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改教以前之教义

壹  以贫派

    以贫派(Ebionites)一名,乃是根据希伯来文「以贫」(Ebion)一字而来,意云贫苦,谦抑。此派自命为耶稣基督及其贫苦门徒的真实信徒;以为遵守律法,为得救之必要条件。此派又可分为两系:一属法利赛派,即保罗在加拉太书所攻击的;一属爱色尼派(Essenes),即保罗在歌罗西书中所指摘的。此派乃是一种变相的犹太教派,无啻把基督教降为犹太教,显然不能称为真正的基督信徒。

    以贫派乃是关于基督论的最早的一种异端;不信基督的神性,仅谓基督乃是一个得到上帝圣灵特别充满之人。他们认为神人二性绝对不能合一,从而根本否认「道成肉身」的真理。关于童贞女所生一点,此派意见不一,有些相信,有些不信;但却都以为他是「受造之物」,不应受人敬拜;他在世之时,仅是一位先知,死后始升天作王。

 

贰  幻影派

    幻影派(Docetists)和第二世纪的诺斯底派(Gnosticism)和第三世纪的摩尼教派(Mainchaeism)一样,都不信主耶稣基督有真正的人性。查“Docetac,,一字,系从希腊文“Dekeo”一字而来,乃指「似乎」和「形如」(To  Seem, to  Appear)之意。此派与上述之以贫派的错误,恰巧相反。前者只信主耶稣的人性,而此派则仅信他的神性,以为主耶稣在世,只是一个幻影,乃系上帝的显身(Theophany);并非一个真人,因此他并没有真正人生的经验,既未真正受苦,也未真正受死。

    幻影派哲学的基础,乃在物质本恶说;主耶稣既是完全圣洁无邪,断不可能有恶浊的肉体。这显然乃是一种近乎佛教的外邦哲学;只要一查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和希伯来书二章十四节,便可知其谬妄。此派起自主后七十年,流行百年之久;以后所发生的所谓「天父受苦说」(Patripassian)和「撒伯流说」(Sabellian),便是此派之遗毒。

 

叁  亚流派

    亚流主义,乃是古教会第三个关于基督论的异端,较诸上述二派,更为严重。亚流(Arius  C. 256-336)为亚力山大的一个长老,他否认基督有真正的神性,以为基督的地位,乃是介乎神人之间的半神(Demigod);一方面是上帝首先的被造物,同时又是万物的造物主。因此,他并不是有绝对的神性,而仅为一个最高级的受造物。他们把若干有关基督卑微之境的经文,牵强附会,加以曲解,以他暂时的虚己自卑,居于次位,便以为他和上帝原非同体,而且永远不是同等。此说最初倡自俄利根(Origen  C. 185-254),亚流承其馀绪,加以渲染,遂至变本加厉,成为严重的异端。大多数的亚流派,并且认为圣灵便是藉神的能力所造的首先的最大的受造物,这又成为「圣灵受造说」的异端(Pneumatomachians)。

    亚流派在神学上的中心思想,乃在其不信基督和天父有「同一的性体」(Homo-Ousia),而只有「相似的性体」(Homoi-Ousia)。这两个字,只差一个小小的字母,但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毫厘之差,乃竟发生了「生」「死」的出入!因为由前之说,他便是真神,是救主,可以拯救世人的灵魂;由后之说,他只是一个受造物,不是自有永有的真神,不能作人类的救主。而且这一个教义上的争端,至今还是存在——前者是正统派的信仰,后者便是现代派的异端!

    当时的亚流派,正如现在的新派,甚为活跃,豉其如簧之舌,运用各种手段,诱世惑众,并使东方教会陷入剧烈的纷争。君士怛丁——罗马帝国最先的基督教君王(二七四一三三七),诚恐发生分裂,为求奠定罗马帝国之教会基础,特于三二五年,在小亚西亚召开一个会议,解决争端,并制定一个统一的公认的教义,以资教会的信守。此即尼西亚第一次大公会议,全国各地的主教,和长老,几乎全部出席,计共一三八位,由皇帝亲自主持。议题中心,乃为基督究竟是真神抑仅为一个首先的和最大的受造物。感谢上帝,他兴起了一位亚力山大主教阿太那修氏(Athanasius,297-373被称为正统派的鼻祖),与此异端作誓死战。他竟因此失欢东朝廷,由是颠沛流离,凡二十余载,忍辱负重,坚贞不屈,孤军奋斗;第一次大公会议,判定亚流主义为异端,并通过下文,为教会的信经:「耶稣基督,在万世以前,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同一性体。」

 

肆  亚波内利派

    此派和亚流派正相反,否认主耶稣有完全的真正的人性。亚波内利(Apollinaris 310-390),是著名的老底嘉主教,他相信主耶稣有真正的神性,也有真正的身体和灵魂(Soul),却是否认他有一个真正的和常人一样的合理的心灵(Rational Spirit or Mind)  。此派认为主耶稣乃是一个仅藉肉身化装的上帝。好比用我们的人心,放在一只狮子里面,结果那只狮子,便不再受狮子或动物的心理所辖制,而受人心的支配。易言之,那只狮子,仅具一个狮子的外形和躯体,而就其内心而论,却不是一只真正的狮子。

    亚波内利对于神人二性「位格联合」的真理,大惑不解;以为主耶稣倘是真神,则必有无限的智慧和全能的意志;倘使他是一个真人,则必仅有平凡的意志与有限的智慧。因此,亚氏认为二性联于一位,实是一件不可理解之事(殊不知二性相联,实在毫无抵触;关于此点,本书第四章,已加详细讨论,兹不复赘)。于是亚氏乃乞助于柏拉图之说,认为人有三种元素:(1)为物质的身体;(2)为不朽的灵魂;(3)为合理的心灵(Rational Spirit,Reasoning Mind)。强把灵魂和心灵分开,割裂为二;认为主耶稣仅有一个真正的身体,而没有完全的灵魂。其实人的元素,只有两种;一为身体,一为灵魂。主耶稣「道成肉身」,当然不是仅在他神性上加上一个外表的躯体,而复具有完全的灵魂。此派强把灵魂和心灵割裂,实在不合事理,不能自圆其说。因此在三一八年第二次君士但丁堡大公会议,此派便被判为异端,不久便告消灭。

 

伍  聂斯托利派

    自亚流派以后,还有一个曾使教会发生分裂的关于基督论的谬误教义,那便是聂斯托利主义。此派把「二性一位」论,误作「二性二位」论,不仅使主耶稣有两个位格,而且使道成肉身的,从天而降的主耶稣,变成了一位仅仅和上帝联合的属乎地的凡人。

    照圣经教训,主耶稣绝无两种位格,他只有一个位格;他有神人二性联于一位;他是和天父一样的真正的神,又是和我们一样的真正的人。他既有二性,于是有两个意志;只是他人性的意志,乃是常常顺从神的意志,故能彼此完全调和,绝对没有冲突。这可从他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得到最好的见证。因此,我们可以认辨,他一方面确有神人二性,一方面这神人二性,却是联于一位,并非分属两个位格(关于二性联合,另详本书第四章)。

    此派最主要的错误,便是在把神人二性分开以后,使他人性所受的苦难,丧失了救赎人类的价值和果效。我们在前章曾加论列,他的神性人性,必须有机地和不分地联在一个位格里面,才能使任何一性的工作,发生两性的价值。而照聂斯托利派的学说,则所谓二性联合,几乎似圣灵住在里面,又似信徒和基督相联的关系,那就无啻否认了主耶稣真正的神性。

    不过,平心而论,所谓聂斯托利主义,其实并非聂氏本人原来的思想。特别是以后中国的景教,乃是异端。二者不能完全混为一物。查聂斯托利(Nestorius- 55/?),乃为安提阿修道院院长,为人卓越超群,颇负时望;被帝任为君士坦丁堡主教长。聂氏对于亚流派异端,反对甚力。他所以被判为异端,乃有两个主要内因:其一,当时马利亚是上帝的母亲之说,在东方教会,宣传甚烈,聂氏对这种邪说,认为迹近亵渎,反对不遗余力;谓马利亚只能称为「耶稣的母亲」,这乃从其人性而言;万不能称为上帝的母亲,以是触犯众怒。其二,则为其劲敌亚力山大的主教长,居利尔(Cyril)对于聂氏的宿怨与嫉妒。居氏以其反对「上帝母亲」之说,遂利用群众心理,并串同罗马教会监督挟嫌指控聂氏。四三一年在以弗所召开大公会议之时,居氏率其羽党,乘聂氏同道,尚未到达之时,先发制人,开会决议,把聂氏撤职,判为异端,加以放逐!嗣后其门徒为拥护聂氏,便在叙利亚、波斯和米所波大米,另创教会。到了唐太宗贞观九年(六三五年),阿罗本氏历经艰险,抵达长安:「帝使臣宰房公室龄,总使西郊,迎宾入内;翻经书殿,间道禁闻;深知正真,特令传授。」并「崇阿罗本为镇国大法主」(详见:「景教碑」),此即国人所熟知的「景教」。惜其经典,和佛教思想,互相混淆,致失真传,及至明兴,遂告绝迹。

 

陆  游提克斯派

    在一切关于基督论的异端中,当以游提克斯主义(Eutychianism)最为奇特。聂斯托利派的谬误,乃在把基督分成两位;游提克斯派,则因反对其二位论,从而陷入另一个极端,认为基督只有一性。照亚力山大主教长居利尔的理论,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结果,只有一性;又说,神人二性发生了「哈朴斯泰」(位格的)联合(Hypostatical)以后,他的人性,便转变为神性。

    拥护居氏学说,和反对聂氏最力的,乃是游提克斯氏(Eutyches 380-456);因此,他便成为此派的代表者。游氏认为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前,虽有神人二性;但是,道成肉身之后,二性便混合一起,失去其原有各自的特性,从而变成既非神性,又非人性的第三性。这乃是一种「基督一性论」(Monophysite)。准此,主耶稣基督,便既非真神,也非真人,乃为一个介乎神人之间的特殊人物。此派虽反对聂派的「二性二位」说,但是,他们却也不明「二性一位」之理,以为二性必有二位,所以认为主耶稣没有神人二性,而只有一个生命,一个意志。然而此派既否认主耶稣真正的人性,也不信神人二性的联合,则主耶稣藉着他的人性所作成的救赎的工作,势必也被这派所一并否认。

    于此,神学家霍祺博士(Dr.Charles  Hodge)说,「倘使二性联合以后,主耶稣失去了真正的人性,不复为真人,则他如何能完成他救赎的工作呢?如何能和我们血肉的人类发生关系呢?如何能对我们软弱的人类发生同情呢?」「如果二性联合以后,事实上只是使神性变成人性;则其结果只剩一性,便是否认了他的神性。于是主耶稣便成为一个平常的凡人,岂能作人类真正的救主」。如果说二性联合的结果,产生了一种非人的第三种特性,则主耶稣基督,便非真神,也非真人,这显然是违反圣经的真理,和教会所持守的信仰。

    游提克斯主义所持的基督一性论,既没有圣经的根据,所以在四五一年第四次大公会议——即著名的卡西敦会议(Council of Chalcedon)中,便被斥为异端。

 

柒  嗣子说

    嗣子说(Adoptionism)创自乌奇拉(Urgella)的主教费利克司(Felix)。费氏认为主耶稣从其神性说,固为上帝的独生子;惟从其人性说,只是上帝的嗣子。主耶稣在降生之时,并没有取得儿子的名分,他作上帝的嗣子,乃始自其受浸之时,成于他复活以后。这种学说,显然又是使主耶稣的位格受到打击,因此七九四年在佛兰克福会议中(Synod of Frankfort)加以审判,斥为异端。

 

捌  经院派

    到了中世纪的时候,关于基督位格学说,没有什么新的发展,只是若干经院派的基督论,带有幻影派的色彩。例如意大利神学家,巴黎大主教伦巴的彼得(Peter the Lom- bard,C.1100-1160)认为如果纯从人性方面说,主耶稣便无其人。这种理论,曾被教会斥为虚无主义!此时重要学者,尚有多玛阿奎那氏(Thomas  Acquinas  l225-1274),他认为主耶稣的人性,因为和「道」(Logos)联合的结果,得到两种恩惠:其一,使其成为敬拜的对象(Gratia Unionis),其二,使其保持和上帝的关系(Gratia Habitualis);又说:在道成肉身之时,道便成为一种混合物;而又因其和人性的联合,遂阻止人性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格,以是主耶稣有两个意志,但是他人性的意志,总是顺从神性的意志。

 

玖  结论——基督论之准绳

    改教以前关于基督论的异端。上述各节,可谓包括无遗;即有其他理论,亦仅与上述各端大同小异。史屈朗氏(A.H. Strong)在其《系统神学》中尝把各种基督论彼此争论的焦点,归纳为三大要点:

    一、为关于神人二性之真实性;

    二、为关于神人二性之完整性;

    三、为关于神人二性之联系性;

    从这三点来看,则「以贫派」和「幻影派」的谬误,乃在否认基督神人二性的真实性;「亚流派」和「亚波内利派」的谬误,乃在不知两性之完整性;而「聂斯托利派」和「游提克斯派」的谬误,乃在昧于二性正确的联系性。我们如能把握而明辨这三点,便不致为异端邪说所迷惑。

    正统派关于基督位格的教义,乃是以四五一年卡西敦大公会议的决议为基准。惟卡西敦会议的决议,并非制于一朝一夕,亦非出自一人一手。而乃是历经长期的苦斗舌战,反复论辩的结果;所以才成为正统教会,关于基督论的一脉相承,永矢咸遵的守则。因为这一次的决议,乃是完全合乎圣经的真理:而使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得到和谐的调整,以及正确的说明。于此,神学家华斐德博士(Dr. B. B. Warfield)说:「卡西敦会议的决议,乃是经过了长期的剧烈争辩,精心修改的结果;亦是圣经里面有关主耶稣位格的各种金句的精华;也好比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圣经的宝库,使我们明白圣道的真谛,从而对于主耶稣的位格有深彻而一贯的认识。」

    兹为求对于基督位格有正确的认识起见,特将卡西敦信经的要旨。胪陈于后,结束本章:

   「主耶稣基督有完全的神性和完全的人性;他是真神,也是真人;既有理性的灵魂并具有真正的身体;」

   「按神性说,他与父同体;按人性说,他与我们同体,凡事和我们一样,只是没有犯罪;」

   「按神性说,他在万世之先,为父所生;按人性说,为拯救我们,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

   「基督是主是子,具有二性,不相混淆,不相转换,不能分开;不能离散;二性的联合,不致消失其区别,反得保存其特点;并非分离成为两个位格,而乃合于一个位格一个实质之内,是同一位子,独生的,道上帝,主耶稣基督;」

    「正如众先知论到他自始所宣讲的,主耶稣基督亲自教训我们的,和诸圣教父的信经所传授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