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上帝的启示——奥秘的显明

    上帝的荣光,不是凡人所能轻易逼视的。所以神对摩西说:「你不能看见我的面,因为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出三三20一23)以赛亚先知见了上帝的荣光,便说:「祸哉!我灭亡了!」(赛六1-5)关于圣道的真谛,主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约一六12)所以基督的奥秘,上帝并没有忽然向世人完全显明,好像在黑暗的午夜,突然显出强烈的日光,使人觉得闪耀夺目;又如眼科医生,施行手术以后,不令病人立刻见到强烈的光;而乃是藉着众先知,多方多次,晓喻列祖,逐渐启示,直到人类悟性,可以接受全部的真理。兹特从旧约到新约,把关于弥赛亚的启示加以简单的叙述(以语其详,著者正计划专撰《论启示》一书)。

    关于弥赛亚的来临,上帝救世的应许,最初记在圣经中的,乃在创世记第三章。当始祖犯罪以后,上帝便立刻咒诅撒但;在这一个咒诅中,便已有救赎的应许:「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她的脚跟。」(创三15)「女人的后裔」,便是指救主而言;「要伤它的头」,乃是指救主最后胜利,胜过黑暗的权势。这一段记载,学者称之曰「预表福音」(Protevangelism)。我们在这里,已经得着启示的亮光,知道救主的人性和神性。「女人的后裔」,这乃明示他的人性。在上帝和撒但,光明与黑暗两种权势斗争之中,那最后的胜利,要伤撒但的头,这当然又证明救主的神性。

    其次,在创世记第二十章十八节,又记载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应许,说:「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这不是泛指一般的后裔而言,乃是特指基督一人而言。上帝的应许,并不是指着亚伯拉罕的众子孙,乃是特指「『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万国都必因他得福(加三8、14、16)。这里所称的福,以及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乃是指救赎的应许而言。所以说:亚伯拉罕欢欢喜喜仰望他的日子,既看见了基督,就快乐;我们的主也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约八56一58)。这又可证明,那所预言人类要藉他得救的那位,「女人的后裔」和亚伯拉罕的子孙,乃是真人又是真神。他不能作亚伯拉罕的后裔,除非是真人;他不能作人类的救主,除非他是在亚伯拉罕以前自有永有的真神。

    其三,在申命记第十八章十八至十九节,我们又看到上帝藉着摩西所作的显著的预言。在撒母耳记下第七章十二至十六节,我们又看到神给大卫王极大的应许。这个应许,在所罗门王身上,已经看到其应验的端绪;而到了救主降生的时候,才完全应验(太一1;路一32一33)。希伯来书的作者,复在一章五节;把神在撒母耳记下第七章十四节对大卫王的应许以及诗篇第二篇七至八两节,特别应用到基督身上。在同章八节,又把诗篇四十五篇六节应用在基督身上。大卫被圣灵感动,曾称他为王;这些话,到后来便完全应验(参看太二二41-44)。诗篇一百篇,描写他为再来之王;诗篇九十六篇,复欢呼赞美,歌颂耶和华作王,要用公义审判世界,统治万邦。

    其四,以赛亚书对于弥赛亚的预言,尤有丰富的内容。(1)关于弥赛亚的兆头:「因此,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于,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赛七14)马太福音记载耶稣降生说:这是先知预言的应验,并对「以马内利」加以解释,说是「上帝与我们同在」,这乃是上帝藉着人的肉身显现(太一23)。(2)在九章六、七两节,一方面清楚表明了耶稣基督的人性和神性;一方面又宣告他的政权乃建立在公平和公义之上,且必治理全地,直到永远。在十一章又用象征的笔法,描写弥赛亚统治的黄金时代,那时和平、公义,必战胜强暴,得到最后胜利。以赛亚书十一章四节和启示录十九章十五节,前后呼应,不约而同;这便叫我们无可否认,以赛亚和约翰,乃显然在描写同一个人。(3)三十五章五至十节,预言基督所行的各种神迹,正是以后主耶稣答复施浸约翰门徒的话,证明他是行这些神迹的弥赛亚(太一一4-5)。(4)在四十二章一至七节,以赛亚预言他要在地上设立公理,特别提到他要作外邦人的光,将公理传给外邦,这便是以后福音时代的特征。在四十九章六节,又作同样的预言。这和路加福音二章二十九至三十二节,西面称颂上帝的话,前后相符,完全一致。在使徒行传中,保罗又特别提到这项应许,说他要施行救恩,直到地极(徒一三47)!(5)关于弥赛亚的预言,说得最详细最逼真的,大家都知道是在五十三章和五十二章十三至十五节。从这里,使我们又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个真理,便是基督为罪受苦,乃是义的代替不义的,这乃是世人罪蒙赦免,得蒙救赎的唯一根据!(6)最后在六十五章十七至二十五节和六十六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我们又可看到在新天新地中上帝国度的荣耀。这乃是救主工作完成的结果,那时天国的福音,必传偏天下,世界人类,必转向公义。

    其五,耶利米也有关于弥赛亚的预言。从第二十三章五、六两节来看,那时使上帝子民复兴的:(1)乃是大卫的后裔;(2)乃是一位君王;(3)他的国度不是建立在政治军事的力量上面,乃是建立在智慧、公平和公义之上;(4)他被称为「苗裔」,这个名称在以赛亚书中,乃是特指弥赛亚说的;(5)他的统治,必使天下安享太平;(6)他是称为「耶和华我们的义」;在三十三章十四至十八节,又作同样的预言,宣告他的君王和祭司的职分,必藉公义的苗裔的工作,永远建立。

    其六,在但以理书二章三十一至四十四节,预言在弥赛亚国度来临之前,有四个世界帝国;但是他的国度必灭绝一切国度,存到永远。

    其七,在弥迦书五章二至五节,有一个著名的预言,便是宣告救主要降生在伯利恒。关于这段经文,神学家霍祺博士(Dr.Charles Hodge)曾加注释,略谓:「弥迦先知预言那位生在伯利恒的救主,乃是:(1)以色列(所有神的子民)的统治者。(2)他虽为女人所生,降世为人;但他却在亘古之始,即已存在。(3)他的统治,乃是上帝能力威严的运行;他的政权,必彰显上帝的属性和荣耀。(4)他的权柄,必统摄全地。(5)他统治的结果,必使地上有真正的和平与完美的福乐。」这一段经文,犹太人也都熟悉,弥迦预言,在马太福音二章四至六节,完全应验。当希律王查询基督生在何处的时候,祭司和文士,便立即引证弥迦书五章二节答复他。

    其八,在撒迦利亚先知书中,救主被描写成:(1)是一位君王。「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的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九9)这在马太福音二十一章一至十一节完全应验。(2)他的权柄要普及全地(九10)。(3)他要为三十块钱被卖(一一12一13);这在马太福音二十六章十四至十六节;完全应验。(4)本书复预言犹太人撇弃救主的结果,上帝要大发烈怒;犹太人要遭受莫大的苦难和凌辱,且要飘流万国(七13一14)。(5)上帝「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而且许多人也要悔改,皈向救主(一二10)。这已于使徒行传二章二至四节一部分应验。(6)最后又预言他的国度必定得胜,他「必作全地的王。」(一四9)

    最后,玛拉基先知也预言他和平公义统治的结果,无论外邦人和犹太人,都要因他得福(参看一11,三2-5、11一12,四2-3)。在本书,亦即旧约最后一书,结束之时,又预先指出,必差遣先知以利亚来为弥赛亚开路(四5-6),这于四百年后,果然应验,便是施浸约翰为主预备道路。(太三1-3,一七10一13〕

    综上以观,旧约自始至终,已一再很清楚地预言弥赛亚要成了肉身来到世界,作我们的救主。从上帝藉着众先知一贯的启示中,使我们知道我们的救主耶稣:(1)一方面他乃是一个真人,是为女人所生,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犹大的支派,一个像摩西的先知,出于大卫的家;他被人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为童贞女所生,生在伯利恒小城;谦卑、柔和;且有施浸约翰为他开路。……(2)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他又是真神,乃是至大的上帝,要施行上帝的特权,接受人和天使的敬拜;为着证明他是真神,他又施行神迹,医病赶鬼,使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得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他乃是得胜的君王,他的国度要遍及全地。不过先知的启示,各有不同的特点,或则特重其人性,或则特重其神性;我们应当兼顾并重,不可顾此失彼。总之,旧约里面,关于救主的预言,在新约里面,都已在主耶稣基督身上应验。这可从他的降生,他的教训,他的神迹,他的受死复活,他的救赎工作,以及他所建立的国度,得到充分的证据。

    全部旧约圣经所记,无非都是耶稣的见证,都是救主的预表。例如:「始祖犯罪,神即为制经羔羊流血为遮盖罪身的『皮衣』(创三21);亚伯献祭,蒙主悦纳,靠着称义的『羔羊』(创四4);挪亚所造的「方舟」(创六 18);迎接亚伯拉罕的『麦基洗德』(创一四17一21);顺命至死,被献在祭坛的『以撒』(创二二9一12)  ;代表以撒受死,挂在树上的『公羊』(创二二13);雅各所见顶天立地,有上帝使者上去下来的『天梯』(创二八ll一13);领以色列会众出埃及的『摩西』(出三10;参看申一八15);以色列会众在旷野每天的生活靠着那由天而降的『吗哪』(出一六 13一35);在旷野被击打流出活水的『磐石』(出一七6-7);在西乃旷野按照山上样式所造的『会幕』,并会幕的一切祭礼器具(出二五,三一);作大祭司的『亚伦』(利八1一35  );大赎罪节所献的『羔羊』(利一六6一10);亚伦发芽的『杖』(民一七8一10);被挂在杆子上的『铜蛇』(民二一8-9);领会众进迦南的『约书亚』(书一1-3);以及合神心意的『大卫王』;作平安王的『所罗门』;三日三夜在大鱼腹中的『约拿』」……凡此种种,都为著例。他当着门徒和敌人的面,指着犹太人的经典,对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五36一39)在他复活以后,升天以前他又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二四44)。因此我们要认识基督的奥秘,明白上帝的启示,便要用属灵的眼光,不可再像以色列人把帕子蒙在心上,也不可如新神学家,随从浮俗的世智,人间的遗传,以及所谓时代的潮流。何况那蒙蔽心眼的帕子,早已在基督里废去了。只要我们全心皈向主,便能立刻敞着脸,在圣经里认识基督的奥秘,如同从镜子里返照出来,看见主的形像和荣光(林后三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