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人类得救的根基

一、人类信仰的基本

    以上各种考证,其目的乃在驳斥现代教会的新异端——那种凡俗的自然主义的新神学的基督论;但是我们这样郑重的考证,并不是说,一个救世的真道,要靠历史的辩证,才能成立。人类的得救,完全靠上帝的恩典。上帝的智慧和知识,深不可测(参看罗一一33);他的启示,乃远超过人类有限的理智;所以,「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林前二5)。那些诡辩的新派学者,陷于自然主义,理性主义的窠臼,无以自拔;乃反坐井观天,妄欲徒恃其庸俗的理性的论辩,来反对基督圣道,否认超凡的真理;以「高级批评」(Higher  Criticis)为护符,「解除神话」(Demythologization)为武器,从而企图打击圣经的权威,否认耶稣的神性,毁灭基督的圣道;此其愚妄,实在等于「螳臂挡辙」,尤如一个色盲否认颜色之存在。

    这些凡俗的诡辩的学者,仗着科学与理性的美名,维护他们不信与怀疑的立场,究其实际,实在都是主观的武断,乃是最不合理性,最不合乎科学的态度。人类的理智,只能适用于自然现象,而不能判断超乎自然现象的事。而严格的讲,其实他们即于自然现象的事,也未必完全了解。观乎科学定律之时时修正或被完全推翻,即可证人智之穷。诚如主耶稣对尼哥底母说:「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更可知人类仗着所谓科学和理性,实在难于了悟属天属灵之事。

    更进言之,信仰与理性,其实并不冲突。汤威尔氏(James  Henley  Thornwell)说:「所谓超乎自然,乃是超乎理性。」世人犯罪以后,他们的理性已失正常状态,失丧的世人,要想明白圣经的真理,必先赖圣灵的启迪,开他们的心窍。信仰本身,乃是上帝的恩赐,我们藉着圣灵的光照,才能恍然领悟,认识真理。但是,这并不是说,信仰乃是不合理性。其实信仰和理性,非但不相冲突,而且乃是靠着神的恩典,蒙圣灵光照和引导以后的正常的理性。超自然的事,虽超乎常人的理知;「但并非不合理性。救赎的计划,从开始到最后完成,乃是上帝百般智慧的表现,绝非自然人的理性所能测透」。质言之,正常的理性,乃是从信仰而来,乃是圣灵启迪的结果。唯有这种正常的理性,才能认识上帝救世计划之崇高伟大,才能承认真理和救赎的大能,只能从上帝而来。「救恩属乎耶和华」(诗三9),我们得救,乃完全本乎神的恩典;而我们道德的完善,灵性的进步,也须靠神,不能自求。易言之,人类实无法自救。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上帝面前称义」(罗三20)。

 

二、生死祸福的关键

    人类既不能自救;人类的信仰,既不在人的理性和智慧,而唯在神的恩典和大能,我们便应根本了悟,人类盼望的根基与历史的中心,乃在上帝。人类在历史上虽然作了许多罪恶,但是上帝本其无限的慈爱和恩典,在人类历史的行程上,也留着他的踪迹,他非但没有抛弃我们,而且还「环绕他,看顾他,保护他,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因为「耶和华的分本是他的百姓。」(申三二9一10)上帝既这样爱我们世人,他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并且做我们的救主,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舍身流血;使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参看约一14,三16;彼前二24,三18)。「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上帝的儿子」(罗一3)。他是「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赛九6)。上帝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方多次的晓谕列祖,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在历史里预备了许多明证,使我们无可推诿,要承认主耶稣基督,乃是我们荣耀的救主;我们又蒙这么大的救恩,自应责无旁贷,根据历史的事实,以及自己得救的确据,为我们的救主作见证。

    主耶稣究竟是谁?这一个主耶稣向他的门徒提出的问题(太一六12一17),至今还是检定基督信徒的基本问题。基督徒的真伪,完全视乎其对这个问题之答案如何而定。我们是否得救,是否出死入生,也要看我们的答案如何而定;因为我们的命运,完全系于我们对主的态度以及我们和主的关系。因为「上帝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人有了上帝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上帝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五11一12)凡接待他作救主的,就有权柄作上帝的儿女,可享永生的福乐;如果不信他,拒绝他,便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参约一12,三16、36),要遭受永刑的痛苦。主耶稣曾明白宣称:「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一四6)。圣经的道理,以及许多信徒得救的经验,都充分证明,离开了基督,便不能认识上帝,不能得救;人类进入天国的绝对的独一的条件,便要经过他的救赎。

    但是这一个关于人类生死祸福的道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界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乃是上帝奥秘的智慧,是上帝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林前二6一14)。这是世人所以不能认识耶稣,不肯接待他,信奉他的根本原因。凡俗的新神学家,否认他的神性,把耶稣照他们自己的形像,描写成一个渺小平凡的自然人,其症结亦是在此。

 

三、认识唯一的救主

    主耶稣乃是上帝在肉身显现,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他乃是真神,又是真人;实在不能和圣贤哲人,凡俗救主,同日而语。属世学者,乃至新派神学家,囿于人本主义的窠臼,惑于人文主义的俗见,以主耶稣基督和苏格拉底、柏拉图、孔子、释迦、谟罕默德……等量齐观,以为他也不过是一位贤圣教主,并且以为「道并行而不悖」,把救世圣道,和自然宗教,并为一谈;不但是一种传统的错觉,而且还是一种误尽苍生的危险思想!「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一四12,一六25)「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七13一14)!「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主耶稣乃「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一9,三19一21)。他乃是「世界的光」、「生命的光」(约八12),是「在万民面前所预备的,是照亮外邦人的光」(路二31一32)。一切外邦宗教,纵使有若干可取的教训,至多可说是从「众光之父],万福之源,万理之源的上帝,得到的一些「普通启示」(General  Revelation);乃是从「公义的日头」,反射给他们的一些亮光;却不是上帝直接的「特殊启示」(Special  Revelation)。「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45)——惟关于各种宗教的得失,不在本章研讨的范围;著者当另撰专书,加以论列(详见《总体辩道学》卷

     数千年来,芸芸众生,饥渴慕「道」,却只是在暗中摸索,终未窥见真光,找到真道,明白救恩的真理,认识唯一的救主。「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约一10一11)「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约三19一21)这诚为世界人类千古的憾事。更不幸的,自启蒙运动以后,由于理性主义、自然主义、经验主义的影响,教会里面,也长了稗子,有所谓「现代主义」(Modernism),「开明主义」(Liberalism)陷害人的新异端;并且藉着所谓「高级批语」以及「解除神话」各种魔鬼的计谋,百般诡辩,僭妄亵渎,不仅使教会失去了见证的力量,而且势将根本摧毁了救世福音的真理;把上帝无限的大恩大爱,把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完成的救赎的恩功,一概藐视抹煞。神学家史屈朗氏(A.H.Strong)在百余年前曾感慨兮之的写道:「现在许多学者和传道人,已经偏离正道,否认主耶稣的神性,和他救赎的大功。我们要挽救这种不幸的局势,只有坚信圣经是上帝的默示、上帝的圣言。我们要和保罗在大马色途中,以及约翰在拔摩海岛上一样,需要在异象里对主耶稣有真切认识,使我们坚信,他乃是超越时间空间,他在创世以前,即已存在;他创造天地万物,他引导以色列的历史,他为童贞女所生,他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从死里复活,征服死亡和罪恶的权势,现在坐在至高全能的上帝的右边,长远活着,他是天地之主,是独一的上帝,现在的救主,将来的审判者,要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我们若不悔改,若不复兴这种正统的信仰,教会势将日趋世俗化,传道事业亦将日见衰微;并要像他警告亚洲的七教会一样,必把金灯台从原处挪去!」

 

四、信徒荣耀的盼望

    在这个邪恶不信的时代,滔滔天下,大家「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四4)。凡我信徒,却不可灰心丧志,须知这乃是救主即将荣耀降临的预兆,「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帖后二3),「假先知将要起来」,「迷惑许多人」(太二四5、24)。但我们却「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总不要被他诱惑」(帖后二2)。虽然他们「厌烦纯正的道理」;但是我们「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四2-3)。复应效法基督,敬虔度日,行善不可丧志,要使我们行为和信心,互为表里;使基督在我们身上显为大,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如明光照耀,使我们的见证更有力量。我们尤应念兹在兹,心存惑恩;时刻不忘救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血赎罪的恩功,认识我们无上的权利,负起我们神圣的责任,为我们的救主作见证,使一切沉沦在罪恶中的世人,同蒙救恩,同享永福。这一个福音,乃是上帝的大能,乃是世界一切问题的答案,亦为普世人类唯一安慰的渊源,和永远得救,荣耀盼望的根基。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万物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1-4)

   「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三16)

   「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二6一11)

    「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它,用降临的荣光废掉它。」(帖后二3一12)

   「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太二四29一31)。「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前四16一18)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书上加添什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启二二18一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