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章  绪论 —— 圣道的奥秘

 

壹  敬虔的奥秘——异教的虚幻

    根据创世记所载,上帝创造天地万物,到了第六天才商议造人,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上帝又「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创一26、28)。可见上帝对世人是何等的重视和宠爱。人在宇宙万物中,不仅有其无比的价值和地位;而且在上帝的心目中,尤为他无量慈爱的对象。不幸,由于魔鬼的试探,罪恶进入世界,人类竟悖离真神,甘愿舍弃神所赐予的公义、圣洁、智慧、福乐以及永世里与神同在的荣耀。这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

    人类堕落以后,既失去了神的形像,人性便由是腐化、玷污、和败坏;遂不复彰显上帝的荣耀。于是,「道高一尺,魔高千丈」,整个人类,无复有良善、仁爱、公义、圣洁、和平,种种由上帝形像而来的德性;遂令这个世界充满了嫉妒、自私、诡诈、淫乱、邪恶、仇恨、残酷、压迫诸般的罪恶。

    人类犯罪的结果,地就受了咒诅(创三16一19);全世界都卧在恶者手下(约壹五19),受了败坏的辖制,失去了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罗八20一22);从而作了罪恶的奴仆,肢体中另有一个犯罪的律在支配他,使他不能服从上帝的律(罗七18一23)。属世的哲学家和宗教家,舍本逐末,徒斤斤于性善性恶之争,实都仅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没有窥及问题的根源。现在世界局势,日趋险恶,各国政治家、教育家、道德家乃至宗教家,一切救偏补弊的方案,革命改造的努力,不但劳而无功,而且治丝益紊。降及今日,原子战争,一触即发;人类最后毁灭的命运,实已迫在眉睫。诚如经云:「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三10一13,并参看太二四)数千年来,人类所夸耀的文明,势必即将毁于一旦!此实为世界人类,尤其负有领导责任的思想家,应根本觉悟,真切悔改,急不容缓之最后关头!

    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道德经》一八章)。可见仁义(伦理道德)慧智(科学哲学),不仅为人类自负自义之表现,尤为大道伦亡之厉阶,实不足挽救末世的劫运。故人类之救法,端在去其自义与「大伪」,诚心悔改,真切谦卑;皈依基督,信奉圣道;俾能转迷成悟,弃暗就明;归真返朴,出死入生;恢复上帝儿女之自由,与神同在之荣耀。

    感谢上帝,他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他在永世里,早已决定了一个完备的救世计划。人类历史,从始祖犯罪,到耶稣降世,便是一部上帝如何安排准备,救赎世人的历史。其一,在外邦的历史中,他使我们看到人类罪恶的本性,道德的堕落,以及灵性的危机;更令我们看到人类犯罪以后,要凭他堕落的本性,绝对不能再认识上帝,突破神人「中间隔断的墙」(弗二14);他们的哲学宗教,纵有许多高深的道理,也都绝对不能拯救他们,恢复他们和上帝的关系。其二,在圣经的历史中,从亚伯拉罕开始,上帝又藉着律法,先知和审判,使人类认识三大真理,一为上帝的荣威、圣洁、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和无所不知。二为人类罪性的深重与无法自救。三为人类靠着上帝的恩典,却有确实得救的盼望。

    因为人类犯罪堕落以后,已发生了三种严重的后果,一为破坏了「行为之约」(Covenant of Works),及与上帝正常的关系。二为失去了上帝的形像。三为受制于败坏和死亡的权势。所以,基督救世,乃有三个重大的意义:一为甘愿以死赎罪;二为满足律法要求;三为征服死亡权势。申言之:其一,乃为藉着称义,使信徒和上帝恢复正常关系——便是罪蒙赦免,成神儿女,与神和好,恢复自由。其二,乃为藉着重生,使信徒重获上帝的形像——便是内召,皈依,更新,成圣。其三,藉着永远保守,使信徒脱离痛苦死亡,承受永远基业,进入荣耀之境。从第一点说,我们当回顾主在十字架上受死,已经完成的救赎大功。从第二点说,我们当仰望天上,永活的主,在高天上帝宝座的右边,作我们的大祭司。从第三点说,我们当盼望救主再来,那时他要制服一切仇敌,把国度交给天父。

    可是,这一个完备的救世计划,乃是历世历代所隐藏的上帝奥秘的智慧,就是上帝在万世以前预备使我们得荣耀的。这奥秘的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是没有一个所能知道的、窥测的;乃是上帝为爱他的人预备的。乃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是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参看林前二7-10)。诚如主耶稣说:「从前有许多先知和义人要看你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太一17)数千年来,所谓先圣先贤,悲天悯人,谋道创教,弘法利生;然以未获启示,未得基督,只在暗中摸索,终难认识真神,参悟真道。因此,异教信徒,无论其如何饥渴慕道,敬虔修持,终因没有认识救主,不能有得救的盼望。

    除了圣经(上帝的话)没有真正的启示。一切外邦宗教,由于神的普通恩典(Common  Grace),充其量,只在暗淡的微光中,藉着自然或历史,得到一些普通启示(General  Reve1ation——有些神学家称为自然启示「Natu- ra1  Reve1ation」,但此名不甚确当,故用前名)。因为「道不远人」,神「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徒一四16一17)。我们既是上帝所生的,「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一七27一29)。所以加尔文(John  Calvin)说:「人类秉承自然的本能,都有若干对神的认识。」然而,仅藉着普通启示,是绝对不够的。因为,普通启示,第一不能使人类获得绝对的真理;第二不能认识三位一体的真神;第三不能蒙受救赎的宏恩(关于特殊启示与普通启示,著者正拟另撰《论启示》一书,兹不详涉)。因此,外邦的祭坛和祭物,异教的哲学和艺术,都属虚妄无用,不能解决人类生存死亡的根本问题。事实证明,这些宗教,只是令人趋于迷信,甚至成为国民生活堕落的厉阶。埃及的斯芬克斯(sphinx狮身女头之像),其他各国的偶像,虽是做得庄严伟大;但它们既不能言,又不能动,正象征了他们文化衰微不进的状态。崇拜偶像的,必定陷于迷信、愚昧、不义、堕落、罪恶的深渊。诚如经云:「凡制造偶像的,都必抱愧蒙羞」。「除了我(耶和华)以外……再没有别神。地极的人都当仰望他,就必得救。」(赛四五16-22)

    异教之所以不能拯救世人,其根本原因,乃是因为没有一位神人之间的唯一中保,作他们的救主。神学家巴文克氏(Herman  Bavinck)说:「孔子、释迦、谟罕默德,虽是奉为儒释回各教的教主;但是即使没有其人,抑或代以他人,各教仍能照样存在(著者按:好比一个学会,他们的会长换了或死了,学会还是存在),因为他们只是信奉他们的道理和教义(著者按:例如佛教,乃是一种无神的自救教,他们甚至称佛陀是『乾屎撅』;说了佛号,应即漱口!)。基督教即完全不同,因为基督教不是一些牖民劝世的空洞道理和主观幻想的哲学体系;耶稣基督,他乃是基督教的本身。如果没有耶稣其人,和他为世人完成救赎的恩功,则便没有基督教的实际(著者按:主耶稣基督,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他死而复活,现仍为教会元首,还要再来)。质言之,基督不是指示得救的道路,而他本身就是得救的道路。」所以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一四6)在拿破仑时代,有一个革命首领对一位法国主教,名叫戴伊朗的(Talleyand de Perigoard)提出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创立一个宗教?这位主教说:如果你想创立一个宗教,你必先到巴黎去向众宣示,你要被钉十字架。不但如此,你并且要在第三天从死里复活。到那时你或者有资格创立宗教。这位革命首领至此便哑口无言,废然而返!因其纵有视死如归之勇气,却绝无死里复活之大能也。这个故事,正可喻道,足令世人明白基督教和凡俗宗教彼此不同的特点,尤可证凡俗宗教之虚空与无望。(关于宗教的意义,以及各教之得失,作者已另撰《总体辩道学》卷参一书,限于篇幅,兹难深论。)

    平心而论,异教信徒,确也渴想寻求上帝、道路、真理和生命,但是他们既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林后四4)。他们只是在暗中摸索,因此他们所想像的,所高谈阔论的,所谓上帝、道路、真理、生命,只是变成了他们虚妄的思念。「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一21一23)诚以上帝的灵质、本体,和存在,是绝难由人类有限的智慧加以理解的。上帝是伟大无比,难于限量的;受造之物,绝对不能直接地和完全的理解他,窥测他。人类的心智,对于上帝的本体、特质和属性,既无由窥测理解,于是便乞灵于各种有形的偶像来表达没有形像的上帝,并且迷信,以为当他们对这些偶像默想的时候,他们便可和神交契。这便中了魔鬼的诡计,使世人沉沦在偶像崇拜的罪恶里面,而无由自拔。

    尤有进者,上帝乃是全然公义圣洁,绝非罪人的心眼所能认识的。当以赛亚「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荣光充满全地!」便说:「祸哉!我灭亡了!」(赛六1-5)而且上帝是个灵(约四24),必由一位代替上帝本体真像的来表明他。但这却不能出诸人类虚妄的办法或幻想,必由上帝无限的智慧,所定的计划,使那「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一18)并「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约五23)这一位表明上帝的,便是主耶稣基督。「他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因为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二3-9)。于此可见,那超越人智的关于上帝的真理,乃都以主耶稣基督为根源。人类信奉的道理,如果离开了和主耶稣基督的关系,必完全归于虚空,便如无根之木,必形枯干,没有生命。

    使徒保罗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三16)。世人所以对于基督教格格不入,不易领悟,不肯信奉,其根本症结,乃在没有认识这个敬虔的奥秘,只求属血肉的指示,不信上帝的启示,以是终在暗中摸索,此乃一切异教之空虚,和异教信徒莫大之悲哀!愿神本其无限的怜悯,照亮他们的心眼,俾能认识这个伟大敬虔的奥秘,同作上帝的儿女。