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人生首要之事

一、无限博大之课题

研究上帝,乃是最高深的学科,最崇高的思维,最伟大的哲学;关于至高至大真神天父的圣名、特性、位格、并工,和他奇妙作为与存在,乃是上帝儿女所应最关心的大事。

人类的心智,对于上帝的穷究深思,有异常的发展。因为这乃是一个无限博大的课题。诚如经云:「深哉!上帝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侧!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一一33~36)因为他的广大,我们的思念,便无法侧度;因为他的无限,我们的骄傲,便要在他面前消沉。我们研究其他问题,可有把握,能够了悟;且能自成一家之言,沾沾自喜。但是对这至高的学科,则我们的「量带」和我们的「鹰眼」,实在莫测高深,只能自惭形秽,自叹无知。在神之前,唯有谦卑俯伏。

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们的心智虽在神前谦卑下来,却又因此开阔增广。一个时常思念上帝的人,比一个画地自限,劳神苦思的人,更为开广。最能开广我们心灵的学问,便是研究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又复认识他的神性和荣耀的三位一体。没有一样学科比真诚不息的研究上帝能增益人智,和开广我们的心灵。

研究上帝,不仅能使我们增益智慧,开广心灵,且又令我们得到安慰。当我们沉思默想耶稣基督和天父上帝的时候,他便能镇抚我们一切的创伤,消除我们一切的愁苦;而由于圣灵的奇工,复能安慰我们一切的伤痛。世人若欲祛除愁苦烦恼,便要投到上帝广大无量的怀抱,和他化为一体,则千愁万虑,不但自消,且能重新得力,身心振奋,精神焕发。

二、关切人生之要务

急功好利之士,或以为此种研究,乃是高谈阔论,不切实际,对于人生,乃是无关宏旨;殊不知乃适得其反,对于上帝本质和特性的研究,乃是最实际的计划。人生在世,非同鹿豕,首当认识造他的主,所以研究上帝,乃是非常重要的事。诚如经云:「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当记念造你的主。」(博一二1)一个不认识上帝的人,住往这个世界,倘使不知创造这世界,统治这世界的上帝,必感觉到这个世界乃是一个奇特、疯狂、痛苦的地方;而在世为人,尤且为一种失望和痛苦的事。所以倘不任意研究上帝,则正似蒙住自己的眼睛,必不知方向,不晓得周围的事,势必在暗中摸索,手足失措,绊倒自己;且复浑浑噩噩,醉生梦死;虚度一生,丧失灵魂!

明乎此理,所以研究上帝,责骂人生首要之事。但是居今之世,在这个邪恶悖谬,叛道反教的时代,研究上帝乃如逆水行舟,且须遭遇惊风骇浪;诚如主耶稣说,乃是进入狼群。我们的敌人,在狂呼「上帝已经死亡」,「丢弃神的形像」,攘臂「争闹」,要想「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诗二1-3)他们以为居今之世,高谈上帝,乃是「胡说八道」,不识时务;所谓上帝,乃是无稽之谈;所谓「加尔文主义」、「基要主义」、「正统神学]、「基督教哲学」……都已成「明日黄花」,落伍思想。处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要研究上帝,阐扬圣道,当有勇往直前,乘风破浪之精神。约翰本仁(John Bunyan),在他开始《天路历程》之时,他的妻子儿女要叫他回来,他便用他的手指塞住他两个耳朵,夺门而出,大声高呼「生命阿,生命阿,永远的生命阿!」这种勇往直前的冲劲,正是我们应当效法的榜样!
不要看人看环境,我们当众醉独醒,不随从世俗,阿时取誉;而要有逆水行舟,乘风破浪的精神,作中流的砥柱;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发出时代先知的呼声。我们研究上帝,应当持守以下五个基本的原则,锲而不舍:

  1. 上帝已向世人说话,整部圣经就是上帝的话,使人有得救的智慧;
  2. 上帝乃是统摄世界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他掌管万事,彰显他的荣耀;他一切的作为,乃尽善尽美,世人和天使,都要敬拜他;
  3. 上帝是人类的救主,藉着主耶稣基督,用它权能的大爱,拯救世人,脱离罪恶的权势,使我们成为他的儿女,并且蒙恩得福;
  4. 上帝乃是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协力施行其救赎的恩功;天父计划救赎,圣子作成救赎,圣灵施行救赎;
  5. 敬虔非在外貌,贵有实意,要信服上帝的启示,用信心向上帝敬拜、祈祷、赞美、顺服、事奉;行事为人,要在上帝的光里,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彰显出来。

    三、上帝属性的认识

我们研究上帝,首应检讨他的神性,神与人的不同,以及造物主和被造物的分别,藉见上帝和世人不同的本质——他的自存性,他的无限性,他的永恒性,和他的不变性;复要检讨他的权能——他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和无所不在;还要检讨他的完善性,藉着他的话语和作为,显明他的圣洁,他的恩爱,他的信实,他的真诚,他的良善,他的忍耐和他的公义;又复要警觉,何者可讨神的喜悦,何者违反他的旨意,何者触犯他的圣怒,何者令他喜悦满意。

以往教会人士深感上帝的属性乃是一个重要问题,应当放在教义问答(Catechism)之内,使教友部能知道,并以教导儿童,于是便列入西敏斯特教义问答(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第四项之内,文曰:「上帝是一个灵,是无限的,永恒的。他有智慧、权能;圣洁、公义、良善、真诚。」大神学家霍祺(Char1es Hodge)认为这一个信条,乃是对上帝最好的定义。查诺克氏(Channock)在其所著《论上帝的存在与属性》(Discourses on the Existence&Attributes of God,1682)一书,也阐发这一个信条的精义,惜于现代教会,很少听到关于这类的讲章,也很少人以此教导儿童,或著成专书,供人研读。

四、须具崇高的目标

但是我们研究上帝,知道了上帝的本质和属性以后,还要进而追问,我们这种研究,到底动机何在,目的为何呢?倘使仅为自己,则徒增灵骄,且会扬己抑人,自负不凡。诚如使徒保罗写给狂傲自负的哥林多人说:「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八1-2)倘使研究神学,没有纯正崇高的目标,结果适足自满自欺。我们于上文固曾论及,没有正确的神学思想,不能有健全的灵性;但是若无正确的目标,也不会有健全的灵性,甚且发生灵性的危机。所以我们当以哥林多人作为我们前车之鉴。

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当然渴慕灵奶,喜爱追求真理。例如诗篇一一九篇说:「耶和华阿,你是应当称颂的;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的思想。……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求你赐我悟性,使我得知你的法度。」(诗一一九12、18、97、103、125)但是我们进而探究,诗人所以渴慕上帝律法的知识,不是理论的,乃是实践的。他最高的愿望,非为知识,乃是要真正得着上帝,知识仅为达成其目的之方法。他要知道上帝的真理,乃是要使他的心能归向神,使他能效法上帝,心意更新而变化,察验何为上帝的良善。纯全可喜悦的旨意。所以他在诗篇一一九篇开首时说:「行为完全,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便为有福。遵守他的法度,一心寻求他的,这人便为有福。……但愿我行事坚定,得以遵守你的律例。」(诗一一九1-2、5)他非以求知为目的,他最高的目标乃是遵行耶和华的律法,要身体力行,事奉伟大的上帝。我们也应效法诗人。我们研究上帝,不是为己,乃是为神,好让神引导我们,使我们头脑的知识,成为属灵的悟心。使我们从研究上帝,进而真正认识上帝,得着上帝的生命,和他的喜乐、平安、与力量。故认识上帝,乃为人生首要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