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二性联合的真谛

 

一、从上帝创造的奇工言

    神人二性,联合在主耶稣一个位格里面,乃是出诸上帝创造的奇工。此中奥义,虽似不易了悟;其实,当上帝最初照他自己的形像造人之时,即已把神性人性,联合在一个位格里面。人类具有理性和灵性,及其和上帝的关系,即可使我们体会到「道成肉身」的道理。我们人类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上帝(徒一七28);上帝和人类,可相联合,并且把他的能力赋予人类。可惜自从始祖犯罪以后,人类便丧失了其原有的上帝的形像;从此以后,人类因着罪恶,便与上帝之间,有一道隔断的墙,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异教信徒,昧于此义,以为只要「明心见性」,便能「归真返仆」,达到「天人合德」、「神人合一」的境界,实为一种悖于事理之空想。因人类既陷于罪,由于罪恶权势的侵犯和摧残,已把人类的真面目——上帝的形像失去。不但在普通人身上,看不到人类的真精神真面目;连圣人贤士,也不足表现人类的真本——那便是上帝的肖像。感谢天父,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差遣其独生子,主耶稣基督降世。他乃是上帝本体的真像,使人类藉着他,得以恢复其已失的形像,和他的神性有分;并且可与上帝恢复和好,合而为一。

 

二、从神人必有的关系言

    一般世人,对于主耶稣有神人二性,湟惑不解,以为他既是造物主,何以同时又可为被造物呢?这种疑问,实为误解。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主耶稣的神人二性,虽二者分明,不相混淆;但却非二者毫无关系,更非二者互相排斥,各不相容。人类所以成为有灵的活人,乃是靠有上帝的生气(创二7);我们的「生命在他里头」(约一4),他是我们生命之主。上帝无限的宝藏,和人类无限的需要,二者彼此相应,永无止境;须至人类和那一位有「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他里面」的基督,合而为一,才能满足。人类的本性,只有和上帝联合时,始有其真正的意义和实在。人类不是和上帝绝无关系的「切线」(Tangent),而乃是一个器皿;人生的态度,应当倒空那器皿,要等候那无穷的泉源来加以充满。这样的人生,才有真正的生命,真正的意义。约翰凯(John Caird)说:「人若不和上帝合一,便非真人!」我们引这些话,并非认为这能完全表达神人二性合一的真理,乃仅籍此帮助我们了解其中奥秘的道理之一斑而已。

 

三、从「性」「位」不同的分际言

    主耶稣有神人二性,但并非有两个位格;因为在道成肉身之时,他所取得的,只是人性,并不是一个已经长成的独立的位格。质言之,主耶稣的人性,是没有位格的,只有在神人二性合一的位格中,始有其存在;在其和神性联合之前,是没有独立的位格的。于此,我们对于「性」与「位」应加分辨,不能混为一谈。「性」乃是一种共同的实质;「位」乃是一种独立的人格,有自觉自决的权能。主耶稣的位格,不是单纯人性的,乃是神而人,人而神的(Theanthropic)。但是他的「性」,却不是神而人,人而神的;否则便要产生一种既非真神又非真人的第三种特性;这样便使耶稣变成一种非神非人的怪物。这乃是「基督一性论」和游提克斯派的异端。关于这点,容于另章加以详论。

 

四、从中保必备的条件言

    神人二性联合在一个位格之内,乃是主耶稣基督所以可作神人之间之中保的绝对必具的条件。因为唯其如此,他才能在神人之间,彼此交通联系。雅各所见的天梯,一面立在地上,一面直通天顶,有上帝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创二八l2)。这便是基督的预表,他一方面和神有同等的尊荣与威严;一方面又能完全体恤人类的软弱。易言之,人类的救主,必须是真神又是真人。因为:第一、他必须是真人,才能真正代替人类,为我们的罪受苦受死;因为上帝是不可能承受死亡的。第二、他又必须是真神,因为这样才能使他受苦受死,有无限的代价,而且又能战胜死亡,因他的复活,叫我们称义。倘使他仅仅是人,则他的死,便不足为万人的赎价。这乃是一切自然宗教的教主,所以绝对不能拯救世人的原因。感赞天父,主耶稣乃有神人二性,他乃是真神,又是真人;所以他的救赎,实足拯救一切凡信他名的人。诚如加尔文说:「倘使他仅仅是神,便不能承受死亡;倘使他仅仅是人,便不能征服死亡。这乃是因为他有神人二性,合而为一;所以他能以人的软弱,交付死亡,为我们赎罪;同时又以上帝的权能,和死亡斗争,为我们战胜死亡。因此,凡是剥夺其神性的人,便是贬损他的尊荣和威严;凡是否认他人性的人,便是抹煞他的仁慈与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