的!」「他用权能治理万民,直到永远;他的眼睛鉴察列邦,悖逆的人不可自高。」使徒行传十七章二十四、二十六节:「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上帝,既是天地的主,……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五、关于世人出身与际遇

    撒母耳记上十六章一节:「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预定一个作王的。』」诗篇一百三十九篇十六节:「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以赛亚书四十五章五节:「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耶利米书一章四至五节:「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加拉太书一章十五至十六节:「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上帝,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博在外邦人中」。

 

六、关于世人一生的成败

    诗篇七十五篇六至七节:「因为高举非从东,非从西,也非从南而来。唯有上帝断定;他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路加福音一章五十二节:「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

 

七、关于似乎微不足道之事

    箴言十六章三十三节:「签放在怀里,定事由耶和华。」创世记三十七章十二至二十八节:「以色列对约瑟说:『……你去看看你哥哥们平安不平安,』……他们远远的看见他,趁他还没有走到跟前,大家就同谋要害死他。……流便听见了,要救他脱离他们的手,说:『我们不可害他的性命。……『可以把他丢在这野地的坑里,』……(正在这时)有些米甸的商人从那里经过,哥哥们就把约瑟从坑里拉上来,……把约瑟卖给以实玛利人。他们就把约瑟带到埃及去了。」这一个野地的坑,上帝竟用它作为约瑟在埃及作宰相的阶梯。创世记五十章十五至二十一节:「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死了,就说:『或者约瑟怀恨我们,照着我们从前待他一切的恶,足足的报复我们。』……约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上帝呢?从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所以罗马书八章二十八节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马太福音六章二十五至三十四节:「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么?……野地里的百合花,……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上帝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十章二十九至三十节:「两个麻雀……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所以,不要惧怕」。上帝对世人的关怀,乃是无微不至的;在人以为似乎微不足道之事,他亦加以重视。

 

八、关于他子民需用之供应

    创世记二十二章八至十四节:「耶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了,』……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一只公羊,……就取了那只公羊来,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意思就是『耶和华必预备』)」。申命记八章三节:「他苦炼你,……将你和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使你知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腓立比书四章十九节:「我的上帝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

 

九、关于看顾义人者

    诗篇第四十八篇:「我必安然躺下睡觉,因为独有你耶和华使我安然居住」;五篇十二节:「你必赐福与义人。耶和华阿,你必用恩惠如同盾牌四面护卫他。」六十三篇七至八节:「你曾帮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荫下欢呼。我心紧紧的跟随你,你的右手扶持我。」一百二十一篇二至三,七至八节:「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他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肫。……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十、关于应允祈祷者

    诗篇六十八篇十节:「你的恩惠是为困苦人预备的。」以赛亚书六十四章四节:「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在你以外有什么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马太福音六章六、八、三十二至三十三节:「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十一、关于报应恶人者

    诗篇第七篇十二至十三节:「若有人不回头,他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他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他所射的是火箭。」十一篇六节:「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

 

******************************

 

    以上各节所引圣经里面关于上帝护理的宣示,在近代地(文学或称自然现象学physiography)里,可以得到显著的确证。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里,其初期的发展,几乎完全要受自然的支配;自然环境乃为进步发展之决定因素。这种见解,可以自然现象学家白格耳(Buck1e)为代表。但是白氏之误乃在忽视人类的思想;文明的发展,人类的思想乃比环境的影响为大。我们中国的成语说:「人定胜天」和「事在人为」,即以为人类思想,可以战胜环境。(惟从另一方面看,我国这种成语,也有缺陷,乃为一种强烈的人文主义,著者已另选专书,加以批判,兹不详论。)拿破仑说:「没有阿尔卑斯山!」意指人可征服环境,克服困难。金斯莱氏(Charles Kingsley)从两方看,所以说:「古代的悲剧,乃是环境征服人类;近代的悲剧,乃为人类征服环境。」很多国家的特征、乃和其环境有关。例如,人类需要饮水,所以英国的首都在伦敦。中国的文明乃起于黄河流域。商业需要海口,所以有美国的纽约。国防需要高山峻峻,故有耶路撒冷、雅典、罗马、爱丁堡;这些国防的据点,后又成了敬拜上帝的宗教中心。但是凡此乃都有上帝从中安排护理。所以我们不可单从环境看,还要向上面看;不要看人看环境,还要仰望天上的上帝。「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2)

    史密斯氏(Godwin  Smith)在其《讲论集》中说,民族的特性,并非天赋的,乃为环境的产物。罗马的伟大,英国的伟大,乃由于其所处的地位。罗马因其邻国的感化,得到成功,不复黩武好战。他们在意大利海岸中心经商,为着要抵御周围山区的盗匪,便要训练国民,注重纪律。但是过犹不及由于军国主义的发展,激起他们侵略的野心,施行专政独裁的政体,致受到上帝的惩罚。由于海外的发展,与各国的接触往还,遂有许多殖民地。为着要统治并同化他所征服的国家,于是又要注重组织,建立法制。罗马法乃闻名于世。史氏又认为英国的伟大,也和其所处的地位有关。英国乃是一个岛屿的国家,因此养成冒险进取的勇气;因为鼓励海洋的发展,故崇尚自由的精神。岛国的地位,四面环海,有天然的保障,遂免外敌的侵犯;但在另一方面,他孤立的地位,又助长其孤倾与固执的特性。因为没有邻国的侵扰,故较欧洲大陆的国家为安定;但从另一面看,三岛之间,至今不能团结统一,苏格兰则我行我素;爱尔兰则扰攘动乱,迄无宁日。

    戴以撒(1saac Tay1or)说,巴勒斯坦乃为上帝启示护理的中心,虽疆土不大,但因为上帝的启示护理,却成为万国的典范,和古代许多大国之间的通道,因为上帝用他作为领受并传扬上帝真理的中心。乔治史密斯(George Adam Smith)《圣地的史地》一书乃为供应本题资料的宝筏。夏勒(Sha1er)认为希腊人乃好奇,凡事要追根究底;罗马人则大而化之,不求甚解。他不以为希腊罗马乃是同俗的人;他又以为意大利最初的居民乃是爱屈鲁人(Etrurians),乃为从非洲去的闪族人,他们的后裔乃为罗马人。罗马人不像希伯来人,毫无自然主义者(博物学家)的精神。犹太人和罗马人乃为最初传扬基督圣道的人,但都没有研究科学的兴趣。

    夏勒在其所著《美国的人与地》一书中,可以看到上帝预先安排的物质环境和国民生活的关系。从一六二九至一六三九最初的十年之间,在麻州湾(Massachusetts Bay)的居留地,仅有浑索罗(John Winthrop)等一批人,是真正从英国移殖来美的。从一六三九以后,因为查理二世(Charles II)当朝,苛政之下,难于安居,益发激起移的心志,为要寻求一个可以敬拜上帝的地方。在最初移殖来美的时候,先民墓路篮缕,冒险犯难,艰苦创业,在在看到上帝护理之手,大能的作为。那时美国草莽初开,地广人稀,在在有鞭长莫及之感。幸于一八○七年发明轮船,一八二九年发明火车。一八三七年有电报,一八七七年通电话,这些交通网,就把地广人稀的美国联系起来,团结一起,否则将分崩离析。又因一个妇人发明一种收割稻麦的剪刀,因此在南北战争之时,士兵可在前线作战,妇孺可在后方收割致未发生饥荒。照汤伯生(R.E. Thompson)在其所著《上帝之手与美国历史》一书中说,凡此种种,乃都是因为上帝的护佑与眷顾。

 

B. 关于中由作为者

    这又可从两点来说:一为世人自由的作为,二为关于世人作恶的行为。

 

一、关于世人自由作为者

    出埃及记十二章三十六节说:「耶和华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给他们所要的,他们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撒母耳记上二十四章十六至十八节:「扫罗……对大卫说:『你比我公义;……你今日显明是以善侍我;……』」诗篇三十三篇十四至十五节:「从他的居所,往外察看地上一切的居民。他是那造成他们众人心的,留意他们一切作为的。」箴言十六章一节:「心中的谋算,在乎人;舌头的应对,由于耶和华。」十九章二十一节:「人心多有计谋,惟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二十章二十四节:「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二十一章一节:「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腓立比书二章十三节:「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以弗所书二章十节:「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雅各书四章十四至十五节:「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

 

二、关于世人作恶的行为

    撒母耳记下十六章十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二十四章一节:「耶和华又向以色列人发怒,就激动大卫,使他吩咐人去数点以色列人和犹太人。」罗马书十一章三十二节:「因为上帝将众人都圈在不顺服之中,特意要怜恤众人。」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十一至十二节:「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

    上帝的护理,其有关世人作恶的行为者,照圣经所记,复可分为四种:(1)拦阻的,(2)任意的,(3)指导的,(4)限制的:

 

    1.拦阻的——上帝的护理,乃有拦阻作用,使世人不致犯罪作恶。但他的拦阻,并非强迫,乃是恩典。例如:

    创世记第二十章,关于基拉耳王亚比米勒的事:「夜间上帝来,在梦中对亚比米勒说:『……我知道你作这事是心中正直,我也拦阻了你,免得你得罪我,所以我不容你玷着他。……使你存活。……』」(二○3-8)三十一章二十四节:「夜间上帝到亚兰人拉班那里,在梦中对他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诗篇十九篇十三节:「求你拦阻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何西阿书二章六至七节:「因此,我必用荆棘堵塞他的道,筑墙挡住他,使他找不着路。他必追随所爱的,却追不上;他必寻找他们,却寻不见,便说:『我要归回前夫,因我那时的光景比如今还好。』」这里的「墙」,乃代表拦阻,「荆棘」乃代表受苦,这都是因为上帝的爱,用以拦阻任意妄为的罪。父母的管教,政府的统制,教会的训导,以及风俗、习惯、法律、规章、疾病、痛苦、晚年、死亡,凡此种种,乃都有拦阻的作用。世人在临到悬崖绝壁,投入罪坑之边缘,有强烈的试探引诱他往下直奔之际,上帝会运用他的灵以及世人良心的呼声,使他悬崖勒马,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也是上帝护理的拦阻作用。语云:「老成持重」,一般世人,到了六十岁的时候,便较为稳健,据说可比二十五岁的青年,减少八倍作恶的机会,因为在年老之时,不如青年人之年少气盛,不致时常动肝火,发脾气,他们较能平心静气,慎思明辨,不易感情冲动。此亦由于上帝的护理,藉生理的变化,改换人的气质,产生拦阻的奇工。

 

    2.任凭的——上帝会容许把世人的邪情恶欲发泄出来。上帝任凭的护理,乃仅为不除去罪人路上的障碍,而不运行他的权能拦阻罪恶。这并不含漠视,默许,或放纵,怂恿之意思;而却有对罪憎恶,必加惩罚的决心,乃姑先任凭他们,试验他们,藉以知道他们的心。或则上帝要藉以成就他预定的旨意。

    历代志下三十二章三十一节:「这件事上帝离开他(希西家),要试验他,好知道他心内如何。」并参申命记八章二节:「上帝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诚命不肯。」诗篇八十一篇十二至十三节:「我便任凭他们心里刚硬,随自己的计谋而行。甚愿我的民肯听从我,以色列肯行我的道」。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四、十节:「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何西阿书四章十七节:「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使徒行传十四章十六节:「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罗马书一章二十四、二十八节:「所以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三章二十五节:「……要显明上帝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

 

    3.指导的——上帝会因势利导,使行恶的世人,得到其所意想不到的结果。当世人心里的恶念不能抑止要发出的时候,上帝会藉其护理之工,运行在其心中,使其转移方向,藉此加以控制,加以防范,尽量使其减少祸害。此可称为控制的护理(overruling  providence)。

    创世记五十章十九、二十节:「约瑟对他们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诗篇七十六篇十节:「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荣美:人的余怒,你要禁止。」以赛亚书十章五节:「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亚述虽是敌国外患,上帝却可用来管教造就他所心爱的百姓。约翰福音十三章二十七节:「耶稣便对他(犹大)说:『你所作的,快作吧!』」犹大的恶意,却反而完成了他十架救世的恩功。使徒行传四章二十七、二十八节:「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耶稣,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

    出埃及记四章二十一节:「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回到埃及的时候要留意,将我指示你的一切奇事,行在法老面前,但我要使他的心刚硬,他必不容百姓去。』」法老王刚硬他的心,对这件事,上帝并没有控制他的心,干涉法老的自由,也没有强迫他犯罪;但是法老以往对百姓的残暴,对上帝不敬虔,上帝不能不对他作公义的审判,因此上帝不再如从前那样限制他犯罪作恶的程度,并且放他在好的环境里面,使他能正心行善;现在则任凭法老,照上帝预知的,逞他邪恶的心志,实践他处心积虑一直想行的恶事。

    关于上帝任凭法老的心刚硬,乃有几层意义,须加明辨:其一,上帝并非指使犯罪,乃仅是使人可自由作为,所以犯罪者乃是世人自己,须自负其责。其二,法老妄用给他自由的机会,便逞其刻毒的邪恶,作更大的罪行。其三,罪恶乃像火山的熔炭,一旦爆发,便不可收拾,上帝须把它落在山的旁边,藉以减轻灾祸。人类犯罪的心,乃是必然堕落的,正如地心吸力,乃是下坠的;唯有上帝的护理,可以使人转变方向,所以孔孟哲学,以及近代的道德重振运动,都非真正救世之道。罗马书九章十七、十八节:「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偏天下。」如此看来,上帝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所以纵使偏行己路,目中无神的世人,要叛逆上帝,仍是不能脱离上帝的手掌,无法不受上文所论的「控制护理」的影响,终久仍要成就上帝的旨意。诗篇七十六篇十节说:「人的忿怒,要成全神的荣美」。如我国《书经》说:「上帝不常,作善者,降之百祥;作不善者,降之百殃。」「夏氏多罪,天命亟之。」「天命有德,天讨有罪。」(诗经》说:「皇矣上帝,临下有赫;荡荡上帝,下民之辟;上帝临汝,无贰尔心。」《论语》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左传》说:「违天者必有大咎!」成语说:「天网恢恢,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尤有进者,从出埃及记来看,上帝在埃及地行了许多神迹奇事,降下一切灾难以后,法老王的心,还是始终刚硬,不肯悔悟。事实上法老王的心早已刚硬,并非上帝叫法老的心刚硬。上帝从不叫人心刚硬;他只任凭那些心先已刚硬的人心刚硬。克莱恩氏(Crane)说:「耶和华从不叫一个渴慕公义,存心良善的人心地刚硬;他仅仅使那心存邪僻,专想为非作恶,不听劝勉不纳忠言之人,心地刚硬。」「上帝仅使法老作自己要想作的事,这乃由其自取。倘使一个人终日思念,尽多是恶,这些思念,便驱使他身心的力量,朝着这方向发展。久而久之,养成习惯,习惯又成自然,卒使其心地刚硬,专想为非作恶。」

 

    4.限制的——世人虽有邪情恶欲,要为非作恶,但是上帝的护理工作,要限制其邪恶的影响与程度。可惜世人道德的邪恶,乃是一种毒根,会无限的发展,上帝的限制并不改变其本性,上帝也不受其牵累。

    约伯记一章十二节说:「耶和华对撒但说:『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二章六节说:「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诗篇一百二十四篇二至三节:「若不是耶和华帮助我们,当人起来攻击我们,向我们发怒的时候,就把我们活活的吞了。」哥林多前书十章十三节:「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七节:「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启示录二十章二至三节:「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它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

    贝柏氏(Pepper)在其(系统神学》中说:「上帝的意志和世人的意志,乃是相联的,有些是归属于上帝,有些是归属于世人;惟二者如何相联,如何运行,只有上帝才知道,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从人的身体和灵魂的关系,窥测其间的关系。我们的手保有它自然的定律,但却须服从人的意志;惟从另一面看,手虽须服从意志,却仍保持它动作的自由,从这个道理,可确证世人良知自由的真实性,自由并不因受管制而受损害。所以管制与自由,二者乃可并存的,而且各保其完整。任何学说,如果违反此理,便不合圣经真理,复有损基督圣道。」

    以上所论,乃是有关护理论圣经的根据,兹再论其理性的根据。

 

 

乙  理性的根据

    关于护理论理性的根据,可从两方面说:其一为先天的(a priori);其二为后天的(a posteriori)

 

A. 先天方面的论据

    这乃是从上帝的属性来说:

 

一、从上帝不变的属性说

    上帝既有其不变性,则他对其有关宇宙及其历史永远的计划,必加以执行。在执行他的计划之时,他不仅要创造,要保持,而且还要护理,决不会置之不理。

 

二、从上帝慈爱的属性说

    上帝既是慈爱的,则它对其所创造的宇宙万物,自必加以关爱。他既认为宇宙万物是值得创造的,亦必认为值得关爱的。这样的关爱,便是他的护理。

 

三、再从上帝公义的属性说

    上帝乃为道德的渊源,则为求维护他的道德法,自必施行公义,惩罚叛逆。如此赏善罚恶,伸张公义,便是护理。   

    在异教国家,一般作者和人民,虽也有护理的观念,但是他们所信的护理,乃是一般的,不是特殊的;况且他们的神,乃是多神,且有邪灵,有恶神。

 

B. 后天方面的论据

    这乃是从自然和历史的事实来说。

 

一、关于个人和国家的遭遇和命运

    不是完全由人来掌握,从各方面承认的事实来说,乃由一种超乎世人之上的大能在主宰。

 

二、世界的道德状态

    虽不完善,却不能不承认有上帝的护理。赏善罚恶,除暴安良,凡此种种,决非由于自然的力量,而必有一种统御管制的心意,这必是上帝的心意。

    每一个人的出生地及其国籍,天赋的自然环境,享受的机缘,凡此都非全靠自己的才识计谋,所能控制的,一个人一生或永世的命运,往往或可因他是否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而决定。斯宾塞(H.Spencer)说,进步乃与周围的环境有重大的关系,而这些环境,并非人的努力所能造成的。

    西方人和中国人有一句相同的格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Man  proposes  and  God  disposes  ),可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莎士比亚说:「人生的目的,乃由上帝决定。」经验告诉我们,成功失败,并非完全由于人事。语云:「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虽深思熟虑,难保万无一失;纵使思虑周全,仍会功败垂成,虽有兵马大权,甚至盖世英雄,未必可保常胜,且会一败涂地。例如亚达薛西王(波斯王Xerxes,  519一465B.C.)在德莫比莱(Thermopylae希腊东岸)以及拿破仑在滑铁卢的遭遇。一个伟大的运动,在开始的时候,并不有此感觉。例如以赛亚书四十二章十六节说:「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在他们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使弯曲变为平直。……」

    德行可决定命运,永世将证明真理。现在我们所见所遭遇的,虽或不尽如意,或叹命途不幸,但此乃为试炼我们的德性。倘使恶事即得恶报;善事即得善报,则将不能砥砺心志,造成至高的德性。约伯的朋友,对他妄事非议,肆意识评,乃适足自证其愚昧无知,识见浅薄,以致最后引起上帝对他们的发怒(伯四二7)。约伯受苦以后,才恍然大悟,对耶和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耶和华就使约伯从苦境转回,并且耶和华赐给他的,比他从前所有的加倍。」(伯四二2一10)此乃「否极泰来」,「物极必反」,「逢凶化吉」,「因祸得福」之理;非由人事,乃是天命──是上帝从中「护理」之功。

    马丁纽(Martineau)说:「历史上的事功,虽当初因为决策错误,或是僵柔寡断,以致不能达成目的;但结果却反而作了更大的兴革,收到更多的福泽。例如十字军,教会的迫害,宣教士可歌可泣,冒险犯难,坚苦卓绝的热诚,都是世界上的重大事件;但每一件却都是超过他们所求所想的奇迹,都显明乃是出于超凡的上帝的智慧与旨意。」季特氏(Kidd)在其《社会进化论》一书中说:「人类的进步,乃是在人的理性所不能想像的情况中发生的。所谓理性的宗教,乃为科学上不可能的事。真正的宗教,乃是超理性的,圣徒的任务,应当对于社会进步加以超理性的说明。易言之,人类的进步,乃是由于上帝护理之功。

    罗伟儿氏(James Russell Lowell)说:「当面临凶恶之时,当坚信上帝对于宇宙间一切物质和精神的势力,都在暗中受控制掌管。我经历过多次教会的火灾,结果教会的火警机以及政府所发的警报,都成为一场虚惊。」吾友前驻华内地会宣教士,海外布道会创办人兼首任会长赫理思氏(Dr. Dick Hillis),在中国内地布道,历经中日战争,共匪叛乱,都因上帝的护理,救他们夫妇脱离凶恶,绝处逢生,逢凶化吉。例如照他传记所述,一九四一年正月,日本军队已侵占内地,迫近河南他们所住的县城,正当其时,赫氏忽患盲肠炎,须往一百十多里以外的医院诊治,他乘人力车,旷日持久。他的夫人和两个婴孩留在家里。日军进占,势如破竹,全城的人都已避难离城;但他的夫人,因为丈夫不在家,又有小孩牵累,不能离家。此时兵荒马乱,日军以外,还有盗匪到处抢劫,甚且可闻附近枪炮之声,在此生命朝不保夕之时,上帝的话,竟奇妙应验。她挂在墙上的日历,每天有经句,她照着经句祈祷,都奇妙应验。例如,有一天晚上,县城两面被夹攻,枪声密集。但上帝的话说:「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敌都要转身退后。上帝帮助我,这是我知道的。」(诗五六9)果然一位军官去报告她,说:「牧师娘,我很关心你,日军已经撤退了,不是我们打退的,乃是他们自己离开的。」此乃正应验诗篇五十六篇九节的话,真令她觉得不可思议。赫氏到了医院,因为战时,内地医院设备不全,医生劝他赴沪诊治,他便和家眷同行。但是从河南到上海,一在西北,一在东南,平时已感不易,何况战时,要经过国军防线,日军占领地区,尤其是作战火线!但在在有天使四围安营保佑他和家人。有一天遭到土匪抢劫,以枪对着他,不但要他的衣物,还要他的钱,当他打开钱囊之时,他把名片交给土匪,并询土匪的尊姓大名。不意土匪发现彼此同姓。中国人很重宗族观念,竟认他为「同宗老大哥」,不但不抢他的财物,并且做他的向导、保标,指引他的旅途。到了日军占领区,土匪离开以后,忽然三个日本哨兵,其中一位是高级将领,骑着马迎面飞跑而来,盘问赫氏,询问完毕以后,赫氏因这位军官英语流利,便问他是在何处学的英文,知其曾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读书,却正为他夫人的同学,于是因同学之谊,又逢凶化吉,化敌为友,指引他们,介绍附近的教会。复由教会热诚招待指助,引他们到车站乘火车一路平安到上海。是亦可证上帝护理之奇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