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无量的神智——基督的位格

    上帝作为的奇妙及其智慧的高深,绝非人类所能窥测。基督何以成了肉身,取了奴仆的形像,来到世上,此中奥秘的道理,我们只有向全知全能的上帝敬拜感恩,却不能用我们有限的理智来妄加窥测。我们只能和保罗一同敬服赞美说:「深哉!上帝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罗一一33一36)

    关于救恩的真理,福音的奥秘,众先知乃是靠着天上差来的圣灵,得了启示,才能传讲;我们不应自以为聪明,用我们无知昏昧的心来妄加测度;只能就他启示给世人的,来虚心追求,诚心接受。欧文约翰(John  Owen)在其名著《基督荣耀的奥秘》(The Glorious Mystery of the Person of Christ)一书中尝作严重的警告说:「那些未蒙福音光照,永远要沉沦在黑暗地狱中的失丧的灵魂,虽是心地刚硬,不肯相信;但是上帝无量荣耀的智慧,对于因信得救蒙福之人所得的果报,及其满有荣光的大喜乐,终必传报到地狱。那时那些坚拒不信、永远灭亡的灵魂,却终不能再『充耳不闻』;他们虽不明白,却是无法否认」!路加福音第十六章所描写的那位在火焰里痛苦万状,向亚伯拉罕哀号的大财主,便可作一切拒绝神恩、不信福音者的殷鉴!

    自从罪恶进入世界,我们那原来圣洁的上帝的形像,便遭毁坏;从此人类不但被剥夺了永远与神同享的福乐,并且丧失了重新恢复这种地位和福乐的能力。不但如此,由于罪恶的侵扰,人类不复能遵行上帝的律法,遂使上帝用其无穷智慧所创造的至善至美的,万物和谐的世界,根本改观,完全失去上帝的荣耀。上帝为满足其公义的要求,唯一的办法,自当按照人类的罪恶,加以应得的制裁和处罚。果真这样,世界人类势必永远沦亡。但是,上帝本其无限的慈爱,却又不愿一人沉沦,而愿万人悔改。在这种情况之下,上帝究用何种方法,才能使他的公义和慈爱,均得兼顾,使人类恢复原有上帝的形像,使神得到荣耀呢?

    最简单的答案,当然是要人类服从上帝。但这乃是绝不可能之事。因为,一则,人类因其犯罪堕落的结果,已经完全失去其服从上帝的能力,因为人类服从上帝的能力,乃寓于其原有的上帝形像之内,而这已因犯罪而失去。伯拉纠派(Pe1agius)以为人类可以自救,这种道理,正仿佛魔鬼的试探,使人以为悖逆上帝以后,便可得到新的亮光和智慧(参看创三5)。魔鬼说:「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这显然是最足诱惑世人的严重的异端。而一般道学家徒凭存心养性的工夫,明心见性的幻想,以为这样便可「止于至善」,「天人合德」,实和伯拉纠异端,异曲而同工。二则,事实上人类犯罪以后,其生命已和上帝完全脱离关系;并且与神为敌,甘心背道。他们非但没有行善的能力,而且尤无行善的心愿。易言之,人类堕落以后,既已没有丝毫对神的爱心,自根本无从发生皈向上帝的心愿(以是佛教信徒之「迥向发愿」,终必归于虚空!)。退一万步言,纵使人类能够行善,仍难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因为我们的义,在神面前,乃是污秽(参看赛六四6)。何况行善乃是做人的本分,绝不能藉行善来抵消以往的罪恶。尤有进者,数千年来,撒但一贯的恶计,乃是要叫人类自负自义,认为人性本善,有行善的能力,有自救的办法,从而藐视上帝荣耀的智慧和救赎的恩典。

    人类既不能自救,然则,人类究竟如何才能免受永刑的痛苦,而恢复其原有的上帝荣耀的形像呢?我们须作更深一层的探究,从上帝无限的仁慈和智慧中得到解答。

    第一,人类复兴的条件,必须作在人的本性里面。经云:「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来二14)又云:「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耶稣基督)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五19)「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林前一五21)。我们要从灭亡中、罪恶中救赎出来,这救赎的工作,必须作在我们本性——那犯罪的本性里面。所以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必须是成了肉身来的(约壹四2);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取得我们一样的本性。这便是上帝救世的无限仁慈和智慧了。

    第二,那复兴的本性,必须出自人类始祖同一个本源。所以,福音里面,描述耶稣基督——人类救主的家谱,不仅追溯到亚伯拉罕,而且追溯到亚当;这乃表明我们救主,乃是同出一个本源,具有人类同样的本性。所以圣经里面关于救世福音最初的启示(即所谓「预表福音Protevangelism),便说那位救主应是「女人的后裔」(创三15)。希伯来书又说:「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来二11)。

    第三,救主虽也成了血肉之体,和我们有一样的人性,但却没有我们的罪性。因为,他的降生,非同普通人类,出于自然的程序;他乃是出自至高者的大能,由圣灵感孕,由童贞女所生。

    以上三点,只是说明救主的人性;但是,倘使救主仅是一个寻常的人,仅仅具备人性,则救赎工作,仍是无法完成。因此,我们还要从另一方面来探究。我们的救主,不仅具有真正的人性,同时又具备真正的神性。这乃是一个敬虔的奥秘,亦是我们信仰之基本。

    第一,救主必须是真人,又须是真神。基上所言,欲求人性之复兴,人类得救赎,其先决条件,必须顺从上帝,遵行其律法,以更大的荣耀归于上帝。担任这项救赎工作的,必须具备神性,使他的顺从,具有无量的价值和功果。

    第二,一个普通人的顺从,充其量,只能对其本身有益,绝对没有救世的功能(释迦虽号称积「无量功德」;但其临终遗言,却嘱门徒,须求自救)。救主的顺从,则不是为他自己,因为他原来乃超过律法,他的顺从,乃是为补赎人类的悖逆。救主耶稣,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乃是自己卑微,为女子所生,生在律法以下(加四4),而且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为要拯救罪人。

    第三,人类的复兴,必须恢复到人类没有犯罪堕落以前的境地和尊严。儒释道各家的存心养性,明心见性,修心炼性的工夫,都是想回到这种境地和尊严的企图。殊不知一切受造之物,都服在虚空之下,受了败坏的辖制(罗八20),所以他们「人天合一」(儒)、「立地成佛」(释)、「归真返仆」(道)的心愿,毕竟只是归于虚幻。于此,人类应根本觉悟,一个寻常受造的人,绝难重行恢复其已失的荣耀的境界。那能救赎人类,复兴人类的救主,必然是,而且应当是真神。

    基上而观,人类的救主,耶稣基督,乃是真人又是真神,这乃是上帝无量的智慧,伟大敬虔的奥秘,绝非人智所能窥测的。关于此义,当于以下各章,分别详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