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护理论的历史

 

一、初期教会的护理论

    为着护理论,教会自始即攻击以彼古罗派的机会说和斯多亚派的宿命论。那时神学家的立场,都坚信上帝保持并统治世界。可是以后没有时常维持同样绝对坚定的上帝统治万事的信念。护理论的历史,大体上都是循预定论的路线。最初的教父对于这个问题,并未表示明确的意见。惟奥古斯丁登高一呼,起而反对这两派的机会说和宿命论,强调世上万事,都由全能全知和慈爱的上帝的旨意在保持与统治。奥氏对于护理论丝毫不予保留,不稍迁就,上帝对于世上的事,或善或恶,都要加以维护掌管。当他为次因的真实性杭辩的时候,奥氏一方面护卫上帝的圣洁,一方面主张世人的责任。

 

二、中古时代的护理论

    在中古时代很少有对于护理论发生争辩的事;那时奥古斯丁的思想,盛极一时。但这并非说那时绝对没有不同的意见。例如,那时的伯拉纠异端(Pe1agianism)便妄以为上帝的护理,乃仅涉自然世界,对于人类的伦理道德的生活,则并不过问:半伯拉纠主义(Semi-Pe1agianism)虽不如前者的强烈,却也是异曲同工。有些经院主义(或烦琐哲学)的学者,认为上帝的保持(conservation)乃为上帝创造工作的延续;但有些则认为两者乃显然有别。阿奎那氏(Thomas Aquinas)虽仍随从奥古斯丁之说,相信上帝的旨意是纯善的,乃在保持与统治万物;但是邓司各脱(Duns Scotus)以及唯名论(Nominalism或称名目论)者,如比耳(Biel)和渥肯(Occam)之流,则以为万事乃由上帝的旨意任意左右,这种思想实为机会说的厉阶,容俟下文,再加申论。

 

三、改教前后的护理论

    一般而论,改教者(reformer)在细节上虽有程度上的差异,大部赞成奥古斯丁的护理论。路德相信上帝一般的护理,但不如加尔文之重视上帝的保持和对世界的统治。质言之,路德的护理论,主要的乃偏重救赎。

    苏西尼派(Socinians)和阿敏念派(Arminians),二者虽于程度上有分别,乃都重视世人独立的权能与主动开创的作为,因此限制上帝护理的工作,以免上帝管制世人的生活。事实上他们乃剥夺了上帝统治世界之权,而把这权放在世人手中。

    到了十八世纪,超神论(或称自然神论)大为猖獗,认为上帝创世工作完成以后,便自动退出世界,不管世事。还有泛神论,把上帝和世界,视为一体,认为创造与护理没有分别,因此否认次因(second cause)的实底。

    超神论表面上虽似已成过时的思想,但事实上这个学说仍藉着自然科学迷惑人心,以为这个世界乃受自然法严格的管制。于是新神学,本其泛神的观念,偏重上帝的内在性,无视他的超凡性,简直排斥上帝的护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