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奇妙的神恩——基督的降世

    基督乃是一个奥秘,既非人类用其高深的理智所能了解,亦非人类凭其直觉,可加揣摩;这乃是上帝的启示,完全是上帝所赐给人类的不可思议的恩赐。基督不是属血肉的人所能认识的。主耶稣说:「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太一一27  )。当主耶稣基督到该撒利亚腓立比境内,问其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太一六13一16)。彼得这一个简单的答复,实在把关于耶稣基督的位格与任务的真理,完全表明,可说扼要中肯,一语道破。所以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一六17)。

    耶稣基督降世为人,乃是上帝智慧、恩典和权能的最奇妙和最荣耀的表现。这乃是人类重生得救的根基,亦是不可言说的、不可测度的敬虔的奥秘,绝非人类智慧所能了悟理解。耶稣基督乃是基督圣道之根基,及其命脉之所系;亦是基督圣道特殊的荣耀,及其所以和其他世俗的自然宗教不可比拟的特点。一切世俗的自然宗教,当然也想探求宇宙人生之奥秘;但是人类穷其一切的幻想,结果只是捕风捉影,水底捞月。唯有得着这奥秘的,才能使其心志更新,臻于属天属灵的崇高之境,而恢复人类已经失去的上帝的形像。

    人之大患,乃在迷信「人本主义」,以「人为衡量万物之尺度」(卜洛大哥拉「portagorao,480-410B.C.」之名言,不知误尽几多苍生!)逞其私智,坐井观天,强以「有限」来衡量「无限」;以「人智」来比拟「神智」;以为一切可信之事,必须人智所能理解。于是便自毁其对于敬虔奥秘的信心,动摇了基督圣道的根基。他们以为仅凭圣经里面的启示,不足令人信从,使人得救;而必求启示能为理智所了解。这无啻以凡人来考验上帝,以理智来代替启示。这种高傲的心理,其实乃由于人类对神对己之昏味无知,其结果不仅使人类宗教,日趋堕落,且复摧毁了人类对于一切福音奥秘真理(例如「三位一体」的上帝观,和「道成肉身」)的信心。因为「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林前二14);所以他们对于高深的哲理、新奇的学说,便趋之若骛;对于得救的智慧,和属灵的奥秘,或则掉以轻心,不加虚心研究;或则深闭固拒,认为荒谬愚拙。于是便有人用他们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把他们掳去(西二8),做了科学哲学的俘虏。(关于此义,另详拙著《人文主义批判》。)

    基督乃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他里面,而上帝一切至善至圣的特性和荣美,也无不藉着基督彰显出来。他是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我们藉着他的宝血,得以除去死行,涤除罪恶;乃是我们得救成圣独一的救主。凡信奉他名的人,对于这敬虔的奥秘深信不疑,持守坚定的人,便能清清楚楚,确确实实地经验到被神祝福的奇妙恩惠和功效,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并且日肖基督,荣上加荣,变成主的形状。(林后三18)。

    基督降世,乃是上帝奇妙的恩典。人类自始祖犯罪,叛离真神以后,乃陷于一种绝对无法自救的境地。主耶稣基督,本其无限的慈爱,为着拯救世人,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唯独这样,他才能站在人的地位,担当律法的咒诅,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因为唯有一位具有真正人性的中保,才能受难受死;同时,也只有一位具有真正神性的救主,才能使他的受难,有无量的代价。主耶稣基督降世的目的,乃是要「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来二14一17)。

    主耶稣基督,他从亘古到永远,乃是上帝。他降世为人,只在世界历史占一个短暂的时间。他之降世,乃是由其自愿,本其无限的慈爱。他死在十架,拯救罪人脱离罪愆和罪恶的权势,其终极的目的,乃是为上帝的荣耀。保罗于此,有最完善的说明,他说:主耶稣「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又说:「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八9)又说:「及至时候满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4)。

    关于加拉太书四章四节的经文,正统神学家华斐德博士(Dr.B. B. Warfield)曾加注释,略谓:基督降世的整个任务,乃是要履行上帝救世的永远计划,他原为神子,他原与神同在,乃被差遣降世,为女子所生,生在律法之下,成为人的样式。但他的降世为人,并非是他生之始,亦非因此停止他为神子。他虽被差遣降世,为女子所生;但他仍为至高的上帝,不过取得了人性,成为真正完全的人而已。我们虽见他有完全的人的样式,他却仍有完全的神性。所以主耶稣基督,乃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他在地上,乃是神向世人「显现」(Epiphany,意云上帝显身,提后一10)。他虽是真正的人,却仍是我们「至大的上帝」(多二13)。

    道成肉身,不仅使上帝的救世计划,得以完成;又可使上帝对世人的启示,臻于完全。在旧约时代,上帝是藉着先知宣示:(1)他的本性,(2)人类的罪恶和失丧的境况,以及(3)他救世的计划。但在新约时代,上帝便在基督里亲自住在我们中间,并且藉着基督的位格与工作,把他的本性和救世的计划,对世人作最显明的完全的启示。易言之,基督降世,便是那位创造天地万物的全能至尊的上帝,已实实在在地亲自来到他所创造的世界。所以神学家梅钦博士(Dr. Machen)曾说:「当我们仰望主耶稣基督,我们便已实实在在地亲眼看到了真神。这乃是『道成肉身』的奥秘。我们可凭我们的肉眼,确确实实地看到那位从来没有人看见的上帝。天下还有比这更奇妙的事吗?天下还有比这更大的恩典吗?」

    于此可知,主耶稣基督乃是上帝对人类最完备的启示。不但此也,他还要继续在天上,和在地上给我们启示。因为他在道成肉身中所取得的人性乃是永久的;他复活以后,仍是带着人性,他升天以后到他父那里,也是带着人性。他在拔摩岛向约翰显现的时候,乃是以「人子」的方式(启一13)。司提反临终时看到天开了,看到站在上帝右边的,也是「人子」(徒七56)。所以,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并非上帝「暂时的显身」(Theophany),而乃是永远的道成肉身。在旧约中,记载着许多人看到上帝的「显身」,如亚伯拉罕(创一八1一33);如雅各(创三二24一30);如摩西(出二四9一11,三四5-6);如约书亚(书五13一15);如参孙的父母(士一三2一22);如以赛亚(赛六1-5);如但以理的三位朋友(但三24一25);……那都是暂时的。但是,「道成肉身」,并非上帝「暂时的显身」;而乃是他在伯利恒降生成为一个婴孩。他在世三十三年,虽神人二性,互相联合,但是他的神性,却时时藉着他施行神迹表现出来;尤其在他登山同彼得。雅各、约翰变形的时候,更显出他神性的荣美;只是他向一般世人表现的人性,乃多过他的神性。(以是一般没有重生得救的属血气的自然人和有名无实的新派基督徒,只是凭肉体认基督,否认他的神性,以为他仅是一个完人。)当他复活和升天的时候,他所表现的荣耀,由于人神二性的联合,实在超越神奇,不可思议。但这却又绝对不是神话,而却是他用许多的凭据,经四十天之久,向他的使徒和许多加利利人活活显现的事实(徒一3-11)。

    所以,基督教不是寻常的牖民劝世的自然宗教,而乃是上帝藉着主耶稣基督向人类直接启示的救世圣道。其所与凡俗的自然宗教不同的特点,乃在其「道成肉身」的真理。约翰以是一再强调「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约壹四2-3)。于此我们应当认识,「道成肉身」,实为基督福音之精髓和根基。而基督教之真伪和存亡,亦可以是否信奉这一个基本教义为鉴别衡量之尺度。易言之,凡是否认「道成肉身」的真理,和主耶稣基督之神性的所谓「基督徒」,如现代派(Modernism)和开明派(Liberalism);如神体一位论派(Unitarianism)和基督教科学派(Christian  Science,一称神医派)等等,都是应受咒诅的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