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超凡性的基督观

一、绝对永恒的真理

    凡俗型的基督论以及所谓「历史的耶稣的探究」之虚幻谬妄,既如上述;我们便应从超凡的属灵的境界,根据圣经的真理,来研究主耶稣基督荣耀的奥秘及其和整个人类历史的关系,从而了悟到一个绝对永恒的真理。

    从创世记开宗明义第一章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直到启示录最后一章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可知:「历史是上帝创造的,而且从起初到末了,乃是由上帝在那里摄理主宰」。主上帝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启一8一17)。人类历史的演变,以及历史上每一样重大的事件,都是出于上帝的计划,甚至天上的飞鸟,野地的百合花,以及我们身上的每一根毫发,都在天父照顾之中。整个人类的历史,既是出于上帝的计划,则必有其统一性,又必有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有一桩决定整个人类命运的重大事件,作为历史的中心。简单明了的讲:整个世界历史,乃以主耶稣基督为中心;而人类历史的归趋,亦以主耶稣再临为指标。

    唯心论的哲学家,自柏拉图至康德;从莱辛(Lessing)到霍金(Wm. Hocking),都没有找到一个历史事件,足以构成普世宗教之基础或作为永恒真理之根据。但是,圣经教训我们,人类历史上,却有一重大事件,便是当我们人类死在过犯罪恶中的时候,上帝向我们显明他奇妙的大爱,差遣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降世,「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一九10);并为我们而死,赎我们的罪(罗五8)。这乃是一桩世界人类出死入生的独一超凡的历史事件,足以证明一个绝对的永恒真理就是——「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基督教和凡俗的自然宗教,有一个根本不同的特点,乃在上帝本其无限的大恩大爱,来寻找拯救失丧的世人;而世俗的宗教,乃是人类自作聪明,揣摩上帝,寻求上帝;而事实上则根本目中无神,不信上帝的启示,不听上帝的呼召,不要上帝的救法;甘愿自蹈万劫不复,永远沉沦的末路!

    其次,上帝不但是爱,同时又是公义。事实证明,「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上帝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一切圣贤的教训,以及宗教的道理,非但不能拯救罪人,而反只是使人知道罪恶及其悲惨的境地,因为他们都没有预备有效的救法,使我们能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并改善人类沉沦的命运。圣经一再训示我们,罪恶的基本意义,乃是违犯上帝的律法;同时又令我们知道,人类的希望,端在一个有效的救法。而今蒙上帝的恩典有一个圣洁无罪的主耶稣基督,担当了我们的罪,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使我们可以「因信称义」;一方面我们的罪得蒙赦免,同时又可以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基督,在各各他十字架上,流血舍身,所完成的赎罪的恩功,便是上帝世世代代对世人宣示一个绝对永恒的真理——他乃是慈爱又公义的真神,基督教乃是恩义兼顾的,独一完全的救法,世界人类共由之真道!

    这乃是上帝奇妙的大恩,无量的智慧,不是有限的人智所能窥测的;我们在本书首章,已加论列。

 

二、人类历史的意义

    上帝慈爱的显明,及其公义的伸张,乃在神的羔羊在创世以前之被杀。这乃出诸无限的神智;乃是一个隐藏的奥秘,和一个绝对永恒的真理,绝非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所能知道的;只有重生得救的神的儿女,藉着圣灵的启迪,才能了悟(林前二6-8)。由于他在创世以前被杀。这一个伟大的奥秘,主耶稣基督,才配作世界人类的救主,和世世代代的磐石;而主耶稣基督降世,及其所完成的救赎工作,乃是一件永远不能磨灭的,决定人类命运的中心大事。质言之,这乃是「永恒」进入了「时间」之内,「无限」进入「有限」里面,并且使一个无目标的不完善的人类历史,向着一个崇高的完善的目标推进,直到救主耶稣再临,上帝永远的荣耀完全显现。所以,主耶稣基督,乃是世世代代的磐石;而人类历史的行程,乃是以他为中心。现在世界的历史,乃以主前主后为记载的标准,便是最显明的证据。

    照圣经的道理,世界历史,乃是以上帝的旨意为「渊源」;以上帝的律例为「经纬」;以羔羊在创世以前被杀为「上帝公义的伸张」(Theodicy);而以主耶稣基督从天上荣耀再临为「人类唯一的盼望」。这乃是基督教的历史观(关于基督教的历史观,著者已另撰专书,兹未详论)。主耶稣基督降世,乃是上帝住在世人中间;乃是「永恒」驾着永不息灭的天上的荣光,在「时间」——人类历史中显现。他乃是荣耀的主,他不属这世界,而乃是从世界以外,乃是从天上,由超自然的方式,因圣灵感孕,由童贞女所生,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进入这罪恶的世界,为我们流血,洗净了世人的罪,并且战胜了罪恶和死亡的权势,复活升天,坐在高天至大者上帝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一20一22);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二9一11);他还要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那边都招聚了来(太二四30一31;帖前四16);他要用铁仗打倒世上的君王,因他的烈怒,使他们在道中灭亡(诗二9一12);他还要用他口中的气和降临的荣光灭绝废掉那不法的人(帖后二8)。到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有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地上的物,都要烧尽。但我们却照他的应许,有荣耀的盼望,要进入有义居在其中的新天新地;与神同在,直到永远(彼后三10-13;来二10;诗二三6;启二一1一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