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创造的目的

 

    在本章第一节第六点曾讲到上帝创造终极的目的,兹就创造的目的加以申论。上帝本其无限的智慧,在其创世的时候,必定要计划他要达成的最完备而最有价值的目的——使其圣名最可称颂,使其创造最能收效,最能益世。只有从这个观点上,才能确知上帝的工作,认识他所启示的本性。

    关于这点,圣经可给我明确的答案。安勃罗斯(Ambrose)说:「除了上帝,我当归功于谁呢?」乔治·高敦氏(George A. Gordon)说:「上帝乃是万物的目的。目的论是人类的经纬,也就是上帝的经纬。进化论反而适足加强此说。自然科学苟无宇宙论的目的,乃是伪装的无知,且将无益于世,人生向上发展的运动,乃为一个达成目的之运动。意志乃是达成目的之性能……·上帝在人类历史中的终极目的,乃是深值称颂的。」

    上帝创造宇宙万物的目的,可从圣经与理性两方面加以证明。兹分论之:

 

一、从圣经的启示说

    上帝创造的目的,一乃为他自己;二乃为他的旨意与美意;三乃为他自己的荣耀;四乃在彰显他的权能、他的智慧与他的圣名。

    1.万有乃都为他归他——罗马书十一章三十六节:「万有……都归给他,直到永远。」歌罗西书一章十六节:「万有都是……为他造的。」(以赛亚书四十八章十一节:「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二十八节:「叫万物服他的,叫上帝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

    2.乃为他旨意与美意——以弗所书一章五至六、九节:上帝「接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启示录四章十一节:「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3.乃为他自己的荣耀──以赛亚书四十三章七节:「耶和华如此说:『凡称为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六十章二十一节,六十一章三节:「你的居民都成为义人,永远得地为业,是我……手的工作,使我得荣耀。」路加福音二章八至十四节:天使因为「『在大卫的城里,……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赞美上帝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上帝!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4.彰显他的权能、智慧与圣名——诗篇一百四十三篇十一节:「耶和华阿,求你为你的名将我救活;凭你的公义,将我从患难中领出来。」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家阿,我行这事不是为你们,乃是为我的圣名,……』」;三十九章七节:「主耶和华说:『我要在我民以色列中显出我的圣名』」。罗马书九章十七节:「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偏天下。』」九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倘若上帝要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预备得荣耀的器皿上。」以弗所书三章九至十节:「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上帝里的奥秘,……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上帝百般的智慧。」

    上帝基本的属性乃为圣洁,要使他自己、他的美意、他的荣耀、他自己的显现,作为他创世的目的,唯有从他自己的圣洁里找到他主要的目的。但他虽以此作为他创世主要的目的,却并非排除其他次要的目的,例如他的智慧、权能、慈爱,以及相应而至的万民的福乐。

    上帝自己的荣耀,使他荣耀,易言之,这乃是内在的,他固有的,并非因外在的人的颂赞而来,乃是由于自己的尊贵荣耀的属性而来。一个受人称颂的人,必自觉其是否配得;否则必深觉愧惶,自惭形秽。希腊哲人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说:「人生的目的,乃是要像上帝。」勃朗宁(Robert  Browning)说:「我一切所感所觉所知的,我认识他的心,不是我心,乃像是我的心,这乃是荣耀。我要为他,万事就为我,这乃是双重的喜乐。」嚣孟(Schurman)说:「上帝传扬他自己,乃为荣耀他自己。」上帝慈爱的目的,乃为发挥他的圣洁。

      鲁秉生(E. G. Robinson)说:「律法与福音乃为一物的两面;人类最高的良善,乃为上帝最高的荣耀。只有上帝可以他自己作他的目的。(a)倘使有限的人要以他自己作他的目的,非但不配,而且有罪,因为这将有损于人,也不利于己。(b)反过来说,倘使创造天地万物的无限的主不以他自己为目的,则不但有损他的尊严,而且不利于世人。因为(c)倘不以他自己为目的,则势将没有目的,此乃理不可通,或失正当目的,势将为害世人。因为(d)倘使万人的心意不顺从无限完善统治者(上帝)的旨意,则将无从得到他们最高的乐利与幸福。(e)则上帝势将不能达成他造福万民的目的。倘使上帝不能以他自己为目的,则他将反要依靠世人,不能作天地万物的主,不能荣耀他自己,作万民的救主。

 

二、从理性的见证说

    基上所论,上帝创世终极的目的,乃是为他自己的荣耀,关于这点,圣经已有明白的启示。但是不信的人,仍感徨惑不解,我们须再从理性加以申论,使真理益彰。

    1.上帝以自己的荣耀作他唯一创世的目的,乃要在宇宙间真实的完全达成——一位全知全能的上帝,照常人的理性来想,万不会选择一个永远不能达成的目的;因为「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伯二三13)上帝创世最终极的目的,不是为世人的福乐,因为许多失丧的世人乃是悲惨的,且将永远悲惨;也不能以世人的圣洁为终极的目的,因为许多失丧的世人是不圣洁的,且将永远沉沦。但是虽然世人不能真实完全达成其福乐与圣洁的愿望;上帝的荣耀必在失丧的和得救的人身上彰显出来,这乃他创世终极的目的。

    准斯而论,可知上帝的计划,是没有人能加破坏的,上帝要在每一个人身上得到他的荣耀。世人可用自动敬爱或顺从来荣耀上帝;否则上帝要在世人的悖逆与审判上得到荣耀。世人最好做熔化的铁,好在上帝所塑造的模型里,成为合用的器皿,免得做刚硬的铁块,受铁槌的击打。麦克拉伦(Alexander Mac1aren)说:「有两种加给我们的火:一种是圣灵的火,可以熔化我们的罪,精炼我们成为圣洁;另一种火是刑罚的火焰,使我们的身体和罪一同毁灭。精炼成圣,抑或遭到毁灭,何去何从,世人应加选择。」

     2.上帝以自己的荣耀作他创世的目的,乃是在本质上最宝贵的——世人的良善,与其相比,乃微不足道。照常识判断,前者当较后者为优越,此乃理所当然,不待智者而自辨。上帝既为至圣至善,他既不能找到更大的目的,自唯有以他自己作创世的目的。这就是拣选他的圣洁,以及彰显其圣洁的荣耀。

    以赛亚书四十章十五至十六节:「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天地万物,一齐加起来,在上帝面前,乃微乎其微,不值一顾。被造之物,可在一瞬之间,完全毁灭。「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彼后三1011)整个世界,好像滴在袍子边缘上的一滴露水。准斯以观,上帝当然不能以世人的快乐,而应以他自己的荣耀作为他创世的终极目的。希伯来书六章十三节说:「当初上帝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上帝既不能找到更大的创世目的,他只有拣选他自己。但这乃是「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诗八九35)。基此而言,他所以拣选他自己他创世的目的,乃是以他的圣洁为目的。

    一根手杖,一块石头不能为它自己而生存。人的灵魂有一部分为他自己而生存;但为上帝而活乃更重要。现代人受了罪恶的侵犯,神经失常,思想乖谬,新神学家竟说:「天国已经过时,不合时宜;人国已经来临」,因此「上帝创世的主要目的,乃是荣耀人。」如口此谬论,诚令人啼笑皆非。此乃为人文主义中毒的恶果,著者心焉忧之,已另著书痛论,兹不能详。「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的学说,照阿伦(Al1en)之见,乃有两大要点,其一,上帝乃是无比的伟大,责无与伦比,世上万物在他面前,乃微不足道。其二,上帝所以爱世人,乃是因为他乃充塞万有,他自己的本质乃弥漫在万有之中。」

    3.上帝以自己的荣耀作他创世主要的目的,乃是因为他的独立性与统治权——「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一一36)倘使他以任何一种被造物作他创世终极的目的,则上帝势将依靠被造物。但此乃违反上帝的属性。上帝乃有其独立性,他只能靠他自己,而万物乃要依靠他,所以他必以自己作创世的目的。

    创造并非增加祝福,乃仅彰显祝福。他没有需要也没有缺乏,须赖万物供应。「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一一36)万有不能对上帝有所增益。所有我们的敬拜与奉献,乃仅仅将本来属于他的归还他。一条小溪不能增益汪洋大海的水;我们的颂赞也不能增他广深如海洋的喜乐;他垂顾我们,乃因他爱我们,为他自己的荣耀。他拯救我们,高举我们,也是为他自己的荣耀;倘使以我们的福利和欢乐作为他创世的终极目的,乃似要向世人示惠讨好,等于要他离弃他的宝座!宁有是理。因此上帝创世,唯有为他自己和他自己的荣耀。一个画家固然欣赏他的画,但他乃更欣赏他作画的意境;他作画乃仅为表达他自己和他的意境而已。正如一棵树开花结果,并不对它本身有所增益,乃仅彰显它内在的本性。同理,上帝爱他所造的每一个生灵;但他乃更爱表现他自己的完善。所以他创世的目的,乃为他自我的表现,这乃是由于他的独立性。

    4.上帝以自己的荣耀作他创世的目的,此亦包含次要的目的,就是为宇宙万物各样的利益、万物的利益,乃与上帝的利益有密切的关系。如果不承认上帝绝对的主权,则万人便不能有圣洁或福乐。由此以观,上帝创世以他自己为终极目的,绝非自私,而乃是为造福万人。所谓荣耀,并非虚浮的荣耀,而乃为表彰他崇高的理想,表彰他自己,要昭告天下,他乃是为万民的至善。

    上帝表彰他自己,不是自私,乃是为万民之福。所以世人应当自爱,珍惜从上帝所得之福乐。譬如一个王国的君王,或军队的统帅,他们的生死,足以影响全民全军的祸福;上帝乃是整个伟大宇宙的心,世人唯有忠诚皈向此心,始能从他那里川流不息的得著他的圣洁与福乐。世人只有为独一至尊万福之源的上帝而后,才能安居乐业,心安理得。所以世人首当「舍己」(太一六24),勿为自己而活,要为一个更崇高目的而活。但世上没有比上帝更高的目的。「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罗一三1),「没有比上帝更高的权威,所以只有上帝,世人应当顺服他,别无顺从的义务。」

    俾斯麦首相说:「没有君王,便无王国。」(Ohne KaiserKein Reich)上帝的国度,必有万王之王。德国莫尔克公爵(Von Moltke)说:「人当磨炼,然后敢作。」(Erst Wagerdann Wagen)人乃住在群体里面,不能趁其私意,为所欲为。爱德华兹(Edwards)说:「公众的幸福,乃比各自的价值为大,所以自私自利,乃是最为不当,最为邪恶。因为上帝乃较世人有更高的价值,此乃理所当然,人所共喻。」莎士比亚(Shakespeare)说:「个人不能遗世独立,个人的幸福乃系于群体的生活。」所以人生目的,应当荣神益人。

    5.上帝以自己的荣耀作创世的目的,这乃是他为世人所设计的完善的道德制度——因为世人既是照他的形像所造,理当以上帝的荣耀为至上的目的。上帝既为万人的中心与主宰;当然应以他自己作为中心与目的。这种道德哲学的基本原理,以及从其所得的结论,圣经对我们有明显的启示或暗示。

    宗教的起源乃在选择上帝的目的,作我们的目的,而丢弃快乐的特权,进入专诚为上帝而活的生命。著者在皈主以前,虽有「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极,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心志。且自书屏联,悬于书室,用以自励。但自得救以后,才恍然大悟,始真正「明道」。个人的利乐不能作为我们道德责任的基础;专求利乐,不能得到利乐。唯有上帝的圣洁,始为我们道德责任的基础;唯有追求上帝圣洁者,则上帝的福乐,便不求自得,水到渠成。事实上,许多孳孳为利,唯利是图的人,乃多患得息失,心劳日拙,愁苦终日,不得安乐。

    莱敦总主教(Archbishop Leighton)说:「上帝把他的荣耀和我们的福乐联在一起,他的智慧和良善,实在奇妙难侧;我们终日求之不得;但如求他的荣耀,则福乐就自然而然,随之而来,并且我们的福乐最后还要变成他永远的荣耀。」全知全能的上帝,自必达成他创世的目的,得到他自己的荣耀;倘使我们为他而活,则他的目的,就是我们的目的;当我们遭遇苦难的时候,他便是我们真正安慰之源;当我们工作的时候,他便是我们的力量;当我们祈祷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鼓励。

    诗篇一百一十五篇一节:「耶和华阿,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节:「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哥林多前书十章三十一节:「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彼得前书二章九节:「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四章十一节:「若有讲道的,……服事人的,……叫上帝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原来荣耀、权能都是他的,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语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职责所在,当尽心竭力,但却只为上帝。耶利米书四十五章五节说:「你为自己图谋大事么?不要图谋!我必使灾祸临到凡有血气的。……这是耶和华说的。」但是我们为上帝未始不可图谋大事。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三十一节且要我们「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康德说:「芸芸众生,莫不为己」;殊不知世人若真要求他自己的好处,就当有荣耀上帝更高的动机。重生得救的圣徒,和没有得救的世人,彼此的分别,乃是在动机。后者乃是为自己而后,前者乃是为上帝。上帝乃要我们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且跟从主耶稣。(参太一六24)因为罪人第一个需要,首当改换他人生的中心。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乃似残暴的原人;那为他人而活的人,乃仅较胜一筹;但仍非至善。人生的高贵,须视放在他里面代替他自己的是什么而定。但跟从主耶稣,以上帝作为人生的中心,则人生便能止于至善。

    乔治·高敦氏(George A. Gordon)说:「宇宙终极的观念,乃系在其宗教观。宇宙的价值,须视其是否为最高无上的上帝。」爱德华兹在他名著《创世的目的》(The Creation of Creation)中说:「创世最终极的价值乃是其为上帝的价值。亚理斯多德以为人乃生于社会,依靠社会;殊不知社会却须依靠上帝始能达成其目的。」霍扶爱氏(Hovey):「我们生存主要的目的,乃是要彰显上帝的完善和荣耀。上帝的生命,要在我们生命里反映出来,他的特性也要在我们身上显现出来,他的圣洁和慈爱,也要由我们来表明,因为我们乃是照他的形像造的。为着要荣耀上帝,所以他要我们绝对的正直,此乃我们要得最大福乐必备的条件。」而且不容贬低其标准,因为「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我)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4)「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约壹三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