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  基督人性的重要性

一、不信人性之危险

    基上所论,基督的人性,既为上帝完成其救赎计划的必要条件。则关于基督的人性,正和其神性一样,也是神学上一个重要的道理。我们固应信主耶稣基督的神性;但如仅信其神性,而不信其人性,那也是非常危险的。主耶稣是「真神」,也是「真人」(Vere  Homo);我们应当双方兼顾,不可顾此失彼,有所轩轾。一般人每以为信他的神性,比信他的人性更为重要;从而把他的人性,放在次要的地位。殊不知关于主耶稣人性的信仰,也是同样值得重视的问题。

    主耶稣的人性,在圣经里面,正和他的神性一样,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例如:「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他「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二11、14,四15)。这些经训,实足令那些仅重主耶稣神性,而忽视其人性者,清楚认识,无可置辩。其次,复可释除一般人的疑虑误解,以为如果信其人性,便无啻把我们得救的盼望,寄托在人,而不在神。但我们不是因信他的人性,抹煞他的神性。主耶稣是真神,又是真人;虽是真人,仍是真神。基督教和凡俗的宗教和人文主义,乃是根本异趣,未可相提并论。

    不信主耶稣基督人性的危险,我们可以从几种异端邪说,来加以说明。其一,是天主教的谬论。他们偏重主耶稣基督之神性,及其无上的威严,于是乞灵于马利亚把她当作神人之间的中保,甚至违背神的诫命,效法外邦宗教的迷信,犯了崇拜偶像的罪。其严重的后果,便是把我们独一的救主,一位最密切慈祥的恩友(约一五15),视为凛不可亲,失去了基督信徒最宝贵的权利。其次,则为幻影派(Docetism)的异端。这派以为基督的身体,乃是一种幻影;所谓「道成肉身」,仅系一种想像,并非有其实体。此派思想,渊源于诺斯底派(Gnosticism’一称神哲主义),以物质为万恶之源;认为基督既为人类救主,自不应有可憎的物质的真体。此说之代表者,有克林塞(Cerinthus)、萨都尼纳(Saturninus  )、华伦底纳(Vaentinus)、巴达赛尼(Bardasaneo)、马西安(Marcion)、泰西安(Tatia)、巴西理得(Basilides)。他们都不信主耶稣基督之真体;巴西理得甚至谓死在十架之耶稣,乃系西门之伪装,而非真正耶稣。这何啻根本否认了救主为我们流血赎罪莫大的恩功!

 

二、纯正信仰之基准

    圣徒信仰,是否纯正,乃可以其对于基督人性之认识,作为考验之基准。考各种否认基督人性的异端邪说,所以发生,实因他们根本昧于基督人性之真谛,以及道成肉身之奥秘。例如以上所举的幻影派,他们认为超越神圣的上帝与物质的肉体的,属地的人性,合而为一,乃是一件绝不可能,而且不堪想像之事。照诺斯底异端的学说:我们这属地的身体,乃是痛苦烦恼的根源(按此说和佛家的「苦谛」,如出一辙)。因此他们认为脱离肉身,乃正是人类得救的盼望,安有神圣超越的上帝,反而成为肉身的道理。此派以为基督乃是从上帝发出的诸「伊安」(Aeons)之一,其降世的使命,乃在拯救堕落的「伊安」。(按其中之一,乃为苏非亚「Sophia」,意即智慧,因妄想窥测上帝的奥秘,送遭沉沦。)一位负有如此重大神圣使命的救主,如果有了可憎的人性,安有能够胜任之理。照马西安的意见,主耶稣的身体,只是暂时显现的幻体,绝不能和我们这种邪恶的肉身有关。上帝藉着耶稣以人的形像显现,虽和我们人类一样能行动,感觉与受苦,但却没有血肉的实体。

    此种异端,在初期教会,即痛遭攻击。其中如约翰门徒,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修氏(Ignatius),鉴于这种邪说的危险,抨击尤烈;并强调「道成肉身」,基督真体,及他被钉十架的道理。他常警告当时的人说:「那些不信的人,以为基督没有在十字架上受死,那是可怕的邪说,大家要掩上耳朵,千万不可听从。倘使基督没有真正在十字架上受死,我为什么要和那些兽类斗争,以致现在受此捆锁呢?我岂作无谓的牺牲呢!」(作者按:伊氏因罗马君王的逼害,被判死刑,约于主后一一五年被投入野兽院内为道殉难。大义凛然,实足彪炳千秋!)伊氏认为主耶稣基督的人性,乃是千真万确的;他认为:「如果否认他的人性,便是亵渎其圣名!」因为不信他的人性,便是破坏他救赎的工作,否认他救世的宏恩!特土良(Tertullian)也极端反对幻影派的邪说,有些学者(如Van  Bakel)且说特氏乃是反对幻影派最激烈的人。如爱任纽氏(Irenaeus)也强调主耶稣人性的真实性与重要性,他攻击幻影派,也不遗余力。教会所以要反对幻影派的邪说,第一因为主耶稣的人性,乃是他救世工作的必备条件;同时,又因为这乃是「道成肉身」的基本教义。基督的人性,乃是一个伟大敬虔的奥秘,倘使他不是真人,则上帝便没有真正在肉身显现,而他住在我们中间,也没有属灵的实在(提前三16  ;约一14  ),而我们的信仰,亦势将变成虚空。

    幻影派因为遭遇初期教会强烈的攻击,随着基督教义历史的发展,这一个邪说,便穿上一件化装的外衣,掩盖其本来面目,用其他巧妙的方式,来摧毁基督人性的教义。他们在表面上仍是侈谈主耶稣的人性,并不绝对否认;但却不信其人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这些异端,便是「亚波里那留派」(Apollinarianism)和「基督一性论」(Monophysitism);在当时的东方教会,影响甚大。他们认为基督虽是人,也是神;但是他们却以为基督的神性压倒了人性,所以人性被神性所吞灭;从而失去了人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所以事实上只有一种神性。

    有些学者,曲解罗马书八章三节,成为罪身的「形状」,和腓立比书二章七节,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两节经文;断章取义,牵强附会,专在「形状」、「形像」这些字上妄加揣摩,以为保罗也是倾向幻影说。殊不知这两节经文,正是主耶稣真正人性的张本。何况保罗在加拉太书四章四节明明白白地写着说,他乃是「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之下」;他又在提摩太前书三章十六节强调「上帝在肉身显现」,乃是一个无人不以为然的伟大敬虔的奥秘!其他新约的作者,如约翰甚至更斥责否认主耶稣人性的,乃是敌基督的;他在约翰壹书四章二至三节说:「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由此可知,一个基督徒的信仰,是否纯正,乃正可以其是否相信主耶稣的人性来加以考验。幻影说和一性论乃都和福音真理水火不融,完全冲突。

 

三、身体复活之凭证

    从主耶稣复活以后直到其升天的四十天之间,主耶稣的境界,虽从十架的羞辱,变为极大的尊荣;但是他的人性,却仍是一样,没有改变,也没有以他的神性压倒了或吞灭了他的人性。主耶稣为纠正幻影的谬见,祛除信徒的疑虑,曾亲自对其门徒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路二四38一39  ;并太二八7、9;约二○20一28)主耶稣复活以后,他真实的人性,仍是照样向我们显现。保罗说:「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林前一五17)于此可见,复活后主耶稣的人性,仍是真实的,绝非虚幻的。这不仅驳斥了幻影派的异端邪说,尤且证明新派基督教学者以为耶稣复活仅系「精神不死」种种谬论之完全虚妄!而尤使我们对于救主有形有体荣耀再临,以及圣徒身体复活,得到了可信的凭证!

 

四、得救所凭的根基

    一般学者,以为约翰福音乃是强调主耶稣的神性;殊不知,约翰福音另一个任务和目的,乃在驳斥幻影派的邪说。约翰在他的书信里,开宗明义便证明主耶稣的肉身,乃是(1)我们所听见;(2)所看见;(3)亲眼看过;(4)亲手摸过的。(约壹一1)他甚至斥不信主耶稣之人性的,是敌基督!(参看上文)在神学上,主耶稣的救赎工作,乃和其人性有不可分离之关系的。救恩虽是完全属于耶和华;但是主耶稣的人性,乃是上帝救赎工作具体表现之特征。基督一性论,以神性来压倒人性,不仅是违反圣经真理的异端,而且否认了上帝救世的大恩!圣经的真理,明明指示,主耶稣是真神,又是真人。他是我们的弟兄,与我们一样,只是没有犯罪;他和我们同有血肉之体。他降世为人,并非以上帝大使的威风,仗着他超越的权能来威胁我们;也非用幽灵出现的方式,仅仅来向我们传一篇属天的神秘的信息;而乃是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来到世界,实实在在地和我们过同样的生活。所以保罗把基督和亚当并称,称他为末后的亚当(林前一五45)。这乃是道成肉身的奥秘,除了上帝在圣经里面向我们启示,我们如果仅凭自己的空想,不但永不会明白上帝救世的真道,并且还要陷入可怕的异端。基督一性论,和一切的幻影说,都是违反圣经真理的异端。因此,教会为着维护基督人性的信仰,对于这些异端,曾一再加以严重的打击。希伯来书的作者强调基督的人性之重要性说:「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来二17)可见基督的人性,乃和我们之得救,有重大密切之关系;如果我们否认基督的人性,不仅抹煞了上帝救世的大恩,尤且摧毁了我们得救所凭的根基!

 

五、新派神学的偏差

    最后,还有一点,我们必须提出,加以明辨。我们相信主耶稣的人性,并非就是等于仅仅承认拿撒勒人耶稣的历史性。承认其历史性和相信他的人性,二者未可并为一谈,因为主耶稣基督,并非仅是一位过去的历史人物,而且是一位时刻和我们同在,永永远远活着的基督(关于此义,作者已另撰专章加以详论)。基督论的任务,并非仅在阐明主耶稣的历史性,仅仅相信历史上确有耶稣其人。我们所信的教义,乃在主耶稣是真神,又是真人;神人二性,合于一位。事实上那些承认主耶稣的历史性的学者,他们对于他的人性,仍是根本茫然。而那些仅仅反对幻影派,而不信基督神性的新派神学家,他们一味的偏重主耶稣的人性,误以「历史的耶稣」(Historic Jesus),仅为人间的凡夫;也是非常危险的偏差!这些新派学者,承启蒙运动之余绪,受了近代浮浅的所谓科学的经验主义的人生观的影响,把主耶稣基督视为一个仅具血肉之体的凡人,而绝对否认其神性,例如现在一般人趋之若骛的鲍德曼(Bultmann)神学,自命新进,其实没有摆脱十八世纪启蒙哲学的窠日,妄冀以虚妄的「实存主义」(Existentialism)的见解,以及浮俗的「人类学」的原理,来探究基督的奥秘,岂非等于南辕北辙。而其所谓「解除神话」(Demythologize)的企图,非但心劳日拙,不能解决问题(按神学家柯尔曼氏(Cullman〕尝讥鲍氐所谓「解除神话」的企图,其结果只是制造更多的神话,令人更觉迷惘!);而其严重的后果,尤将摧毁基督圣道之根基!教会所以维护主耶稣人性的信仰,绝非主张人类得救,须藉人力;更非传那种凡俗的人文主义(关于人文主义,作者已另撰(1)《总体辩道学》卷壹,(2)《人文主义批判》等书)。基督耶稣,在世为人,虽和我们一样;但神性在他里面,始终弥漫运行,并未减损消除。基督虚己自卑,乃由其自愿,为要拯救沉沦的人类。他被钉十架,乃正是宣告人文主义之死刑!教会攻击幻影派的异端,维护基督人性之教义,并非即是主张得救须靠人力,更非认为人类可以自救!而正相反,教会之所以强调主耶稣人性之重要性,乃所以阐明一个圣经的真理,便是人类得救之根基乃全靠上帝降世救人的宏恩。「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这乃是主耶稣人性之奥秘,亦是主耶稣降世之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