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君王的职分

 

绪 

    基督乃是三位一体的第二位,当然和天父一同统御万物。「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统管万有。」(诗一○三19)但是基督的王位,乃和从永远而来的神性的王位不同;这乃是「中保职的王位」(Mediatorial  Kingship),不是仅用神性行施,而乃是神人两性(Theanthropos The God-man)统治。这个王位,不是固有的,乃是授与的。这中保职的王位,乃是为上帝的荣耀,藉着上帝所赐给他的「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大二八l8),以实施上帝救世的计划。中保职的王位,又可区别为二:一为权柄国(Regnum Potentiae),一为恩典国(Regnum  Gratiae)。前者是统治万物的,后者是完全属灵的,兹分论之。

 

甲  基督的恩典国

A. 恩典国之牲质

一、恩典国为属灵的国度

    这乃是基督对于他的子民和教会的统治;乃是属灵的国度,建立在信徒的内心和生命之中,而以拯救他的子民为目的。这个国度的统治,完全不藉任何世上的权力和方法,亦不见任何世俗的荣耀和威仪;完全是藉公义、圣洁、恩典、慈爱,是全凭上帝的道和灵,便是真理之灵,和智慧之灵。这个国度「不属这世界」,乃是一个属真理的国度(约一八36一37),乃是在人的心里(路一七21),乃是「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一四17)这个国度,虽不属这世界,却不是完全无形的,藉着教会的召集、统治、保护扣臻于完善,也向世人显现,使世人确实看到,无可推诿否认。圣经里面,有许多地方,讲到他的国度,例如:诗篇二篇六节,四十五篇六至七节;希伯来书一章八至九节;诗篇一百三十二篇十一节;以赛亚书九章六至七节;耶利米书二十三章五至六节;弥迦书五章二节;撒迦利亚书六章十三节,路加福音一章三十三节,十九章二十七节、三十八节,二十二章二十九节;约翰福音十八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使徒行传二章三十至三十六节。还有些经文,专指恩典国和教会的关系,故称他为教会的元首。例如: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二节,四章十五节,五章二十三节;歌罗西书一章十八节,二章十九节。这元首的头衔,在有些经文,是象征的意义(例如:林前一一33;弗一22,五23);在有些地方,则为实在的意义(例如:弗四15;西一18,二19)。但二者都和「君王」的意义相同。基督既为教会的元首。所以他在有机的和属灵的方面,都如君王一样统治他的教会。有些前千禧年派,仅仅承认基督是教会的头,却否认他是君王,或则以为他现在的王位,仅是一种虚名,还未成为事实,这实属一种谬见。

   于此,我们却更应指出一般新派神学家的谬论,他们把上帝的国用属世的眼光加以解释,认为乃是一种新的社会,可凭各种人为的努力:例如教育、社会、法律、各种办法,促其实现。殊不知上帝的统治,乃是在人心,乃在罪人的悔改与信心,并顺服上帝的统治;而非在表面的人为的努力,和属世的办法。而且事实上,社会改进的程度,乃是完全以世人承认上帝的统治和服从上帝的律法的程度来决定。倘使天国的子民,都能在他们实际的生活中,切实遵行上帝的律法,则这个世界,必呈剧烈的改变。例如:卫斯理宗教大复兴运动以后,英国的政治社会,便有惊人的进步,这乃是史家所公认的事实。

 

二、恩典国为救赎的结果

    恩典国不是「自然的」;顾名思义,乃是从主救赎的恩典产生的。所以,恩典国的国民,不是普世人类;只是重生得救的被赎的子民,经过真正悔改,凭着无伪的信心,才能享恩典国的权利和荣誉。主耶稣基督,为这些属他的子民,曾付了重大的赎价;并且藉着圣灵使他们成圣,可以白白承受主为他们成就的功德。所以,现在的信徒,都是恩典国的子民,主耶稣基督,乃是他们的主和君王。

    在旧约时代,以色列神治国已略表恩典国的端倪。不过,这个国度,只能从信徒内心的生活中可以表现其实际。以色列国真正的君王、立法者,和裁判官,乃是上帝;他们属世的君王,仅为耶和华的代表,其任务乃在实施神的旨意,执行神的判决。到了新约时代,一切旧约的影儿,完全移开;恩典国的胚胎,遂形成属灵的实在;脱离旧约时代的神治国而有独立而明显的性质。这便是新约里面所说的天国。而主耶稣基督便是其中保职的君王。前千禧年派的学者,把「神国」和「天国」,强加分类;误以前者是上帝普世的国度,后者乃是将来基督中保职的国度。其实二者在福音里面,乃是可以互用的名词,并无实质上的分别。恩典国的性质,可从两方面加以说明;消极的说,这不是外表的,自然的国度(太八11一12,二一43;路一七21;约一八36)。积极的说,这个国度,乃是救赎的结果,只有被赎的,重生得救的人,才能进去(约三3、5)。这个国度的子民,是「虚心的」、「清心的」、「温柔的」、「饥渴慕义的」、「使人和睦的」。凡是不义的、情欲的、血气的,都不能承受这国度(参看加五19-21)。

 

B. 恩典国之范围

一、恩典国之普世的特质

    从空间的观点言,恩典国,乃是普世性的,不分种族国界、阶级宗派,凡是信奉真道的,都是在他国度之内。恩典国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凡属信徒,都在主耶稣基督的权力之下,都应遵奉他的道和律法。所有信徒,既是属于基督的国度之内,因此都有责任,服从同一个主权,并彼此认为天国的子民,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2-6)。

 

二、恩典国之现在与将来

    从时间的观点言,恩典国一方面是「现在的」,乃是从人的内心和生活中时刻发展的属灵的实在和力量,其范围是日形扩大的。主耶稣基督和他的门徒,已很明白的指出,当他在世之时,他的国度已经来临(太一二28;路一七21;西一13)。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又可以说,这个国度,乃是一个「将来的」希望;乃是一个在永世里的实在。但是这两方面的意义,后者乃更为重要,在圣经里,也讲得更多,例如:马太福音七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十九章二十三节,二十二章二节、十四节,二十五章一至十三节、三十四节;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二十九至三十节;哥林多前书六章九节,十五章五十节;加拉太书五章二十一节;以弗所书五章五节;帖撒罗尼迦前书二章十二节;提摩大后书四章十八节;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八节;彼得后书一章十一节。到主耶稣再来的时候,这个国度,将臻于完全之境;而其一切潜在力量,到那时也必完全显露出来;主耶稣的属灵的统治,到那时也必完全实现;世人将确确实实的看到他的威荣。不过「现在的」国度和「将来的」国度,其转变的方式,不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发展的,而乃是一个特殊的空前绝后的突如其来的剧变!诚如经云:「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三10一13)又说:「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太二四16-44;并参看路一七22一37,二一5一33;帖前四16一17,五2-3;帖后二7一8)

 

三、恩典国与教会的关系

    恩典国虽非等于教会,却和教会有密切的关系。恩典国的国民,和无形教会的会友是相同的。所不同者,恩典国的工作,其范围比教会为广,因为他的目的是要管制其国民全部的生活。有形的教会,乃是上帝所建立的制度,乃是神国在地上发展之最有效的方法;然而神国和有形教会二者却仍有分别,不能完全混为一谈。

 

C. 恩典国的时期

一、恩典国的开始

    关于这个问题,学者颇多歧见。前千禧年派,否认基督现在中保职的王位,而认为要到千禧年开始的时候,他才登上中保职位的宝座。苏西尼派(Socinians)认为主耶稣在其升天之前,既非祭司,又非君王。但是大多数学者的意见,则都公认基督从亘古之始早已接受中保君王的职位;在人类始祖犯罪堕落以后,便立刻施行他的职权。例如箴言八章二十三节说:「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并参看诗二6)在旧约时代,他一面藉着士师,一面藉着特殊的君王,执行他的使命。但是,他虽在道成肉身以前,即已受命执掌他中保职的王权;惟其正式就职,登上宝座,组织其政府,正式接受赋予他的政权,统治其属灵的国度,则乃在他升天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之时,方才正式开始。这已于上章论基督尊荣之境的第三段中,详加论列,兹不复费(参看徒二29一39;腓二5一11)。

 

二、恩典国的结局

    恩典国的时间,乃是永远的永无穷尽的。关于这点,圣经在许多地方有明白的教训。例如:撒母耳记下七章十三节、十六节;诗篇四十五篇六节;希伯来书一章八节;诗篇七十二篇十七节,八十九篇三十六至三十七节;以赛亚书九章七节;但以理书二章四十四节;路加福音一章三十三节;彼得后书一章十一节,《海德堡教义问答》和《比利时信条》第二十七条,也称他为「永远的王」,关于这点,神学家凯伯尔(Kuyper)氏,却有不同的看法,以为主耶稣基督到了完成其救赎工作以后,便不再作王,把国交与父上帝。他所援引的经文,只是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二十四至二十八节。但是这段经文,乃是指他对万物统治的权柄国而言,并非指他的属灵的国度而言。还有一种解释,以为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二十四节所说的「把国交与父上帝」,乃是指把他一切完全救赎了的子民交与父上帝。然而这乃是指他把其所完成的事工,呈缴圣父,并非是指他退位而言。至二十八节「子也要服那叫万物服他的」,这乃是从基督的人性而言。全部救赎的历史,自始至终,救赎事工,所以能够完成,其奥秘乃全在于的甘心顺服(参看腓二6-8),我们不能武断误解,以为此乃基督不再作王。

 

乙  基督的权柄国

一、权柄国的性质

    权柄国,乃是指「神人」基督耶稣对万物的统治而言,乃是为着教会的发展,对于宇宙万物所行施的统治权和司法权而言。主耶稣基督,以宇宙的主宰的地位,按着他神人二性,为神人的中保,统治宇宙万物,指导个人、社会、国家的命运;以宝血重价,赎其子民,并加以造就栽培,使其长进,日臻圣洁,最后得以完全。同时,复运用天使和服役的灵,保护属他的子民,脱离世界的灾祸与危险,并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又复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理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和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并制服或消灭他一切的仇敌,以伸张他的公义。「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二10;并参看弗一20一22)从基督在权柄国的王位而言,我们又看到人类开始恢复其固有之王位;这乃是他被赎的子民之极大的安慰与盼望。

 

二、两国间的关系

    权柄国对恩典国的关系,乃是从属的,因为这个世界,在罪恶的权势之下,一切属灵的努力,均被阻挠;主耶稣基督必须建立属灵的国度,藉以抵制这些敌对的势力。倘使这个世界,不受他的管制,则他的事工,势将无法推进。因此,上帝授他权力,俾能控制这个世界一切的权势和运动,从而使他的子民在这世界可获平安,并且足以抵挡黑暗的权势。黑暗的权势,虽似猖獗,但却不足损毁他的计划,而且反而足以成就他的旨意;在基督的统治之下,人的忿怒,反而要成就神的荣美。(诗七六10)一切外邦的争闹、万民的谋算,结果将尽归虚妄,他们都要被他的铁杖所打破,都要在道中被灭亡(参看诗二篇)。

 

三、权柄国的时期

    当主耶稣升天坐在上帝的右边,便正式得到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统治宇宙万物,这乃是他存心顺服,受苦受死,完成了救赎的大功,得到的报酬(参看诗二8-9;太二八20;弗一20一22;腓二9一11)。但是这并没有增加他已有的权柄,亦未扩大他统治的领域。这乃是他从卑微之境,进入尊荣之境,他的人性所享受的国度的荣耀。从此以后,这世界的政权,便要成全教会的事工。他的国度,要一直存在,直到最后胜利,等上帝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而「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参看林前一五24一28),到了那时,主耶稣既把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摧毁了,他便无需再施行这权柄,便把这个国度(权柄国、非恩典国)交与父上帝。因为他已完成天父所交托他的使命,人类已被救赎,而且藉着主耶稣基督,已经恢复了他们的王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