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壹   神迹论

 

一、神迹的性质

    护理通常分成两种:一为普通的护理(Providentia ordinaria),二为特殊的护理(Providentia extraordinaria)。前者乃是上帝透过次因,严格遵照自然律,上帝仅仅配合其他因素改变其结果。但后者,乃是上帝不透过次因寻常的作用,由他直接施行其作为。《教义神学》的著者麦弗生(McPherson)说:「神迹乃是不藉普通工作的方法,通常没有次因的作用,乃直接由初因所得的果效。」神迹特殊的性质,乃是上帝运行它超凡的权能所作成的结果。这当然乃是不透过次因所作成的事。倘使上帝施行神迹,有时虽利用自然界的力量;但是他运用的方法,不是寻常的,故能使其发生超过人所想望的果效,这便是神迹。每一个神迹,乃是超乎自然界已有的常态。

 

二、神迹的可能

    有些人反对神迹,认为乃是违反自然的定律。有些人为解决这个难题,便照奥古斯丁的说法,世人所以反对神迹,乃由其对于自然所知的有限,所以认为神迹乃越出自然的常轨;但倘其对自然有更丰富的知识,便能说明其道理,而不复困惑。

    奥氏这种说法,虽有其深奥独特之见,但不易被一般人了悟。他们否认神迹,把自然界分成两种状态,两者乃是互相抵触的。试以列王纪上第十七章的事为例。从一方面来说,寡妇瓶里的油要渐渐减少,面要渐渐吃尽;但照另一方面来说,油不会短缺,面不会减少。他们却不知后者必超越前者,不能相提并论,等量齐观;否则两个定律便要发生冲突。尤有进者,他们这种说法,乃是要剥夺神迹的特性;但这乃是圣经里面所记载的突出的大事,是不容磨灭的,他们的想法,徒见其心劳日拙。

    固然无可置疑,自然界乃有其某种一致性,在物质世界乃有管制各种次因运行的法则;但是,我们须知,这乃仅指上帝在自然界寻常作为的方法而言。这乃是上帝的美意,他藉着次因,用有规则的方法,来施展他的作为。惟是,我们不能以为上帝不能离开这种常规,亦不能以为他不能仅由他意旨的运行,而非藉自然的因素,施展超凡的奇工,以达成他愿望的目的。当上帝施行神迹的时候,乃是他用超自然的方法,使产生非常的成果;质言之,神迹乃是超乎自然的。但这并不是说,神迹乃是违反自然的。旧派的改正宗神学家以为是违反自然法;有时他们说,在施行神迹的时候,自然界的常态,便暂行停止。但是这种见解,乃是并不尽当。其实在施行神迹的时候,乃并不违反自然律,而乃是在某种特点上,由上帝意志更高的表现,来替代自然律。但自然界的力量,却并未消灭或停止;而仅在某种特点上,被一种超越自然界的权能所克制而已。

 

三、神迹的目的

    照圣经的道理,神迹的施行,并非任意的,而且有上帝确定的目的。神迹也非徒为激起人的好奇,而乃有上帝启示的重要深远的意义。自从始祖犯罪,罪恶进入世界,上帝为着要消除罪恶和更新天地万物,必须用超自然的方法,加以干与。上帝用神迹,赐给我们他话语的启示,那就是圣经;又赐给我们最高的事实的启示,那就是主耶稣基督。神迹乃与救赎有关,藉以预示和象征他救赎的大计。神迹并不要违反他创世的奇工,而乃为恢复,而其最后的目标,乃是要更新万事(参启二一1-5)。以往一连串循环往复的神迹,乃和救赎历史上许多特殊的时期有相关的意义,特别是主耶稣在世时所作的事工以及教会建立的时候。这些神迹,尚未收到复兴宇宙的果效;但是到了末期,就要有一连串神迹接着发生,这便要更新天地万物,以荣耀上帝──建立上帝的国度在新天新地里面。

 

四、神迹与科学

    上帝藉其超自然的能力,所行的神迹,也是我们所信的实底和确据。现代人迷信科学,不信神迹,这乃是我们在辩道学上必须对付的重大问题。其实那些反对的人,只懂一些科学的皮毛,「乃是迷信十八世纪自然律的落伍分子」(语本现代著名科学家Dr. Vanevar Bush,参阅拙著《圣道证言》第二章)。所谓科学定律,其实仅是假设,这种假设,往往可被新发现的论据所推翻,成为「明日黄花」。可见科学上的「金科玉津」,并非绝对真理。照一般定律,火能烧死人,但上帝用更高的定律,可保护但以理三个朋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虽被扔在烈火的窖中,却能在火中游行,不被烧死(但三19一27)。同理,月球的温度,日间高达华氏二百七十度,夜间低至华氏二百几十度,日夜相差约五百度。照所谓「自然律」,太空人必被烧死或冻死;但由于现代科学家发明了一种「太空衣」,便有一种超过「自然律」的力量,可保太空人在月球漫步,不至烧死或冻死。观此可知,那些幼稚的科学家,以为上帝施行神迹,便是违反他自己所定的「自然津」,他们这种反对的理由,适足表示他们的无知,可以不攻自破。

    尤有进者,上帝施行神迹,不仅在理论上是可能的道理,而且在实际上乃是确有的事实。虽则有些自命为「基督徒」的,不信基督教的超自然性和神迹;但是他们一切想把基督教变成「无神迹的基督教」的企图,乃是心劳日拙,必然失败的。这乃是因为他们在做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而且和事理完全相反的事。这乃等于想做一个方的圆形,或圆的方形;亦似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因为基督教本质上便是神迹,除去了神迹,便没有基督教。基督教绝对没有「神迹的」和「非神迹的」之分,而只有真基督教和假基督教之分。否认了基督教藉神迹表现的超自然性,则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便根本没有其真实的根基。因为这样我们便根本没有理由来阐明「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里面福音奥秘的道理,因为主耶稣本身道成肉身,便是神迹之最高表现。由于罪恶进入世界,人类的道德和灵性状况,不但已经失常,而且发生了严重的病态;这个世界已经成为无法自救的恶贯满盈的灭亡世界,则这一位超自然的而且关爱世人的上帝,为着拯救世人,便不能不施展其大能的手,行神迹奇事,并使人类心灵有超凡的改变,以完成他救赎的计划。

 

五、神迹的种类

    关于基督教藉着神迹表现之超自然的特质,我们可从两方面来说,一种是完全超乎自然,绝对不用自然的方法;但有些神迹,乃运用自然的方法,惟其所产生的果效,乃超乎自然,乃和寻常的大不相同。我们还可就神迹广义狭义两方面,来加以概括的阐释。从狭义方面来说,神迹乃是上帝用其直接的能力在物质世界,所行的奇事。如从广义方面来说,乃是上帝在人类心灵方面所作的事工。质言之,狭义方面的神迹,乃是指主耶稣为童贞女所生,主耶稣在海面上行走,五饼二鱼使五千人饱足而有余,以及他叫拉撒路从坟墓里死而复活,以及主耶稣自己照他宣示在第三天复活,……等等事迹而言。广义方面的神迹,则是指罪人的重生和成圣而言。一般人对神迹争辩最烈的,大都是关于狭义方面的,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事,乃是和自然主义的宇宙观是显然大相冲突的。但是我们却不可忽视,罪人的重生称义,成为圣洁,也是上帝从创世以来的奇妙神迹。兹分论之。

 

六、狭义的神迹

    上文所指的狭义神迹,照圣经所记,大概可分四个时期:

    1.在以色列选民出埃及,并由摩西和约书亚之领导,在巴勒斯坦建国的时期。其中主要的神迹,乃为红海开路,约但河水立起成垒,成为干地,使以民通行无阻。朝晚有云柱火柱,引领以民,磐石出水,天降吗哪,使百余万以民,得以饱足。

    2.在以利亚、以利沙先知对巴力邪教之生死斗争时代。其主要神迹,乃为真神降火显现,巴力假先知被杀,斧头从水中漂起,死人复活等。

    3.在被掳到巴比伦时代,耶和华真神对外邦邪神所显无比的权能。其主要神迹,乃为但以理在狮子坑,他三个朋友在火窖里,均不受丝毫伤害。

    4.在主耶稣及其门徒在世上传道,建立基督教会时所行的各种神迹。

    以上各期的神迹,共关于第四个时期的,所记特详。其中如医病的神迹,仅记载在四福音中的,凡三十五次到四十次,还有少数记在使徒行传。此外还时时提到一般的神奇力量的表现,这更使我们可以想像到,圣经里面所记神迹的次数,只是少数的例子,并非详尽无遗。诚如约翰福音说:「若是一一的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二一25)

    还有一点,更应认识的,上帝所行的神迹,有四个时期,可证上帝施行神迹,和一般邪术乃根本不同,并不是随便的,而乃有其目的与计划的。质言之,这乃是为完成其救赎计划而行的。这乃是因为罪恶侵犯世界,上帝必用超自然的方法,干与世事,以期消灭罪恶,恢复人类万物最初的荣耀。例如在「新天新地。……必不再听见哭泣的声音……豺狼……狮子……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赛六五17一25)「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一切都更新了。』」(启二一4-5)所以但以理在狮子坑里毫无伤害,而主耶稣在世的时候,他不但医治一切医药罔效的疾病,并且叫死人复活。而一切神迹最高的表现,乃为他降世为人,来寻找拯救失丧的人,此即为主耶稣基督之由童贞女怀孕降生,受死与复活。

    观此,如果我们不信神迹,便不能明白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的奥秘,那便无从明白上帝救世福音的奥秘。因为这些神迹,对于基督教的本质,乃有绝对重要的关系。圣经里面所记的神迹,并非均有同等重要的程度;甚至有些神迹,圣经里面,可能并未加以记载(见上文所引约二一25),因为它们之有无与基督教之存亡,并无重大关系;甚至以利沙时代斧头从水漂起,约拿在鱼腹三日三夜仍被吐出复活,拉撒路死里复活,和主耶稣以五饼二鱼使五千人饱足有余……这些神迹乃可有可无,不能断定基督教之存亡。但是,有些神迹的有无,却是确和基督教有存亡的关系。质言之,主耶稣基督之道成肉身,由童贞女怀孕及其从死里复活,乃确为基督教本质之所系。这些神迹,乃为构成基督教的精髓,如果除去了这些神迹,便是宣告基督教的解体,便失去了福音的大能和明证。那些不信这些神迹的,即其自命为新神学家,便根本不能算是基督徒。

    所以,真正的基督教,必定是神迹的基督教;如果摒弃神迹,便是除去主耶稣;因为主耶稣本身,乃是最大的神迹。主耶稣本身,乃为基督教的中心;基督教之所以成为基督教,乃在主耶稣基督。如果说除去了基督耶稣,空谈基督教;那种等于除去了太阳,空谈太阳系。

    构成基督教实质基础的神迹,其中心乃在主耶稣基督之道成肉身,受死赎罪,死里复活,以及升天,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作高过诸天的大祭司。凡此种种,乃是新约圣经和整个教会历史告诉我们的基督教的基本要素与历史事实。基督教的存在,乃是基于这些确实发生的事实。离开了这些事实,便没有福音。福音,乃是「喜讯」,乃是报告所发生的某种事件。基督教的本质,乃是上帝为拯救世人所作成的大事。这些大事的中心和最高的表现,便是主耶稣基督的降世为人,受死复活,……。而这些事实的本质,都是神迹的。所以排除了神迹,便是摧毁了基督圣道,消除了福音的大能。

 

七、广义的神迹

    这乃是指圣灵施行的「重生」和「成圣」各样的善工和奇妙的作为而言。在这方面,乃有若干异端邪说,须加驳斥。例如伯拉纠派(Pe1agianism),他们认为人类无需上帝内在的助力,也可以得救,并且人有能力行善,完全无罪,完全实现上帝一切的要求。伯拉纠这种谬论,已痛遭奥古斯丁的驳斥。奥氏认为「我们只有经过主耶稣基督,靠上帝的恩典,才能知道善,才能实行善。我们离开了上帝的恩典,绝对不能做一件善行;亦不能想,不能说,不能仿一件敬虔的事。」

    此外,还有一些半伯拉纠派,采取了一种介乎伯拉纠和奥古斯丁之间的立场。但是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莫不承认「内在神助的救恩」,乃是罪人得救的绝对条件。关于这点,神学家华斐德(Dr.B. B. Warfield)有一段透彻的说明,他说:「我们纵目观看这个『卧在那恶者手下』的世界」(约壹五19),便有一幅充满死人枯骨的坑谷的图画,呈现在我们面前。纵然这是一个莫大的救恩,但是对这些死人的、枯骨宣告,有什么用处呢?纵然我们狂呼:「枯骨阿!你要听主的话!」这种狂呼是徒劳的,这种救恩的宣告是无用的,除非有天上的灵气吹进这些枯骨,使他们得到生命(参结三七1一14)。所以主耶稣基督的救恩,若要成就在信徒身上,必须圣灵在其心中动重生的善工。超自然的救恩,如果不在我们个人身上发生实际的超自然的作用,那便和我们风马牛不相及,仅仅成为一种空洞的名词。一般世人,对于福音,所以深闭固拒,格格不入,便因这个道理,因为他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等于行尸走肉,平原枯骨,对于救世福音,是听而不闻的。

 

 

八、末世的神迹

      除了「广义神迹」和「狭义神迹」以外,我们还有一个重大问题,须加检讨的,就是将要显现的「末世神迹」。基督教的末世论(Eschatology),乃是基督教的重要道理。诚如伏斯博士(Dr.Geehardus Vos)说:「那些有名无实的基督徒,对于末世的道理,冷淡漠视,甚至反对;他们心目中的基督教,实在已经失去了基督圣道固有的真义。」伏氏之说,乃提示我们,基督教的超自然论,如果不从「末世论」、「基督再来」和「救恩完成」(consummation)这些观点来思索研究,便无从了解其最高的终极的道理。

    从圣经的教训,和教会的信条来看,我们很明显地知道主耶稣基督有形有体再来的时候,「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要「报应那不认识上帝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太二四30;帖后一8-9)「但我们(却要)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彼后三13)。关于基督再来,虽有三种不同的意见(前千禧年派,后千禧年派与无千禧年派,容另详论),但他们都一致相信,当主耶稣升天以后,天使对加利利人所说的话:「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徒一11)那些不信的以及并未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应即警悟,以免永远沉沦!

    关于「耶稣再来」,「死人复活」,「救恩完成」的道理,不仅和超自然论有关,而且诚如伏斯博士说:「乃是超自然论登峰造极的表现。」这绝非过甚其词的话,因为末世论不是基督教可有可无的附属品(appendage),末世论乃是基督教神学中的「冠冕」和「顶石」(capstone);如果没有这一部,则一切问题,便不能得到彻底的解答。例如柏可富教授(L.Berkhof)在他的《系统神学》中指出:「如果我们忽视了末世论,则我们对于这些问题——如纷扰世界的罪恶的权势将如何克服,主耶稣基督救赎的工作如何获得完全的成功,圣灵对于上帝的子民如何完成其救赎与成圣的工作,上帝如何能完全实现其旨意,得到最大的荣耀,实在不能作最后的答复。」因此我们于此要特别指出,照基督教固有的历史的意义来看,基督教超自然的道理,要到救世大功最后完成的时候,才能明白表现出来。「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林前一三12)。惟吾人至少须有一基本信仰,基督教的本质,乃是一个神迹,乃是一个超自然的救赎的宗教,和一切凡俗的自然宗教,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同日而语。超自然论乃是基督圣道存亡所系的关键与精髓;如果解除了其超自然性,则无异根绝了基督信徒一切安慰与希望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