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改教后的异端

 

    从改教以后到近代,关于基督的教义,有两种主要的异端:一为苏西尼学派,一为基督人性先存说。

 

甲  苏西尼学派

一、苏氏的背景

    苏西尼(Laelius  Socinus,1525一1562)为意大利宗教改革家,出身名门,早岁不甚好学;旋赴瑞士巴赛尔(Basel),研究神学;后又迁波兰之克拉科(Cracaw)渡其余年,于拉科维亚(Racovia)创办学院,望重一时;各方信徒,慕名前往、奉为宗师。惟于一六五八年,该派受当局干涉,门徒星散。

 

二、苏氏的学说

    此派虽承认圣经的权威,并且反对自然宗教和自然神学,认为超自然的启示,为人类宗教知识唯一的渊源,基督教乃是独一的宗教。可惜苏氏之误,在以人类理性为衡量圣经真理之尺度,以是对于普世教会之信仰,尤其三位一体论,以及基督赎罪论,均持反对之见。苏氏认为神体只有一位,主耶稣乃是人,不是神;他和一般世人,仅有如下各种不同之特点:

    1.他的不可思议的怀孕和降生;

    2.他完全无罪;

    3.他领受一种特殊的圣灵之浸;

    4.他在传道之时,曾被提升天,朝见上帝,得到上帝直接的教训;

    5.他复活升天以后,得到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这才使他远超众生,成为上帝统治宇宙的代表;

    6.他自升入尊荣之境,得到这些权柄,遂被称为上帝,而受人敬拜;

    7.他是人类的救主——不仅是因为他是先知和祭司;而尤因为他是君王。

 

三、苏说之变质

    基上各点,可知苏西尼本人,虽不认主耶稣为真神,但却没有否认他各种超凡的特性。不幸现代英美各国所谓苏西尼的信徒,竟变本加厉,每况愈下,仅以主耶稣是一个凡人,否认一切超凡的特性。例如,现代的「神体一位论派」(Unitarians),不但反对三位一体论,且尤否认主耶稣基督的神性,实在集苏西尼派、亚流派、半亚流派,以及人道主义者(Humanitarians)一切异端邪说之大成!

 

乙  人性先存说

    这派思想,可以两人为代表,一为瑞典堡氏(Swedenborg  l688-1772);一为华兹氏(Isaac  Watts l694-1748)。兹分陈之:

 

一、瑞典堡的学说

    瑞氏原为瑞典著名科学家和哲学家,后忽弃其所学,研究宗教,自命曾经过一种非常神秘的方式,受神呼召,得到上帝特别的启示,得窥上帝圣道的奥秘,认为当时的教会,已经失败,都不明白圣经的真理。从而本其学说,创立一种所谓「新耶路撒冷教会」(Church of New Jerusalam)。瑞氏学说,非常神秘,甚难索解,兹特就其要旨,析陈如后:

    1.论上帝——瑞氏谓上帝不仅是一种本质(Essence)而复有其形相(Form),这个形相便是人。他称上帝为「永在的神——人」。瑞氏反对「三位一体」论,以为这乃是上帝三位论(Tritheism);因为神的本质只有一个,所以神的位格,也只有一个。上帝只有一位,所谓圣父、圣子、圣灵,好比人之有身体与灵魂。从其神性说,是圣父;从其人性说,是圣子;而圣灵只是圣父圣子所发的功能与感力。

    2.论世人——人类乃是照上帝形像而造,乃为万物之灵。人体有两种,一为物质的,一为属灵的。人死以后,灵魂便藉着「以太」继续存在,这便是瑞氏心目中的所谓复活。圣经中关于人类犯罪的记载,瑞氏认为只是对教会背道的一种比论,并非确有其事。他虽承认人性有罪,偏向邪恶,但并未失去其行善的能力。瑞氏认为人类所以需要救赎,乃在使其脱离邪恶,保持行善的能力。人类藉肉体,能与感觉界有交通;同理,人类藉着灵体,也可和灵界往来。瑞氏常常说,他本人曾与上帝,天使和邪灵谈话。

    3.论基督——瑞氏谓主耶稣基督乃是耶和华,乃是独一的永生的真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统治者。他乃是在永世里早已存在的神和人;他的人性在降世以前,已先存在,藉着童贞女感孕,便在肉身显现,这便是道成肉身。他的肉身曾受苦受死,但和常人不同。所以,他的肉身不是永在坟墓之中,而是渐渐精炼,变成永远的灵体。

    4.论救赎——瑞氏完全反对正统教会救赎的道理。他认为主的救赎工作,不是在十字架上担当世人的罪,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称义的条件,乃在罪人之悔改。易言之,得救须靠自己,须内心公义,才能进到上帝及众天使面前。

 

二、华兹氏的学说

    华氏是英国著名的赞美诗歌作者,以其敬虔称,为「非国教派」(Non-Comformis)的牧师,笃信三位一体,在其全集中,亦有关于「三一论」的著作。惜其「基督论」搀杂了亚流派之成分。华氏关于主耶稣基督位格的学说,可以其在一七四六年所著「神人基督之荣耀」三篇论文为代表。

    1. 基督论上篇——大旨谓在道成肉身前向亚伯拉罕等显现的神的使者,就是基督。旧约经文中所指称的「耶和华」、「上帝」和「主」,也是基督,一切属神的特性和特权,都归给他。从其人性而论,乃是一切受造物之首先的,至大的,至圣的,和最有智慧的。

    2.基督论中篇——此篇乃从基督尊荣之境,论基督的人性和权能。华氏谓基督虽降世为人,但因其人性和神性相联,所以只要他想行神迹,便立刻能行。因此他可用上帝的命令,统治世界。

    3.基督论下篇——此篇旨在证明;耶稣人性之先存,华氏用许多经文,证明他自己的理论,认为主耶稣在没有降世之前,即已有其依存的受造的特性。例如,他是神的使者,它是上帝的形像;既为「使者」和「形像」,他必已为受造之物。又如圣经说,他是「人子」,是「独生子」;这又证明他的依存性,他是「由来物」。

    4.此说之谬妄

    a. 误解「道成肉身」的真谛——经云:「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约一1)「道」既是「上帝」,则太初先存的,与上帝同在的,乃是「道」,并不是「神一人」,「道成肉身」,乃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取得人的真实的身体,和理性的灵魂;并不是先存的「神一人」,(A God-man)取得物质的身体。

    b.武断曲解圣经的原义——解经之道,最忌先抱成见,断章取义,任意武断。此派之误,乃在专门援用一些足以适用在基督神人二性任何一性的经文,从而牵强附会,证明其所谓「人性先存」的谬论。

    c. 不明基督虚己的真理——此派以为主耶稣基督的人性的灵乃是首先的,最高超的,冠乎一切受造的诸灵甚至加百列天使之上。使人对他可望而不可即。这种学说,显然违反圣经的真理,而且势必使其不能体恤人类的软弱。圣经教训我们,他虽是真正的神,却又是真正的人,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照样取了血肉之体,称我们为弟兄,不以为耻;他除了没有犯罪以外,也几事受过试探,故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不是高高在上,凛不可犯,乃是可以凭我们的信心和爱他的心,和他相亲;可以坦然无惧的到他的施恩宝座之前,得怜恤,蒙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