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基督人性的完整性

    所谓完整(Integrity),乃是说主耶稣的人性,不仅在量的方面,具备各种成分,完整无缺;而且在质的方面,又是纯善纯美,毫无瑕疵。他的人格完全,丝毫不容增损。兹析言之:

 

 

一、超凡神迹

    主耶稣基督的人性,乃是从一种超凡的方式感孕而来的。新派学者,不信童女怀孕之说,这无啻否认,马利亚的贞操,和马太、路加诸福音记载之信实。查一般世人,都是从父取姓,都是男人后裔;但是照创世记三章十五节,上帝最初应许,主耶稣乃是「女人的后裔」,可证其没有肉身的父亲。主耶稣的降生,乃是上帝创造的一件超凡的神迹;打破了他和一般世人藉着男性血液传「种」接代的因缘,脱离了老亚当的罪性,取得了一个新的人性。这样他才配作人类的救主。主耶稣的降生,虽是一件超凡的神迹;但是从科学的原理来讲,老亚当的创造,和新人性的创造,乃是同样可能的。童女生子,并非推翻自然律,只是给人类一个特殊启示,使我们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一件新事,使我们知道世界上出了一位超凡的人物,而且他不仅仅是「人」。关于这点,甚至一位「不可知论」者,罗曼纳氏(Romanes)也承认,「童女生子并非是一件绝不可能的事;这虽是一件绝无仅有的神迹,却并不破坏生理学的原则」。反之,凡循自然公例而生的人,都生来有罪;如果主耶稣不是童贞女所生,则他绝对不能脱离原罪的感染,以及败坏的辖制,试问他如何配作人类的救主?复次,如果他不是童贞女所生,势必由淫乱苟合而生,试问他如何能作旷世未有的圣洁的典范?凡此怀疑论者,实在无法加以圆满的解答!

 

二、完全无罪

    主耶稣的人性,完全与罪无关(无论原罪和本罪)。这可从许多事例,予以证实。他常到圣殿,但从未在圣殿献祭。他常常祈祷,但从未求神赦免自己。当他被钉十架,痛苦万状之时,他还为他的仇敌祷告,求父赦免他们。他只说「你必须重生」;但他自己却无此需要。他「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30)。他虽发怒,但不是感情用事,不是为自己利害,不是为伸冤报复;乃是忧愁他们的心地刚硬,乃是对那些假冒为善者的义怒。主耶稣为着要担当我们的罪,为着要使人类因信称义,得蒙救赎,他的人性,必须无罪,完整无缺,此尤为应有之事理。当他「道成肉身」之时,他一面取得人性,同时却完全涤除一切的罪性。他虽「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四15)他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来七26)。乃「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最有力量的见证,乃是他受浸和登山变形之时,上帝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一七5)

 

三、人类圣范

    主耶稣的人性,乃是人类道德的典型圣范。他的情感、理智、性格,都是完全优美。他的属灵境界,无论在何方面,都是臻于至善。他不仅消极的没有玷污邪恶,而且积极的绝对圣洁。他有一切的理由,值得作世人爱戴崇拜的对象。他的人性,乃是人类伦理道德,绝对至善的标准。这是因为他的人性,不是循一般自然的公例取得的,乃是由超凡的方式赋予的。我们尊他作我们道德的典型,并不是仅仅把他奉为圣贤,也不是为一种空洞抽象的理想;而乃是因为他是一个至尊无上的实在(Supreme  Reality)。基督教不是牖民劝世的空洞抽象的说教;其不同乎世俗的自然宗教的特点,乃在其有一位真神化身的完全圣洁的基督,作我们绝对的圣范;有一位义的代替不义的,为我们流血赎罪的救主。主耶稣基督属天的完善,一方面可令我们看到我们人性的缺陷与败坏;一方面,又使我们看到人类复兴的根源和希望。首先的亚当,代表人类的缺陷;末后的亚当(基督),乃表示人性的完善(参看林前一五45)。世俗学者,徒作「性善」「性恶」的论辩,却都没有窥见人类问题的根源「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林前一五49)。我们的典型圣范,乃是一个属灵的实在,便是主耶稣基督的荣光;凡蒙恩重生得救的基督信徒,都要从主的灵,变成他的荣耀的形状。

 

四、联系神性

    主耶稣基督的人性,乃和神性有相联的关系的;而且是没有独立的位格的(Impersonal)。易言之,他的人性,只有和神性联在一起的时候,始有其位格。他的意识和意志,乃是在和「道」(Logos)合一的时候,始行彰明。主耶稣不是有两种位格,——一个人性的位格,一个神性的位格;而只具有一个二性相联的位格(这在神学上称为「哈朴司泰」联合(Hypostatic  Union」,此义容于次章,详加论列)。从主耶稣的神性说,他在亘古之始,便与上帝同在;但是他的人性,却在其道成肉身之时,方才开始,而并无独立位格的存在,只有在和神性相联之时,始形发展。不过,我们不可误会,主耶稣基督和人类的关系,却并非到了道成肉身之后,方才开始;他在道成肉身以前,早已潜存在人类之间。他乃是生命之主(徒三15),「生命在他里头」(约一4),他在万有之先,万有都是藉他而造(约一1-3;西一16一17)。道成肉身,绝非一件孤立的凭空而来突发的奇迹;他虽降生在伯利恒,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五2)。「道成肉身」,只是上帝在肉身显现,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和我们同在(太一23)。这乃是上帝和全人类有真切关系的有力见证。

五、新生之源

    主耶稣基督的人生,乃是蕃衍的;他乃是人类新生的渊源,和属灵的元首。第一个亚当出于地,乃属土;末后的亚当(基督),出于天,乃属灵。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林前一五45一49)。我们堕落的人类,要个别的,和集体的从他得到新生的和圣洁的生命。他是全人类演进的指标、效法的圣范;也是陶铸每一个人,使其酷肖并具备基督生命的元素。所以,他要称为「永在的父」(赛九6);「他必看见后裔」(赛五三10);他又自称为「根」(启二二16);要「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约五21);是「真葡萄树」(约一五1);有权柄管理凡有血气的,要将永生赐给天父所赐给他的人(参看约一七2);他又是教会的元首(弗五23);他的肢体都同他相联,从他得生命与能力。第一个亚当,是我们肉体生命和败坏之源;末后的亚当,乃是我们属灵生命及圣洁之源。所以,凡是不肯舍己,爱老亚当过于爱基督的,都不配作他的门徒(参看太一○33;路一四26)。主耶稣基督和凡俗的教主与圣贤,有一个根本不同的特点,便在他不是旧人类的表率,而乃是新人类肇始的源头。凡俗的教主和圣贤,无论其如何自命「超凡入圣」、「超绝群伦」,他们仍是代表老亚当,都是出于地,乃属土(林前一五47),结果「仍要归于尘土」(创三19);他们乃是「血肉之体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林前一五50);终必为死亡所吞灭!主耶稣基督,乃是宇宙和人生赐生命之主,他「是各人的头」(林前一一3);他乃是「叫人活的灵」;(林前一五45)「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一五20一23;并参看51-57)。人类历史,乃是上帝活泼长存的道永不止息地发扬光大,其极峰的表现,乃是在基督里完全神圣永远长存的生命!

    准斯而观,主耶稣基督乃是宗教之唯一终极的权威。他藉着人类,藉着历史,藉着圣经向世人启示。但是这些启示,仅是镜子,把他向我们反照。镜子本身是无用的,除非我们有目能视,同时还要有可见之对象。圣灵,乃是我们的视力;而永活的基督本身,乃是我们所信所见之对象(雅一23一25  ;林前一三12)。一般世人,甚至许多并没有真正重生得救的有名无实的基督徒,因为他们没有得着圣灵,没有得到属灵的视力,没有得着主耶稣基督;他们的境界,乃是人文主义的(Humanism),和人类学的(Anthropoeogy);对于基督学(Christo1ogy)的真谛,根本未曾窥及!所以他们对于圣经真理,基督圣道,终是格格不入,深闭固拒。整个世界,有一道永不能藉人力逾越的鸠沟(参看弗二12一16);因此分成两个壁垒森严的族类:其一,属于第一亚当的,乃是世界人类(Mankind);其二,属于末后亚当的,乃是基督族类(Chrisikind)。前者乃是犯罪堕落的,出于地,属乎土,终必归于尘土的自然人;后者,乃是主耶稣基督用宝血的重价赎回的,重生得救的,属灵的,属天的,永不朽坏的,活泼长存的新人类。感谢天父,因他爱我们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取了我们的人性,为我们的过犯受死,为我们称义复活;又带着他完善的人性升天,求父差遣圣灵赐给我们;使我们藉着重生,成为上帝的儿女,和基督同为后嗣。主耶稣的人性,一方面由于其和神性完全相联;一方面,又和我们人类相通;「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弗二16);实现了世俗宗教家所梦想渴慕的「天地合德」,「神人合一」的境界,而又成为人类新生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